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梳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想让我说什么?”
  范小鱼一边舒展着手臂,一边侧转了脸看他,如花瓣般的红唇噙着若有若无的一缕笑,虽还未到及笄之年,那神情却慵懒的犹如伏卧在阳光下的猫儿,不经意间仿佛有一种无法言语的风情在流转。
  “随便!”
  见她一个女孩子毫不避讳地在男人面前伸懒腰,丁澈习惯性地想讽刺她一点教养都没有,可眼神无意中正对上那一双灵动的双眸,心里头仿佛突然空塌了一块,呼吸顿时有点紧促起来,但下意识地又不想让她觉自己的异常,心思电转间,两个恶声恶气的字已经硬帮帮地从口中蹦了出来,同时迅地转开了眼睛。
  “随便啊……”范小鱼拖长了音,这个小公子哥,对他恶劣一点要瞪眼,对他温柔一点吧又鼻孔喷气,真难伺候,幸亏她范小鱼还没流落到给人家当丫环的地步,否则真难以想象那种日子该怎么过?说起丫环,她倒想起一个人来,“对了,你身边不是有一个小丫鬟吗?怎么没带着她?”
  说着,范小鱼的目光不自觉地就溜到了丁澈的头上,公子哥就是公子哥,被人伺候惯了,一离了下人就连一个简单的头髻都梳不好。
  “我干嘛一定要带着她?”
  见范小鱼盯着自己的髻,丁澈眼中闪过一丝羞恼,脾气突然作了起来,掉头就走。才一转身。就看见罗端着一个托盘从后舱那边绕了过来,莫名地更觉得不舒服,大步地走向船尾去了。
  他这是?罗以眼神询问。
  范小鱼指了指自己的头,低笑道:“伤自尊了吧?”
  罗不予置评,道:“我把饭菜重新热了一下,要不要把冬冬叫醒了一起吃?”
  “不用了,让他睡吧,睡醒了我再给他做。”范小鱼接过足够两个人吃的伙食,笑道。“我还是瞧瞧那位骄傲地公子哥吧,免得我们的靠山饿肚子。”
  罗应了声,看着她转过前舱,伸手从怀中mō出一截已行的木雕,四望了一下,走到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盘膝坐下,专心地雕刻了起来。
  范小鱼走到后面,丁澈果然已扯下了头巾,在笨手笨脚地梳头。可他连根木梳也没有,手指又不灵巧,扎了半天,还是有许多丝散在外面,头面也怎么都弄不平整。
  范小鱼偷笑了一下,悄悄地走了过去,把食物放在一边,顺手拔下插在头上的梳子,很自然地接过他拼命想合拢的一把黑:“我来吧!”
  丁澈正自和头奋斗,忽然觉得有一只温柔的手轻覆上自己的手指。心中一惊,本能地转头看她,却不意度过快,一下子扯到了自己的头,顿时闷哼了一声。^^.君???-???子?-??堂?^^再见到是范小鱼,俊面更是涨得飞红。一把抓紧自己地头用力一偏。恼道:“我自己会。”
  “好吧,那梳子借给你,没有梳子头是梳不整齐的,对了,还有,抓头的时候,最好张开拇指和手指,用手掌心贴着根往上捋。这样比较好梳。”范小鱼也不坚持。微笑着放手,把梳子放到他面前。同时示范了一下。
  丁澈哼了一声,却没有再次拒绝她的好意,可是一把小梳子抓在他的手里,却怎么也梳不拢满头的黑,还不如手理时抓的多,他一不耐烦,已有好几根头被拉了下来,虽不怎么疼,可对于丁大公子的面子来说,却是一种很大的刺激。
  “十个铜板梳一次头,这个生意做不做?”范小鱼忍住笑,一本正经地道。
  丁澈的手顿了两三秒中,终究选择放弃,从怀中掏出一串钱,解了十枚板着脸拍在范小鱼摊开地白嫩手心。
  “谢啦!”范小鱼笑嘻嘻地把钱收好,转到他后面,“蹲下来?”
  “干嘛?”
  “你比我高,不蹲下来我怎么给你梳头啊?”
  “哼。”某小公子坚决鄙视蹲的做法,索性盘腿在船板上坐了下来。
  于是,船尾便出现了这一幕,晒得暖暖的船板上,一双素白的纤手和一头浓密乌黑的长之间,一对少男少女,就这样安静地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梳头交易。
  阳光静谧地包裹着两人,凌乱的丝在灵巧的手指下,很快地聚集在一起,拧转,盘绕,一会儿便乖乖地变成一个折射着乌黑光芒的髻。
  “好了。”范小鱼抽出木梳上的断,走到船边抛向河面,顺手把梳子插了回去。
  “这么快?”丁澈狐疑地mō了mō自己地头,刚才那一片凸凹果然已经一片平滑,不由大感神奇。
  以前他每天都被人伺候着梳头穿衣,总是十分不耐烦,觉得这么一点破事也磨这么久,着实笨手笨脚。可刚才自己亲手梳理,却扯了半天也没梳满意,才现原来这件事还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现如今被范小鱼三两下搞定了,反而不敢相信了。
  “你自己照照看不就知道了。”范小鱼从旁边一桶用来泼船板的水中舀出一瓢,倒转瓢柄给他,“帮我倒一下水。”
  见她很理所当然地命令自己,丁澈俊眉一皱,本待不接,可又觉得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如果拒绝未免又显得自己太小气,只得闷闷地接过,斜倒了起来。
  范小鱼净了手,很自然地反过来给他倒:“你也洗洗手,洗完了好吃饭。”
  丁澈默默地接着水流,眼角的余光瞥见放在一旁的食盘,一种怪异之极的感觉犹如地板上地水渍般在心里流淌,让他突然觉得,原来生活也可以这样地简单。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塞在心里许久的问题,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范小鱼抬眼,眸光清澈:“你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拉倒。”丁澈板着脸,又脾气了。
  “其实,我们一家只是想要平平静静生活的普通人。”范小鱼避重就轻地道。
  “你们要是普通人,天下就没有普通人了。”丁澈不悦地道,当他傻子呢,普通女孩子能像她这样连一个大汉都能撂倒的吗?
  “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范小鱼狡黠地把问题抛还给他。
  PS:呵呵,谢谢大家的关心,今天又去了趟诊所,本来医生建议偶挂点滴,可偶实在不喜欢一个人傻乎乎地坐在哪里等上一两个小时,还是配了点药就回来了,这一次,买了亲们建议的双黄连口服液,又配了复方感冒灵片和消炎片,希望能见效吧!偶的鼻孔都快冒火了,出鼻血不说,还又辣又疼,泪呀!
  最后,再泪汪汪地求粉红票啊,昨晚没涨几票,今天又被后面的追上了,这个月地月票竞争太激烈了,压力好大,呜呜!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