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聚焦王府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镇东城,王天策私人外府!
  一间大厅之中,此刻已经聚满了从四方赶回来的将士,还有大量王家精英。
  所有人都看着中心喝茶中的王天策。
  “堂哥,现在王府里都乱作一团了,那群宗老吵成了一团,为各脉子孙争夺家主之位啊,堂哥,如今王雄死了,家主就能继承王位的啊,你怎么一点也不急,万一,万一宗老们定了下来,那可如何是好!”一个王家子孙焦急道。
  “是啊,侯爷,王家家主,非你莫属啊!”一众将士也一脸焦急。
  自从王忠全回到东方王府,所有人都知道,王府最关键的时刻到了。这一刻,近乎所有王家能说得上话的子孙,都拼命的赶回王府。
  可,王家能力最强,威望最大的王天策,居然没有回去,反而坐在镇东城喝茶,这可将王天策一系的人急的不轻。
  王天策喝着茶,看不出一丝焦急,因为还有一些事情没想通,比如王忠全为何忽然回来了?
  “王总管回府,做了些什么?”王天策看向一个堂弟。
  “截止我从府中出来,王总管都在削木,制作棺材之中,非常小心,非常精致的雕刻着棺材!”堂弟解释道。
  “亲手制作棺材?”王天策眉头微皱。
  “是啊,府里都传遍了,王雄死在了天狼谷,被一群青狼啃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死无全尸啊,王总管回来为王雄做一口棺材,以尽忠义!”堂弟解释道。
  “王老?还真是忠心啊!”王天策感叹道。
  “是啊,谁都能看得出他忠心,王雄一死,去神墓山的所有仆从全散了吧,只有他一人回来,不,还有一个他的仆从,不过那人面生的紧,也不说话,好像是个哑巴,可能路上收留的吧!”堂弟回忆道。
  “那宗老们有没有找他要金印?”王天策看向堂弟。
  “要了啊,第一天就去要了啊,可王管家根本不理会,只埋头做棺材,宗老们更是联合起来逼宫,王管家才说,三日后再拿出来!”堂弟回忆道。
  “三日后?三日后不是王雄生日?王雄正式十八岁,成年了?”王天策眉头微挑。
  “谁说不是呢,要是以前,按道理说,三日后,王雄成年,成为家主,继承王位,可是,谁想到他这个短命鬼……!”堂弟笑道。
  可王天策却是眼睛一瞪。
  堂弟讪笑了一下:“我说错了,不过,王雄都已经死了,堂哥你担心什么?”
  “废话,继续说!”王天策冷声道。
  “是,王管家在府中,又跑不掉,如今一门心思为王雄做一个葬礼,葬礼后取出金印,谁也挑不出话来,就没有再逼王管家交出金印了,毕竟,又跑不掉!”堂弟解释道。
  “然后呢?”
  “府中宗老们就自己接着吵了,大概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王天辉,一派支持王天鸣!不过,支持王天辉的宗老多一些!”堂弟说道。
  “王天辉,昔日可是王爷最信赖的人之一啊,负责东方王封地的政务,大权在握,门生故吏无数,的确能力非凡,王爷一脉一绝,就立刻出来夺权了?呵!”王天策露出一丝冷笑。
  “是啊,王天辉负责政务,王天鸣负责封地外交,都算大权在握,可,堂哥,你不也是吗?他们虽然地位和你平等,但,你负责军权,有军权,才有最大的威慑力啊!”堂弟马上笑道。
  “别急,少主殒落,自然少主的葬礼最重,其它一切,先等等!”王天策摇了摇头。
  “不能等了,堂哥,就眼睁睁看着他们争出个家主来吗?万一……!”堂弟焦急道。
  “没有万一,王爷在世,对你等恩重如山,如今王爷一脉刚绝,就跳出来争名夺利吗?你们对得起王爷当年的器重吗?”王天策眼睛一瞪。
  “我……!”所有人脸色一僵。
  “他们争,让他们争去,做好自己的事!”王天策沉声道。
  “是!”所有人无奈的点了点头。
  ---------
  镇东城,城主府。
  庞太尉正和姜子山坐在小院喝茶之中。
  “太尉,听说王天策的旧部,可全部聚来镇东城了啊?那王天策想要回东方王府夺权了?”姜子山笑道。
  “王天策?他可是一直在协助本官召集三十六城将士,对付赤练圣地啊,他可没时间!”庞太尉喝了口茶摇了摇头道。
  “没有时间?那可是东方王位,他会不心动?”姜子山也喝了口茶,摇头不信。
  “王家的事情,本太尉可不会插手,姜公子,你找错人了吧?”庞太尉笑道。
  “王天策执掌四方军权,特别手头还有一支东方王府的王军,东方王府虽然吵成一团,可,只要军权在握,随时可以力挽狂澜,所以,王天策才有恃无恐,他在等……!”姜子山沉声道。
  “等什么?”
  “等着坐收渔翁之利!鹬蚌相争,必将一伤一失道义。到时,他在携军权强势入府,呵呵,一切都是他的!”姜子山冷笑道。
  “呵,看来王天策说的没错,姜公子,你对王家太上心了吧?”庞太尉笑道。
  “上心?呵,比不上庞太尉!庞太尉也不想王家有强雄崛起吧?”姜子山笑道。
  庞太尉喝着茶水,微微笑笑,并不说话。
  “所以,一切还要有劳庞太尉,此次王天策,可不能让他做了家主!”姜子山对庞太尉敬了一杯茶。
  庞太尉深深的看了眼姜子山,最终微微一笑。
  ------------
  一片山林之中。
  王雄坐于一块大石之上,闭目调息之中,周身冒出一阵阵白气,似乎在突破的紧要关头一般。
  四周,群狼也匍匐在地,大部分在调息之中,也有一部分在四处巡逻,以防偷袭。
  “轰!”
  王雄体表鼓荡出一股气流。吹动四周一阵灰尘。
  “气海境第六重!终究还是急了点,下次可不能这么贪功冒进了!”王雄吐出一口浊气叹息道。
  一个多月了,王雄没有舍不得黑斑戒指中的丹药,那是黑斑甚至神墓宗的全部丹药储藏。
  短短时间,连同风根灵树的树心,王雄全部给群狼和自己吃了。
  群狼这段时间也多有突破。
  余烬嘭的一声顿时跳到王雄一旁。
  “你突破了?”王雄看向余烬。
  “呜呜呜!”
  “你也气海境第六重了?天狼营其它群狼,也大多第五重了?好!”王雄满意的点了点头。
  “先生,还有没有丹药了,我,我也想突破!”巨阙讨好的看向王雄。
  “没了,除了一点疗伤丹药,所有小培元丹全部给你们吃了,能突破这样已经不错了,以后再找机会吧!”王雄摇了摇头。
  “可是,他们都突破了,就我没有啊!”巨阙可怜兮兮道。
  “你是武宗境,自然有些难,慢慢来!再说,他们也没有突破啊!”王雄看向十大忠仆。
  “少主,我们修为都有精进,已经很满足了!”众忠仆顿时笑道。
  巨阙撇了撇嘴,一脸无奈。
  “少主,我们什么时候回府啊?”一个忠仆好奇道。
  “差不多了,王老先行回去,引蛇出洞了,只不知,会引出多少条蛇!”王雄双眼微眯道。
  “引蛇出洞?”
  “王府之中,现在应该群蛇乱舞了吧?呵,不过,我最想打的一条蛇,就是勾结赤练圣地的那条蛇,哼,好大的胆子,我母亲因赤练圣地而死,父亲与赤练圣地征战多年,王家死在赤练圣地的子孙无数,居然还有人敢勾结赤练圣地?还真是养不熟的毒蛇!”王雄冷声道。
  十大忠仆也瞬间脸色冷了下来,王家的这条毒蛇,差点杀了自己,更害死了自己的仙鹤。
  “可是,少主,万一那条毒蛇不肯出来呢?”一个忠仆担心道。
  “会出来的,金印回府,这时候再不得到金印成为家主,更待何时?被别人抢先了怎么办?这时候,片刻不能耽搁,该有的手段,一定全部施展出来了,包括各种外援,只要得到金印,成为家主,不惜一切代价!”王雄冷声道。
  “少主的意思,那条毒蛇,甚至会请援赤练圣地的人?赤练圣地会出手?”一个忠仆惊讶道。
  “对赤练圣地来说,扶持自己人成为东方王,可比一场战争来的实惠,兵不血刃,就能得到我东方王封地,重创大秦。所以,赤练圣地必定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我王家那条毒蛇上位,那时,就是这条毒蛇现行之时,王老回去准备了一口棺材,所有人以为是我的,却没人知道,那时给这条毒蛇准备的,哼!”王雄眼中一冷。
  -----------
  王雄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晚上。
  镇东城。城主府。
  “报!”
  “启禀太尉,赤练圣地,有一支军队前往白子沙漠,将东方王府围了起来!”一个侍卫冲入城主书房。
  “什么?赤练圣地的兵,将东方王府围了起来?破门了吗?”庞太尉惊讶道。
  “不知道,卑职来报时还没有,现在不知道!”侍卫沉声道。
  “走,上城楼。通知城中所有官员、将士,本官在城楼等他们!”庞太尉吩咐道。
  “是!”
  --------
  庞太尉带着一群官员,匆匆前往东城楼,而庞太尉抵达城楼之际,王天策带着一群将士也匆匆赶来,同时还有姜子山带着一群家臣,全部冲向城楼。
  三方之人,同时聚于东城楼下。
  “见过大人!”众人顿时恭敬道。
  看到王天策并没有带兵前去救援,又看到姜子山一脸焦急,庞太尉却忽然平静了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二人。
  “二位,我们去城楼上看看?”庞太尉笑道。
  “太尉请!”二人同时道。
  一甩袖子,三方人马快速踏上城楼。一起眺望夜色中的东方王府。
  ps:棋天盟的兄弟姐妹们,感谢大家的节日祝贺,刚刚观棋翻看评论,才发现‘柏家’代表棋天盟的兄弟姐妹一起集资打赏了一个盟主,多谢大家厚爱!更新晚了点,见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