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俏寡妇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姐姐,姐姐,你回来啦?”
  怀揣着一百文新赚的铜钱,范小鱼一路温习着记忆里的戏曲、心情舒畅的回到新家所在的柳河镇。才走小院,还有几十步远,就见范白菜撒欢似的从里头跑出来迎接,一叠声地叫。
  “嗯。”范小鱼笑着走过去,拉住他伸过来的手。
  “姐姐,今天街上那个老爷爷在我们家呢。”范白菜挨着范小鱼,悄悄地道。
  怪老头居然在家里!范小鱼顿时一滞,沉下脸道:“二叔带回来的?”
  “不是,我们回家时,现他就躺在我们家门口睡觉呢,二叔看见了,才请他进去的。”范白菜摇了摇头,睁着乌黑的眼睛好奇地问范小鱼,“姐姐,你说那个老爷爷怎么会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啊?”
  范小鱼皱眉,问道:“我走后,二叔有没有离开过你们?”
  范白菜还是摇头:“没有啊,二叔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呢。”
  范小鱼稍微缓了缓脸色,既然范岱没有离开过,看起来应该是那个怪老头自己跟到家里来的,至于提早出现在家门口,那并不奇怪,这周围就他们一户人家,他顺着他们的方向赶上两步躺下就是了。
  “我们进去吧。”须臾之间,范小鱼神色已经平静下来,若是怪老头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拒绝也就是了,难道他还能强迫别人拜师不成。如今她既然已经决定要在这瓦肆勾栏里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那要做的事情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哪有时间再学什么绝技。
  “小鱼,快来见过比老前辈。”一进门,范岱就出现在堂屋门口,笑呵呵地扯开嗓子向她招手。
  笔?比?鄙?原来这个怪老头不但性格古怪。这姓氏也挺古怪的。
  范小鱼牵着范白菜的手。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还没进屋就先对上了一对充满打量之色的眼神,而那眼神之下,却是一张正塞着一条大鸡腿、胡子杂乱地油嘴。
  “小鱼,这一位是数十年前就名震江湖地比良比老前辈,你赶紧见个礼。”范通也陪同在旁,从他那一贯温文,如今却显得好生兴奋的脸上可见这位怪老头在他们兄弟俩眼中的地位。
  “比前辈好!”范小鱼淡淡地福了福。虽未表达出什么热络之态,却也没有对他在自己家中大吃大喝的张狂之态显露出任何的不悦和鄙夷,只把他当作一个普普通通的客人。
  “嗯。”那怪老头用鼻子哼了一声,架子十足地在她脸上身上转了几转,好像才初见她一般,又继续啃鸡腿去了。
  范岱在一旁偷偷地直冲范小鱼使眼色,想让她赶紧说两句好话,范小鱼却好像没看见一般。淡淡地道:“爹,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退下了,我还有事要找岳先生。”
  “这……”
  范通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比良。范小鱼却不等他回答转身就走向岳瑜住的屋子,可脚步才一动,后面突然传来一道迅疾地风声。
  电光石火下。范小鱼只来得一斜柳腰,一块东西已堪堪地擦着她的衣服射向门外,噗地一声落地,却是一块吃啃了两三口的鸡腿。
  靠,要làng费粮食也不是这么làng费的。
  范小鱼低头看着腰侧的那块油污,怒气腾的一下子窜了上来,三年来她节衣缩食,就是为了积攒点本钱好让全家过上更好的日子。这个乞丐老头居然如此làng费他们家的血汗钱。
  “资质嘛。还算勉强可以,身手却是马马虎虎。”还未等范小鱼飙。比良已经带着一丝不屑又哼哼了起来。
  “却不知我地身手如何又干系到老前辈什么地方了?”范小鱼抬起眼时,脸上的怒气已经被一丝淡淡的甜笑所取代。
  见她微笑,怪老头诧异的眯起眼睛,一旁刚刚因怪老头地夸奖而喜形于色的两兄弟却顿时一僵,在这个家里,谁不知道每当范小鱼开始这么笑时,就代表事情不妙了。“范大哥,范大哥在家吗?”屋中正一派诡异,院外却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叫唤,听起来像是个年轻妇人地声音。
  女人?范小鱼的眼波很自然地转到范通那张英俊的脸上去。
  “在。”范通高声应了一句,看着范小鱼自己也不解地mō了一下头,老实地交代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
  范小鱼瞟了他一眼,不再理会那怪老头,径直走去开门,门外站着的还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一张粉面上,两弯弯细细的眉,红艳艳的嘴唇,水汪汪的眼睛,打扮地十分细致,也颇有姿色。
  女人手中拎着一个小篮子,正满面笑容地站在门外,不意却见来开门地不是范通而是一个妙龄少女,笑容不由滞了滞,但随即又热情地问道:“你就是小鱼吧?哎呀,多漂亮的孩子啊,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瞧这双眼睛,哎呀,俊地像仙女似的。”
  范小鱼淡淡一笑:“谢谢,请问你是……”
  “哎呀,你看我,都忘了自己介绍了,我呀,夫家张氏,就住在镇上,如今寡居,你就叫我张大婶好了。我是特地向你爹道谢的,今天要不是你爹帮忙,哎呀,我这条小命啊指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一两句话就要带一声“哎呀”的女人娇媚地笑了笑,后怕地拍了拍xiōng口,范小鱼立刻注意到她的手上捏着一块粉红色的手绢,那一只捏手绢的手更是嫩的跟春葱似的。
  是个寡妇,还是个俏寡妇,她这个老爹可真够本事的呀,才搬来一天就和一个俏寡妇关系搞得这么好?
  范小鱼不动声色地再度打量了她一下,想到家里还有个怪老头,便微笑着把门越加打开些:“原来是张大婶呀,我爹在家呢,您请进。”
  “好好好,”张寡妇忙不迭地迈进门槛,一边带着笑脸往里走,一边不住夸奖着范小鱼的漂亮懂事,范小鱼只是微笑地听着,偶尔谦逊一句,直接把她带到怪老头在的客厅里。
  范小鱼存心搅和,笑容在未进门时就变得更加甜美,领了人进屋又是请人家坐,又是请人家喝茶。
  怪老头只瞥了张寡妇一眼,不置一词的又继续啃剩下的鸡脯,而张寡妇看见桌子那头就坐了个吃相粗鲁的老乞丐,却是浑身都不自在,赶忙把小篮子放在桌上,从里头拿出一个碟子,眼波里像是含了春水似的冲着范通笑。
  “范大哥,你救了小女子的命,小女子实在无以感谢,只能做点小吃食来表表心意,请你们尝……啊!”
  话还没说完,张大婶突然惊呼了一声,却见怪老头早已伸了一只污手过来,毫不客气地抓了两块点心一起塞入口中大嚼起来,剩下的一层糕点上也隐隐地有手指头上的油印。
  张寡妇的粉脸一下子黑了。
  PS:嘿嘿,咱们才过而立之年、正是男人黄金年龄段的英俊范通老爹的桃花运来了,走过路过的给张粉红票先恭喜一下哈!嘻嘻,虽然不知道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
  继续十分之期待地求粉红票啊,月票竞争太激烈呀,泪奔……
  另求推荐票……求书评……书评……书评……看偶郑重地说了三次,够强调了吧!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