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发飙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是啊,我们本来就是乡村草民,又和相府无亲无故的,如今案子了结了,哪能再赖在你外公家呢?”范小鱼笑道,心下微微遗憾,罗和岳瑜都是从来不会和她吵嘴的,以后少了眼前这个易怒易暴的漂亮正太,日子还真会有点儿无趣呢。
  丁澈寒着脸:“那你们打算去哪里?”
  见他显然不喜欢自己一家人离开,范小鱼心中泛起一丝温馨,微笑也柔和了许多,但口中却有所保留地道:“不知道,也许会留在京城长住,也许只停留一段日子就去其他的地方。”
  丁澈脱口而出:“不行,你们不能去其他地方。”
  范小鱼一挑眉,还未来得及问为什么,始终陪在旁边的总管突然干笑了两声:“呵呵,公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范大侠一家要去哪里那都是人家的自由,就算咱们有恩与人也不能强人所难,何况人家也曾救过公子呢!公子还是让范大侠他们自己做决定吧!”
  说着,也不看丁澈越沉下来的脸色,已转向范通:“范大侠,这里是大理寺衙门口,我们总这样站在这里未免有些不妥,有什么事我们先回府再说吧,众位请上车,公子,老奴扶您!”
  说话间,他已不动声色地斜跨了两步,借着做一个“请”的手势技巧地隔开了范小鱼和丁澈,然后请丁澈上第一辆豪华的马车,标准的一副尽心服侍的忠仆样。
  “不用了,我自己会上。”他笑得十分殷勤,丁澈紧抿着薄唇看了一眼范小鱼众人,一撩袍角重重地踩上矮凳和车辕,透过车厢两侧那垂着的薄纱珠帘,仍可依稀地看到他那僵硬的身影。
  “小鱼。儿。我们也上去吧。”范通憨笑着对总管抱了抱拳,揽着自己女儿向后面一辆普通的车子走去。
  “哼……”范岱最后一个上车,人未坐稳就先冷哼了一声想要抱怨。
  “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爹,二叔,今天晚上我们庆祝一下吧?”范小鱼却不给他半句表不满地机会,立时抢先道,同时飞了一个眼神过去。提醒他赶车地可就是钱府的人。
  以前是她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居然天真地认为只要范岱想教丁澈想学,这师父徒弟的关系就能成立,却忘了这可是个等级分明的封建社会,而且还十分重文轻武,就算丁澈愿意吃苦,钱惟演又怎么肯同意让自己的外孙变成一个受人鄙夷的武人?
  范岱郁闷地看了一眼前面的车子,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范通看了看前面地。心领意会地笑着接口道:“好啊,今天晚上我们找家客栈,二弟,你今天不管要喝多少酒大哥都不拦你。让你喝个痛快。”
  “这可是你们说的?”一提到喝酒,范岱马上兴奋了起来,指着范小鱼警戒地道。“可不许反悔。”
  “不反悔,当然不反悔。”范小鱼笑道,从今天起,他们一家就又重新是自由人了,当然得真的庆祝一翻,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当然重要,但是该舍得的时候还是得舍得,否则人生岂不太没滋味。
  范岱欢呼一声。方才的郁气顿时烟消云散。
  他娘的。这什么劳子的相府,不住就不住。那床软绵绵的让人浑身地骨头都没处着落,还不如睡地上来的舒服,要不是因为有些过于阳刚的武功不适合小鱼,所以想收个好苗子徒弟,那什么枢密使就是请他去他都懒得去。
  他们这厢在后面商量着晚上要怎么庆祝,前头听见欢呼声的丁澈却几乎郁闷地要死,心中同时泛上了一股深深的寂寞感。
  自己明明有爹有娘,却自幼就离开双亲陪伴在严厉的爷爷膝下,日日都被一堆规矩束缚着,每日都有做不完地功课,几曾享受过这样无拘无束的天伦之乐?可是回想当初,那个时候他好歹也还是主子,除了爷爷对自己要求严格一些外从来没有其他人敢有所不敬,但自从爷爷离京,把他托付给外公……
  想起那几个舅舅舅母,还有那堆语带暗讽的堂表兄弟姐妹,丁澈不禁握紧了拳头,若不是昨日外公逼他在对爹娘的信中写了保证书,他真想今晚就不顾一切地再次离开那座冷漠的府邸。马车又带了钱府的标志,所过之处其他客旅行人纷纷避让,很快就返回了钱府。
  “有劳总管,请带我们去见钱大人,好当面拜谢辞行。”下车后,范通礼貌地拱手。
  “呵呵,范大侠客气了,只是范大侠纵然坚持要离去,也该用过午膳再走,否则老爷必定要责骂小人不懂待客之理。”总管笑得中规中矩,“而且我家大人这会也不知有无空闲,范大侠还是先回松院休息,让小人先去通报一声吧!”
  “如此,全由总管安排。”范通道谢,对丁澈笑了笑,就要跟着另一仆人回松院。
  丁澈想也不想地抬腿迈步,就要跟上。
  “公子,”总管微斜着身子拦住他,状若恭敬地道,“相爷吩咐过,要公子每日勤读诗书,今日公子的功课还未做……”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早已按耐了半天地丁澈终于压不住怒气,愤然地推开他地手。
  “回公子,并非是小人要管公子,而是老爷……”总管的眼中迅地闪过一丝阴鸷,皮笑肉不笑地道“你不要动不动就拿外公来压我,拉下地功课我晚上自会补上。”丁澈恼怒闪开他的阻拦,也不知怎么一转,就抓住了范小鱼的胳膊,“你跟我来,我有事要对你说。”
  说着,扯着她就大步地向前走去。
  呃……范小鱼压根儿就没想到某正太居然会突然地来这一手,诧异之下,身体被动地跟上了几步,一时间倒忘了挣脱。
  “公子……”总管追上两步,还想阻拦,丁澈却突然回头,两道光芒犹如利箭射出,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是一个没落的外戚,也敢在他面前摆主子架子!总管心里哼了一声,但面上却不好再追过去,余光看到旁边的范通等人,眼珠子微微一转已经有了主意,脸上迅地换上了一副笑容。
  “范大侠,那众位就先松院休息吧,我还要去向老爷复命。”
  “儿,走吧!”
  范岱拉了一把怔然地望着丁澈和范小鱼离去方向的罗,示意仆人前头带路,心中却又开始闷气郁结。刚才丁澈那一转,分明是当初和小鱼追跑时不经意间学会的,算起来只模仿过一次,可居然这么快就能学以致用,唉,这样的徒弟若是放过,还真是可惜啊。紧啊,怕是下一分钟就要被过去了,求亲亲们粉红票支持哎!
  另:欢迎大家谈谈对丁正太要不要变成范家徒弟的看法哈!
  粉红票……
  粉红票……
  弱弱乞讨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