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喜欢被揍的怪老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翌日上午,因家中还有个囚犯,为了以防万一,除了不敢抛头露面的岳瑜外,范通也留了下来,其他四人则一起徒步去不过数里外的京城。
  进城后,四人按照原计划分成了两组,范岱带着罗去找矿主,范小鱼则带着范白菜在城中了解市场。
  分别前,范小鱼再次嘱咐范岱,让他打探的时候先不要漏口风,只说是自己想找工作即可,而且在选择矿主的时候,一定要找一家把挖矿的工作说的天花乱坠的。只因所谓jiān商jiān商,越像这种会空口乱许诺的商家,一般就越会斤斤计较,待人也越刻薄,其矿场的看守会越紧,他们卖了景道山,可不想有什么后顾之忧。
  “嘿嘿,乖侄女,你放心,二叔省的,不过这天一日日热了,这跑来跑去的,难免要喝些茶水,这个……”范岱馋着脸笑嘻嘻地向掌管经济大权的女当家伸出了大掌。
  “茶水钱当然少不了你,只要你不要喝酒误事就可以了。”范小鱼好笑地把一串铜钱啪地一下拍在他的大掌之上。
  “不会不会,保证不会。”范岱忙把头摇得像拨làng鼓一般。
  “你的保证我可不大相信。”范小鱼抿嘴笑道,转眼看向罗,“儿,你盯着你二叔一点,可别让他胡闹。”
  罗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明白范小鱼她自己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他一个寄人篱下的晚辈,又不像范小鱼一样是一家之主,哪里敢管范岱这个长辈,顶多只能在望范岱的莽撞性子上来的时候,在边上提个醒不要闯出什么大祸来而已。
  约好了重新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范岱自带着罗去找做石炭生意的商行,范小鱼则拉着范白菜的手。慢悠悠地在城中逛了起来。
  他们这一对姐弟。原本长地都像豆芽似,可经过范小鱼这三年多来地尽心调养,早已不见往日那面黄肌瘦的模样,不但长乌黑皮肤红润,育的健健康康的,个头也都略比同龄人高一些。
  此刻姐弟俩并肩而行,虽是布衣,却是一样的清爽干净。一样的唇红齿白,一样的姿容清丽,尤其是那两双十分相似的明眸,更似集中了全部地天地灵气般璀璨如星,说不尽的灵动明亮,令人一见心中便升起喜爱之情。
  更何况,姐姐那甜美娇俏的笑容又带着一抹乎年龄的沉静大方,弟弟那好奇活泼的笑容中又含着几许乖巧可爱的腼腆更是引人怜爱。行走顾盼间,他们姐弟简直就宛如一道美好的风景在繁杂的人群中流动,吸引了不少人地目光。
  对待这些目光,范小鱼以前都是淡笑而过。不过今日她是前来打探了解这个古代都城的,想要尽快熟悉这里的生活,当然是从普通的老百姓身上最能学到最基本地东西。当下。只要是和善的目光,范小鱼一律都回报以甜甜的微笑,要是对方恰好是开铺摆摊地老板掌柜,她便顺着人家的眼神主动地走过去,借着人家的好感趁机打探。
  当然,为了回报,有时候她也会运用机智,在客人上门的时候巧妙地插上一两句话。促进人家的购买。越赢得了摊主的好感,同样的。他们姐弟俩也很快就获赠了一些不大值钱却代表了感情的小玩意。
  就这样,姐弟俩开开心心地手牵着手,拿着送来地东西,一路东瞧瞧西看看,还时不时地驻足停顿,结果一个多时辰走下来,还没走出半条街,倒是午饭地时间已经到了。
  眼看着再过一会就到了和范岱约定的时间,范小鱼忙拉着范白菜向卖风筝等玩具地大婶告辞。
  “小姑娘,等一下。”大婶依依不舍地和他们挥手,突然又追了上来。
  “大婶,您还有什么事吗?”
  “小姑娘,你们看到路边那个老头没?”大婶慈爱地拉着她的手,指着前方不远处,一个躺在路边晒着太阳呼呼大睡的老乞丐。
  “嗯,看见了。”范小鱼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应了一声。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每个时代的共同特征,更何况是这种封建社会,像乞儿流làng汉之类,就算最繁华昌盛的天子脚下也不能例外的,只是多或少的问题,像这样的乞丐,京城里也不知道有多少。
  “你经过那个老头的时候,可得带着你弟弟远远地避开他。”
  “为什么?”范小鱼奇道。
  大婶小声地道:“那个怪老头,他躺在这里也有好几天了,可是从没见他和其他乞丐一样伸手要过饭,要是有人主动施舍了,他也不拒绝,全都拿去换成酒喝,喝完又继续回来睡。本来他睡就睡了吧,反正这么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乞丐别人也不忍心赶他,可是这个老头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偏偏有一个非常令人讨厌的怪脾气。”
  “什么怪脾气啊?”范小鱼一边打量着那个腆着瘦骨嶙峋的干扁身子仰天大睡的老头,一边越好奇地问道,范白菜也睁大着眼睛竖起耳朵听。
  “他呀,特别喜欢捉弄人,而且特别喜欢捉弄年少的男孩子,小至七八岁大致十三四岁的,凡是这样的男孩子走过去时,他总喜欢突然伸出脚去绊人家,把人家摔的个四脚朝天,然后哈哈大笑,可笑完了又叹气,叹完气又继续睡。”
  “那那些被他绊倒的人呢?”确实是怪人,范小鱼了,“难道他就不怕人家孩子的父母找上门来吗?”
  “说起这个,就更怪了。你说要是他不小心绊倒人家也就算了,偏偏他是故意的,人家心肝宝贝的爹娘能不管吗?我在这里看着,每天啊,总少不了有人来论理,有些性情粗暴的,还对他动了手脚呢?再说了,就算不回家叫父母,现在的孩子都皮的很,又有哪几个好欺负的。昨儿个,我就看见一个被他绊倒的小地痞拿着块碗大的石头去砸他报复,咚的一声,就砸在他肚子上,那声音响的我们都听见了,而且那小地痞砸完还不解气,又带了好几个少年来对他拳打脚踢。”大婶又是同情又是八卦,口沫横飞地唏嘘道,“啧啧,你们没看见,那些地痞下手那一个叫做狠哦!我们都不敢看。”
  “啊,”范白菜失声喊道,“那那个老爷爷不是很可怜?”
  范小鱼却凝目更加注意那个老头,瞧他呼吸绵长均匀、鼾声震天的惬意睡相,除了蓬头散、衣衫褴褛外,哪儿有一丝被人刚欺负过的狼狈和伤痛模样。
  “谁说不是呢,可你们说,他要是好好地,不去故意招惹人家,人家为啥要和一个糟老头过不去呀?还有啊,更怪的是这个老头子被人打的时候从来不知道反抗,打完后还傻傻地逃也不逃,还是天天在这里呆着,继续抽冷子捉弄人,你说……唉……我瞧这老头啊,八成是个疯子……总之,你们等会走过去的时候,绕着他走,免得平白无故地摔上一跤……”
  大婶絮絮叨叨地还要再说,范小鱼忙答应了下来,然后三言两语地转移开话题,再度告辞。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老头肯定不是个普通人,说不定就是属于江湖上的那些异人,不过,所谓江湖是非多,他们一家已经受够了江湖恩怨的牵扯了,这个老头既然被揍了好几通还若无其事,她也犯不着多管闲事,远远地离开些也就是了。
  …………………………嘻嘻…………………………
  …………………我是快乐的分割线…………………
  PS:其实在武侠世界里,偶一直觉得某些怪脾气的老头才是最最可爱的,就如周伯通这类的老顽童,不知道抢走了书中人物的多少风采,给无奈的江湖增添了多少乐趣,不知亲们以为呢?
  喜欢怪老头的请举手,嘿嘿!
  另,偶今天才十分迟钝地现,原来投粉红票有一种更简便的方法,那就是每一页的内容下面都有一行字“推荐月票支持作者、女频包月小说月票排行榜、向朋友推荐”,也就是上下翻页箭头的上方,所以,以后亲们投票可以直接点击那个“推荐月票支持作者”,记得多点几下哦!也许你不止一张粉红票呢。嘻嘻!
  同样吆喝推荐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