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艰辛的创业之路(超长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姑娘,你好了么?”就在范小鱼不觉间怔忡的光景,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嘹亮的询问。
  “好了。”范小鱼忙收回思绪,应了一声,十指翻飞间已迅系好里衣的带子,再披上外衣,趿着木屐去开门。
  “姑娘,早饭我已经放在楼上了,还有一碗新作的菊花粥,姑娘你赶紧趁热去尝尝。”足足比范小鱼高一头的婢女春燕一见她就绽开了大大的笑容,一瘸一瘸地走进来,袖子一挽就去收拾。
  “不是明儿才是重阳么,怎么今日就先做菊花粥了?”范小鱼跟在她身后,顺手放下盘在头顶的长,接过她返身递过来的梳子一边梳理,一边笑问着眼前这个才十七岁、却长了一副壮硕身材的婢女。
  春燕是一年前被同情心泛滥的范通带回来的,具体的说,当时她不但自己瘸着腿,还带着一个病重难治、第二天就咽了气的亲爹。
  天下苦难之人何其多,若要一个个帮助哪来那么多钱财和能力?故此,范小鱼一向都不主张范通在外乱善心,可是这一次人已经进了他们家的门,父女俩又是那般一副惨状,赶人的话她还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埋葬了春燕的爹后,春燕就一直留了下来,并还主动提出要终身为奴,以回报范家葬父之恩。
  范小鱼平时虽然爱在钱财上计较,但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却是做不来的,再说他们家对于春燕父女,不过只是随手之援而已,其恩情还远未到需要人家要用一辈子当牛做马才偿还的伟大程度。收人家为奴未免太过厚颜无耻。更何况春燕虽身有残疾。人又长得过于高大,但毕竟也是个女儿家,将来若是有了人家,曾为奴隶的身份无疑会是她最大地幸福障碍,因此执意只和她签订雇佣合同。仍是保留了她地自由之身。
  春燕感激涕零之余,做事也更为卖力,第二天就几乎把三年前就进了范家的婢女金铃的活儿全都抢了过去。害得金铃都笑称自己这个正牌的家奴倒快像个吃白饭的了。但说归说,两个丫头合作起来,倒是相当地和谐。
  金铃擅长女红针线,力气小,就主要伺候一家人的起居,洗洗衣服。春燕的腿虽有些瘸,但力气大,做事度又快,就包揽了一些原本范氏兄弟做地粗活。又因她的厨艺不错。本来就忙不过来的范小鱼就渐渐地把厨房的事宜也交给了他。自己专心赚钱和练武。
  “这不是因为婢子以前从没做过么,就想不如今儿先做着试试看,要是觉得不好,还可以趁着有时间改进改进。.姑娘你快上楼去吧,等太凉了就不好吃了。”春燕笑着解释,手上动作丝毫不停,先用网兜网去水面的各类药材,然后又拉出塞在木桶底侧的软塞,让里面的水哗啦啦地顺着专门在地上挖出的一道漕沟留出房外。接着又把范小鱼换下的汗湿衣裳收拾到篮中。她现在已经很习惯这个家仅有地女主人那隔两三天就要早起泡药澡地古怪习惯。虽然心里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姑娘明明看起来十分健康,几乎从不生病却要时常药浴呢?
  “难为你这份心了。好,那我就先上楼了。”范小鱼笑着点了点头,打算回到房间里敞开窗户吹吹风,还多少化去身上残余的药味。以药浴来辅助增加功力效果虽好,可是长年累月一身药味总让人很不舒服。
  “姑娘……”春燕忽然又叫住她,一向爽快的浓眉大眼的脸上有些扭捏之色。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了。”范小鱼回头笑道。
  “婢子……婢子听说今儿城里的百鸟班要演牛郎织女,就想问问……要是婢子上午把活儿全干完了,下午能不能去城里看戏?”春燕吞吞吐吐地道。
  范小鱼洒然一笑:“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样,这有什么关系,你去就行了。”
  春燕不好意思地低头,声音比平时起码低了七八分:“谢谢姑娘。”“谢什么呀,哦?”范小鱼微微一扬眉,看着她脸上的红晕,心中已明白了七八分,却故意装作不知情地打趣道,“是不是有人请你去看戏呀?”
  “姑娘……”春燕被一语道破心思,顿时窘的直扭衣角,难得的显出一丝女儿娇态。
  “好好好,我不问我不问。这样吧,你收拾完浴室后就去吧,不一定要等下下午开戏,也可以先去城里好好玩一玩。”范小鱼笑着出了门,径直走向楼梯,思绪又因春燕的一句“牛郎织女”而开始飘扬。
  如今地百鸟班早已今非昔比,红透了半个京城,若非她当日地坚持,又哪来今天的一切呢?
  范小鱼沿着回廊走向阁楼,目光缓缓地扫过这个已经扩建成两进院落,名副其实变成范家地新家,嘴角勾起一丝感叹的笑容。
  没错,当日范通确实一反往日的优柔,果断地表示了反对,而家中所有的男丁也第一次全部站到了范通的那一边,表示宁可吃糠咽菜也不愿意让她去当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优伶。
  但是,如同范通十几年如一日地行善,范岱一直追求武道,范白菜怎么劝都不肯学武一般,范小鱼也有一股范家人所特有的执拗性情,她一旦觉得一件事可以去做也值得去做,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不过,她还没笨到用最傻的固执来反驳众人对她的关心,也并未如众人所希望的一般就此保证不再登台演唱,而是聪明地采取了模棱两可的敷衍战术,让表面上看起来这件事就此揭过,大家再想其他方法,实际上在私下里,她反而开始更深入地去了解这一个总能带给人们欢笑自身地位却又极低的行业。
  至于如此不顾众人反对依然坚持所见的原因嘛。说的高尚点。她就是不服气世人这种职业歧视,为付出自己尊严去取悦大众却反而被唾弃地戏子们抱不平,想要多多少少改变一点现状,拯救那些“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辛辛苦苦为他人地娱乐做风险的人们。
  说的庸俗点嘛,那就很简单了。只有一个字:钱。
  诚然,优伶的历史地位确实一直都相当卑微,通常当优伶的也都是被迫无奈才走上这条路地。普通艺人往往艰辛之极也只能勉强混个温饱,但是,只要能在这一行混出名堂收入就绝对不会低。就像那日她只唱了一曲子,几分钟的时间就足足赚了三百文,若非当日是初试,说好了她不能拿人们投掷到台上来的小费,无疑地她还能拿更多。
  基于这两点,范小鱼开始了更深入细致和全面的考虑。
  至于家人不想让她上台,这点倒是好说。当日她去演唱。本来就是先蒙了面纱,也未告知对方真姓名,而且她之所以想介入这个行业,最终目标是当一家戏班子的幕后老板,而不是要自己身体力行地上台卖艺。
  这京城里卧虎藏龙,嗓子比她亮、比她清、比她勾人的大有人在,而能在天子脚下的瓦斯勾栏里站稳脚跟娱乐大众的更是行业中的佼佼者,几乎可以说随便找一个都比她专业,她需要的只是找到一些具有天赋。同时能相信自己的人。至于范通另外所说地。伶人常被地痞欺负,被场主剥削之事。她倒更不担心。自古以来,像那种盘剥别人地人大多都是欺软怕硬的,而且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有了前世那些记忆,她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让自己的人一炮而红,就像前世一般,演员出名了,还怕导演不主动找上门来吗?
  思虑决定后,她先就去找了那对艺名为“飞燕合德”的姊妹花,以契约的形式,和她们先签了一年的合同,她负责授艺指点新技,姊妹花负责表演,以四六开的分成合作。同时,为了报复范岱当初的自作主张,也为了今后自己旗下艺人地安全,范小鱼毫不客气地最不在乎什么阶级身份地范岱也拖下了水,暗中保护两姐妹。
  于是乎,那些地痞流氓猥琐场主很快就现这对姊妹花不再好欺负了,只因但凡有人敢出言不逊甚至动手动脚,隔日必定变成一个猪头,伤势情况视欺负程度而定,没多久这一对日益红紫的姊妹花就在各个勾栏里畅通无阻,再也无人敢对她们动一根手指头。
  第一步地口碑建立之后,其他饱受欺凌的艺人自然也就闻风而来,开始时或许有人只是为了寻求保护,但渐渐的,众人都现范小鱼的脑中似乎有层出不穷的新奇点子,正是每日都处在激烈竞争中的他们所更需要的。不过半年光景,各种人才逐渐汇聚,杂技、口技、说唱、逗笑,上至经验丰富的乐师,下至驼背瘸腿的独特艺人,善于管理搞公关的,一味埋头作曲的,设计戏服方面有特长的,几乎每一个凭着手艺谋生的人都惊喜的现,平时都各自为技的人竟能如此和谐的相处在一起。
  要把这么多人都整合在一起,自然是极不容易的,何况范小鱼本身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那就是每日都要坚持习武:学范家所有真传的绝学,学范岱偷回来的各门各派的记忆,并使得每一项技能都要精益求精。为了将来能顺利的战胜怪老头的徒弟丁澈,范岱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出去找了多少人打架,一有空就埋头苦思创造新招式。
  范小鱼一方面既要消化这些所学,另一方面还得每日都拖着酸痛的身体想法设法地把那几十号古代人改造成全新的表演班子。教导新曲,和编剧沟通,和作曲作词的沟通,和动作指导沟通创造自己的肢体语言,和服装师造型师沟通,和负责舞台布置的工作人员沟通……有时候午夜梦回,想起当初所根本就没预料到的一个又一个棘手的问题,对戏曲只能说是个半吊子的她简直后悔的想撞墙,痛骂自己为什么明明想要走一条捷径,到头来却偏偏笨的要如此劳心劳力的劳累。
  然而,望着那些自愿交钱来当学徒,只求能在艺术上创造更高境界,眼神中包含对未来美好期望的几十号艺人,范小鱼那几次想出口的放弃终究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幸运的是,正如每一位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一样,在历经数不清的艰辛困难,犹如陀螺般的忙转了足足三百多天之后,她终于拥有了一支合能完整的表演出一部正剧、分也能独当一面的戏班子,成为了各个瓦肆勾栏趋之若鹜想要邀请的对象。
  不过,比起戏班子的精彩演出,更吸引京城百姓们的好奇心,常常在酒楼茶馆处猜测争辩、讨论打探的,却是这一个给人们带来全新感受的戏班子,其背后那个多才多能的真正主子,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人物?
  事实上,就连最初入班子的姊妹花,还有当初毅然付给范小鱼一百文定金的东崭楼的勾栏楼主,也从未见过这个神秘人物的真正面目,而只是仅从那蒙着脸的身段和娇嫩的语音上断定这只是一名芳华少女而已。
  真正知道范小鱼身份的,双胞胎兄弟和罗、范白菜外,就只有一个常常被范小鱼抓来谱曲修词的岳瑜了,就连婢女金铃和春燕都不知道她的另一重身份。
  这其中虽然也有范通坚持要为自己女儿的名声着想,免得她将来找不到婆家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罗。
  人怕出名猪怕壮,当年追踪他们的景道山是已被卖到矿场挖煤了,可是知道罗广之子在范家的人却不是只有他一个,至少当年那个和官府勾结的绿林客知道,那个带队的官府中人也知道,也许景道山上面的主子也知道。所以,为了自家的安全着想,他们一家只能低调再低调,直到找到罗的爹,把事情彻底解决掉为止。
  PS:这一章的正文足足四千多字,可抵两更内容,应该算是本书历史以来字数最多的章节了吧,亲们有粉红票票的,来张鼓励一下哈!不然下次这种情况可就不会出现了,嘻嘻……
  时隔三年,三年之中有很多必要的事情需要交代,否则看起来会很突兀,所以这一章会以回顾和解释为主,等下一章,嘿嘿,就有新情况出现了。
  再PS:继续大力推荐灯火阑珊的《冷华歌》书号1193534,这本书确实很有趣的,亲亲们不要错过哦,赶紧收藏吧!
  最后嗷嗷叫着呼唤推荐票呀推荐票,本周的推荐票实在太少了呀,啊啊啊啊啊!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