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出来混总要还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快抓住她!”景道山恼羞成怒地亲自跃了起来,同时一脚踢翻了小几,把壶啊杯啊炉啊都砸向向自己扑来的范岱,气势端的惊人。
  只可惜他面对的是范岱,没错,就是范岱。
  范岱本来就对这个景道山积累了一肚子的火,加之时间太短促,尚未消化掉范通的那一句耳语,满眼里都是范小鱼的危急情况,此刻整个人简直就如同一头狂暴中的雄狮,几乎身体的每一寸都爆出极限的力量,绝不容失地扑向自己的猎物。
  “小鱼!”不知道何时道已经解开的罗忙冲上前去,在范通的掩护下扶起了范小鱼。
  “我没事。”范小鱼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借着他的力气轻松地跳了起来。
  “姐姐……哇,吓死冬冬了!”
  范白菜第二个扑了上来,范小鱼忙把左手往上一举,只用单手轻搂住xiōng前的范白菜,呵呵笑道:“不怕不怕,姐姐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你小心别碰到了贝贝,它的腿骨折了。”
  “嗯。”范白菜顾不得抹眼泪,忙在她的怀里低头看向贝贝,见贝贝果然在颤抖,忙拉开距离对着贝贝的伤腿一个劲地呵气,“贝贝不痛不痛啊,姐姐现在没事了,我们等下马上就回去给你大夫。”
  “你有没有受伤?”惊魂未定的丁澈也挨了上来,紧张地上下打量着她。
  “我又不是豆腐做的,哪有那么容易受伤?”范小鱼嘻嘻一笑。一边小心地收起刚才翻滚时顺手从地上收起的那三枚毒针,一边还不忘斜睨了他一眼,“你不是已经见识过我地本事了么?”
  银泄般的月色下,她那因连串险里逃生的动作而微带红晕的小脸,娇艳地犹如灿烂的春花,与之前的伪装已完全判若两人,看的丁澈又愣又呆,可她那个熟悉的嚣张眼神又让他有点想咬牙。可人家才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救了他,又不好恶里恶气相对。只得窘在那里,哼了一声,转头去从也贴近来地岳瑜怀里抱过自己的狐狸,和乐乐共享劫难后的幸运时光。
  他们这边已是一派游戏悠然,另一边的战斗却仍在紧张地进行。
  景道山的两个手下武功虽不如何高强,可是范通如今伤势未愈,一动真气,还未伤敌自己就先损了一分,一时之间,倒没那么容易一举拿下那两个人。而范岱这边。形势却已大为不同,范岱几乎在和景道山一交上手就立刻现了景道山的内伤也没有好,可因为他阴险狡诈,身上暗器机关众多,要想战决也有些难度。
  “儿,你保护好大家,我去帮忙。”范小鱼丢下一句话就向范通那边冲了过去,罗想说他去,但已经来不及,又不能扔下其他丝毫不懂武功的三人。免得让敌人有机可乘,只好无限悲哀地守在原地。
  “二叔,那个老贼就交给你啦,老爹,我们一人一个。”
  范小鱼风一样地高喊着战圈,在向敌人挥出掌风的那一刻。忽然觉得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跟着熊熊地燃烧了起来。自己一刹那间就如同动画般从一个小女孩化身为一个英勇无比的女战士,自由地搏身沙场。无需刻意,几乎是本能地,三年来范岱所教的招式源源不绝地使了出来,轻而易举地把一个战圈分成两个。
  出拳,拧身,转肘,踢腿。撞力……一招招行云流水般的漂亮出击。立时迫的那个手持匕的大汉只有招架之力,两人之间的局势。就连门外汉的丁澈和岳瑜也能清楚地看出大展侠女之威的范小鱼绝对是稳占优势。
  “放心吧,你二叔要是让这乌龟王八跑了,我就姓王。^^?君?子??堂?^^”范岱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已然全部明白刚才都是自己侄女的计策,不由又是后怕又是骄傲。
  砰……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少了一个对手地范通立时制服了对手,一指点出,一个大汉率先砰然倒地。
  “爹,你去帮二叔,绝对不能让那老贼跑了,这个人放心地交给我吧!”范小鱼瞥见范通想来帮自己,几乎是欢快地高呼道。
  天哪,没想到肆无忌惮的打架,感觉竟然这么好啊,难怪二叔老是想着要找人打架了!过瘾啊,实在是过瘾啊!感觉越来越顺手的范小鱼满面笑容地飞出一招招攻击,游刃有余地戏弄着眼前的大汉,完全地把对方当成了沙包来练习。
  可怜的大汉虽然手持利刃,身材高大,可如今在比她矮上一大截的范小鱼面前,却几乎变成了一个只拿着玩具刀地大傻瓜,逗得眼角还挂着泪滴地范白菜也不禁乐了起来,开始擂鼓助威:“姐姐,加油!姐姐,加油……”
  “哈哈,冬冬,看姐姐耍猴给你看。”
  胜券在握又初感受到武功高强的妙处,范小鱼的调皮心性大起,索性真的戏弄起那个大汉来,口中喊着左边却攻击右边,喊着打脸却踢肚子,喊着横扫千钧却一记下钩拳,等大汉吃了亏自动地反过来防守,她却又来真的,说打哪里就打哪里,直逗得观战的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被范通点住道的大汉也同情地逼上了眼睛,不敢再看。^^?君?子??堂?^^
  范小鱼这里打的热热闹闹,又多了股力量地范岱那边自然也不能示弱,未几,没了左右手下帮助抵挡地景道山就被范岱一脚踢的口喷鲜血,正待挣扎着爬起,范通已补上一指,点住他地道。
  “哈哈哈,老乌龟,这下也让你尝尝你爷爷的滋味!”一把拎起再也保持不了镇定和风度、面如土色的景道山,大笑着转向范小鱼,喊道,“乖侄女,那个小王八没什么好玩的,过来玩大的。”
  范小鱼脆生生地应了一声,如滑鱼般转到已头晕眼花的大汉身后,一掌劈下,把那大汉拖了过来。
  “大获全胜!他娘的,今天这架打的真爽气!”擒住了景道山,范岱扬眉吐气着,仿佛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舒爽了起来。
  “他们一共是四个人,还缺一个,”众人正自相似而笑,浑身轻松,丁澈突然环顾四周,“就是那个摔乐乐的人呢?”
  “放心,我一直惦记着呢!”范岱混不在意的嘿嘿一笑,看着树林中的某处大笑着道,“小兔崽子,你是想自己滚出来呢,还是等爷爷过去抓你,爷爷可说清楚了,你要不乖乖的,可别怪我把你交给我的宝贝侄女。”
  “谁敢过来,我就杀了这个老头!”随着一声厉喝,林中果然站起一个大汉,正是先前摔乐乐的那个家伙,出人意料地是,他的身前竟还真挟持着一个头半花白的老头。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那船上的艄公。
  “范大侠,救命啊,小老儿不是故意说出你们住哪里的!要是小人不说,他们就要杀了我的独苗啊!”艄公一见他们就提泪纵横地哀求道。
  先前的疑虑和猜测顿时水落石出,原来并不是丁澈出卖了他们,而是艄公!
  “范大侠,我只是奉命行事,并不想与你为难,你若肯放过我,我就放了这老头,否则,我就是死也要拉一条垫背。”手里有人质,那大汉并不慌乱,反而有恃无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就不信范通真能忍心看着这个老头死。
  “我说老兄,你没搞错吧?这个老头出卖了我们,难不成你还要我们为了他放了你啊?”范岱鄙视了他一眼,懒懒地伸展双臂像是要伸懒腰。
  “是吗?那我可就……”
  大汉狞笑着,作势yù捏破老头的喉咙进一步威胁,可他的手才动,瞳孔陡然放大,本能地往后一仰头,避开已射到眼前的竹箭,然后只觉手一麻,身前的艄公已被夺了过去,下巴剧痛双耳轰鸣之中,他隐隐听到一个声音戏谑地道:“小子,爷爷的拳头味道如何?”
  呵呵,有亲亲猜范岱也是知情的,实际上为了表演更真,连他也忙着,因为咱们家的二叔可没老爹那么伟大,容不得侄女冒如此危险的,哈哈哈……
  预告下一章章节名:来来来,我们算算账。求粉红票票啊!连月票榜的前二十都进不去,好丢脸的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