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再收一个又何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丁澈赌气地一下子把水瓢扔回桶中,溅起桶中的些许水花,坠落到船板的水渍中,晃动着他的倒影。
  看来他今天是一定要问个清楚了,面对丁澈的恶劣态度,范小鱼并未动气,只是看着水波漾开又恢复平静,才缓缓地抬眼看了他一眼,返身走向食盘:“先吃饭吧,吃完我慢慢告诉你。”
  说着,自顾自地坐下端起碗。
  见范小鱼一反常态,始终不和他斗嘴,丁澈简直觉得所有的刺儿都戳进了棉花堆里,顿时感觉无趣的很,有心想要再赌气,可在原地顿了一下,还走了过来,板着一张脸吃起自己的那一份。
  看见他大口大口地咬着馒头喝着汤,范小鱼的嘴角隐约地勾起一缕微笑。
  这个富家公子哥虽然脾气差一点,但有一个地方却颇为令人赞赏的,那就是他对两天来他从未挑食过,当初脱下锦袍换上布衣时也只是开始时略有些不自在,但后来很快就习惯了,这和三年那个吃个早饭都要摆满桌的小正太相比,变化不可谓之不巨大。就算可能是之前流落到大船之上被人欺负了几日懂得了生活还有另一面艰难,但现如今他身上还有十多贯钱,接下来又不过两日就能回到地位尊贵的外公身边,还不会抱怨饮食穿着,便是难得了。何况他肯知恩图报,而且丝毫没有怪罪范家和罗连累了自己,也足以让人改观。
  想起这一点。范小鱼心中那些因丁澈的骄傲态度而多少有些不悦的情绪也慢慢地散了开去,想了想罗地顾虑和一家的未来,范小鱼缓缓地开口。
  “我爹和我二叔幼年时曾学的一身武艺,又因生性乐于助人,所以被江湖人称为范氏双侠。十几年前,景道山等人以帮助天下百姓为名想游说他们加入一个帮派,可我爹现那个帮派并不是为了帮助百姓才建立,而是另有野心,所以执意离开。后来那个帮派遭到官府剿杀。以为是我爹告的密,便一直怀恨在心,试图报复,我爹和我二叔解释不成,为了保护我们姐弟,只好带着我们四处流làng避祸,平时就靠打猎和帮工为生,三年前你遇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是去卖野味的。罗是我们在后来的迁徙途中无意中遇到的,我爹见他可怜就收他做了徒弟,然后一直隐居在风山附近。本来我们以为能继续这样平静地生活,没想到前段时间景道山他们也来到了风山,被他无意中现罗就是他一个宿敌的儿子,加上我们家和他又有前怨,就想要找我们报仇。可是他打不过我爹和我二叔,又见岳先生也就是空色师父正好前来寻求我们地帮助,所以他们就想出了一条毒计,杀害了林大人嫁祸给我们,想利用官府的力量来借刀杀人,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这一段话。范小鱼说的并不快,几乎是字字句句地斟酌,巧妙地在八分真里掺上两分假,简化了景道山一心想要得到罗的原因。而关于两兄弟的身份,就算她现在不说实话,等过几天上了京城。也难免会被钱惟演查出来。还不如自己先老老实实地说出一部分,况且范家两兄弟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除了罗这个秘密必须保留外,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可见人的地方。
  “你是从小就跟着你爹学武功的吗?”丁澈沉默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
  “算是吧!不过在我们家,练武其实主要是为了防身健体,而不是逞凶斗狠,像我弟弟。他不喜欢学武。爹和二叔也不强求。”范小鱼微笑地解释。
  “哦。”丁澈慢吞吞地应了一声,好像没有问题了。范小鱼却从他不断闪烁地目光中明白他其实还有后话,果然,顿了一会,丁澈又迟疑地开口,“那个……练武难吗?”
  “练武很辛苦的,恒心和毅力十分重要,要是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可不成,而且还要看一个人的天资适不适合练武才行。”范小鱼的双眸灵动地一转,立时明白了丁澈的目的,心中迅地考虑着能否让二叔收下这个徒弟的可行性。
  经过了被欺负和被劫持连番变故,想要变强也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对于丁澈这般骄傲的少年来说,昨晚他们所展示的武功对他来说难免会有极大地诱惑。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范家能和钱家攀上关系,对他们当然更为有利。
  “你觉得……”丁澈说话越地困难起来,俊脸上有一种很少求人的赦意,可终究是想要学武的战胜了骄傲,还是拉下了面子咬牙问道,“你觉得我的天资适合吗?”
  “你想学武?”范小鱼故意装作惊讶地道。
  丁澈红着脸,避开她的目光正yù点头,船上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呼唤:“小鱼,你在哪?”
  “我在这。”范小鱼高声应道,双手迅地收好碗筷,站起身来,“你地天资如何,这个要我二叔他们才看地出来,等会我让二叔给你看看吧,我先走了。”
  丁澈跟着站起来,看着她如一只轻盈的蝴蝶般绕向前舱,不由捏紧了拳头,他已经决定了,就算范家愿不愿意收他为徒,他也要找人学武,人家一个比他还小的女孩子都能打败一个大汉,他却只能被人欺负,这口气,无论如何也是吞不下的。小鱼走到前面,就见范岱正mō着下巴眼睛亮闪闪地在考虑着什么。
  “这事儿要和你爹商量,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们收也就收了,可他家的背景太复杂,我们江湖中人又一向避讳和官府的人扯上关系,只怕你爹不同意。”范岱低声道。
  “二叔你的意思是,你是想要这个徒弟地?”范小鱼有些惊讶,毕竟这么多年眼高于顶地范岱可都没动过收徒的念头。
  “老实说,这小子地天分不下于你。”范岱嘿嘿笑着承认,“不过乖侄女你放心,他起步太晚,如果不奋练个十年八年的,肯定追不上你。”
  “他追不追得上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有事没事就要找他打架?”范小鱼翻了个白眼,“既然你想要这个徒弟,那老爹那里你自己去说吧。”
  “别,这个还得你出马。”范岱连忙摇手,“你二叔我好歹也是个江湖人,总不能让我主动去说要收一个官府的子弟为徒吧?”
  “我们只是收个徒弟,顺便给自己争取一份平静的生活而已,又不是给官府当什么难听的鹰爪,搞那么复杂干嘛?”范小鱼不以为然地道,她可没有那种身为武林人就一定要和朝廷对抗、挂上钩就是叛徒的腐朽思想,“算了,老爹那里我去说吧,不过,二叔,这事儿我们还是得让丁澈主动提出,可不能变成是你主动去找人家。”
  丁澈这小子,一身欠扁的骄傲,只能让他自己好不容易才拜师成功,他们一家才能牢牢地刹住他那世家子弟的威风,她这个师姐也才能当的名正言顺。
  哈哈,其实再多个师弟也挺好,儿这家伙太老实规矩,让人欺负起来总有罪恶感,如今来了个刺头似的新师弟,这日子想想也知道不会太无趣。
  PS:这些天,感冒的副作用一个接一个的来,好不容易鼻子不受罪了,可是头又开始要命地疼,思绪总无法集中……抓狂地无语问苍天:为嘛?为嘛?为嘛要让偶这么难受啊?泪奔……
  一晃居然两天没更新了,泪,实在很不好意思,趁着感觉好一点了,先码一章给大家,感谢亲亲们对浮尘的包容和支持!
  泪汪汪,为了你们,我也一定要尽快养好身体,到时候加更回报大家!
  另:偶知道这几天更新不稳定,不敢求粉红票,亲亲们如果愿意,就多投几张不要钱钱的推荐票吧!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