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人家有后台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两人艺高胆大,大白天的也敢在屋顶飞来飞去,不过京城可不比只有一层平房的乡下,到处都有亭台楼阁富贵人家,难保没有人从窗户中望见屋顶有人行走,因此两人还是一路小心地尽量贴着阴影而行,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是那一家。”丁澈见范小鱼始终紧紧地跟随在自己身边,既不落后也不强,觉得这么短的距离实在难以尽兴。
  “等一下。”见丁澈就要往小院中跳,范小鱼忽然心生警觉,条件反射地一把拉住他,低声道。
  丁澈的身形一滞,看着被拉住的手臂,心中突然冒起一股无名怒火,这么多年了,她这个随便拉男人手的坏习惯还没改吗?是不是她家里头那两个男人的手都被她拉过了?
  “我觉得里面有点不对劲。”范小鱼见他瞪着自己的手,连忙放开,小声解释道,她以前曾经以为凡是习武的人听力目力都很自然而然会很敏锐,到后来才知道这也是跟个人的天赋和身体素质有很大的关系。再加上范岱那变态的不定期的偷袭,更让她被迫地随时都保持一种警惕的状态。
  自己竟连这么明显的呼吸声都没察觉,丁澈下意识地凝神一听,顿时觉得双颊有些烫,幸而戴了人皮面具,瞧不出脸色,但却不愿意就此承认自己一路上的心不在焉,脑子一转,已强迫自己用淡淡的口吻道:“不过是几只三脚猫而已。”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从呼吸中辨认,里头的人数虽多,但对他而已却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三脚猫是不为惧。可如果其中有官府的人事情就不好办了,我们先看看。”范小鱼环顾了一下四周,悄无声息地从屋顶溜了下去。桑家的人一向喜欢拍官府地马屁,而据她所知,这个院子附近就有一队官兵驻扎着管理片区治安。
  丁澈对范小鱼的小心有点不以为然。但也没有表示反对,也如影随形地跟上了她。
  两人沿着小院转了一圈,很快就在隔壁一间阁楼底下找到了一个良好的观察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了诱敌,屋中窗户打开着,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倒在椅子上地那个某大官人和地上几个打手,乍看起来一切好像和丁澈离去之时一点变化都没有,一个外人都没有。可是丁澈目光如炬。又怎么瞧不出他们的身体已被移动过。
  到那边去。
  范小鱼比了个手势,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一个死角进入院中,虽一时看不见隐藏的人,却有轻微地呼吸声可以当作雷达,很快就避开里头的监视溜到紧闭的侧房窗下。果然是官府的人。
  范小鱼从小孔中望进去,只见这边侧房中一共有四个弓弩手,两个躲在帷幕后。弯弓搭箭对着中间的厅子,另外两个则是站在窗前对着庭院。
  这边有四个,另一侧肯定也同样有埋伏。但就算是八个人。对付这种没多少拳脚功夫只占着武器便宜的普通官兵,范小鱼也不会放在眼里,只是……范小鱼苦笑了一下,还真被她猜中了。
  为什么要走?见范小鱼意yù撤退,丁澈以目光询问。
  上等的易容,并不仅仅是在脸上贴张人皮面具而已,便是连眉形和眼睛地形状也会随之改变,丁澈的眼睛原本大小适中,睫毛密长而卷翘。瞳孔透明而清亮。但此刻易容之后,双眼皮被面具一压就变成了单眼皮。睫毛看起来也短了许多,加上刻意收敛神采,看起来的确很难令人想到其原来模样。
  离开再说,范小鱼对上丁澈的眼神,总觉得有点儿怪,但眼下却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
  两人无声撤退。
  “身为官兵,却助纣为虐,为什么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丁澈蹙眉,当年他和范小鱼相处时日虽多,却明白她的骨子里其实有一种爱憎分明、有仇必报的性格,否则那景道山也不会被废掉武功,古玉也不会气得哭哭啼啼地向自己告状,今天却是这等软弱,连出手都不敢,实在不符合她地作风。
  “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我们百灵班还要在京城里讨生活。”范小鱼淡淡地道,好像已经认命。对于一个陌生人,她当然不可能说出自己真实的打算。
  胆小鬼!丁澈在心中贬了一句:“那你就打算这么算了?”
  “人家有官府支撑,不算又如何?你既为江湖中人,不会不知道朝廷对武人的态度吧?”
  丁澈顿时语塞。假如当初他投身在怪老头比良门下是为了将来仗剑江湖、行侠仗义地话,他今天一定会非常的郁闷选择了这个职业,只因如今的大宋朝对武人的防范那可不是只是一点两点的。当年太祖皇帝打天下,江湖中人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不但不要军饷,就连武器都是自己提供的,现在倒好,如果有人胆敢悬挂着刀剑行走的话,绝对会第一时间惹来官府的“特别关注”。
  今日之事,按理说他本来可以为严家祖孙作证,可他却是个江湖人,而且还是个会点的江湖人,只凭这一点,就对严家祖孙有害无利。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公子一片侠心,小女子心领了,今日我还需赶回百灵阁处置一些事务,不知明日中午可否有幸请公子赏光,在正德楼一聚?”范小鱼微笑着邀请。
  “姑娘盛情,却之不恭,那就明日正德楼见。”想起自家那些长辈几乎都是当官地,丁澈就有些郁闷,想要找范小鱼比试地兴致不由暂时缺缺,再转念一想,师父既然来了京城,想必也不至于一时半会之间就要离开,自己还是有其他机会的,便只一拱手,就纵身离去。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范小鱼看着他消失地方向,心中再度掠过一阵疑惑,但如她自己方才所说,眼下却是先保障戏班子的安全、确保演出能顺利进行才是要的,便也自赶回百灵阁。
  回到阁中,范岱已经等在那里,一开口就是连串的问题,问完了以后又是一阵破口大骂桑家和官府的无耻,最后才饶有兴趣地询问范小鱼那个陌生的少年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我约了他明日中午吃饭。”
  “那我也去。”听说这个陌生少年的轻功相当不错,嗜武成痴的范岱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这个再说,二叔,我们先来商量一下,怎么回敬回敬隔壁的。”范小鱼取出了瓷瓶放在桌上,“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一定要他们有苦说不出。”
  PS: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还是交稿的压力所致,这几天精神十分困倦,总是恨不得扑在床上好好地睡个大觉,哎哎哎,我讨厌夏天!
  打着呵欠乞讨粉红票……推荐票in……
  有几张就给几张吧,看偶可怜的……泪奔……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