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传信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章前语:
  亲们,过了中午十二点,本月的粉红票就作废了,亲们抓紧时间投掉吧!
  要不,不管你觉得有没有粉红票,都去点一点本书封面下方的投票字样“女频粉红票”如何,记得多点几次,说不定还有惊喜哦!
  习惯在主站页面看的亲亲投票前先进入女频的阅读页面!
  十分感谢大家!
  ………正文………
  又是一刻钟过去了,所有人的眼中都现出了深深的担忧,时间开始变得异常难耐。
  “师父,让徒儿去看看。”罗先沉不住气。
  “不,你不能去,他们想要抓的人就是你,你若出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范通断然否决。
  “只要师叔能平安无事,徒儿不在乎。”罗咬牙道,“徒儿已经牵连了师父一家,若是师叔再有个什么不测,徒儿又有何颜面苟活人世?”
  “胡说!”范通厉声喝道,“我既然身为你的师父,本应就该好好地保护你,何来牵连二字?再说那景道山和师父师叔是早有恩怨,就算没有你,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君??子??堂??^^”
  “师父……”罗一愕,自从三年前他被生父托付给范通,范通一直待他都犹如亲生儿子一般,从未曾说过半句重要,在他的心里,范通其实也和父亲无异。此刻乍然见范通责骂。一时间不由怔然。
  “好了,你什么都不要说,师父心里自有主张。”范通缓了缓口气,双手紧握着在房中踱了两步,下决心道,“再等半刻,要是二弟还不回来,我就先带你们去码头。”
  “爹。我们不等二叔了吗?”范白菜忧虑地望着范通,眼眶已不禁红了起来,岳瑜不忍地别开眼。^^?君?子??堂?^^
  “师父,你就让……”
  罗只觉心中掺杂着无比愧疚和感动地热血悉数地都涌了上来,想到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他简直恨不得一头冲出去,可才开口又换来范通一声叱喝:“住口!难道你连师父地话也不听了吗?”
  “徒儿……”罗艰难地挤出两个字,曲握的拳头出咯咯咯的响声,脸色涨得极红。却偏偏又无处泄,为什么?为什么他就这么无用呢?若是他能强大些再强大些,又怎么会让至若亲人的师父和师叔因他而涉险?
  他们师徒第一次红脸。=君?子?堂??=范小鱼却紧咬着贝齿一言不,脑袋几乎想的生疼,还是没有法子可想。
  范岱是她血脉相连的亲叔叔,三年来日日授艺,情分尤比范通更深,她当然不希望范岱受到任何伤害,若是可以,她现在也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去找他。去帮他,只因说不定此刻她那总是嘻嘻哈哈每个正经的亲叔叔正处于生死关头,就等着她的援手。可是……老爹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去冒险地,而且如果连范岱都打不过对方,只练了三年武功的她又如何会是敌人的对手,若是救人不成反被擒,冬冬怎么办?受伤的老爹怎么办?
  去救人的冲动和要留下保护家人的理智不住地在范小鱼头脑中不断拉据。^^君??子??堂??^^可她的身体却只能被动而徒劳地坐着……倏的。范小鱼突然心有所感般直扑窗台,果然见一道身影向这边迅本来。
  “二叔!”紧悬着的心在看见那个身影依旧灵活地动作时一下子掉了下来。引得所有人都惊喜地转目。
  “完了,那小子被抓走了。”范岱刚跳进屋里就跺脚道。
  范小鱼的笑容顿时僵住:“怎么回事?”
  范岱气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把他放到一家客栈后面地巷子里,给他解了道让他自己去住店,然后就回来了,可才不过片刻,我就听到那只小狐狸在尖叫,我心里顿想,哎呀这下不妙了,要是被人家听到狐狸叫声那还得了,于是就赶紧折了回去,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还没走近,又传来一声狐狸叫声,等我再折到原地,他已经不见了。=君?子?堂??=我赶忙遍搜附近,客栈里也看了,就是没找到他的人,那帮王八羔子也一个鬼影都没瞧见。^^?君?子??堂?^^”范岱气得直哼哼,“后来我又找了一会,还是没找着,我怕你们担心,就先回来报个信,你们说,这事可怎么好?”
  不用说,人肯定是被抓走了!原本是为了他的安全才送他走,没想到却是反过来害了他!要是那个丁澈真出了事,看她这辈子还能安心不?
  范小鱼紧紧地皱起了秀眉,懊恼地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师姐……”罗见她如此虐待自己,大吃一惊,几乎本能地拉下她的手,却见灯光下,范小鱼的额头已迅地浮现一片红色。=君?子?堂??=
  “我去找他。”范小鱼压根就没在乎自己的疼痛,一把甩开他的手就yù冲向门口。
  “不行,他们会伤害你地。”罗一急,顾不得心中陡然划过的伤痕,忙抢步拦在她面前阻拦。
  范小鱼秀眉一轩,正要命他让开,范通已晃到她的身边,一只手掌压上她的肩头,沉痛地道:“小鱼,你冷静点。那个景道山阴险狡诈无比,你若是冲动地单独出去找人,只会中了他们的计。”
  范小鱼茫然而立,喃喃地道:“可是爹,是我害了他,我若是不让他走,也许我们已经安全地离开这里了,我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一直都禀行着“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欺负过她的人,她就算一时之间讨不回公道,也必然记在心里等待时机,就比如景道山那个伪君子,可如今那个富家小公子哥和她不过是几句无聊地口角之争,她却无意中反送他入魔爪里。
  那个少年,只不过是任性高傲了点,富家公子哥地脾气重了些,可他却能善待乐乐,懂得知恩图报,人并不坏啊,若是因此而少年夭折……想到自己也许从此就要背负上一条人命,想到一个年轻轻的生命也许就会因此消失,范小鱼突然觉得如坠冰窟,浑身都是压得她喘不过起来地罪孽感。
  “小鱼,你也不要太自责了,生这种事谁也无法预料的,你也正是不想把无辜的人卷进来才让他离开的吗?你并没有错。”范通走过来,轻抚着她的秀,叹息道。
  “是啊,师姐,不是你的错。”罗也急道。
  “小鱼姑娘,范二侠和罗兄弟说的对,不是你的错。”岳瑜也劝道。
  “不,是我的错,我的错……”范小鱼苦笑着,哪怕这错是无心,哪怕初衷再善意,也仍抹杀不了是她错的事实!若是丁澈因此而丧命,更是她的错!
  “现在不是争论是谁错的时候,”见不惯自己一向坚强有主见的侄女突然变得这么茫然,本想把责任都扛到自己身上的范岱猛地捶了一下桌子,震得众人一跳,“这样,大哥,你带着大家先走,到朱家曲镇等我,我把那小子给找回来。”
  “可二弟,他们若是有心想要藏一个人,这几百户人家你能一一查过去吗?”范通拧着浓眉,边劝边苦思着良策。
  “他们抓那小子,说不定就是以为他是儿,若不赶紧找回……”范岱说到一半,猛然住口,不想再刺激第一次背负良心债的范小鱼。
  “师父,让徒儿出去吧!”罗突然跪了下来,“事情都因家父而起,却屡屡累计他人,徒儿身为人子,理应承担父过,徒儿不想再因为一人之私而害了一个又一个无辜之人了,请师父成全徒儿!”
  “儿,你这是做什么?”
  范通连忙去扶他,正在这时,楼下突然有人喊道:“范大侠!范大侠!有位姓景的客官托人带信来了,范大侠?”
  这一呼,室内众人皆惊,继而又是一沉,景道山居然找上门来了!这么说,他们的行踪早已被人识破了!
  两兄弟寒着脸互望了一眼,由范岱猛地打开门大步地踏了出去:“我就是,信给我。”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