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扬帆启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天亮后不久,范岱顺利地找了一条货船行驶到树林附近的河道之中,趁着周边无人,悄悄地把俘虏和骏马都运上货船。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还有丁澈这一道银字招牌,又因这船是航向京都而不是外地偏远所在,那船主纵然对他们的神神秘秘有所怀疑,最后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事。待得晨曦洒满大地,人们纷纷地从睡梦中醒来,开始一天的劳作或行程之时,货船已早早扬帆,远离了宋楼镇。
  一夜疲惫,一觉好梦。
  范小鱼睁开眼睛时,已是中午时分,旁边床上,范白菜还睡的正熟,另一边,已被精心包扎过的贝贝正静静地卷卧着,见她醒来,仰头轻叫了一声。
  “贝贝,还疼吗?”范小鱼温柔地抚mō着它的头,贝贝撒娇地在她掌心里蹭了蹭,看起来精神还不错,让范小鱼多少放下了一点心。
  钻出舱门,金灿灿的阳光劈头劈脑地扑了上来,闪耀耀地让人一下子感受到了初夏的热意,范小鱼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用手遮挡了一下,才看见有一个人孤独地驻立在船头,目不转睛地望着底下滚滚的河水。
  “儿,你在想什么?”范小鱼心有所动,无声地走了过去。
  “师姐……”罗猛地转过身来,脸上有一抹猝不及防间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愁绪,但随即就掩饰地笑了笑,否认道。“我没有在想什么,只是睡醒了就出来吹吹风。
  “岳先生和丁公子还在休息吗?”范小鱼心里了然,和他并肩而站,俯身去看底下的水波。
  “嗯。”罗应了一声就沉默不语了。
  “你是怕到了京城以后,万一景道山为了报复我们而说出你爹地事,我们会为难吧?”范小鱼忽然侧头看他,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乌黑的瞳孔亮晶晶的犹如水晶,如有流光闪动。
  罗避开她的注视。心中微微刺痛,默默地点了点头。
  昨晚丁澈誓说要帮忙,固然是一种惊喜,可细想之下却仍有极大的危险,以师父一家的心性,必定会始终如一地保护他,可景道山毕竟是人,一旦他得到面对其他人的机会,难保他不狗急跳墙把范家拉下水。到时候,贡品一案再被翻出。与谁都没有好处,对于范家来说更是包庇钦犯家人的罪名。
  所以,自从范小鱼和师父、师叔商量了一通,还是决定和丁澈一起去京都后,他心里就一直十分不安。可如果不去京都,以后想要洗清杀害朝廷命官这个罪名就更难了,想来想去,最关键地地方还是在于他一个人。
  “不用担心,这去京城不是还有两天的路吗?”范小鱼嘿嘿一笑,故意挥舞了一下拳头。一脸无所谓,“这一路上我们可以好好地想一想,我和二叔、老爹都商量过了,要是实在不行,大不了我们就封住那个伪君子的口,反正幸好其他三个人都不知道贡品的事情。??-丁澈也只知道景道山是因为我们一家有私人恩怨。报复不成所以才故意陷害的。更何况,他抓谁不好,偏要抓钱大人的宝贝外孙,光是这一点,钱家也不会放过他,再加上我们已经有了供词,丁澈作证,也算是人证物证齐全。说不定到时候钱大人一怒。勒令衙门直接结案,我们不就没事了吗?”
  转开话题道。“对了,你吃过了没?我可有点饿了。”
  “我马上去给你拿吃的。”果不其然,一提到自己饿了,罗立刻把烦恼先丢在一旁,转身快步走向舱中。
  望着他已显现出伟岸身架的背影,范小鱼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再一次鄙夷了一下那个不负责任的罗广。
  范通虽然性子软,凡事总是第一个先想到别人,善良过度地令人抓狂,可至少他一直陪在他们姐弟俩的身边,从来不吝啬自己应有地一份父爱,也总是想法设法地照顾他们,紧要关头,更是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儿女。可罗广呢,当年他去劫持贡品的时候,罗已经六七岁了,他难道就没想到过自己的妻儿吗?就没想过万一事败会如何连累家人吗?
  罗曾说过,那一日劫狱后的相见,是自从父亲离家后他第一次见到亲爹,五年啊,长长的五年才换来和亲爹一次见面,而且相聚还不到一整天就又要分开,对一个已经失去母亲的孩子来说,那是一种多深的痛苦?更别说,还要在时刻担忧父亲生死的同时,还要面对自己被绑架的危险了。到了现在,甚至都祸及到他们范家了!这种父亲……我呸!和他相比起来,范通这个烂好人简直都可爱到天上去了。
  想起罗自昨晚后比往日越沉默的情绪,范小鱼愤然之余又不禁蹙了蹙眉头,儿和他那个狗屁老爹可不一样,又常年被范通熏陶,心地善良地很,自从知道是贡品之祸引来了景道山之后,他就没少内疚过,看来她还是得让二叔和老爹再多注意一下这个憨傻子,免得他为了不再连累自己家而不告而别。
  不过,他方才的顾虑倒也不是杞人忧天,事实上,给景道山封口那实在是一个下下策,景道山虽可恶,可如今因为他而双手染血腥就不值得了。
  该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既能顺利结案又不会扯出贡品之事呢?原本还想瞒着那个小公子哥的,可是看起来这并不是一个很容易糊弄的家伙,昨晚他又一直在,不可能感觉不到事情的异样,万一他那执拗的劲头上来了,执意要追问弄清才肯让他外公帮忙又该怎么办呢?唉,谁说不论男人女人都应该有自己地秘密,这样能折腾死人地秘密,她宁可一点儿都不知道,啊啊啊!
  “喂!你在干嘛?”
  想曹操曹操就到,范小鱼刚懊恼地捏起拳头,一个声音就随着舱门的开启声而传来,无需回头,范小鱼也知道这种独一无二的口气是谁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不说接下来还要借助他的关系,单就人家那份有恩必报的性格,她也不能再和他像以前那么吵嘴。
  “看船。”范小鱼指着前头一只尽量靠着河岸行驶以避开大船的小舟胡编道。
  “这种小船有什么好看的?”丁澈还是一副欠扁地高高在上地神情。
  “其实大船有大船的好处,小船也有小船地乐趣。”范小鱼笑道,“就像我们前几天坐的小船,虽然又窄又小,可船位低,我一弯腰就可以玩水,多好玩呀!”
  “这么大了还玩水,果然是……”后面几个字丁澈原本又顺嘴地想说“黄毛丫头”,可临时想起这个黄毛丫头昨晚才救过自己的命,要是再这么称呼人家未免太不懂礼,只好含含糊糊带过。
  范小鱼笑了笑,假装没听到他的嘀咕。
  “你干嘛不说话?”丁澈斜视着她,很不习惯范小鱼突然收起小猫爪子的样子,昨晚他明明看见她连一个大男人都能打倒的,这会儿又来装文静了,哼!一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却连一个小丫头都不如他就生气。
  PS:汗一个,泪一个,总算赶在十二前更新了,亲们请多多见谅啊!
  这几天上火太严重,时不时就打喷嚏抽鼻子不说,而且天天有鼻血,喉咙又难受的要命,这感冒,实在让人受不了,亲们千万要多注意身体啊,像我一样的话就惨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