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独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对于丁澈的突然到来,留在家里的三个大小男人的反应可就热情多了。
  之前同行时,丁澈除了和范小鱼时常斗嘴外,和一贯人员极佳的范通父子关系都还不错,剩下一个范岱又是心心念念想要收人家为徒的,今儿见他自己找上门来,几乎笑得当场就裂开了嘴。甚至为了吸引丁澈,故意假意说刚起床手脚痒痒,想练练拳,拉开马步就在院子里虎虎生风地练上了。
  他的身手本来就是全家之中最好的,加之有意卖弄,其刚劲猛烈、雄姿勃,带起一片虚影的身形顿时让丁澈看的目不转睛,连怀中的乐乐挣扎着跳下去也没注意。
  范小鱼摇了摇头,也懒得再招呼他,自顾自地走向厨房,反正有两兄弟在,是肯定冷落不了这位“贵客”的。
  早饭很平常,范小鱼并未因丁澈而增加任何的菜色,只在份量上添加了些。
  在范通的热情邀请下,丁澈疏离而礼貌地入坐,喝粥的时候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声音极小,但动作却又不会因此而像岳瑜一般显得有些阴柔,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大户人家养成的得体气质。
  范岱在一旁不时地偷看他,感觉越看越满意,可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又不禁苦起脸来,时不时地瞧向范小鱼,其中意图十分明显。范小鱼自然是当作什么也没看见,把两个盛了粥的碗放到受伤未愈的贝贝和前来探病的乐乐面前后,也一如往常地坐了下来。
  “丁公子,你一大早出来,你家的人知道吗?”范通一边喝粥一边关切地问道。
  “食不言寝不语,老爹,吃饭的时候就吃饭。”范小鱼瞪了范通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范通一怔。心里郁闷地回想:什么时候开始吃饭不能讲话了?昨晚他们还一边吃一边讨论怎么让景道山在卖掉以后无法开口泄密来着。
  丁澈低着头没开口,范通也不好追问。众人一起安静地吃完早饭,罗很自然地开始收碗,岳瑜也帮忙,范小鱼则是把本来就不脏的桌子再擦了一遍,把茶盘端了过来。
  “等乐乐和贝贝再呆一会,就让我爹送你们回去吧,免得钱大人又要满城地找你。”范小鱼看着已经有太阳斜照进来地院子。又瞧了瞧屋里那两只亲昵地轻咬着地狐狸,淡淡地道。
  她也同情丁澈的寄人篱下,但是比起很多人来,他已经够幸运了,至少这只是个过度阶段,他如果实在不想呆在钱府,还有在外地任职的父母可以依靠。至于开心与否,人活在世界上。有时候开心不开心要自己来决定的,而不是只取决与客官环境。
  这种调节,说好听点,就是乐观。难听的,就是阿Q精神。就像她,一穿过来就要担负起一家人的生计。三年来更是每天都不得不沉浸在一件件琐事当中,尤其是因为时代的关系这些琐事料理起来效率低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无奈地郁闷。
  没有洗衣粉和强效肥皂,洗衣服不容易洗干净,常常累得腰酸背疼。没有洗洁精强效去污,连洗个碗都要烧些热水才能洗的干净些,好让全家吃起来都更卫生,要不是现在还年轻。身体的新陈代谢快。两只手早就跟胡萝卜似的了。再还有做针线活,想以前。她也只能缝个扣子什么的,衣服稍微脱线都要拿到织补的摊子上去,现在呢,她都已经会给自己和家人亲手做衣服了。
  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小事一桩,却以一种强悍的姿态不得不充斥在她每一天地生活里,更别说那些逃亡流làng、死里逃生的危险经历了,若不是自己一直有个坚定的目的,神经又足够坚韧,她早已崩溃了。
  想一想自己还真是贤惠呀!十岁当家,童年没过到,就先成了管家婆,一转眼就辛苦了三年了!
  “咳咳……”
  范小鱼那不自觉游离地思绪还在漫天飘飞着,耳边突然传来重重的干咳声,这才猛然惊觉,自己竟然就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呆神游了,不由地一窘,脸上难得地飞上两朵桃花。
  这一刻,初升地阳光刚好投进屋中,照得屋内明晃晃的,也连带地映的她那充满青春气息的面庞几乎纤毫毕现,双颊红晕,明眸若水,肌肤晶莹而剔透。
  一时间,屋内三个少年俱都怔住了。
  范白菜也饶有兴致地瞧着自己的姐姐,要知道,脸红这种神情出现在姐姐脸上的几率可真的是少之又少啊,不知道姐姐是想到什么才会害羞呢?
  范白菜的眼睛呼噜噜地在三个少年地脸上滚来滚去,一向敏感地丁澈率先察觉他的打量,立时低头走向小狐狸,聪明地掩饰住了自己脸上地表情。他一动,罗也很快警觉了过来,目光一垂,也极快地离开,唯有岳瑜的皮最薄,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时几乎连耳根子都红了。
  除了正好去倒茶喝的范通没注意到这极短的一幕外,特意干咳的范岱自然是将这一切都看的最清楚的一个人,骄傲之下,为了缓解无形的尴尬气氛,又干咳了两声,这一咳,自然吸引了范小鱼的目光。
  “二叔,你若是不舒服,就让岳先生看看。”范小鱼本来就鲜少脸红,还以为大家看的都是她的笑话,羞恼之下,顿时翻脸了。
  范岱张口蠕动了两下嘴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地mō了mō鼻子,委屈地喉咙还真的有点痒痒了,可此刻范小鱼正在火头上,哪敢再咳!
  “小鱼,冬冬,你们陪丁公子坐一会,我还有点事儿。”浑然不觉空气中才闪过火花的范通喝完了茶,憨厚地对丁澈笑笑,打算去地窖里给景道山送吃的。自从昨天怪老头出现后,他们一家都不敢大意,每餐都要亲自盯着已经迅憔悴的景道山,吃完再继续点上道,免得他捣乱,令事情又起不必要的风波。
  丁澈眼珠儿半转,用余光飞快地看了一眼范小鱼,又转了回去点了点头。
  “二叔,早上马喂过了吗?”范小鱼镇定了神色,明眸里又开始掠起熟悉的飞刀。
  “啊,我这就去。”范岱忙不迭地逃走。
  “姐姐,那我和岳先生上课去了。”聪明的范白菜早已从范岱的挤眉弄眼中瞧出自己的二叔有事想要让姐姐帮忙,而这个忙又是和丁澈有关的,便机灵地拉了岳瑜走开。
  “我和二叔去溜马。”罗闷声地说了一句,快步走向正在把马拉出马厩的范岱。
  “坐吧!”看到大家都出去了,范小鱼翻过倒扣着的茶杯,给他倒了一杯。
  丁澈背对着她挺了一下背,转身直直地走过来坐在她对面,俊脸上什么神情也没有,一双修剪的十分整齐的手合握着茶杯,轮流旋转着半边,但并不喝。
  又感冒了,这体质真是……唉,郁闷地求粉红票,求推荐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