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冷待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上一章略有修改。这一章是还昨晚的第二更的,今天晚上另有正常更新。个多时辰,等的大家都不禁打起呵欠来了,范岱最耐不住性子,索性借着酒意一仰头靠在椅子上呼呼地睡了起来。
  “二弟!”范岱蹙着眉头沉声低喝道,虽然钱府的招待太过冷淡,可是范岱就这样在人家厅上大睡未免也太没有礼貌。
  “这钱府规矩真大,这么长时间,就是吃饭撒尿全报告也足够了,老子睡着等又咋了?”范岱不满地咕哝了一声,稍稍坐直了一点,大哥就是迂腐,这偏厅静的像鬼一样,要是有下人进来他难道还不知道吗?
  “丁澈离家之后,钱府一直派人在找,现在人家祖孙好不容易重逢,自然十分高兴,总得重叙一翻天伦,加上他还是一个孩子,就受了这么多惊吓,钱相想要多了解一些情况也是难免,二弟,你就耐心再等一会。”
  范通先前和丁澈一起来到钱府时,府里的下人见到丁澈都十分惊喜,那个做主跟随他们前去码头的总管更是口口声声地说自从丁澈离家出走之后,钱相如何担忧挂念,既然祖孙关系这么好,时间长一点自然也很正常。
  “要不是……哼哼……”范岱含糊地哼了两声,不再言语,范小鱼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作为一个逍遥自在的江湖人,范岱本来就对最为世俗的达官贵人抱有一丝蔑视,如果不是有求与人,又惦记着想收丁澈为徒,这种地方,他是半步也懒得踏进来的。
  “不知道那钱相会不会相信我们。”罗低低地插了一句,忍不住又向门外望了一眼。
  “应该会相信的。我瞧丁澈这孩子性子虽然有些骄傲。但他既然主动提出要帮我们,我想他应该会说到做到,只是可能那钱相是个谨慎的人,又或者人家已经通知大理寺来提人犯也不一定,我们还是再等等吧!”范通安慰道。
  范小鱼却只玩着手中那个精致地茶杯,并不参与讨论,只在自己地心中转着心思。
  两个小时的等待虽说长了一点,但理性一点来说。这是在古代,在相府,可不是寻常人家,规矩大些在所难免,还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关键是他们的故事,这个连面都还没见到的钱相能相信几分,又是否能看在丁澈的面上来帮这个忙。
  “小鱼。你怎么说?”范岱见范通处处为人家着想,不由地有些不耐,懒得和他多说。
  “再等等吧,人家虽然把我们晾在这里。但茶水点心的也没缺少,不算很失礼。..”范小鱼放下茶杯,正准备说点什么话题好冲淡大家的不耐。灵敏地双耳已捕捉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嘴角顿时一勾,“二叔,坐正点,来人了。”
  这脚步明显不同于前面几个仆人,急促中又带着一丝沉稳,倒有点像是先前陪着丁澈来码头的那个管家的脚步声。
  果然,一张半熟的面孔很快地。就出现在厅堂的门口。带着职业性的笑容,客气有礼:“各位。我家老爷有请。”
  在回廊里绕了几绕之后,范小鱼等人终于见到了这一位博识多学的前右神武将军,以及已经换了一身锦服又恢复成一派贵公子模样地丁澈,范小鱼才一进厅,就敏锐地闻到了他身上有一丝新沐浴完所特有的气息。
  范小鱼斜了他一眼,心中立刻鄙夷,原来这家伙先去洗澡换衣服了呀,难怪会让他们等这么长的时间,果然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就不能等事情谈完再去享受吗?
  丁澈仿佛感受到范小鱼地鄙视,视线立刻转了过来,范小鱼迅地在目光对上之前移开,敛住了自己眼中的情绪,哼,现在她是人在屋檐下,又有求与人,暂且留着这笔怠慢之帐,要是丁澈最后真的拜了二叔为师,将来还愁没有欺负他地机会吗?
  这么一想,范小鱼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抬眼去打量这一位褒贬皆有的历史名人,无视已敏感地察觉到一丝儿情况的丁澈在一边的蹙眉瞪眼。
  钱惟演的相貌并无出其之处,甚至相对于他如今的地位而言,未穿公服、神情平和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位普通的教书先生。然后,这只是外表而已,范小鱼并没有忽略当自己一家进去后,听到丁澈一一介绍自己等人时,钱惟演那看似漫不经心一一扫过他们地眼神中所闪过地那丝精光。
  钱惟演很得体地先是表示了几句感谢,在范通谦逊的回应之后,很快就把话题带到命案之事上:“澈儿说,你们手上已有那主犯景道山地供词,可是真的?”
  “是的,大人,那景道山已经承认了一切皆是他所为,供词在此,请大人明察。”范通拿出众人的供词,总管接过呈递。
  “嗯,虽然主犯逃脱,不过有此供词人证,此案真相已是大白,适才我已经通知了夏大人来共商此事,相信大理寺很快就会给一个明断,在审案之前,各位不妨先在寒舍休息,老夫还有公务要处理,就不奉陪了。”钱惟演的口气始终不咸不淡,既不热切但也没有太冷漠,说完,便站了起来。
  “多谢钱大人,钱大人您忙。”范通也忙站了起来,众人跟着起身。
  “管家,带范大侠一家前去松院,澈儿,你跟我去书房给你母亲修书,免得她挂念。”钱惟演淡淡地道,交代完后就径直离去。
  丁澈端端正正地应了一声是,态度与和范小鱼在一起的倨傲神情截然不同,俊美的面庞如戴上了一层完美却无感情的面具,微微地向范家人点了点头,就跟在钱惟演后面走出了客厅。
  “众位请跟我来。”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位钱大人的态度疏离冷淡,总管的笑容也没有多少人情味,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令人感受不到任何的热情和感恩之意。
  范小鱼回头看了一眼祖孙俩离去的方向,突然觉得这一座充满了江南风味的府邸一下子冰冷了起来,先前还存着的那一点想借助钱府的关系好更顺利地在京城中立脚的心思,顿时荡然无存,忍不住自我嘲笑,亏她先前还想套点近乎,这一下可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可不是那么容易讨好了吧?
  也罢,反正他们范家人有手有脚,本来就没指望吃混人家的,只要一旦案子确定,恢复清白,他们马上就离开。这十里繁华帝都,难道还怕找不到他们一家的容身之地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