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要你何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姜子山眼睁睁的看着一众属下被人斩杀,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哪怕是求情,哪怕是交易,更哪怕是威胁,眼前王雄,居然无动于衷?
  姜子山非常的愤怒,双目都要喷出火来了。
  对王雄的火,对王雄的杀意,一点也没有隐藏。
  对面王雄更是双眼一眯:“怎么?姜公子,你想对我动手?”
  姜子山死死盯着王雄,眼中含着杀气:“王雄,你好,你真的很好啊,我的人,你居然说杀就杀,一点也不给我留面子!”
  姜子山虽然想杀了王雄,但,姜子山更看出了王雄身上喷薄的杀气,那股杀气好似在等着自己,等着自己动手。只要自己一动手,王雄就有了借口对自己下杀手一般。
  如今,王天策对王雄唯命是从。自己要是出手,必定讨不到好处。
  出手?不,以姜子山的城府,此刻可不是出手的时候。
  “呵,不敢动手?既然不敢动手,就滚一边去,看了碍眼!”王雄淡淡说道。
  “你说什么?”姜子山瞪眼喝道。
  “我刚才就说了,你没有资格与我对等,想要找我讨个说法,让北方王自己来,否则,你再挑衅本尊,今天,你就走不出这片白子沙漠了!”王雄语气冰冷道。
  冰寒的声音中,透着一股莫大的威胁。人身威胁姜子山?
  不说庞太尉、姜子山,就连王天策、王家众宗老也惊讶的看向王雄。这语气也没谁了。
  那可是姜公子啊!
  不说北方王府如今比东方王府强大多少倍,姜公子也水涨船高,不比你东方少主差啊,可这语气,完完全全的蔑视啊。
  姜子山此刻心中的怒火就要将xiōng膛冲炸了,可,即便如此,姜子山强大的忍耐力还是生生的克制住了。
  “呵,好,好,好,我算是见识了,东方少主!”姜子山近乎咬牙切齿道。
  ‘东方少主’四个字咬的极重。姜子山真的就退了。
  姜子山退到了庞太尉身旁,不再为一众尸体较真了。
  庞太尉震惊于王雄的强势,也惊叹于姜子山的忍耐力,这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啊。
  王家宗老们激动过后,却也有些惶恐,毕竟,这是将北方王府往死里得罪啊。众宗老看看王天策。
  王天策却是眼中闪过一股意外的精亮。因为这气势王天策看过。当年老王爷就是这般强势。
  这一刻,王天策好似看到了老王爷复活一般,分外激动。
  王天策一脸傲然和激动,也让一众宗老瞬间平复了惶恐。是啊,当年老王爷在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强势,我们怕过谁?
  或许,少主的变化,真的是老王爷显灵。王家在少主手上,还能再回复往日的辉煌?
  至于王家其它子弟,此刻更是崇拜的看向王雄。
  压制王天策,众人只是惶恐,可压制强势外敌,却让所有人同仇敌忾的全部认可了王雄。不仅仅是王雄的名分,更是一种领袖的气度。一种折服所有人的气度。
  众人以为,王雄的强势到此结束了。
  可此刻的王雄,目光却再度看向了庞太尉。
  “庞太尉,自从家父死后,庞太尉前来我东方王封地见过一次面,这三年多,我可是一直不能见到庞太尉啊!”王雄开口道。
  庞太尉眼皮微挑,本能的感到王雄话中有话。
  “是东方少主太忙,本官想见少主而不得,若非先前王天策走的匆忙,本官也没机会再见东方少主啊!”庞太尉顿时笑道。
  三年多前,庞太尉见过王雄后,就没当回事,因为在庞太尉眼里,那王雄和废人无异,只需算计他,不需要担心他会发觉什么,可如今不同了。
  眼前的王雄,已经彻底颠覆了庞太尉认知,哪怕修为孱弱,哪怕东方王府大不如前,庞太尉都没有小觑王雄。
  “现在见了,有些事,也需要和庞太尉谈谈了!”王雄淡淡道。
  “哦?现在?”庞太尉皱眉疑惑道。
  “不错,就现在,形势严峻,时不待我!”王雄沉声道。
  一旁姜子山也是疑惑的看向王雄。
  “东方少主请说!”庞太尉郑重道。
  “不知人皇,让庞太尉带着百万大军,入我东方封地,是何目的?”王雄郑重道。
  是何目的?
  一众王家子弟先前还不愿去想,可如今不得不面对。那百万大军,就是为了入主东方封地,就是为了接管王家一切权利而做准备的。
  王天策、王家宗老纷纷盯着庞太尉。
  “哈哈,昔日不是已经说了?东方王新丧,人皇让我领兵前来,协助东方王府,震慑赤练圣地。助东方王府平稳过渡!”庞太尉笑道。
  可这话,也就是场面话而已,在此谁不知道情况?
  “哈哈哈,好,那我就在此多谢人皇了!”王雄笑道。
  所有人疑惑的看向王雄,不知王雄打的什么主意。
  “人皇知道东方少主的想法,一定会欣慰的!”庞太尉笑道。
  “庞太尉,我听说,如今赤练圣地已经陈兵边境了,由一个旗帅不断召集大军,即将出兵我封地,庞太尉意yù如何处置?”王雄盯着庞太尉道。
  “东方少主放心,本官已经知会王天策,让其调动东方封地,三十六城将士前来,准备抵御外敌入侵。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王天策也做的极好!”庞太尉笑道。
  “哦?王天策,可有此事?”王雄眯眼看向王天策。
  “是,却有此事,卑职已经传信各城的城主,准备调令各方禁军前来!”王天策点头应声道。
  “胡闹!”王雄眼睛一瞪。
  “啊?”王天策惊愕的看向王雄。
  “各方城池的禁军,是说调就调的吗?他们不要保卫各方城池?王天策,你好大的胆子,你想破坏东方封地的军制吗?禁军不可轻动,你这不是胡闹是什么?”王雄瞪眼道。
  “啊?可是!”王天策面色一僵。
  “可是什么?”王雄沉声道。
  一旁庞太尉皱眉道:“东方少主,我们不调动禁军,如何抵抗赤练圣地的军队?”
  “不是还有你带来的百万大军吗?庞太尉为大秦太尉,总领天下军权,又有百万大军在手,对付一个旗帅,还不是手到擒来?”王雄淡淡说道。
  “呃?”
  近乎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王天策面露惊诧的看向王雄,继而心中一阵狂喜。让庞太尉的军队去打,东方封地的军队保存实力?这才是东方王府的利益。否则,若是先前,让封地军队出战,庞太尉军队坐收渔翁之利?
  “卑职糊涂,少主明察秋毫!”王天策兴奋的说道。
  王天策兴奋,对面的庞太尉瞬间心情就不好了,心中冷笑连连。这种傻事,自己怎么可能去做?
  “东方少主,你是否弄错了?这百万大军,是辅助东方王府的,是辅,而封地大军才是主。若封地大军无法抵挡赤练圣地,我们这百万大军才会辅助出手!”庞太尉一点不让道。
  “哦?辅助?呵,可东方封地的禁军,也走不开啊,封地禁军要守护各方城池,现在没兵可用,所以,你这百万大军,必须要出战!”王雄淡淡道。
  “没兵可用?笑话,王天策不是筹到兵了?”庞太尉沉声道。
  “王天策?”王雄看向王天策。
  王天策心领神会:“庞太尉,禁军不能动,先前是我糊涂,饮鸩止渴,如今我悔悟了,接下来还需要庞太尉多多‘辅助’东方王府!”
  “王天策!”庞太尉眼睛一瞪。
  “庞太尉,你刚才不是说的吗?人皇的命令,是让你带兵协助东方王府镇摄赤练圣地,怎么?你想违背人皇的命令?还是,在你眼里,人皇的命令就是一个笑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带着大秦百万大军出来,就可以不听人皇命令了?”王雄咄咄逼人的看向庞太尉。
  一瞬间,庞太尉被王雄呛的说不出半个字。
  庞太尉的心思,就是人皇的目的,可人皇的目的不能摆在明面上,只能用那借口,可那借口,居然被王雄完美利用。用来攻击庞太尉了。
  庞太尉想要解释,可,难道说人皇不让吗?
  “东方少主,我这百万大军……!”庞太尉皱眉思索着辩白之词。
  “有人皇之令在先,如今赤练大军来袭,封地军队无法出击,你庞太尉,必须带兵迎战赤练圣地,否则,你就是抗旨不尊,我随时可以上一道奏疏,禀明人皇,撤你庞太尉之职位,以叛国罪论处!庞太尉,你想造反吗?”王雄一声断喝。
  这一声断喝,似喊出了一股冲天气势。
  王家所有子弟都是一阵亢奋,就连王天策此刻也是心涌澎湃。少主一句话,就能逼的庞太尉折损无数,为东方王府对封地控制权加大数倍。
  庞太尉原先是损王家之权,以增自身。如今,王雄转眼间,就将其变成损庞太尉之权,以增东方王府。
  短短对话,形势逆转无数。
  可这时,庞太尉自己的矛又不能刺自己的盾,只能一阵干郁闷。
  “东方少主,你让我百万大军抵挡赤练圣地,而封地军队,不出一支?”庞太尉冷声道。
  “不错!既然庞太尉亲至了,我自然相信庞太尉和百万大军的能力!”王雄笑道。
  “要知道,你东方王府可是在最前线,假若,我这百万大军,无法抵挡赤练大军呢?你这王府可就迎来灭顶之灾,也将被夷为平地的啊,你就不肯出一兵一卒?”庞太尉冷冷道。
  “庞太尉!”王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庞太尉也冷冷的看向王雄。
  “东方王府,一座空宅而已,我王雄还是能舍得的,王府被夷为平地,我可以再建一座王府,又有何难?倒是你,庞太尉,若是带领百万大军,都无法抵挡赤练圣地,呵,那只能说明你无能。一个无能的太尉,我东方封地要你何用?还是尽早回神都复命吧!”王雄笑着说道。
  王雄说的很平静,可听在庞太尉耳中,却好似炸雷一般。
  王雄这是在驱赶自己?
  将人皇派来的百万大军,驱逐出去?
  王天策在旁,大气不敢喘一下,盯着王雄,心中无比激动。众人明白庞太尉不会被三言两语激走,可,被王雄如此驱逐,却让王天策心中大为畅快。
  就连一旁姜子山,也是双目死死盯着王雄,惊愕于王雄的手段。
  名?王雄只是用了东方王府那名存实亡的‘名’,就能步步紧逼,将庞太尉逼的无法反击?
  这王雄,太可怕了!
  庞太尉眼皮狂跳。被王雄步步紧逼到这程度,庞太尉也始料不及。
  可,王雄占据大义,自己却无从反驳。
  “东方少主,你放心,本太尉在此,定让赤练大军无法踏入大秦地界一分一毫!”庞太尉咬牙切齿道。
  庞太尉将‘大秦地界’咬的死死的,是在告诉王雄,东方封地也是大秦疆土。
  王雄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此多做辩驳,毕竟,自己的言论是站在道义基础上的,严格来说,东方封地的确是大秦疆土一部分。
  “哈哈,那就有劳庞太尉了!”王雄大笑道。
  一番交锋,犹如打了一场胜仗,王家子弟顿时面露大喜之色。
  少主开窍了,这窍开的太厉害了。
  “呵,这是本太尉应该做的,同时,本太尉也提醒一下东方少主,你还代表不了整个封地!你只是东方少主!”庞太尉带着一股怨气说道。
  “王忠全,过子时了吗?”王雄看向王忠全。
  “是,少主,如今是寅时了!”王忠全马上说道。
  “巧了,庞太尉,你既然来的这么巧,那刚好,接下来见证一下我东方王府的大事!”王雄笑道。
  “大事,什么大事?”庞太尉心中咯噔一下,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今日,本尊已经年满十八岁,按照大秦规矩,已经成年,自此刻起,本尊可以继承家主之位,也可以继承东方王位了。既然庞太尉来了、姜公子也来了,二位就代表人皇、北方王做个见证吧,本尊如何能代表整个封地的!”王雄微微一笑。
  可这一笑容,看在庞太尉、姜子山眼里,却无比的难受。
  继承王家家主之位,继承东方王位?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