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谁是家贼?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东方王府!
  王府门口,剑拔弩张!一番初步交锋之后,僵持而起!
  王家子孙,此刻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王天辉率领,一派是王天鸣率领,谁也不服谁。当然,二人更不愿意求援王天策。
  此刻,想要打败赤练军,只能两派合一才行。可,两派合一,到底谁为主?
  王天辉、王天鸣谁也不让。哪怕短时间的统一指挥也不行。
  众宗老一阵焦急,同样也争吵不休。
  一旁小院之中,王忠全更是冷眼旁观,少主先前交代过,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自己搭好戏台,他们会自己出来演。
  果然,一切都在少主预料之中。
  两派又争锋了起来。赤练军几番试探后,也将王天辉、王天鸣逼上了绝路。
  “王天辉,诸位宗老,不若这样如何,我和王天辉这样争下去,永远分不出一个主来,我这有个提议!”王天鸣沉声道。
  “哦?”众人看向王天鸣。
  “你能有什么提议?”王天辉冷笑道。
  “王天辉,你我互相不服,不若这样,所有人见证,你我两方,无论哪一方,将这群赤炼军打退,化解王府危机,就为家主,另一方不得异议。如何?”王天鸣沉声道。
  “哦?你是说,我们两方,不合兵一处?”王天辉双眼一眯。
  “不错,你的人是你的,我的人是我的,我们各自对付赤炼军,谁打退他们,化解王府危机,为家主,另一方无条件听命,毕竟,家主要有保护家族的能力!”王天鸣沉声道。
  王天鸣一提议,王家子弟纷纷点头。虽然各子弟支持不同,但,终究都是王家子弟,都希望有个像王洪那般的家主。
  此刻建议,瞬间大部分弟子同意了,就连一众宗老都挑不出话来。
  王天辉更是无话可说,这时若说不行,必将威望受损。
  “可以,不过,你先还是我先?”王天辉眯眼看向王天鸣。
  “你是堂兄,你想先,我让你,如何?”王天鸣笑道。
  让自己?
  自己带着三十五个武宗境,和赤鬼旗主的五十个武宗境拼?就算拼个两败俱伤,到时,王天鸣若是反悔,自己连争夺家主的资本都没有了。王天辉怎么可能同意?
  “当然,若是堂兄你有危险,我会带人帮忙的!”王天鸣笑道。
  帮忙?等你帮忙的时候,自己已经失去一切支持了。
  “呵,不必了,你提出来的,你先吧!”王天辉沉声道。
  果然,王天辉说完,自己派系中有些王家子弟露出失望之色,可纵是如此,王天辉也不愿出这个头。王天辉想要看看,王天鸣到底有没有这个胆子。
  “为了王家,天鸣在所不辞!”王天鸣一声沉喝。
  扭头,王天鸣看向跟随自己的王家子弟。
  “诸位王家的血性男儿,你们身后是我王家的宗祠,是你们的妻女父母,现在有外敌要杀害你的父母,要抢夺你的财物,要欺辱你的妻女,有的人怕了,不敢战。我问你们,你们怕吗?”王天鸣喝道。
  “不怕!”一众王家子弟顿时大吼道。
  “不怕,好,那随我一起出战赤练军!守卫我们的亲人!”王天鸣沉声喝道。
  “是!”一众王家子弟应声喝道。
  三十五个武宗境,带着一群气海境的王家子弟,踏步走向最前面。
  另一边,王天辉露出疑惑之色,更多的却是冷笑。
  一众宗老尽皆神色复杂。而没有出战的王家子弟,此刻一阵脸红,毕竟,在王天鸣口中,自己不敢出面保护自己的家人,虽然没骂自己,但,自己都有点看不起自己,同时,对王天鸣也忽然诡异的认可了不少。
  一场大战即将开始。一旁小门之处,王忠全至始至终的盯着王天辉、王天鸣二人。
  到了这一刻,王忠全的眼中也彻底冷了下来:“这条毒蛇,终于暴露了!”
  “你是说……!”巨门看向不远处。
  “巨门,按照少主说的,你去准备吧!”王忠全沉声道。
  “好!”巨门点了点头。
  “来人,将棺材搬出来!”王忠全目光冰冷道。
  ------------
  王天鸣带领的一批王家子弟、家仆,在大量箭雨的掩护下,冲到了赤鬼旗主之处,两军瞬间交战而起,一时间,鲜血四洒,惨烈至极。
  “儿郎们,杀光东方王府,我们就立不世天功了,随我杀!”赤鬼旗主吼叫道。
  “吼!”赤练军一声齐吼。
  “你们看到了,王爷在世时,就是旗帅也斩杀不少,眼前只有一个旗主,一个宵小贼类,也敢前来我王家放肆,你们怕吗?”王天鸣吼叫道。
  “不怕!”
  “不怕就杀,有我无敌!”王天鸣吼叫道。
  “有我无敌!”
  “轰!”
  凶猛的撕杀在王府门口大战而起。参战的王家子弟,浴血奋战,一时间,一个接着个倒了下来,但,同样,赤练军也有大片倒在血泊之中。
  另一边,还有一半王家子弟却分毫未动。
  这些王家子弟先前虽然为了前途站队,可,此刻,看着如此热血的战斗,很多人都蠢蠢yù动,毕竟,眼前的兄弟们,都是为了捍卫家族,而自己呢?自己就在一旁干看着?
  很多王家子弟带着一丝焦躁的看向王天辉。希望王天辉下令,一起参战。
  可,王天辉此刻也是心中郁闷,先机被抢,现在下令,就彻底成为王天鸣附庸了。
  “王天鸣?你算计我?”王天辉眼中闪过一股郁闷。
  一旦此战结束,王天鸣的威望必定达到巅峰,到时若给他喘息机会,家主之位就再难抢夺了。
  --------
  镇东城,东城楼之上。
  庞太尉、姜子山、王天策远远盯着东方王府门口。
  “哦?那是王天鸣?他只一方,就想对付这批赤练军?”姜子山双眼微眯道。
  王天策也眯眼疑惑的看向远方。
  “以弱势之力,搏杀强势之敌?这批王家子弟、仆从,都不得了啊!”庞太尉也露出一丝惊异。
  “我王家,没有贪生怕死之人!”王天策肯定道。
  远处,大战继续,半个时辰之后,就出现了一幕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原本应该处于劣势一方的王天鸣,此刻居然占据了上风。
  杀、杀、杀、杀…………!
  王家子弟死了不少,但,不怕死的劲头,却战斗力爆棚,武宗境也死了一批,而赤练军,死的就更多了,转眼之间,已经有三十个武宗境死在了王家子弟的刀剑之下。
  就连赤鬼旗主,在王天鸣的全力出手下,也连连后退,一片狼狈。
  “他们快不行了,兄弟们,杀贼就在此时!”王天鸣兴奋的大喝之中。
  “吼!”
  王家子弟一片狂呼。
  不仅王天鸣一群手下狂呼,就连不远处,王天辉的手下也跟着兴奋的喊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王天鸣怎么能将赤鬼旗主的人压着打?而且……!”王天辉一脸不可置信。
  根本不对等的战斗,半个时辰后,却一切逆转了。
  虽然王天鸣也损失惨重,但,看看王家子弟,甚至王家宗老,此刻一个个都激动的看向王天鸣,显然,王天鸣收割了大片的威望。
  眼看,只要再加一把力,就能将赤练军压垮了。
  而就在此刻,赤鬼旗主好似吃不消了一般,吼叫道:“王天辉,你想看着我死吗?还不来救我?”
  “哗!”
  王家四方,顿时一片哗然?赤鬼旗主在向王天辉求助?这怎么可能?他疯了吗?
  不过,也有王家子弟忽然脸色一沉,神色诡异的看向王天辉。
  “赤鬼,你说什么东西?我凭什么救你?”王天辉也是瞬间惊怒无比。
  这赤鬼眼看不行,要栽赃陷害自己?
  “轰!”
  王天鸣一掌拍在赤鬼旗主xiōng口,赤鬼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显然受到了重创。
  “王天辉,你想过河拆桥?老子要是死在这里,也要拉你垫背。要不是你骗老子说,所有哨站的人,你都已经打过招呼了,我怎么可能到你府上?你说让我帮你杀了王天鸣,你就可以成为家主了,可,你没告诉我,王天鸣实力如此之强,王天辉,你敢害我!”赤鬼旗主怒吼之中。
  “什么?”
  “哄!”
  王家一众宗老、弟子、仆从顿时一片哄闹,难怪没收到任何信号,赤练军就抵达王家了,原来,原来是内贼?
  所有人看向王天辉,都露出极度警戒之色。
  “你血口喷人!”王天辉顿时惊怒无比。
  “嘭!”
  远处,王天鸣又是一掌打在赤鬼xiōng口,赤鬼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倒飞而出,眼看已经大败了。
  “撤!”赤鬼一声惊吼。
  瞬间,赤鬼向后逃遁而去,跳上一匹战马,拍马逃遁而起。
  “走!”一众赤练军,顿时跟着逃窜了起来。
  来时三千多赤练军,如今,只剩下八百多了,就连武宗境强者,也留下了三十五个,只逃出十五人,在仓皇逃窜之中。
  “别给他们跑了,放箭,放箭!”一众宗老顿时吼叫道。
  “嘭、嘭、嘭!”
  顿时,大量箭雨追射而去,但,那群骑兵,骑着战马,速度太快了,转眼逃入了黑暗之中,如何再找?
  “王家万岁!”战胜的一众王家子弟顿时兴奋的大喝。
  众王家子弟,死了十五个武宗境,剩下二十个也身受重伤,气海境更是死伤近千,虽然也损失惨重,但,赤练军近乎死了两倍,所有人狂呼而起。
  “王家万岁!”所有王家子弟兴奋的狂吼之中。
  就连没有参战的王家子弟,都被感染了,当然,感染同时,更多的是惭愧,惭愧之际,一起看向不远处的王天辉。
  因为,王天鸣此刻,正面露狰狞的看向王天辉。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王天鸣怎么也没想到,王爷当年那么痛恨赤练圣地,如今,我王府之中,居然有人吃里扒外,勾结赤练圣地,为了一己之私,害死了我王家如此多的大好儿郎!”王天鸣眼睛一瞪,剑指王天辉。
  这一刻,王天鸣携大胜之势,似要将王天辉逼的万劫不复。
  王家子弟,顿时大部分恶狠狠的看向王天辉,包括王天辉的那群下属。都有好多恶狠狠的看向王天辉。
  这一刻,王天辉跌落神坛,而王天鸣更是要将其斩草除根。
  “王天鸣,你血口喷人,赤鬼一面之词,你想污蔑我?”王天辉顿时惊怒不已。
  “诬蔑?还需要诬蔑吗?看看我王家死去的儿郎,看看他们,你还有脸说诬蔑?不是你,赤练圣地的人怎么会来,不是你,他们怎么会死?王天辉,堂兄?呸!你还想争夺家主之位?王家落在你手中,必将万劫不复!”王天鸣吼叫道。
  家主?
  王天辉顿时一激灵,眼睛一瞪道:“是你污蔑我,你想要得到家主之位,为了得到王家金印,你污蔑我!”
  可此刻,大势都站在了王天鸣一边,所有人看王天辉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诸位宗老,你们怎么说?”王天鸣看向一众宗老。
  “王天辉,数典忘祖,勾结赤练圣地,害死王家儿郎无数,还想争夺家主之位?笑话!”一众宗老顿时义愤填膺。
  就连先前支持王天辉的宗老,此刻也恨铁不成钢的看向王天辉,显然,王天辉的支持,彻底瓦解了。
  一场战争,分出了家主。
  “我提议,王天鸣为家主!”
  “我也提议,王天鸣为家主!”
  ………………
  ………………
  ……
  顿时,一大片的宗老支持王天鸣,先前支持王天辉的宗老也不说话了。
  家主,王天鸣?
  众望所归,谁也阻止不了!就算王天辉焦喝也没用,王家子弟几乎都认王天鸣了。
  支持王天鸣的长老们,知道不能拖延,事不宜迟,防止王天策回来,必须立刻定了家主之位,而家主之位的一个关键,就是金印。
  “王管家,我王家已经确立了家主,还请你马上交出王家金印!”一个长老顿时叫着看向人群后方的王忠全。
  “对,对,金印!”众长老纷纷转过头去。
  王天鸣也面露激动的看向人群后方。
  “嘶!”
  就在此刻,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倒吸冷气之声。
  却看到,小院中的棺材、灵牌全部搬到了小院之外。
  王忠全抓着红笔,在灵牌上写着灵位。
  “家贼王天鸣之灵位!”有人念出了灵牌上的字。
  家贼?王天鸣之灵位?
  “什么?王管家,这是少主的灵位,你写的什么东西?”有长老惊怒道。
  “王管家,你写什么?家贼是王天辉!不是我!”王天鸣也脸色一变惊怒道。
  “少主葬礼,岂容你放肆!”又一宗老惊怒道。
  所有人都惊诧的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却丢下毛笔,露出一丝冷笑的看向王天鸣:“我什么时候说这是少主葬礼的?”
  “呃?”所有人面色一僵。
  王忠全一直亲手做棺材,说办个葬礼,的确没有说是为王雄办葬礼啊。可不是为王雄,为了谁?
  “王管家,你的意思,你是为王天鸣做的葬礼?为他做的棺材?”一旁王天辉顿时脸上一喜。
  王忠全看了眼王天辉,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看向王天鸣。
  “王天鸣,呵,藏得还真深啊,王家的叛逆,你好大的胆子!”王忠全眼睛一瞪喝道。
  众宗老不明所以,而王天鸣却是眼中一阵惊骇。
  “王忠全,你想污蔑我?你是被王天辉收买了吧?现在,王家所有人都推崇我为家主,有什么证据污蔑我?还不将金印给我!”王天鸣瞪眼怒道。
  “不错,王管家,不要胡闹了,王天鸣现在就是我们共同推举的家主!”有宗老叫到。
  “不错,王老,交出金印!”大量王家子弟逼着王忠全。
  “我是所有人推崇的家主,我现在是王家家主,王忠全,我命令你,立刻交出金印,否则,我就不客气了!”王天鸣喝声道。
  “谁能承认你的家主?他们就行了?”王忠全冷笑道。
  “少主死了,王家事务由宗老和王家子弟决断,现在所有人都支持我,我就是家主!”王天鸣欺身上前。
  “不错!”一众宗老也喝声道。
  王忠全一瞬间成了孤家寡人,所有人都在逼迫着王忠全一般。
  王忠全却露出一丝冷笑道:“可,少主要是没死呢?”
  王忠全一句话,让所有人的脑袋忽然一阵嗡鸣。没死?
  没死?怎么可能。
  “王忠全,你疯了吧,少主已经死在神墓山了,你给我说没死?哈哈哈哈,你想骗我?做梦吧!”王天鸣瞪眼吼叫道。
  王天鸣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自己这家主之位尘埃落定,然后扫清一切障碍。
  而所有人都支持王天鸣,让王天鸣有着巨大的底气。
  “做梦?我看做梦的人,是你吧,王天鸣!”就在此刻,不远处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
  声音太熟悉了,熟悉的所有王家子弟瞬间汗毛炸竖而起。一起扭头,不可思议的望去。
  就看到,黑暗之中,缓缓走来一头斑斓巨虎,巨虎之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年,少年目光冷峻,直射家贼王天鸣,那目光之中,透射着一股冰冷,一股看死人般的冰冷。
  “少、少主?”不少人露出惊诧之色。
  “王,王雄?”王天鸣、王天辉惊叫道。
  众宗老无不露出骇然之色。王雄,活了?
  于此同时,镇东城的城楼之上。
  王天策眼睛瞪大,声音中有着一股颤抖:“少、少主?还活着?”
  王天策的下属也个个脸色大变。
  庞太尉、姜子山也瞪大眼睛。
  “什么?王雄没死?”姜子山惊叫道。
  “走,回府,回府!”王天策一声大吼,也不跟庞太尉打招呼,瞬间冲下城楼。
  一众王天策下属,快速跟着王天策急匆匆而去。
  庞太尉看着远方,眼神一阵强烈变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