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岳瑜的希望和绝望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众位先在这里住下,有什么需要不用客气,直接吩咐下人好了。”到了松院,总管随手招过两个丫环,面无表情地吩咐道,“这是府里的贵客,你们两个,小心伺候了。”
  “是。”那两个丫环大约都是十四五岁的年龄,长得眉清目秀。一个圆脸恭谨的有些神似范小鱼前世一位演“薛宝钗”的演员,另一个则有一双灵动的丹凤眼,削肩瘦腰,要是也拿红楼梦中的人物来比,倒更像晴雯。
  总管走后,“薛宝钗”翠云便恭敬地向众人介绍了小院的格局,和“晴雯”绿萼一起带着他们先参观了六间厢房,并请他们自行挑选住所。范通性情谨慎,不yù多打扰别人,便道除了小鱼和岳瑜各占一间外,自己和范岱,罗和范白菜各共一间即可。
  “请问范大侠,还有一位贵客何时来到,奴婢们也好早做准备。”翠云温婉地问道。
  “就我们六个人啊?”范通不解地道,正要向两位丫环介绍一下众人,目光一环视,突然一愣,“岳先生呢?”
  众人下意识地都转目搜寻,这才现刚才去见钱惟演时还在场的岳瑜,不知何时竟然不在他们的身边了。
  “奴婢们只见总管带了你们前来,并未瞧见第六人。”翠云讶异地道,“请问范大侠,那位贵客方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翠云没见过岳瑜,那也就是说岳瑜根本就没跟着他们到松院来?那他一个人会去哪里?众人心里都大为不解,方才钱相是先行离去的,没见停留岳瑜下来啊?
  这个空色和尚,搞什么鬼啊!范小鱼心里暗骂,脸上却随即扬起了甜甜的笑脸:“两位姐姐,贵府这么大。我想我们的朋友一定是刚才在来的途中贪看贵府的美景。一不小心没能及时跟上来,不知道两位姐姐能不能陪我前去找一下?”
  “好地。”客人走丢不是小事,翠云也不敢疏忽,当下忙先打了一个使唤婆子前去禀告总管,同时留下绿萼招呼其他人,就匆匆地带了范小鱼出门去寻人。
  两人沿着来路往回走,才过了一道曲桥,就看见对面地假山后。转出正跟着一个家丁向这边走来的岳瑜,范小鱼目光敏锐,一眼就看出岳瑜脸上充满了喜悦之情,显然心情很好。
  “岳先生?”范小鱼心中疑惑,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高呼了一声。岳瑜一看见她,脸上顿时一赦,忙收起喜悦的神色,整肃了一下神情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岳先生你真笨。走个路也会走丢。”见他走进,范小鱼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抿嘴取笑道。
  岳瑜愣了一下,谄谄地笑了笑:“是……是啊!”
  “原来这一位便是岳先生,奴婢翠云见过岳先生。”范小鱼身边的翠云这才找到机会福身行李。睫毛低垂,白嫩的脸上不知何时已染上了一层粉晕。
  “翠云姑娘好!”岳瑜慌忙还礼,眼睛却看着范小鱼。神色尴尬。
  “还好岳先生没走丢,否则我爹他们肯定都要担心坏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大家都在等着呢!”范小鱼微笑道,心中却因翠云的娇羞神情而一动,突然隐约有些岳瑜为何“失踪”。
  当年岳瑜也曾是个一心想要求取功名、xiōng怀壮志的学子,可惜命犯桃花劫,还未等到秋闱就先被夏竦看上要收为男宠。不得已只好剃度出家远离京城。现在大家又回到京城。而且这个案子又和夏竦息息相关,他心中自然难免会担忧会被夏竦现。只怕他早在得知丁澈地身份后就打着要攀附钱惟演以避祸殃的主意了。着自己的文章私下去求见钱大人了?”回到院中,屏退了两个一见岳瑜就芳心暗动、眼神迷醉的丫环后,范小鱼单刀直入。
  “你怎么知道?”岳瑜有些吃惊。
  “我明白你的心思,而且也知道钱大人可能也很欣赏你的文采,可是,”范小鱼叹了口气,目光紧盯着岳瑜,“岳先生,你有没有想过,钱大人如果一旦知道你是夏竦想要的人,他会因为你这么一个区区自荐的学子而得罪同僚吗?能不对你这个破坏他们同僚关系地外人而有怨恨之心吗?”
  “这……”岳瑜原本红润的脸色顿时如覆白雪,挣扎着道,“可是钱大人是正枢密使,那夏竦不过是副枢密使……”
  “那不过是现在,官场上的风云向来变幻莫测,以前丁澈的爷爷丁谓不是一手遮天吗,现在如何?再说句难听地话,岳先生你文采是好,可天下文采过人的后起之秀又有多少?你难道觉得堂堂的官场关系还不如你一个无功无德地陌生门客重要吗?”
  岳瑜颓然地跌坐在椅子上,面如土灰,突然觉得这几日来的希翼一下子被摧折,整个人生和前景都跌入了无限绝望之中。
  “小鱼,你就别尽吓岳先生了,事已至此,还是快想想办法吧?要不,我们还是离开钱府吧?”范通天真的建议。
  离开钱府?这位范大侠又想为了一个外人而放弃洗脱自家罪名的机会吗?范小鱼的冷冽眼神一下子如飞刀般唰地劈了过去。
  “我是说等案子一了结我们就离开,不是现在,不是现在……”范通心中一凛,连忙解释。
  “可是案子了结得再快也需要一段时间吧?万一这段时间那个夏竦来传我们问话怎么办?就岳先生这幅俊俏模样,走到哪里都显眼,你们没见刚才那两个小姑娘脸都红了吗?”范岱很想一本正经的说话,可一想到两个丫环那芳心荡漾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
  “二叔……”范小鱼眼波流转,又一个新的白眼丢了过去,可怜地岳瑜却已顾不得旁人地取笑了,一心只沉浸在绝望之中。
  “好了好了,我不笑。”范岱嘴上说不笑,可嘴角却仍裂的大大地,他走过去一拍岳瑜的瘦弱肩膀,丝毫也不担心地道,“岳先生,你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小鱼刚才说的都只是假如而已,那夏竦大人现在压根儿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呢,你现在就像死了爹娘一样地做啥?”
  “我……”岳瑜心情原本已经很差了,被他这么一拍一训,整张脸还真如丧考妣,满口苦涩。
  “岳先生,我二弟就是这么一副口不遮拦的性子,你莫要介意,你放心,你是冬冬的先生,我们一定会全力帮你的,实在不行,我们就带着你离开京城,绝不会让你落入那夏竦手中。”范通劝慰道。
  “姐姐,你就想想办法救救先生吧!”范白菜也忙拉扯范小鱼的手。
  “好,姐姐我想想办法。”范小鱼对他笑了笑,偏头想了一阵,转向岳瑜“其实,我刚才说的只是一种极大的可能性而已,事情确实确实还远不到那一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预防。”
  这一说,岳瑜的精神顿时一振,一双美目重新散出希望的光彩,牢牢地盯紧了范小鱼,竟然慎重地起身对范小鱼躬身行了个大礼:“请小鱼姑娘指点迷津。”
  “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也谈不上指点什么迷津,只是……”范小鱼避开他的大礼,灿烂地一笑,“我的法子只有两个字:装病。”
  “装病?”范通不解。
  范小鱼笑道:“岳先生虽然已经表达了投诚于钱大人的意思,可是钱相还没有正是答应举荐他,如果这个时候岳先生来一场大病,久病不愈,这件事自然也就会先耽搁下来,等到我们要走的时候,再带走多病的岳先生,料想钱相也不会反对。”
  “可是……万一审案之时,要传我上堂作证……”
  “岳先生,你这是关己则乱,你忘了,那供词之中可曾有你的名字?”范小鱼狡黠地一笑,当初她逼景道山等人画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通过正常的法律途经洗清自家的罪名,可被害者是夏竦的妾舅,夏竦自然难免会亲自过问,若是把岳瑜写上去,那岂不是把人家推入火坑?
  这么明显的后患,她范小鱼会犯么?所以,如今的供词里的重点只有一条,那就是:林大人之所以被害,完全是因为景道山需要嫁祸给范家而已,和外人绝无关系。
  岳瑜努力地回想着自己亲手书写的供词,随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心中更是一片动容,当日眼前这个明眸善睐的少女那坚定的誓言再一次浮现在心头。
  她曾说过,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帮他当个堂堂正正的男人,现在,他更加确信了。
  PS:呜哈哈,今天的第二更哦!而且过三千字了,笑眯眯……求亲亲们粉红票支持啊!两天没看月票榜,现已经被人过了,呜呜……
  粉红票……推荐票……粉红票……推荐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