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肃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快走。”还未等丁澈去打量那斗笠下的面孔,范岱已一把抓起他们两个像外冲去。
  “什么都不要问,现在情况很危险,有什么都等回到客栈再说。”范小鱼寒着脸道,仿佛知道丁澈正想开口询问,炯炯有神的双眸中很清楚地透露出她没在开玩笑。
  丁澈立刻识趣地闭上嘴巴,跟着叔侄俩极快地穿过街道,钻进一条巷子,迂回着往客栈奔去。
  不知是因为巷子昏暗的关系,还是因为他们所忌讳的人此刻正在别处,一路上虽然奔的极快,却还是很顺利地回到了客栈。
  砰!范岱没有空多叫人,一下子就推开门冲了进去,屋子里的众人才一惊而起,他已双臂一振,随手把范小鱼和丁澈向前一推,迅地反手关门,然后闪到窗边,推开一条缝隙向外望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绝无半点停滞和犹豫。^^君??子??堂??^^
  “二弟,你这是怎么了?”范通率先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地察觉一定有变故生。
  “爹,景道山追来了。”范小鱼定了一下神,叫出了自己方才看到过的那个人的名字。
  “你没看错?”范通吃惊地道。
  “不会有错,幸好小鱼他们动作快,否则就被他们当场看到了。”范岱又看了一眼外头才转头道,“刚才小鱼带他去当衣服被当铺的人追,我正在后面阻拦他们的时候,很清楚地看到景道山路过。\\\\\\虽然我闪躲的及时,没让他们看见我的正面,可他们一定会因此而来追查的。大哥,你说我们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揍他一个王八蛋?”
  当了这么多天的逃兵,范岱表面无所谓,可心里却早已被压挤出一堆窝囊气。若不是为了顾全大局,刚才他就把景道山引到镇外去好好地揍他一番了。
  “二弟,万万不可冲动,事关重大,让我先好好想一想……”范通皱紧了眉头重新坐了下来。自语道,“我们这一路上都平安无事,难道他今日来此只是巧合?”
  范小鱼也蹙起眉头。=君?子?堂??=
  就目前而言。她对大家的这一套伪装还是相当有信心的。毕竟他们就是凭借其中两个地男扮女装而蒙混过关的,而且经过多次化妆后,她的技术和大家的演技也越地熟练。按理说应该不会引起别人怀疑才是。可是景道山作为那个绿林组织的军师,一心要追查那批贡品地下落,更是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那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了呢?
  快思索间,范白菜悄悄地走到范小鱼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在范家四口人中,他这个年仅十岁、既不会养家也不会武功的小男孩,似乎是最无用地一个。^^?君?子??堂?^^然而,纵然在那惊心动魄地一夜之中,他也没有像其他孩子一般害怕的嚎啕大哭,反而一直懂事地克制住自己的恐惧。此刻,他同样相信自己地父亲和二叔,一定会再次安全地保护好他的姐姐和自己,只是。由于范通曾经受过一次重伤。他的小脸上难免地染上一抹担忧之色。
  范小鱼对他微笑了一下,转目在强装镇定的岳瑜、沉着脸随时准备拼命的罗。还有满脸猜测的丁澈脸上以及地上那两只还在嬉闹的狐狸身上一一掠过,突然猛然一惊,失声道:“我明白了。^^?君?子??堂?^^”
  “你明白了什么?”两兄弟不约而同地问道。
  范小鱼却顾不得解释太多,迅放开范白菜,一把抓过丁澈还抓在xiōng前忘记放下的包袱,唰地抖开,把罗地旧衣抛到一旁,再灰布一扬,已弯腰抓起了正嬉戏着的乐乐,连同尾巴和身体一起裹了起来,并在它尖叫前用一头布角两三下包住了它的长嘴,快地塞入了丁澈的怀中。
  “时间紧迫,我只说一遍,你要是不想被我们牵连到,就马上带着乐乐离开这里,另外再找一家客栈住下,呆在房里不准出去,等明天一早就马上坐船离开。=君?子?堂??=记住,想要保命的话,你就当从来没遇见过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在哪里!还有,在远离这里之前,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乐乐,也不能让它乱叫,免得被人误认为是我们。”
  她的动作和说话都太快,丁澈本能地抱紧了拼命挣扎的乐乐,却无法一下子就听懂她地意思。
  然而,他不懂,并不代表其他人不明白,所有人地目光都同时投向了地上那个火红色的身影。
  火狐!他们可以男扮女装,可贝贝却是一只太过显眼地宠物,纵然他们一路都已十分小心,除了在船上行驶之外一直都包着贝贝的身体,不敢让任何人看见它,可前一晚停泊的时候,却是码头上的人都看见过这两只狐狸。^^?君?子??堂?^^
  如果景道山来此不是巧合,那就必然是因此追踪而来的。
  见丁澈还没反应,满心懊恼的范小鱼已狠狠地瞪着他:“你什么呆,还不赶紧走!”
  “生什么事了?”丁澈俊脸有些白,却出乎意料地不走反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个景道山又想对你们怎么样?”
  “跟你说有个屁用!”范小鱼毫不客气地骂道,当机立断地看向范岱,“二叔,你送一下这个笨蛋。”
  “你不说怎么知道没用?”丁澈没空追究她的粗口,不服气地坚持道,“你们对我有收留之恩,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知恩图报,我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走掉。”
  “你要想报答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忘掉这一切!”范小鱼懒得跟他辩解什么不需要他回报之类的话,不耐烦地抓起他的胳膊就往范岱那边一推,“二叔,带他走。”
  范岱只轻轻一搭,就稳住了踉跄的丁澈,快地看了一眼范通。
  “喂,我……”丁澈刚叫了两个字,只觉脖颈后一麻,突然现喉咙里一点声音都不出来了,顿时本能地想要挣扎,却现自己的身体也不能动了,只能惊骇地转着眼珠。^^?君?子??堂?^^
  “小鱼说的对,我们不能把人家孩子卷进来,趁着他们现在还没现丁公子和我们在一起过之前,最好尽快地把他送到安全地方去。”形势不妙之下,范通也没空再好言好语地安慰丁澈,毅然道,“为了以防万一,不管景道山是不是追踪我们而来,我们都还是先避一避,这样吧,我们先去码头等你,你一回来我们就连夜离开。”
  “不行,大哥你伤势未愈,万一遇到他们反而不妙,还是先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范岱却想的更远,然后也不待范通回答,就一把连丁澈带乐乐地夹在腋下,跃出了窗外,三两下纵跃就融入夜色之中。
  “那我们就等一会吧。”
  范通苦笑着看了一眼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已经给主人家带来麻烦的贝贝,心中充满了无奈,虽说他的外表伤势已经好转大半,然而被重伤的内伤却没那么容易康复,至于小鱼和儿也学了一些功夫,但毕竟没有实战过,若是让敌人有机可乘伤害了任何一个人,或者是摆脱不了他们就更不好了,还是得二弟回来一起保护才安全些。
  范小鱼点了下头,顺手拉住不舍地跃上窗户张望的贝贝,用罗的旧衣服包住了它的身体并交给了范白菜,然后有条不紊地取出他们在山间所制作的一些小武器,交给大家武装起来。
  事已至此,她反而完全冷静了下来,既然十九是露了行迹,而且也无法确定景道山带了多少人来,也无法得知此地的官府是否已被勾结,那他们就只能尽全力去冲出这个包围圈了,好在他们一直提防着这一天,很多东西都没有扔掉。
  她一动,罗也立刻加入准备,先把最大最重的一个包袱背了起来,面色苍白的岳瑜也忙跟着帮忙,可一看到罗翻出了寒光闪闪的钢刀,双手还是忍不住轻颤起来。罗藏好武器,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走到窗前,警惕地守望起来。
  感受到他那一眼中所包含的意味,岳瑜立时想起自己曾经拖过大家后腿,不由地有些窘迫,忙把范小鱼分配的纸包塞入袖子里,心里才觉得稍微安定了一点,但随即却升起了更多的茫然。
  这样的逃亡日子,他还要过多久?这一次,他们能顺利地脱险吗?
  天色,很快就在众人紧张的等待之中越地黑暗了起来,屋中一片肃压之气!
  然后,一刻钟过去了,按脚程而言本该已回来的范岱却还不见踪影。
  ps:啊啊啊,精彩部分很快就要来到了!激动哎!亲们和偶一起期待吧!
  没想到一转眼天就亮了,偶这个码字龟的银也终于码好了,今天就早点更新吧!亲亲们瞧在偶通宵未睡的份上,多赏几张粉红票和推荐票吧!每周的推荐票票都很可怜呢!呜呜……
  擦擦迷糊的眼睛,下楼买早饭去,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