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偷,我偷偷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不好了,我的钱包被偷了!”
  东京城内,行人如梭的街头,突然间爆出一阵尖锐的惨叫声,瞬间赢得了周遭的注意,只见一个身穿绸袍的中年人一边惊慌失措地大喊着,一边在身上胡乱地mō索着,试图找出哪个丢失了的荷包。
  旁边的路人们闻听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站住脚先检查自己的钱,确定自己的没有被偷之后,这才你一言我一语地看着中年人开始讨论,语声中虽说着可惜,却没几个人是眼底真的露出同情之色。
  “天哪,天杀的小偷,那可是我千里迢迢到京城里来,第一次做生意的全部积蓄呀!”中年人不顾大庭广众,伤心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那钱包是什么样子的?”围观的人群中有人疑惑地问道。
  中年人抽泣着把自己的荷包详细地描述了一番,还没等他说完,人群已哄笑了起来,见自己丢了钱人家还这么开心,中年人更是伤心的要死,喊了声老天爷就要再捶xiōng顿足,却听有人笑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痴呆,连自己的钱包有没有真丢都不知道,就你这样,还能做生意?”
  “是啊,你那钱包不还好好地挂在你腰上吗?”
  听了路人的取笑,中年人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只见他的右侧腰带上果然挂着自己丢失的那个荷包,忙拉起来打开一看,顿时呆了:“这个荷包我明明放在怀里的,怎么会到我腰上的?刚才……刚才我真的不见了啊……”
  “又傻了吧,你的人明明还站在这里。又说你真地不见了。哈哈哈哈,果然是个傻子……”见他语无伦次,人们更是哄笑。
  中年人地脸唰的红了起来,顾不得再疑惑这原本放在怀里的荷包怎么会自己挂在腰上,忙用袖子胡乱地擦了眼泪。把荷包揣进怀里,用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又是窘又是欢喜地挤出人群去了。现,我做的还不错吧?”
  人群不远处,一条窄巷中,一个背对着大街的少年乞丐得意地对着面前一个正在啃着鸡腿地老乞丐道。
  “只是捉弄一下一个傻里傻气的笨蛋商贾,有什么好炫耀的?”老乞丐头也不抬地地随手一指街上地一个大汉,“把他的钱袋子取下来,再在他现钱袋丢失的情况下原封不动地挂回去,我就答应你那个要求。”
  少年随着他的手指一回头,一张被乱遮掩的污黑的面庞上居然有一对灼灼亮的眼睛。但这眼睛里的光彩只是闪了一闪。就如陡然熄灭的烛火般黯然无光,重新变得平淡无奇,甚至还有些呆滞。
  “此话当真?”少年看着那个转眼已从巷子口走过地大汉,犹如璀璨宝石地光芒再度在眸中飞闪过。
  “废话,我老人家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过时不算。”老乞丐咬下鸡腿处的软骨,嚼得嘎嘎作响。
  少年乞丐双脚一阵交替,眨眼间已融入大街上的人潮之中,很快就跟上了那个大汉。从十步距离拉到五步。再从五步再近两步。此时,前面正好一辆车子碌碌而来。路人多微微侧身避让,大汉也不例外,少年乞丐再次贴近两步,正好伸手,那大汉忽然有所察觉,猛地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少年乞丐立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他身旁走了过去,心里却是一跳,暗道,好家伙,居然是个练家子,难怪老头这么好话,哼!
  少年越过大汉几步后,故意装作对旁边某个摊子的东西感兴趣,略略停留了一下,重新落在大汉后面。
  这一次,他没有急于跟上,而是透过人群,仔细地盯着大汉时隐时现的步履看了一会。
  那大汉看着粗壮,心思却有些细腻,并没有就此放下警惕心,脚步似乎是若无其事地一直往前走,那不住侧转的眼睛明显是在提防着少年乞丐的再度出击。可若是说他为了防止钱袋子被偷,改而把钱袋子从腰带上拿下来放到怀里也就是了,偏偏他还故意不动,
  敢在小爷爷面前如此嚣张,少年乞丐心里暗骂了一声,乱下眼珠子一转,身影不知怎地一闪,已再度从街上消失。
  那大汉走了几步,突然感觉身后地视线消失无踪,不由有些惊讶,忍不住回头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果然已经不见了那个少年乞丐,当下甚感无趣,又自行往前。
  走了一段路,大汉已来到两大街道交叉处,此处人马越拥挤,刚过了十字路口,只见一群衣衫整洁地大小孩子正欢呼着各捧着一盆菊花迎面而来。这些大小不一,但人数甚多,人人怀里端着的菊花又长地茂盛,一拥儿过来时,甚为壮观,好多行人纷纷躲避,可还是有好几个被调皮的孩子故意撞了一下,大汉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孩童一过去,大汉立时觉得不对,伸手一mō,腰际的钱袋子果然已经不见。大汉急急转身追上那群已转过街角的孩童,却见孩子们脸上个个一派天真,唯独旁边面上放着一盆无主人的黄菊,菊花丝儿密集而鲜艳,犹如一张大大的笑脸在讥笑他的大意一般。
  “该死的小贼!”大汉愤怒地低吼了一声,却未曾像之前那个中年人一般慌乱地大喊,而是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急扫过四周,试图找出那个狡猾的小偷。但四周人群熙熙攘攘,哪里有什么嫌疑人的影子。
  大汉伫立了一会,自嘲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终于自认倒霉,还是走向自己原定的方向,只是钱袋子既已丢失,再多的无奈也是徒劳,对于周遭所经过之人已没有那般警惕。
  但走不了几步,大汉突觉腰际一重,低头一看,一张面皮顿时青了又红,红了又白。再次疾扫视四周,骑马的还是骑马,挑担的还是挑担,摇扇子的还是摇扇子,背竹篓的还是背竹篓,依然不见异人。
  打开失而复得的钱袋子,只见装满铜钱的袋中赫然多了一块陌生的银锭,大汉嘴角抽搐了两下,满腔yù在京城中闯出一番大业的雄心壮志顿被一盆冷水浇灭的无声无息。
  不提无声地仰天长叹了半天,然后犹如忽然之间矮了半截,沮丧地准备离开京城的大汉,他一走远,旁边的酒楼里就走出一个拎着一坛子酒的普通少年。少年衣着普通,面容更是平凡无奇,然而当他望着大汉的背影狡黠地一笑时,那一双眼睛中的晶芒却是分外地让人熟悉。
  而此刻,原本在两条街外巷子啃鸡腿的老乞丐,不知何时已经移位等在少年对面的又一条暗巷里,仿佛对这种遍布开封城的小巷子胡同情有独钟,不过,比起老坐在巷子里的怪癖,更让人的是他那乱糟糟的头髻上,正可笑地插着一支即将燃尽的香。
  拿自己的头当香炉,只怕古往今来也只有他一人了吧!
  “怎么样,这回该算我过关了吧?”少年笑嘻嘻地走过去,随手取下那支香吹了口气。
  PS:嘻嘻,求粉红票,求推荐票,求书评啊书评!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