第七十九章 小牛犊和小俊杰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要带我去哪里?”
  过了村子,感觉范小鱼是将他带向码头的方向,丁澈再度警戒地停下了脚步。
  “安啦,虽然看你的样子一定能卖不少钱,不过瞧在你和乐乐感情这么好的份上,我不会出卖你的。”范小鱼回头一笑。
  走了两步,见他还在迟疑着不肯走,心中又泛起了邪恶的因子:“不过,我听说有不少达官贵人都喜欢又年轻又俊美的少年,要是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突然被人用麻袋套住头,可不要后悔哦!”
  丁澈面色顿时一白,咬牙道:“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坏
  “坏心!我能有什么坏心?”范小鱼挑眉,伸手比了一下他那只比自己高出三寸左右的个头,诡异地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是什么山寨女王,要当你当压寨相公吧?说实话,我比较喜欢高大强壮一点的男人,你这个小身板还不符合我的要求。”
  “你……”这一下顿时触动了丁澈的痛处,自尊心被严重打击的少年愤怒地看着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喂,你要去哪里?”哈,这家伙还挺有个性的嘛,看到当日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屁孩如今再三地被自己堵得说不出话来,范小鱼觉得心情实在是好,全然忘记了刚才自己还想要大方来着。
  “不用你管。^^?君?子??堂?^^”丁澈头也不回。
  “要不是因为乐乐,我才不管你呢!”范小鱼忍住笑,明知在这个时候逗弄这个可怜的孩子貌似有点儿过分,可还是忍不住消遣他几句。
  “乐乐是我的。”丁澈立刻转身,当然还不忘往后一步步倒退。好像只要范小鱼一有想抢乐乐的动机就立刻撒腿开跑。
  “就算是你的吧,”丁澈对乐乐地保护态度让范小鱼稍稍有些感动,不过嘴上却道,“不过我可不能让你害了乐乐。”
  “我什么时候害乐乐过了?”丁澈快要气疯了。这个黄毛丫头简直莫名其妙。天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和她làng费时间而不是赶紧离开这里。免得等会那些人找来抓他回去。
  “现在天已经黑了,什么狼啊蛇啊等会都会出来觅食,你一个人带着乐乐乱走,要是乐乐被野兽吃掉了,难道不是害了它吗?”范小鱼故意哼道。
  “这里怎么可能有狼?你想吓我?”丁澈神色虽倔强,眼神却忍不住四下偷偷地瞟了一眼,往后退的脚步也顿了下来。
  “信不信随你,反正没有乐乐,我和贝贝这三年也一样过来了。”范小鱼一边转身像河岸走去,一边低头抚mō着怀中的贝贝。“贝贝,我们走,等有机会,我再另外给你找个伴啊!”一步,两步,三步……
  “等一下。^^君??子??堂??^^”才走了五步,身后果然传来的预期之声。
  范小鱼抿嘴一笑。笑吟吟地转身。
  “我相信你一次。”丁澈明显地已处于下风,嘴上却还像死鸭子般硬,“先说明,我和乐乐是不可能分开地,要不是因为不想让乐乐危险,我才不跟你回去。”
  范小鱼原本还要讽刺一句“你以为我是为你啊,我本来就是看在乐乐地面上”。不过转念一想。她在这里耽搁也有一段时间了,再晚回去怕是大家都会担心。便笑着只道:“乐乐,我们走吧!”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个死黄毛丫头,等有朝一日他翻身了,一定要她对今日地无礼和戏弄道歉!丁澈死命地咬着牙控制住自己,瞪着范小鱼背影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心中暗暗誓,却没想过自己为什么终究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君??子??堂??^^看着范小鱼所走向的小船离原来的那艘大船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拨开芦苇丛,能清晰地看见那大船上那来回巡视的大汉,丁澈顿时谨慎地道:“我不去了,我在这里就好。”
  这个家伙的戒备心还真重啊,范小鱼翻了一下白眼,不过考虑到要是自己站在他这个角度,确实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连一只小狐狸都要卖五两银子的人,何况大船和他们距离这么近,便无所谓地道:“随便你,那你在这里等着。\\\\\\”
  说着,抱着贝贝回到小船边,轻盈地跳上了船。
  丁澈躲在芦苇丛里,目光不住地在小船和大船之间来回,浓密的俊眉紧紧地蹙起,不安地对着怀中的小狐狸道:“乐乐,你说她可以相信吗?要是她只是想骗回你,等我不注意就去告诉那些坏人,那怎么办?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在失去你。”
  “呜……”乐乐抬起头,在他脸上舔了舔。
  “乐乐,你说,我们能找到我爹和我娘吗?”丁澈情绪低落地把头埋进乐乐地软毛之中,闷声道,“爷爷才被谪贬离京,他们所有的人就都变了嘴脸,其实他们从来就没有真心喜欢过我,他们以前都只是看在爷爷的权势份上,是不是?乐乐,我好想我爹和我娘……可是我们的盘缠被可恶的小偷偷走了,路又这么远,我们还搭错了船,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
  原来是家族之中遭遇了大变故,难怪境况如此天差地别了,听他的话,似乎父母都还健在,只是离的相当远,看来他要是想找到亲人,只怕是不容易了。\\\\\\
  芦苇丛前,看着那个浑身弥漫着迷茫地少年,范小鱼第一次感到自己似乎继承了一点范通的悲天悯人,居然难得的升起了一缕同情心。
  “可怜的孩子。”
  范小鱼还未来得及叹气,旁边已响起范通的叹息声,芦苇丛里的丁澈立时被惊动,猛然抬起头来,而范小鱼则一听到范通的叹息就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
  “爹,我不是让你别出来吗?”
  “我只是来看看这个孩子而已,孩子别怕,我是小鱼地爹,我不是坏人。”见丁澈一下子站起来后退,范通忙柔声抚慰道,向他做了个嘘声地动作,看了一眼大船,道,“刚才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你不要担心,你现在很安全,那些人以为你已经跑远了,不会想到你就在这里地。^^君??子??堂??^^”
  丁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不再抱着贝贝反而拿了两个馒头和水的范小鱼,没有答话,他在船上已经尝够了比他年长很多、气力更是远于他的男人们的欺负,现在对于任何男人都有种本能地戒备。他的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在这个男人抓他之前赶紧跑的远远的才对,可是对方眼中的那股明显的善意却又让他犹豫着未动。
  “来,先吃点东西吧。”范通行走江湖多年,一生之中更是不知帮助过多少像丁澈这样的少年,自然很明白他一开始的不信任,便轻轻地推了一下范小鱼,示意她把食物给人家。\\\\\\
  “爹,你先回船上去,这里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范小鱼却站着不动,按照范通的性格,要是让他来插手,非得把丁澈收留了不可,可问题是他们家现在没条件收留流làng儿,也不能收留任何陌生人。
  “小鱼,这孩子好歹和我们好歹也算是有缘,而且看起来他也一直很照顾乐乐,不管生了什么事,我们先让人家到船上好好地休息一晚,等到明天那些人离开了再说,好不好?”范通好声好气地道。
  范小鱼翻了个白眼:“爹,你好心好意要帮人家,也要先看人家相不相信咱们才行。”
  暂时收留一晚她不反对,否则她也不会带他回来,问题是她难得做一回好事可某人却反而不领情啊!
  “谢谢!”就在范小鱼以为丁澈会保持沉默或者继续骄傲地拒绝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他却是低声有礼地道了一声谢。
  呀,刚才的个性小牛犊一下子变得识时务的小俊杰了呀?她还以为他会坚持留在岸上随时准备逃跑呢。
  范小鱼不禁挑了一下眉,范通却已眉开眼笑,赶紧上前亲自分开芦苇丛,拉了他出来,就往船上带:“来,那我们到船上吃,船上有热汤,也暖和,我还有个儿……”
  “咳咳……”范小鱼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那个……呵呵……走吧,上船再说。”范通忙把“儿”后面的“子”字给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一边拉着疑虑的丁澈,一边特意帮他挡住了向着大船的那一面。
  这个小动作果然很好地消除了丁澈的部分戒心,虽说觉得这个黄毛丫头的爹有点儿古怪,但还是没有反抗地跟着他。
  范小鱼无所谓地让到一旁,让他们先走,心里打定主意,决定等到明日大船开拔了,她就让他下船,爱上哪里上哪里。
  至于盘缠,他要是聪明,把身上这件衣服当了,总起码值个十几贯钱,节省一点就够开销了。所以既然不是穷途末路,他们范家也没这个义务要乱当好人,毕竟没有人就该为其他人负起所谓拯救的责任,何况对于这个大家公子而言,多一些磨难和历练,早一些对这个现实生活有更多的了解也不一定是坏事。
  ps:打滚啊,很想要粉红票啊!已经投过的亲们也可以再点点,说不定你有三张而不是一张呢!泪汪汪……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