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这就了结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平平静静、舒舒服服地过了一晚后,除了“生病”的岳瑜外,次日一家人起来之时精神都十分饱满,钱惟演的招待虽不热情,却也不曾很怠慢,送上来的早膳还是相当的美味可口的,据翠云介绍,光是他们喝的粳米粥就放了六种材料。
  贝贝跟着他们时间久,除了经常半夜自己去猎食外,平时也会吃一些人类的食物,一般范小鱼他们吃饭,也会根据它的喜好给它一点。如今它腿伤没好,不能自由上下,只能趴在旁边椅子上眼巴巴地瞧着围坐在桌边的一家人享受美食,急得不住出可怜的呜呜声。
  “翠云姐姐,能不能给我家贝贝也来点粥?”范小鱼忍着笑要求道。
  “当然可以了。”翠云忙取了个干净的碟子,盛了点粥放在贝贝面前。
  贝贝立刻挣扎着支起了前腿,伸出尖尖的长吻贪婪地添了起来,很快就把碟里的粥舔的一点不剩,然后又可怜兮兮地看向翠云,众人顿时再也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这一回,换成绿萼抢先去给它补充,贝贝依旧以一种风卷残云的姿态迅扫光,然后看向绿萼,好像完全忘记了开始时是翠云先给它喝粥,一心认定了绿萼比翠云更大方似的,居然容忍绿萼去mō它那火红色的狐狸毛而对翠云呲牙,让绿萼得意地直叫它小乖乖。
  “这个小势利鬼!”范小鱼走过去轻轻地敲了一下它的头,“忘记刚才谁先给你好吃的啦,还不快给翠云姐姐道歉!”
  “呜呜……”贝贝抬起水汪汪的眼睛,先撒娇似的在范小鱼的手掌里蹭了蹭,才略带委屈地冲翠云叫了两声。
  “贝贝好有灵性呢!”翠云得到范小鱼授意,再次小心地去触碰它的头,见它果然没再反抗。不由越惊喜。“我从没见过这么可爱漂亮而又有灵性地狐狸。”
  范小鱼笑道:“怎么会呢?你们地丁公子不就有一只么?它们可是同胞兄弟。”
  翠云也笑道:“丁公子的那只狐狸虽然也和贝贝一样漂亮,不过它只和丁公子亲近,从来不轻易让别人碰它,就是古玉姐姐,也一次都没见她抱过呢。”
  范小鱼奇道:“怎么会?它不让别人碰,那平时都是谁照顾乐乐,谁给它洗澡的?”
  绿萼抢话道:“都是丁公子亲自动手的,听说。为了这件事,以前丁公子的爷爷还曾经训过丁公子好几次呢?”
  “哦,是吗?”范小鱼若有所思地mō了mō贝贝的耳朵,以丁澈的身份,本来完全可以找个专人来伺候乐乐的,可他却亲自动手,而且三年如一日,就算离家出走也不忘记带上自己地宠物。看来这个毛头小主人还挺有爱心的嘛!
  一段愉快地插曲过后,范小鱼习惯性地想要帮忙收拾餐桌,翠云和绿萼忙惶恐地劝阻:“小鱼妹妹,你是客人。怎么能做这些粗活呢?”
  范小鱼灵活地一转身避开她们,将碟子放到托盘上,笑道:“只不过是收拾一下碗筷而已。又不是什么重活,没事。”
  昨天她洗完澡就去见了丁澈,等到回头想收集一家人的脏衣服去清洗时才现所有人换下来的衣服都被两个丫环送到洗衣房里去了,到了晚间准备就寝,两个丫环又早已铺好了床。虽然这些事情对于翠云和绿萼来说,只是当丫环的本职工作,可对她来说,却是省却了很多力气。当然应该投桃报李的回报一下。
  “真的不用了……”翠云更是不安。忙抢过托盘侧到一边,“小鱼妹妹。要是让总管知道我们居然让客人收拾桌子,一定会责骂我们姐妹的。”
  范小鱼一怔,这才想起这是钱府,一切自有人家地规矩,怎么也轮不到客人干活,只好谄谄地一笑,不再动手,可站在桌边又有些别扭,只好走到院子里去。脚步刚迈出门槛,就看见抱着乐乐的丁澈和总管走了进来,不由侥幸地吐了一下舌头。
  嘿嘿,还真的很险啊,要是再早一步,真被总管看见了,自己还真连累了翠云绿萼了。
  “范姑娘,昨晚休息的可好?”总管地脸上还是一副公式化的笑容。
  范小鱼忙收起鬼脸,也公式化地和他客套了起来,却没放过丁澈在自己头上转了几转的目光,心中不由暗哼了一声。
  “既然众位都已用过早膳,若没什么事那就请跟小人去大理寺吧,苏大人已派人过来,就等着众位去上堂了。”总管对着走出来地范通等人道。
  “多谢总管大人,我们没事,这就可以走。”范通忙道。
  “总管大人,岳先生和这件案子没什么关系,现在又病着,您看,是不是可以让他留下?”范小鱼赔笑道。
  “一个无关紧要的教书先生,去不去有什么关系?”总管还没开口,丁澈已了话,并不等总管反驳,又道,“冬冬还是个孩子,贝贝又受着伤,我瞧他们也没必要一起去了,就都留在府里玩吧!”
  说着,双手一松,乐乐已从他怀中跳了下来,跑进厅里,窜到了贝贝身边。
  范白菜可以不用上堂,范小鱼自然再乐意不过,总管也没有什么意见,一行人就此出门,趁着马车向大理寺衙门进。
  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威严的衙门里,范小鱼只略略地一扫了一眼大概,就压下对古代衙门好奇和新鲜,尽量目不斜视地跟着领路的衙门顺着回廊从侧面进入大堂旁边的小厅中等候。
  随着一声惊堂木的拍响,大堂里很快就开始了审理程序。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相继踏出了衙门。
  “这就完了?”
  走下台阶后,范岱回头看看那块高悬的门匾,又瞧了瞧两尊威严地石狮,mō了mō自己地头,还有点而不相信这么多天的逃亡就此宣告结束。可事实上,他们真地已经从官府里走出来,并且堂堂正正地走在了阳光下,再也不用担心成为什么杀人犯了。
  “怎么,二叔,你还想再回去感受一下大堂的威严不成?”范小鱼开玩笑道。
  昨日因范岱故意只“救”景道山一个人,三个怀恨在心的大汉今日异口同声地将责任完全推到景道山身上,致使今日案情审理格外顺利,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官府居然对他们这一家江湖人半句都没有多加盘问,就宣告无罪释放,这多少有些令人意外。
  看来,这其中少不了有某正太的功劳。
  想到这里,范小鱼不禁微笑着向丁澈望去,却正迎上某人明亮如星的目光,当下回以更灿烂地一笑,一时间,仿佛头顶的阳光也有些失色。
  “臭丫头,你这是想咒你二叔呢?”范岱哈哈大笑着,伸手给了范小鱼一个轻轻的头栗子,“你二叔我脑袋又没有毛病,这种地方,一辈子来一次就够我别扭了。”
  范小鱼明白他的意思,嘻嘻地一笑,这一辈子,她还从来没有给别人下跪过,就连昨天见钱惟演也只是福了福而已,可今天在公堂上,一家人却不得不“小不忍则乱大谋”地曲膝磕头,说真的,这种感觉实在不舒服极了,让她心里严重的不平衡。
  “走吧,案子既然已了,我们也该回去拜谢一下钱大人,而且也不好一直打扰人家。”范通在一旁笑道,范小鱼等人却都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钱府高门大户,不是他们这种人的久留之所,自家还是识趣点早点告辞为好。
  “你们要走么?”丁澈立时敏感地听出了范通的弦外之音,看向范小鱼的眼神中已莫名地染上了一丝不悦。
  PS:哇哈哈,可怜的范家总算不用再逃亡了,亲亲们用粉红票支持他们开始新的生活吧,哦也也!
  粉红票呀粉红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