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宋楼镇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范通看着范小鱼和丁澈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回来,正要上前询问,深知他脾性的范小鱼却抢先一句话就堵了上去:“爹,这件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就不要操心了。”
  说着,不待范通说话,又对在河岸旁洗菜的罗道:“……当,你拿一套衣服给他换一下。”
  虽然罗比丁澈高,但将就一下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罗默默地站了起来,擦了擦手,用唯一露出来的一只眼睛瞟了一眼丁澈,跳到船上去。岳瑜早在船舱内听到他们的对话,考虑到自己如今是个“女人”,忙拉了范白菜上岸回避,等到丁澈换好衣服出来,大家才重新回到船上。
  范通本想再问个仔细,可也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气,只好转而热情地招呼着丁澈去吃早饭。
  这一次丁澈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再用冷漠以对,反而礼貌地道了一声谢,脸上的表情也沉静了许多,可如果仔细点瞧,就能现这份沉静背后更多的是一种被打击后,对自身的能力有更多认识的一种带着沮丧的沉默。
  为了节省时间,范小鱼拿到丁澈的衣服就地清洗了起来,范白菜懂事地站在她身旁,一手一个馒头,自己咬一口,也喂范小鱼吃一口。丁澈独坐在一旁,默默地啃着几乎无味的馒头,眼睛时不时地投向姐弟俩,也不知道心里在想这些什么。范通几次想找机会问问他,可是左右就这么一条船,空间狭小,他就是想避也没法避开范小鱼,又见范小鱼居然会为一个陌生人洗衣服,想他们的关系应该不会很差,便放下心来。
  范岱则照样用斗笠盖着头。躺在船尾睡觉,至于他是不是经常在斗笠下面偷看丁澈,这就不得而知了。
  在两只狐狸的打闹声和范白菜的朗朗读书声中,小船一路顺利地航行,下午酉时前就赶到了洧水和惠民河交接处的宋楼镇。而丁澈那件华贵的外袍也在呼啦啦的风中很快干燥。
  不同于半山半平原的新郑,宋楼镇地四面都很开阔,镇里镇外。^^君??子??堂??^^大大小小的河流小溪纵横交错。再蜿蜒地穿过生机勃勃的绿色田野,几乎令范小鱼有种到了江南水乡的错觉。
  镇外有好几座码头,船舶众多。其中不乏几艘十分高大华丽的客船,看地范小鱼目不转睛,由衷地赞叹这宋代的造船工艺。按照范通的要求,艄公选了处稍微偏静地所在,和另一码头间隔大约百余米,反正他们这船狭小简陋,只要有空间便可随处停泊。
  众人上了岸,在艄公地指点下穿过了一条小巷。才走了几十米,前面就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待得走出巷口,一条异常繁忙的大街便呈现在眼前。只见街上车马纷纷,走卒行人游走其中,吆喝声、谈话声、车马轱辘声,讨价还价声。^^?君?子??堂?^^人在其中。感觉双耳里头灌的都是嘈杂和喧哗,但同时也让人很深刻地领悟到这里有多么地热闹。
  依范小鱼看来。这里名义上虽说还是镇落,可比起范小鱼先前所见过的小镇,这里简直可以算的上是小城了。不过,镇里虽繁华,范家人却依然牢记如今凡事要低调的原则,便让熟门熟路的艄公带他们找了一家稍微偏远但价格公道的小旅店,然后约好明日辰时初再上路。
  办好了住店手续,为免人多眼杂不安全,范小鱼决定单独带丁澈去找当铺,同时把两只因拥有一身火红色皮毛而太过显眼的狐狸都留在家里。^^?君?子??堂?^^范通不放心,还是暗中让范岱跟着,但却坚决不让罗露面,毕竟如今他才是官府和绿林双方都要追捕的主要人物,还是小心些地好。
  丁澈不知道范岱在暗中跟随,一出了门就立刻把脸拉了下来,抱着包袱腾腾腾地就走到了范小鱼的前面。范小鱼也懒得理他,只慢悠悠地在后面晃荡,但不管丁澈走的有多快,她总是和他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嘴角至始至终都噙着一抹懒洋洋的微笑。
  这小家伙,看来吃的亏还不够,他不相信他自己这件上好的衣服当不了好价钱,就让他自己去当贝,反正当地少了吃亏地是他自己。
  “嘿嘿,乖侄女,你不和你爹说你们都谈了些什么,总可以和叔叔说吧?”范岱不露声色地走到她背后。
  “他要去房州,我让他当了衣服当盘缠,等明日我们帮他找条船这事就了了。”范小鱼微动嘴唇,没有回头,她早料到那个老爹一定不放心他们两个“孩子”单独出来,范岱跟在身后那是很自然的事。
  “他一个人去房州?”范岱有些惊讶,“这千里迢迢地,一个富家小公子哥,他能行吗?”
  “他能不能行关我们什么事?没见我们帮他他还不领情吗?”范小鱼哼了一声,却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二叔,房州在哪里?离这里很远吗?”
  “当然远,房州在京西南路呢,过了武当山,还要百多里路,你要是真让他一个人上路,我估计这小子还真难顺利地安全地到达。^^?君?子??堂?^^”
  “哦,这样啊!”范小鱼拖长了音,再不说话,心中却在诧异,房州她没听说过,武当山却是知道的,这路果然很远啊。
  范岱本想张口,可转念一想,突然浮上了一个主意,也闭上了嘴。
  三人走入大街没多久,就看见一面绣着“当”字的旗帜迎风招摇,丁澈头也每回地走了进去,范小鱼却不疾不徐地只在门口的小摊上流连。^^?君?子??堂?^^
  范岱奇道:“你不进去帮他讨价?”
  “人家公子爷可不要我帮忙,”范小鱼回头看了一眼当铺门口,抿嘴笑道,“不过,我打赌他马上就会出来,而且脸色一定很臭!”
  “我才不跟你赌。”范岱立马想起了第一次和范小鱼进当铺的情景,忙有自知之明的摇头,继而又笑道,“哈,那他不是还得来求你?”
  “唉,谁让我能干呢?”范小鱼叹了口气,眉梢眼角却都是笑意。
  “哈哈……啊,他出来了……”范岱才笑了一半,立刻往旁边一闪,藏匿于人群之中。=君?子?堂??=
  范小鱼回头,果然看见丁澈抱着还没收整齐的衣服一脸愤怒地冲了出来,可冲到了人来人往的人群中,俊秀的面庞上却又不禁带上了一丝羞窘和茫然。
  “怎么,没当掉么?”范小鱼斜睨了他一眼,假装十分随意地问道。又把目光投到手中那白脸面具之上,好像打算为冬冬买一个玩具玩似的。
  “他居然敢说我这衣服又烂又破,还说肯给我两贯钱就不错了,哼!”丁澈咬牙道,“他有眼不识货,我就偏不当给他。”
  “这位小哥,天下当铺都一样,你就是值个一百贯的东西进了当铺,能当十贯也就不错了。^^?君?子??堂?^^”范小鱼还未开口,那个卖面具的小贩倒先开了口劝慰道。
  “都是些无耻的jiān商!”丁澈余怒未消。
  “大哥,这面具多少钱?”见丁澈一句jiān商就把所有做生意的人都骂了进去,而那小贩脸上明显有些尴尬,范小鱼忙举着手里的面具引开话题。
  “三文。”小贩忙热情地道。
  “给您钱。”范小鱼只略沉吟一下,就爽快地掏了钱,然后甜笑着问道,“大哥,您知道这镇上还有其他当铺吗?”
  “有有有,姑娘你看到那座桥了吗?”小贩做了一笔生意,越积极,甚至从自己的小摊后转了出来,伸手指道,“过了桥往右走,过一家绸庄一家酒楼一家珠宝店,旁边就是纪家当铺了,不过小姑娘,那家铺子的掌柜也是很精明的,只怕也高不了多少钱,你们要做好准备。”
  丁澈一听,顿显失望之色。
  “谢谢大哥,那请问哪里有成衣店呢?”范小鱼又笑眯眯地问。
  “也在桥那头,不过要往左走,第二家就是了。”小贩知无不言,笑道,“依我看,你们还是去成衣店问问吧,那店里也收衣服,掌柜是位大婶,人挺厚道的,她虽然也出不了多少,但价格总会比当铺里高一点。”
  “嗯,好的,我知道了,真是太感谢大哥了,大哥,那我们走了啊!”范小鱼礼貌地再次道谢,那小贩也十分热情地送别她,可范小鱼这笑脸转到丁澈这边就吝啬了,撇下一句“走吧”就率先向前走去。
  见范小鱼对一个卑下的小贩都如此客气,唯独对自己就没一点好声色,心高气傲的丁澈真想掉头就走,可踯躅了一下,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谁让他欠了人家的人情,等衣服当了,付给他们一家船钱和饭钱后,他一定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这个黄毛丫头。
  预告:下一章会有变故哦!
  另,月底了,亲亲们手里有粉红票就赶紧投掉吧,过期会作废的哈!
  也许有亲亲们还不知道自己有粉红票,习惯在主站页面看书的亲亲们可以先点一下封面下方的小红花进入女频页面,再点一点封面下方的小鼠标旁“女频粉红票”就可以啦,说不定你就拥有浮尘最需要的一票哦!
  期盼ing!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