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内忧外患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齐云山方向,青环郡主和周天音共乘一只仙鹤。
  一路飞行好久,青环郡主都极为沉默。一句话不说。
  “青环郡主,放心,我很快就能送你回神都!”周天音笑道。
  咬了咬嘴唇,青环郡主看向周天音道:“天音姐姐,你和王雄的婚约,真的就解除了?”
  “是啊,解除了,怎么了?”周天音好奇的笑道。
  “我是说,我是说,你不想和王雄在一起吗?”青环郡主有些期盼道。
  周天音神色凝重,好似有着某种无法言说的心事一般。
  点了点头,周天音道:“我和王雄是不可能的!”
  “真的?”青环郡主却是眼睛一亮,惊喜道。
  “怎么?你对王雄有想法?”周天音笑道。
  “本来,他是天音姐姐的未婚夫,既然天音姐姐不要他了,那,那我或许可以……!”青环郡主脸色红红道。
  周天音看了看青环郡主,微微笑了笑,似乎在祝福青环郡主一般。
  但,不知为何,周天音内心深处却莫名的闪出一丝酸涩。
  -------------
  王雄一群虎狼、仙鹤快速奔驰,对于齐云山下的王家子孙,王忠全都没有理会,也没派人去通报消息。
  因为王忠全明白,半个月前,王雄‘身死’的消息,就算有着自己压制,但肯定已经传向东方王府了。
  东方王府嫡系唯一继承人殒落,东方王府旁系,必定争分夺秒的争权,东方王府必定混乱不堪。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立刻回东方王府,镇压混乱。
  王忠全迫不及待,王雄却并不着急。手中的丹药,也没有藏掖着,小培元丹不断给群狼吞服,让他们一边奔走,一边淬炼肉身,以助再做突破。
  至于王雄自己,自然有着自己的一套修炼方式。
  一行人奔走了一个月后,大多伤势都已经恢复了。
  王雄依旧骑着巨阙,王忠全的仙鹤,就飞在一旁。
  “王老,还有十天的行程了吧,给我说说父亲,还有王府的情况!”王雄看向一旁王忠全。
  王雄对府上情况了解一些,但,以前灵魂压制,知道的肯定只是最浅显的部分。
  “是,大秦立国之前,王家就存在于白子沙漠附近了,那时,老爷一脉还只是旁系。当时的王家,嫡系是王天策这一脉,也是受王家资源最重的一脉!”王忠全解释道。
  “哦?王天策?就是那个父亲生前最器重的一个堂哥?”王雄神色微动。
  “是,不过,一切都从老爷分家后变了,老爷分家之后,周游四方,最终拜在了生丹圣地的门下,成为生丹圣地圣主的亲传弟子,从此一飞冲天!”王老感叹道。
  “生丹圣地?圣主的亲传弟子?”王雄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不久前,人头树洞中,王洪石刻上提过,当初王洪就是在生丹圣地遇见过的李神仙。
  “老爷得生丹圣地圣主青睐,倾尽一切教授,学成之后衣锦还乡之时,更是带来大量生丹圣地弟子,协助老爷打天下!”王老回忆道。
  “生丹圣地比大秦人国如何?”王雄皱眉道。
  “老爷说,当时的生丹圣地,比大秦人国还要强盛,老爷背后是生丹圣地的支持,打下一片基业也并不是特别难!”王老解释道。
  “可,背靠生丹圣地,五方联盟之后,还是被大秦人皇占据的主导,难道这人皇背后……?”王雄好奇道。
  “是的,老爷当年说过,人皇和四方王背后,都有一股不弱于大秦人国的大势力支持,所以拼势力,老爷并不能独占鳌头,也不能力压四方!”王老解释道。
  “呵,一个人国,背后居然隐藏着如此波涛?”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惊异。
  “老爷当年从生丹圣地学成归来,并带了一批师兄弟协助,很快就在白子沙漠打出了一片基业,老爷的基业,很快与王家一切分庭抗礼,并且迅速壮大,很快将王家的所有基业甩在了后面,甚至,王家在老爷的帮助下,也才一步步壮大。而大秦人国建立之后,四方王定鼎东南西北四方,震慑边疆各方外敌。也让老爷这一脉的地位在王家彻底扭转了,老爷这一脉变成了王家的嫡系,王家其它脉成了旁系,包括以前的嫡系王天策那一脉!”王老解释道。
  “东方王府的地位,是父亲打出来的,王家若是要依附东方王府,必须父亲为尊,这是不容置疑的!”王雄点了点头。
  “可是,三年多前,老爷死了,一切都变了。老爷的亲弟弟、亲哥哥,莫名的死去。老爷这一脉,也就是王家嫡系,陆续死人,最终只剩下少主您一个了!”王老苦涩道。
  “因为我以前傻,所以才活了下来?”王雄双眼一眯。
  王老苦涩的点了点头:“老奴猜想,少主以前能活着的作用,在他们眼里,就是保住东方王的爵位。只要少主活着,大秦人国就不会撤销东方王爵,因为,人皇当年增加新四王分权的时候,已经让四方王抵触了,东方王一旦没了,南方王、西方王、北方王如何看?只有少主这个储君还活着,东方王爵还在,那谁也没有话说,而且……!”
  “而且,一个傻子,才更好控制?”王雄眼中一冷。
  “老奴,唉!老爷殒落,东方王府名存实亡了,昔日老爷网罗了大量强者,全都散了。东方王府,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王老苦涩道。
  “空壳子?终究有个壳子!名存实亡?终究还有‘名’!名正则言顺!有‘名’就行!”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
  “少主能清醒,老爷在天有灵,一定欣慰无比的!”王王忠全激动道。
  “那我父亲,怎么死的?”王雄脸色一沉道。
  说到王洪的死,王老也是脸色阴沉了下来。
  “老奴不知道,不过,老爷死前几天,找我说过话,好像知道自己要死了一样,将少主托付给老奴,然后,接着两天,就莫名消失了。”王忠全脸色阴沉道。
  “莫名消失?”王雄脸色一沉。
  “是,我不知道老爷怎么死的,但,他的那些师兄弟,也跟着立刻离开了东方王府,临走前有人曾说‘老爷死了’。后来人皇也送来慰问。人皇应该也知道老爷怎么死的。紧接着,七王尽皆送来慰问,想必,他们也知道老爷的死因。只是,我们不知道,只有我们不知道!”王忠全咬牙切齿道。
  “人皇、七王都知道?父亲的师兄弟们,走的那么平静,也知道?呵,看来,父亲的死因不简单啊!”王雄脸色阴沉道。
  王雄能体会父亲当年的压抑,知道自己要死,知道自己死期,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去死?这是多么压抑的一番时刻?
  “老爷跟我说过,关于他的死,不要对少主透露,但……!”王忠全苦笑道。
  “父亲担心我引来杀身之祸?呵,可父仇不可能不报,现在我们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我自然不会满世界嚷嚷,我现在要重振东方王府,只有自己拥有力量,自己拥有大势力,才能为父报仇!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只会将这份仇恨刻在心里,时间越长,刻痕越深!”王雄面露森寒道。
  “是!”王忠全激动的热泪盈眶。
  “接着说!”
  “是,老爷死后,府里就大乱了,王家嫡系相继死去,老爷网罗的强者陆续离开,王家旁系虎视眈眈,想要争夺王位,东方王封地四方,人心惶惶,一片混乱,我东方王府接壤的赤炼圣地,却开始陆陆续续向我边境出兵了!”王忠全皱眉道。
  “内忧外患啊?”王雄皱眉道。
  “是,这时,人皇命令庞太尉领兵前来东方王府藩地,协助管理军政,抵御来自赤炼圣地的侵略!”王忠全解释道。
  “庞太尉?”王雄双眼微眯。
  “太尉,总览天下兵权,只对人皇负责!庞太尉乃是三公之一,地位尊崇,为人皇心腹重臣,也只有他前来,才能震慑赤练圣地的侵略,将赤练圣地逼迫在了白子沙漠之外!”王忠全解释道。
  “东方王府,内有诸脉争权,外有赤练圣地侵略,更有人皇派遣来,居心叵测的庞太尉?呵,还真是大乱之地啊!”王雄双眼一眯。
  “不过还好,庞太尉没有插手我王家事务!”王忠全苦笑道。
  “那是他不敢!”王雄脸色一冷。
  “啊?”
  “这是藩地,可不是他为所yù为的地方!他敢明目张胆的染指,四方王府都会饶不了他!”王雄冷冷的说道。
  王忠全点了点头。
  “庞太尉和赤练圣地的人交过手?”王雄看向王忠全。
  “没有直接交手,边境只有些许摩擦,其中王天策带领大军,打过几场胜仗!”王忠全解释道。
  “没有就好!”王雄点了点头。
  王忠全不知道王雄什么意思,也没多问。
  “赤练圣地?我记得,父亲好像对赤练圣地非常痛恨?”王雄看向王忠全。
  “是!老爷和赤练圣地有不共戴天之仇!”王忠全肯定的点了点头。
  “哦?”王雄露出疑惑之色。
  “少主出生的时候,赤练圣地大军来犯,老爷领兵出征,主母担心老爷安危,所以,在你出生的时候难产了,若不是赤练圣地出兵,主母也不会难产死!老爷得胜归来,虽然少主出生了,可主母……!”王忠全苦涩道。
  “如此说来,赤练圣地还是我的杀母仇人了?”王雄脸色阴沉。
  王忠全苦涩的点了点头,一时不知如何继续说。
  “大管家,前面有座巨山挡路,我等前去查看?”一个忠仆飞到近前问道。
  王忠全看王雄此刻脸色也不好看,顿时点了点头:“少主,我去探个路!”
  “嗯!”王雄点了点头。
  一阵鹤唳,十一人顿时骑鹤冲天而上,飞过不远处一众大山之顶。
  一起飞上高空,查探路线了起来。
  十一仙鹤飞上高空,王雄所在虎狼群就停了下来,等待远方消息。
  “王先生,你这些家仆,可真是忠诚啊!”巨门凑到近前感叹道。
  “是啊!”王雄满意的点了点头。
  前世的经历让王雄明白,聪明的人很多,忠诚的人很少。王忠全一群人,可是父亲留给自己最重要的财富啊。
  就在王雄看着远处仙鹤飞了一圈,准备飞回来之际。
  “放箭!”陡然一声大喝从远处传来。
  “咻!”
  陡然间,八只箭羽瞬间冲天,冲天之际,居然还拖着一张金灿灿的大网。
  “什么?锁鹤网?混账!飞,快飞!”王忠全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嘭!”
  八只箭羽速度太快了,瞬间冲入天际,下方金色大网瞬间将十一只仙鹤网罗其中,箭羽偏转方向,瞬间将大网窝成一团。一众仙鹤全部被困入大网之中。
  “混蛋,快挣开大网!”王忠全惊怒不已。
  仙鹤在大网中拼命拍动翅膀,要挣脱大网,一众忠仆快速挥出刀剑斩动大网。可大网好似刀枪不入一般,下方更有绳子拉着,让仙鹤根本逃之不出。
  “王忠全,我在这里可是等你多时了,哈哈哈哈,王家小儿死了,东方王印在你手中吧?哈哈哈!”一声爽朗的大笑从远处林中传出。
  王雄瞪眼看着远处一众将士,居然有千人之多,一个个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训练有素。为首一个,半边脸有着红色胎记,极为狰狞醒目。
  “你是红面将军?赤练圣地的人?你们怎么知道我走这里?”王忠全陡然惊怒的吼叫道。
  “你别管那么多,你们是自己下来,还是要被射下来?”红面将军一声大笑。
  “咔咔咔!”
  一众将士顿时举起弓箭,冷视高空大网中的王忠全等人。
  远处王雄也是脸色一冷:“赤练圣地的人?哼!”
  “余烬,领天狼营出击,杀!”王雄吩咐道。
  “啊呜!”余烬一声狼嚎。
  “嘭嘭嘭嘭!”
  五百青狼顿时面露狰狞,轰然窜了出去。
  “巨门,那什么红面将军,本尊要活的!”王雄看向巨门道。
  “好!”巨门一声应喝,瞬间射向远处。
  王雄骑着巨阙,却是跟在后面,阴沉着脸,缓缓走向战场。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