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新家和伪君子大处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两天后,在清晨的薄雾中,一辆马车夹在早起的人群中,徐徐地离开了繁华的开封城,悄然地来到了汴河边一个郊区小镇中,一座柳树掩映下的小院。
  这一座小院是范小鱼先找到之后,又经过所有人投票同意,才定下来的最满意的住所。
  虽说小院已经有点年头了,破旧是破旧了一点,但胜在院子比较大,又是独门独户,自家院中就有一口井。最隔壁的一户邻居也在两百米外,南向两里就是繁忙的汴河,西向一里就是镇里的东市,出入方便又不会被其过度的热闹所扰,确实是个良好的居住所在。
  办好一应租借手续后,已经搬到城里的房东自行返还,把蒙着眼的景道山从马车中移出来丢入霉的地窖,一家人便开始了全名总动员清洁工作,热火朝天地收拾了起来。
  满屋的灰尘和蜘蛛网是清理的第一步,屋顶的碎瓦破洞必须得修补整齐,家具虽陈旧但也得干干净净才美观,小院里的杂草要除尽,井上的轱辘要修,绳子要换,剩下的两匹骏马和新买的马车也需要一个停放的地方。
  在这个时候,范通那经年累月为他人无私奉献的手艺一下子就显示出了优势,没过多久,一座利用杂物间里的废弃家具和木头所修筑的简单马棚已经驻立在院子的一侧。大概收拾好后,范小鱼又指挥着一家人,按照科学的审美观重新调整了一下家具和摆设的布局,更换了窗纱,又在附近找了些野花插在古朴的花瓶中,又移植了几丛低矮的灌木在墙角。几番改变后,屋中那原来陈旧而腐朽的气氛顿时变得清新起来。令人眼前一亮。一下子真正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其实收拾上瘾地范小鱼原本还想买点石灰把斑驳地墙面也粉刷一下,再用桐油唰一遍有些蛀虫的家具,但考虑到马上要住人和家中的经济状况,只得暂且先按耐下那份力求完美的冲动,留待日后再来完善。
  新居已成,当然少不了要买些美食来庆祝一番。
  薄暮中,随着油灯的亮起和食物香气的飘散,已经许久未主人的小院散出浓浓的生气和活力。尤其是范岱那爽朗地笑声,更是吸引了不少路过的镇名,暗地里猜测着这一家子打从哪里来,若不是紧闭的门口显示主人并不希望今夜有人前去打扰,早有好事热情的邻居想上门拜访了。
  住所既已有了着落,接下来的生计问题自然而然地就纳入了紧急的日程问题中。
  但在这之前,先还要先解决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地窖里的景道山该怎么办?
  其实关于景道山地去留。这几天他们已经不止讨论了一次,可没有一次想出最妥善的办法来。
  原本江湖之中由于仇怨杀个人把人那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可是偏偏范氏一家都是武林中的异类,怎么也下不了这个手。按照范小鱼地话来说,虽然景道山着实可恶,可他们一家也犯不着为了一个景道山而一辈子都蒙上杀人的阴影。
  但是。杀不能杀,放不能放,总不能一辈子都留着他吧?酒足饭饱的众人再次一如既往地陷入了苦思,窗外有风拂过,吹地桌上的油灯一阵摇曳,仿佛也在跟着想主意。
  该怎么办好呢?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个新家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景道山这个小人影响他们一家的生活,她可不想每天都想喂猪一样地养着那个恶心的伪君子。
  范小鱼托着腮凝望着油灯。秀眉蹙的紧紧的。
  噗……被烧得干干的灯芯顶部突然绽开。出一声轻响,也让范小鱼脑中的灵光猛然一闪。
  “我想到了。”
  “什么好办法?”众人一下子挺起了身子。都看向她。
  “嘿,你们知不知道,这京城里地大部分人家平时烧饭用地都是什么?”范小鱼得意地卖关子。
  “当然是用柴火呀,你刚才做饭不久用木头吗?”范通一副你怎么连这么正常的问题都要问地诧异样子。
  “是啊,是用柴火啊!”众人也纷纷点头,同为不解。
  “错!”范小鱼一敲桌子。
  “错?”众人诧异地道。
  “今天我们的晚饭虽然是用废弃的木头烧得,可你们想过没有,这开封府的里里外外可是有百来万人口啊,每一天每一户人家都要烧火做饭,可更别提那些酒店茶楼,如果大家都要用木柴,请问,他们上哪里砍柴去?”范小鱼反问道。
  “这……这我倒还真不清楚了。”范通皱了皱眉,这开封府地势平坦,人烟稠密,确实不可能像山区里那样,有众多的树林可供砍伐。
  “我也不知道,小鱼,你就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们吧!”范岱mō了mō头,也想不到答案。
  “你们这些人啊,都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那我就直说吧,现在很多人家都是用黑煤,也就是石炭。”
  “可这拿什么东西烧饭和景道山又有什么关系?”范岱愣愣地道,怎么也想不通。
  “笨蛋二叔!”范小鱼抛了个白眼给他,“你有没有想过这千家万户都要用到的石炭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从有石炭的地方运过来的。”范岱越一头雾水,众人的眼睛里也都是同样的疑惑。
  “那石炭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范小鱼耐心地引导着一群笨蛋。
  “听说是从山里采来的。”岳瑜有点怯怯地插口,但看他的神情显然不那么确定。
  “正确的说,是从很深的地底一点点挖出来的。”范小鱼狡黠的眨着眼睛,“据我所知,这一个行业可是十分黑暗的哦。”
  采矿行业向来都是十分危险的行业,就算放在前世那个科技已经十分达的时代,报纸新闻上还是时不时地就传出某某矿洞生坍塌等危险事故,更何况是在这技术落后的古代?景道山现在已经没有了武功,如果一旦被卖到某个黑心的矿主手上,这往后的日子……嘿嘿……
  “可是,小鱼,我还是没明白这和景道山有什么关系。”范通丝毫也不明白范小鱼的提示,还是憨憨地问道,“你想做这石炭的生意吗?”
  范小鱼正值得意的YY,闻言脸皮顿时一僵。老天,她要晕倒了要,难道她一直高估了古人的智商了吗?为什么她都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这群家伙还是不懂她的如此兼顾完美和邪恶的惩戒计划?
  PS:嘿嘿,把废了武功的伪君子景道山卖到煤矿里挖煤去,亲们觉得这个主意如何呀?欢迎大家踊跃言呀!书评太不够热闹的说……呜呜……还有推荐票票……相对偶的收藏而言,实在太惨不忍睹了一点。
  浮尘再次慎重地告诉亲亲们,亲亲们不要以为偶平时呼唤的少就不需要推荐票,其实,偶粉需要粉需要滴说……戳手指中!
  所以……粉红票……推荐票……书评……
  从今天开始,持续呼唤in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