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定央殿中斗群臣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定央殿广场!
  左百峰的声音很低,王雄也没有故意高声喧哗,以至于,外人看来,二人似乎还挺友好的,一众官员带着疑惑和冰冷,缓缓踏入了定央殿中。
  没过多久,定央殿外,就剩下两方人了。
  王雄一方,左百峰一方。
  定央殿中,一开始还有些嘈杂,文武百官、嬴氏宗亲、藩王齐聚,还有些哄乱。
  王雄负手而来,微风吹动长袍,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今日之朝堂自辩,虽然自己有所准备,但,同样也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当然,今日自辩,自己又不得不来。
  今日不来,就会失去一切,以弱修之身,想要坐稳大秦藩王之位,不是那么容易的,有大权力,同样也有大风险,今日就是如此。
  “呼!”
  就在此刻,定央殿中忽然传来一股庞大的气息。气息一闪,消失不见了。而刚刚还嘈杂的大殿,瞬间静悄悄一片。
  这股气息的出现,让王雄双眼一眯。
  人皇来了?
  “拜见人皇,人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朝堂之中,传来一整齐的恭拜之声。
  王雄、巨门、左百峰尽皆盯着定央殿。
  定央殿内恭拜之声后,似有群臣在上奏什么。
  “启禀人皇,东方王府,王雄!在殿外等候之中!”一个声音传来。
  “宣!”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宣,东方王府,王雄入殿觐见!”一声高喝响彻定央殿。
  “宣,东方王府,王雄入殿觐见!”殿外一个内侍高喝道。
  “人皇召见,东方王府王雄,入殿觐见!”一个内侍走到王雄面前道。
  王雄转头看向巨门:“在此等候,等我召见!”
  “是!先生!”巨门郑重的点了点头。
  一甩袖子,王雄缓缓踏向定央殿。
  不远处,左百峰脸色阴沉,也只能干等之中。
  王雄走到定央殿大殿口,微微驻足,对着那巨大的牌匾又看了一眼,神色一肃,踏步跨入大殿之中。
  一入大殿,似乎有着一股天威气势扑面而来。这股气息,直冲人的灵魂,比九品天眼带来的冲击还要巨大。
  定央殿很大,两列站着文武百官。
  左列百官之侧,此刻正站着一个个身穿华服的男子,正是嬴氏宗府子弟,一个个面色阴冷的看向王雄。
  右列百官之侧,站着太武王、青环郡主、周池、姜子山、殷冲虚,还有一群颇为年轻的男子,显然,此处代表的是大秦一众藩王。除了太武王亲临,其它藩王都是派了代表前来。一个个神色复杂的看向王雄。
  王雄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看向正北高台,高台之上是暗金色龙椅。龙椅之上,一个身穿黑底金丝龙袍的男子端坐。正是大秦人皇。
  大秦人皇头戴平天冠,珠帘下垂,虽未能遮面,但,不知为何,那珠帘之后的人皇面目,居然看之不清。只是隐约有种天威不可侵犯的感觉,让人无法抬头对视。
  王雄一入大殿,满朝文武、嬴氏宗亲、藩王代表,就一起看向了王雄。
  王雄今日穿着很随意,一身白袍,无任何标记。王雄入殿,所有人都等着王雄下拜。
  毕竟,满朝文武都明白人皇那股威慑,那种天威般的威势,让人本能的有种顶礼膜拜之感。
  可眼前王雄,居然顶住了这股天威。
  不远处,太武王双眼一眯,露出一丝惊奇,满朝文武也是眉头一皱。
  等了好一会,在所有人都确定王雄不受人皇威压影响的时候,王雄才微微一礼:“东方王,王雄,见过人皇!”
  所有人称呼王雄为‘东方王府,王雄!’,但王雄自称‘东方王,王雄!’。一字之差,却代表着各人的态度。
  “免礼!”人皇开口道。
  “呼!”
  人皇一声免礼,顿时,那股慑人心魄的天威气息消失了。可此刻的大殿,越发的凝重。
  “王雄,你可知道,朕让你来何意?”人皇再度开口道。
  “为本王正名!”王雄眼神坚定道。
  正名?
  很多官员露出不屑的冷笑。不知该说王雄天真,还是该说他愚蠢。
  “御史大夫,张正道,何在?”人皇开口道。
  “臣在!”
  两列朝臣右列之首,正是御史大夫。御史大夫张正道,瞬间跨出己列,恭敬的对人皇一礼。
  王雄看了看满朝文武,百官对自己冷面相向,并不是所有官员都是如此。最少,左列百官之首的一个男子一直神情平淡,不悲不喜。王雄知道,那是大秦的丞相。
  大秦的官制,乃是三公九卿制,人皇之下,除了一众藩王,就是这三公最大。
  三公者,丞相、太尉、御史大夫!
  庞太尉坐镇东方封地,如今朝臣之中,丞相、御史大夫最大。
  此次大殿中,和丞相态度一样的官员还有一半之多,这一半,神色平淡,并不打算掺乎这次审判,可剩下的一半官员掺乎,那也是汹汹狂潮。
  “王雄言说,此次朝会,是为王雄正名,那就由你来主持,判王雄之名,定王雄之性,允王雄之辩!”人皇开口道。
  “臣,遵旨!”御史大夫张正道应声高喝。
  张正道一声应喝,朝堂自然一静。所有人明白,国审开始了。
  “启禀人皇,赤练使团上交国书,言此行来使,与东方封地有关,与王雄有关,是否也宣入朝堂,并入此审?”张正道看向人皇。
  满朝文武眉头微皱,但没人敢插嘴。
  “准!”人皇点了点头。
  “传赤练使团!”张正道一声大喝。
  “传赤练使团!”殿外传来一声高喝。
  很快,左百峰带着赤练使团也缓缓踏入大殿。
  “赤练圣地,左百峰,见过大秦人皇!”左百峰对人皇一礼。
  “嗯!”人皇淡淡应了一声。
  “赤练使团,前日你等不断上书,要参加今日朝会,由嬴氏宗府担保,本官特准你等前来,得人皇准许,参加我朝国审,望尔等不要放肆喧哗,听我大秦安排!”张正道沉声道。
  “是!”左百峰笑道。
  笑着之际,左百峰转身对王雄微微一礼。
  这一礼虽然没有说话,但给文武百官的观感却极为不好。这赤练使团什么意思?一入朝堂,只拜了人皇和王雄?
  张正道也冷冷看了眼,并不理会,而是看向王雄。
  “东方王府,王雄!得人皇之命,本官负责你之一案,请配合本官!”张正道郑重的看向王雄。
  “人皇之命,本王自然配合,只是,请御史大夫注意措辞,此次是为本王正名,不是案件,如今,人皇看着,满朝文武看着,嬴氏宗亲看着,各方藩王看着,大秦天下关注着,张大夫,你可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王雄看向御史大夫冷冷笑道。
  王雄一开口,所有人都明白,这王雄不是好说话的人了。
  这还没开始呢,就敢当堂顶撞御史大夫。这可是一根难啃的硬骨头啊。
  张正道见惯了风làng,对于王雄的挤兑,不以为意,而是冷冷一笑道:“是不是案件?一会就知道!”
  说话间,张正道一挥手。
  不远处,一口棺材被抬上了大殿中央,嬴奋、嬴东父子扶棺,面露仇恨的看向王雄。
  “匡!”
  棺材落在了大殿中央。棺盖并没有合上,内部好似浮着一阵阵白气,白气之中,正是被保存完好的嬴胜尸体。
  尸体的伤势,还保留着在神墓山的模样,眉心一柄匕首,依旧刺眼无比。
  “王雄,杀人偿命,你杀我儿,今日必须为我儿偿命,我嬴氏子孙,可不是你说杀就杀的!”嬴奋瞪眼仇恨道。
  “呵,保存的挺好,半年了,尸体还是原样?”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放肆!”“好胆!”“死到临头,不知悔过!”………………
  殿内,一众嬴氏宗亲纷纷瞪眼看向王雄。
  那准备掺乎此案的一半官员也被王雄之话激怒一般,一个个目光冰冷的看向王雄。
  “王雄,半年前,神墓山,你虐杀皇孙嬴胜,你可知罪?”张正道眼睛一瞪道。
  不远处,青环郡主一阵焦急,想要为王雄辩解,但一旁太武王却拉住青环郡主,让其不要冲动,此刻冲上去,非但说不清,反而会弄的更糟。
  王雄看了眼嬴胜尸体,露出一丝冷笑道:“御史大夫,本王此次前来神都,是为了正名的,人皇容我自辩,那是在有事实为基础上的自辩,而不是你这般随便强加诬蔑。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你指鹿为马,诬蔑当朝藩王,我也问你,你可知罪?”
  张正道问王雄,你可知罪!王雄又反问张正道,你可知罪!
  一时间,百官惊愕的看向王雄,这王雄还想赖罪不成?
  “哈,王雄,纵然你巧舌如簧又能如何?神墓山杀死皇孙,你是赖不掉的,你以为,你这般死不承认,就能一笔带过吗?嬴胜,大秦皇孙,更是万胜侯,大秦朝廷命官,不说你还不是大秦藩王,就是大秦藩王,随意斩杀朝廷命官,也要按罪定罚,你觉得巧舌如簧有用?”张正道冷声道。
  “巧舌如簧的是你吧,张大人?本王不知道,你是如何坐上御史大夫一职的,不问因由,不问证据,凭一腔热血,就可以随意诬蔑他人?张大人,没有证据的诬蔑,是站不住脚的,你觉得巧舌如簧有用?”王雄上前一步说道。
  又是张正道的话反过来了?
  群臣看向王雄的神情,闪过一股厌怒。
  张正道,更是气愤无比。想不到王雄一上来,就敢赖账,岂有此理。
  “哼,王雄,嬴胜可不是死的莫名其妙,而是在一群人的注视中,被你王雄斩杀的,你能巧舌如簧,可堵不住他人之口!”张正道冷冷说道。
  “证据呢?”王雄冷冷道。
  “是嬴胜尸体上,有我王雄的杀人证据,还是有谁见到我王雄,亲手拿出那柄匕首,插入嬴胜眉心的?张大人,你只要找到物证,或者人证,只要有一个,本王就认你的巧舌如簧,如何?”王雄一脸坦然道。
  只要你有证据,我就承认!王雄的话,让嬴奋等人露出大喜之色。
  而王雄自己,却露出丝丝不屑的冷笑。
  ps:第二更!求订阅。麻烦大家了!
  今天凌霄之上正式上架,首订对观棋挺重要的,订阅一章需要一毛五分钱,请大家来17k小说网支持一波观棋,每增1000订阅,次日观棋加更一章。
  或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aiguanqi,点击第一个菜单‘小说阅读’,即可进入最新章节阅读页,上面有订阅教程,很方便。
  在公众号发您的订阅截图,我会在后台随机抽取几位书友送上我准备的纪念品,谢谢大家。
  我的微信公众号:aiguanqi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