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出了旧气添了新忧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两刻后,数张白纸黑字就铺在了景道山的面前。
  “二叔,麻烦你解开他右手的道。”
  “给!”岳瑜把笔递过去的时候,激动的手都是颤抖的,有了这份供词和这些人证,不但范家人从此可以洗脱罪名,而且就连他也可以摆脱嫌疑了。
  看着景道山充满恨意但又不得不规规矩矩地签字画押,范小鱼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仰看着旁边的范岱,笑眯眯地问:“二叔,你应该会废武功吧?”
  “你刚才答应不再折磨我的。^^?君?子??堂?^^”一个“废”字,顿时彻底击垮了景道山所有的希望,一双充血的瞳孔顿时惊惧地放大,几乎是疯狂般的喊道。
  “我有这么说吗?”范小鱼假装诧异地睁大了眼,无辜地看着他,“我明明只说了,如果你老实交代,我就会放过你的牙齿、手指头、脚趾头、还有身上的其他零件的,我现在确实也没再取你零件啊!”
  “你……”景道山气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哎呀……”范小鱼欢快地尖叫着跳到一旁,高举双手,“老天作证,这一次我可没让人碰你一根毫毛,你要是愿意吐就尽管吐吧,要不,我找个盆给您接着,咱也好浇到庄稼地里当化肥去,免得làng费了。”
  “噗……”景道山硬生生地又被逼了一口鲜血出来。
  “扑哧……”另一边却是范岱等人都忍不住喷笑了起来。
  “好,对于这种武林败类,我也早就想废了他的武功了。”范岱满口附议。和范通优柔的性子不同,他更喜欢恩怨分明,虽说废除一个武人地武功对江湖人来说是太残忍了一点,不过恶人就该有恶人磨吗,小鱼的这种性子,真是越来越投他这个叔叔的味了。
  “这……小鱼,武林人最重一身本领,这是不是有点……”
  “不废了他,难道你还想留着他以后再来追杀我们?”范通弱弱地才插话道。就被范小鱼一个白眼逼了回去,嘴角扯起一缕冷笑,“老爹,不要以为我今天只是在演戏,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因为别人而牺牲我和冬冬的话,呵呵,后果你可以自己想一想哦!”
  看到小鱼不怒反笑,范通的面色顿时一白,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那时候。他明知道小鱼只是想迷惑景道山等人,可当时亲耳听出女儿说再不认他这个爹时,那一种犹如心被刀割的痛楚此刻回想起来依然还是记忆犹新,而这个女儿自从死而复生之后,性情变得异常刚烈,若是……想到可怕的后果,范通深深一悸,当下再不敢言语。
  “大哥,你就不要妇人之仁了,就凭这小人的性子。就算我们现在就放了他,日后他也绝对不会忘了今晚,小雨说地对,你姑息养jiān的话,到头来反会害了我们一家的。”范岱也不屑地道,然后又是朗朗一笑。“再说。反正他左右都要记仇,也无所谓记多记少了,小鱼,你过来仔细看着,二叔教你怎么废武功。”
  “二叔,光废不行,还要保证他下半辈子都也练不回一丝一毫来。”范小鱼沉吟了一下,道。^^?君?子??堂?^^十分忠实地贯彻“最毒妇人心”的道理。以便永绝后患。
  “嘿嘿,那是当然。”范岱附到范小鱼耳边,低声偷笑道,“你爹总不许我杀人,说什么有伤天德,二叔我被唠叨的没办法,早就研究出几套废人的法子了。”
  范小鱼忍不住抿嘴一笑,眼睛却更是光,好几套废人的法子?哈,她更想学了。
  “妖女!魔鬼!你今日辱我致此,又坏我毕生修为,我景道山就是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见叔侄俩都露出一副“你完蛋了”的魔鬼笑容,景道山自知再求饶也是无用,不顾一切地破口大骂,极尽诅咒之能力。
  “如此月朗风清之夜,有只乌鸦呱呱大叫实在有伤风雅。”范小鱼现学现用,一指就点中了景道山的哑,然后甜笑着看向范岱,“二叔,开始吧!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眼睁睁地看着范岱地手指飞快地击向自己的各大要,自知这一回再也难逃厄运,惊惧之极的景道山再也支撑不住地随着一阵剧痛昏了过去。
  罪魁祸既已昏厥,剩下的三个为虎作伥者自然也要处理,本着尽量不见血腥的原则,范小鱼决定还是用同样的方法处理算了。
  等到这场审讯尘埃落定,再看头上已在中天的明月,恰恰是原定的约会之时:子时。
  “二弟,小鱼,接下来你们打算把他们怎么办?”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四人,范通又开始犯愁。
  “是啊,小鱼,怎么办?”范岱也搔头为难,“要是放了他们,难保他们不回去搬救兵,杀人你们又不愿意,总不能留在身边吧?”
  范小鱼笑着抓起案上的一叠供词,摇了摇:“当然是要他们帮我们洗清杀害朝廷命官地嫌疑,这个诬陷一日不大白天下,我们就每天都得躲躲藏藏。”
  “可是,小鱼,我们无权无势的,而且此事涉及多年前的大案,事关重大,一旦官府得知,难免会扯出儿的父亲,到时候我们总不能交出儿吧?而且莫说是儿,就是我们,朝廷恐怕也不能轻容。”范通拧着眉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他们本来就是江湖人,是朝廷一向所忌讳的,这样铤而走险地寻求朝廷地帮助,实在不是上策,而且一旦和朝廷搭上关系,将来天下同道又会如何看待他们范家?
  “大哥说地也有道理,这个景道山老贼可是还和官府勾结的,要是我们把他们送到官府里,万一他们反口诬告我们,那我们的处境可就大大地不妙了。”范岱也点头道,“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些年来,皇帝老子整天寻仙问道,朝政都掌握在jiān臣和妇人手中,就凭这几张供词未必就有用。”
  范小鱼看了一眼垂目不语的罗,秀眉顿蹙,其实她也知道这件事情有个死结很难打开,可要让她一辈子都顶着这么一个黑锅躲藏,她又如何能甘心?何况冬冬酷爱读书,将来还要参加科考,若没有一个清白身份,他未来的前途怎么办?
  如何才能既可解了黑锅又全身而退呢?
  人证、杀害林大人的物证、打官司最重要的关系以及一个公正的官员,他们眼下就缺了三样,而且这个人证要是反口说自己是被屈打成招,再要是其中有任何一个涉及地官员被绿林收买,yù立追查出贡品地大功,他们去告状那就反而自投罗网啊!
  范小鱼眉锁更深,她果然还是想的太天真了。
  PS:感冒了好几天,昨日越沉重,浑身骨头都酸痛地要死,本来还想和朋友们拼字来着,结果稍微想休息一下就睡到了今天早上,闹钟也闹不醒,感觉自己都快变成死猪了……汗啊!难道我真的要去打吊瓶……泪奔,我最讨厌打吊瓶了!
  这个月的月票竞争好激烈,瞬息之间就可以狂上狂下,加上身体很不舒服,真让人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浮尘能不能保住前十五的位置,就全依靠大家了。
  求亲亲们再给几张粉红票吧,小鼻子抽抽,偶买纸巾去,家里的又用完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