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来了个大丫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被范小鱼前后一通分析,心情直如上下云霄的岳瑜再也不敢心存侥幸,回到院子里不久就乖乖地“生病”了。
  为了装的更像,范岱还在他身上使了一点手脚,当两个一见倾心的丫环急急忙忙地找总管去请来大夫的时候,岳瑜那副脸色苍白、身体孱弱的模样,还真像一个十足的病美人。
  由于翠云和绿萼两个丫环的关切,不久就高度地请来了大夫。可大夫自然是查不出什么病症来,加上岳瑜自己又是懂医之人,几句话就把大夫唬了过去,最后只含糊地说这是一种需要安静调养、不易劳心劳累的旧疾,只能中庸地配了几副养身的药,嘱咐他好生休息而已。
  一如范小鱼所料,钱惟演得知才刚刚去自荐过的岳瑜是个病秧子后,除了让总管传达了几句淡淡的官面话,果然不曾亲自前来探望前不久还对其文采赞口不绝的岳瑜,甚至都不曾令人送了什么特别的补品过来。
  岳瑜被范小鱼一点拨,虽然心里难免有所失落,但更多的却是庆幸这份错误已被弥补了回来,从此更加小心谨慎,尤其是当两个丫环在场的时候更是显得“弱不禁风”,唯恐再露出破绽。不料却因此越得到翠云绿萼的格外热情的关照,大有艳福难消的尴尬,可怜的没少被范小鱼调笑。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主人不够热情,唯一熟识的丁大公子也不见踪影,好在两个丫环爱屋及乌,对众人都服侍的十分尽心,范小鱼也趁机享受了一次美美的城市沐浴方式,将自己从头到脚涤荡的清清爽爽。
  穿越的这三年来。一直蜗居乡下。又长年累月地为了计算着家计,她可是足足当了三年多的土包子,过了三年多地清苦日子啊,如今有机会享受却不享受,那是大傻子!
  沐浴完毕,范小鱼懒懒地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让热气散,一边侧着头擦着一头快要及腰地乌黑长。一边若有所思地遥望着院外那些错落的阁楼,思考着今后的何去何从。
  关于景道山这个案子,这一路她已经和两兄弟反复合计过,料想不会有大的意外,只要上过堂做过证,应该就有时间出去找房子。至于经济方面,原本是打算当了上官家那块玉佩的,不过现在有了景道山那笔额外收入。再卖掉两匹马,就算一时找不到工作,暂时之间应该也无需为生活愁,她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熟悉一下这古代的城市。所谓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自己总要先了解一些这古代的人民需要什么才能决定做什么样的生意,要知道,以往可从来没有一个朝代像宋朝这样。有着如此达地多元化经济,只要能赚到第一桶金,以后钱滚钱应该并不难。
  “小鱼妹妹,你已经洗好了么?”正遐想间,一身淡绿的翠云已微笑着从对面走了过来,目光和范小鱼相触时,眼中的笑意真诚而温柔。
  她们这些当下人的,自从进府后。就已注定一辈子都低人一等。这些年来。她们姐妹服侍过的客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虽然其中也有些客人比较好说话。可没有一个人不认为她们的服侍是理所当然的。像范小鱼一家这样,连倒个茶领个路也要对她道谢的和善人还从未见过,心中不免就先有了些好感。再加上范小鱼总是口口声声地尊称她们姐姐,服侍起来不免就更加心甘情愿,并且格外地用心,因此,一看见房间的窗户打开就赶紧过来。
  “嗯,翠云姐姐,我洗好了。”范小鱼对着她甜甜地一笑,忙过去开了门让她进来。
  “小鱼妹妹,我来帮你擦头吧!”翠云很自然地想要接过毛巾。
  范小鱼忙微微一闪,笑道:“不用麻烦,只是擦个头我自己来就好啦。”
  “还是让我来吧,这些事姐姐做起来习惯些,而且丁公子刚刚来了,说要见妹妹,妹妹擦好了头也好早点过去。”翠云笑着解释。
  “啊,丁澈来了?”范小鱼的手一顿,随即加快了度,胡乱地擦了几下,就去拿梳子,“谢谢姐姐,那我这就过去。”
  “哎……妹妹,等一下!”翠云还来不及诧异她居然直呼丁澈的名字,忙伸手拉住了她,“你地头还湿着呢!而且……”
  说了两个字,翠云不禁微红了脸,她本想要继续说,一个姑娘家,如何能就这样披头散地去见一个男子,可又担心这话会说的太重了。
  “没关系的,”范小鱼一心想要知道丁澈带来了什么消息,压根儿就没想到要顾虑这个,随手抓过木梳,快地梳理了几下被擦地散乱的头,就跑了出去,“翠云姐姐,浴室我等会回来再收拾啊。”
  翠云被她留下的喊声愣了一愣,疑惑道,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客人吗?这钱府哪有当客人的亲自收拾浴室的道理?哎呀,不对,问题不在于谁收拾浴室,可是她不能就这样披着头去见丁公子啊!
  “小鱼妹妹?”回过神来的翠云忙追上几步,想要把范小鱼拉回来,可没想到就这么一失神的功夫,范小鱼已经跑的老远了,她刚刚才清醒一点地神智又不禁迷糊了一下,这小鱼妹妹是兔子变得么?怎么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了?”那边翠云还在迷惑,范小鱼已经像一只蝴蝶般飞进了客厅。
  “大胆,你这是怎么和公子说话地?”丁澈才转过目光,还未开口,旁边已响起一道叱喝。
  范小鱼一挑眉,这才注意到丁澈身后站了一位容貌艳丽的少女,穿着打扮远比翠云绿萼体面,此刻正微抬着下巴,冷冷地看着范小鱼,目光转到她那湿润地头上时,眼中更是闪过一丝鄙夷和不屑。
  哪来的狐假虎威的丫头?范小鱼迅地扫了她一眼,突然觉得这个少女的眉目有些熟悉,下一秒已恍然大悟,哦,这不就是当年那个跟在丁澈身后的大丫环吗?
  “哦,原来是古玉姐姐啊,古玉姐姐,好久不见,您老可好啊?”范小鱼微微一笑,眨眼间,脸上已戴上了甜美的面具,口中却不经意地将那个“老”字拖了半拍。
  古代的女子,大多及笄之后就开始婚配,三年前见她时就已十三四岁,如今起码也有十六七岁了,在这个年龄,一般像她这种丫环大多不是被主子收房,就是已配给了小厮家丁,可这个古玉的打扮分明还是个少女,放在这个时代,确实称的上是个老姑娘了。
  虽然范小鱼她自己从来没有遵照古礼早早嫁人的打算,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可以用这一点来讽刺别人,谁让这丫头一见面就不给人好脸色呢!
  就算如今他们一家有求与她的主子,可莫忘了,她的这个主子可也同样欠着他们一家的恩情,还轮不到一个小丫头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求粉红票!
  泪汪汪!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