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风闻奏事之权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大秦朝堂,定央殿!
  周池走到了朝堂中心,眼中闪过一股担心。
  “周池世子,周天音的那封信,何在?”御史大夫张正道看向周池。
  周池听周天音提过,王雄杀了嬴胜,可如今,自己要是拿出那封信,岂不是故意让王雄难堪?
  周池虽然喊王雄姐夫,很大原因,只是对王雄昔日的愧疚罢了。昔日处处拆散王雄和姐姐,可后来,王雄一次又一次的救自己,更不顾生死的救姐姐,这才让周池认可王雄,愿意帮姐姐和王雄重修姻缘,才称呼姐夫的。
  可周池明白,姐姐好像有自己的打算,最少那日王雄去收取镇东城的时候,姐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连等候王雄都不愿意,就带着自己走了。
  姐姐心里没有王雄?
  人皇、父王要求姐姐,如实写出嬴胜死的经过,姐姐还会冒着对人皇、父王撒谎的风险袒护王雄吗?
  周池一脸担心。可这一脸担心,落在群臣眼中却是那么的愉悦。
  因为群臣都知道,周池这些天一直和王雄混在一起,与王雄关系极佳,周池露出担心,不就是对信中事实的担心吗?周池担心,不就是王雄要倒霉吗?
  “周池世子!信在何处?”张正道再度开口道。
  周池脸色一阵难看,看向王雄。
  “周池,拿信出来吧!”王雄也开口道。
  “嗯!”周池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很快,一封画着大量符文的信封被取了出来。
  “给我!”张正道迫不及待道。
  周池有些不愿。
  “给他吧!正就是正,不是谁都可以颠倒黑白的!”王雄淡笑道。
  听到王雄的话,张正道脸色一阵难看:“王雄,希望你待会还笑得出来,哼!”
  张正道接过信封。
  “御史大夫,在拆信前,你可要看好了,是不是周天音的那封信,若不是,尽早说,别拆了信,看过内容了,再反口抵赖!”王雄淡淡道。
  “抵赖,抵赖的是你吧,王雄,我已经检查过了,这封信上有御史的禁制,还有一份南方王的禁制,可要传送给别人看看?”张正道沉声道。
  “最好不过!”王雄点了点头。
  张正道冷冷的看了眼王雄,转手将信封递了出去,在大殿中传了一遍,在所有人确定这封信没有拆封过后,再度回到张正道手中。
  大殿之中,半数官员都露出期待之色。只有两人露出担心之色,一个是周池,还有一个就是青环郡主。
  青环郡主咬着嘴唇,一脸担心。
  “天音姐姐,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害王雄啊!”青环郡主默默祈祷。
  “嘭!”“撕拉!”
  信封的禁制解开,张正道快速撕开了信封,取出内部周天音亲笔书信。
  “御史大夫,劳烦你,将周天音所写念出来如何?也让所有人知道,本王之名,可不是臆想就能诬蔑的!”王雄开口道。
  “好,那你听好了!”御史大夫也开口道。
  大殿中顿时静悄悄一片。
  “大秦人国,南方王府周天音,在此笔录嬴胜之死经过,以告人皇,以告天下。神墓山之巅,嬴胜生前,小女以天眼观望,当时嬴胜一方与王雄一方冲突,最终,嬴胜被制,困于虎下,然王雄一旁以神墓花修行之际,嬴胜利用重力界场脱困巨虎,手执两枚匕首行凶,一柄刺杀于青环郡主,被王雄长鞭抽开,另一匕首抛出,又回射自己,入眉心,玩刃自毙,只此而已!”张正道读着周天音信函。
  读完之际,大殿中多少大臣、多少嬴氏宗亲尽皆面色一僵。
  匕首抛出,回射自己,入眉心,玩刃自毙?这什么意思?这是说嬴胜抛出一柄匕首,将自己插死了?
  “这不是真的,是王雄杀了我儿,是王雄。周天音是在庇护王雄,她说的话,不能相信,不能相信!”嬴奋顿时惊怒不已的叫道。
  “周天音故意护着王雄?”
  “周天音怎么写出这样的话?嬴胜怎么可能扔匕首刺死自己?这分明是说谎嘛?”
  “这不可能,周天音的话不能信!”
  ……………………
  ………………
  …………
  顿时大殿中传来一阵抵触的声音。
  而周池却暗呼口气,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周池世子,你笑什么?”张正道带着一股怒气的看向周池。
  “御史大夫,关我什么事?我又没看到王雄杀人,你不会还要我帮你做伪证吧?我姐说了事实,你找王雄辩去啊,你管我笑不笑?”周池却是坦然大笑道。
  不远处,青环郡主也瞪大眼睛:“天音姐姐,真聪明!”
  因为,周天音并没有说谎,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只是没有描述匕首为何能回射而已,怎么回来的?青环郡主虽然也知道原因,但,我可以选择不说啊。
  一瞬间,青环郡主激动莫名,如此一来,张正道就没办法以人证为借口对付王雄了。
  “矜持!”一旁苏定方低声道。
  青环郡主抬头看向父亲,看到父亲笑容,顿时明白父亲为何让自己后出面了,后出面,可以跟周天音学啊。
  “谢谢爹!”青环郡主欢喜道。
  苏定方微微笑了笑。
  青环郡主和周池开心了,其他人就开心不起来了。
  这封信,明显是袒护王雄的啊,害我们以为能置王雄于死地,如今,这如何收场?
  好多大臣更是脸色难看。
  因为,这段时间早就准备好了措辞,只待王雄杀皇孙一案尘埃落定,自己就配合上官,一起请求人皇让王雄落罪。
  好多词,憋在嘴里,就等证据肯定,然后落井下石,让王雄万劫不复,现在,你告诉我嬴胜是自杀的?你让我怎么说?
  “那封信是假的!”
  “周天音是王雄未婚妻,亲亲相隐,不能算证据!”
  “不能算!”
  ……………………
  ………………
  ……
  多少官员气愤的叫了起来。
  而王雄却是微微一笑的看向张正道。
  “张大人,刚才你信誓旦旦的肯定此人证,现在,人证说了证据,你不会想要推翻人证笔录吧?你自己找来的证据,你待如何?”王雄大笑道。
  听到周天音、青环郡主做人证,王雄就已经猜到大概结果了,虽然自己还有后手,但,此刻完全用不上。
  “你!”张正道眼中含怒。
  “张大人,人皇让你主持这次辩论,你可不要代入某一方啊,实事求是,事实如何,你当如何,如今,可是无数双眼睛在看着呢,你身为御史大夫,不会当殿指鹿为马吧?”王雄冷冷的说道。
  这一刻,事实站在王雄一边,王雄也更加的理直气壮了。
  “王雄,事实还没清楚,你着急什么?哼,周天音的笔录,本官自然相信,只是,那其中的匕首如何抛出又回来,还没搞清楚!”张正道喝道。
  “抛出去,再回来?这容易啊,要不要本王给你示范一下,本王有一百种方法,让抛出去的东西再回来!”王雄大笑道。
  说着,王雄抛出一枚灵石,抛上天,又掉落回王雄手心。
  抛出去,又回来了?
  看着那枚灵石,好似对张正道一股莫大讽刺一般。可,你让人相信嬴胜也是这样自杀的,你当别人都是猪吗?
  “青环郡主!”张正道忽然看向青环郡主喝道。
  一声断喝,带着一股焦怒的怨气,吓的青环郡主一激灵。
  “御史大夫,能不能好好说话,你吓到小女了!”苏定方脸色一沉喝道。
  苏定方的一声沉喝,让张正道的气势瞬间溃散。
  “你,你想干什么?我看的和天音姐姐写的一样,那嬴胜,一开始还想杀我,要不是王雄救我,我已经死了!”青环郡主顿时鼓起勇气道。
  “张大人,你听到了?不是本王诬蔑嬴胜,他非但刺杀本王,还刺杀青环郡主,我想请问,这刺杀藩王,刺杀郡主的罪,你可要定性?你可要问责?”王雄适时开口道。
  “王雄,我儿都被你杀了,你还想诬蔑他?”嬴奋瞪眼怒道。
  “四皇子,人死了,犯的错,就可以忽略了?四皇子,子不教,父之过,嬴胜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难辞其咎!”王雄瞪眼道。
  “你,王雄,你杀了我儿,还想狡辩?”四皇子冷冷道。
  “狡辩?现在是为本王正名,本王先前就说了,你想要诬蔑本王,最少要拿出有力证据吧?物证、人证,铁证如山,本王岂容你诬蔑?”王雄冷冷说道。
  “够了,王雄,案件还未查清,本官还没问完!你的嫌疑,还未洗清!”张正道说道。
  “呵,张大人,本王看你继续问!”王雄冷笑道。
  “青环郡主,本官问你,嬴胜投射的匕首,为何会射回其眉心,是如何射回其眉心的,当时王雄有没有做什么?”张正道沉声道。
  “我,我……!”青环郡主有些焦急。
  “青环郡主,朝堂之上,可不能说谎!”张正道再度冷声道。
  张正道逼迫青环郡主,青环郡主有些焦急,一旁苏定方脸色一沉,正要开口。
  “呵呵,张大人,青环郡主还是一个小丫头,你这么吓她,是想她如何?当时情况,本王可以告诉你,当时,本王救青环郡主之时,本王周身鼓荡了一些气流,那匕首碰到本王身侧气流,环绕一圈,调头刺入嬴胜眉心,这又如何?”王雄淡淡道。
  “啊?”青环郡主惊讶的看向王雄。
  青环郡主就是不敢说这一段,怕给王雄带来麻烦,可王雄居然自己说了。
  “王雄所说,可是事实?”张正道看向青环郡主。
  “是!”青环郡主茫然的看向王雄。
  张正道扭头看向王雄:“王雄,看来,你是承认了,是你杀死嬴胜的!”
  所有人都看向王雄,这很明显,那股气流改变了匕首方向。王雄居然敢承认?
  “呵,张大人,我听闻御史可以风闻奏事,仅仅凭借听到的传闻,就可以上奏人皇,可,你这风闻奏事的也太南辕北辙了吧?本王何时承认杀死嬴胜的了?恰逢其会,本王为救青环郡主,释放真气,这如何了?难道当时有什么恰逢其会,就能认为是杀嬴胜的借口了?”王雄冷笑道。
  “你说什么?”
  “本王是说,本王是鼓荡真气了,可,这又如何能证明本王杀了嬴胜?嬴胜自杀,本王难道还要拦着?”王雄冷笑道。
  王雄将当时一切都描述清楚了,明明就是王雄杀了嬴胜,可给人感觉,怎么就无法给王雄定罪呢?
  “狡辩是没用的,王雄,你刚才说的没错,本官有风闻奏事之权,没有必要和你死缠烂打,那匕首,除了你,还有谁能让其回头,只有你王雄。皇孙不可能自杀的,那就是被你所杀!”张正道气愤的冷声道。
  张正道一开口,有人露出狰狞之色,有人却露出担心之色。
  毕竟,风闻奏事可不能作为证据,如今堂而皇之说出来,就有种莫须有罪名强加王雄一般。
  也是张正道被气的不清了,本来对王雄就观感不好,上次更听四皇子一番蛊惑,王雄杀自己学生嬴胜,又伤学生嬴东,已然让张正道对王雄厌恶至极,不久前,儿子又被王雄丢下了海,让张正道昔日的公正彻底丧失,今日就是要给王雄落罪。王雄刚刚的一番反驳,却让张正道更加讨厌。以至于才说出这样的话。
  “呵,哈哈哈,好,好个风闻奏事之权,张大人,你知道你为何有此权利吗?”王雄却是眼中一冷。
  “嗯?”
  “那是人皇信任,给御史的特权。让大秦人间不公,可以通过你等御史之口,得以申诉!让大秦,可以通过你等御史之口,得以清廉!让大秦祸乱之源,可以通过你等御史之口,得以清除!风闻奏事之权,那是该用在正处,用在公处,用在为大秦、为人民之处,而不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己之私的工具!”王雄瞪眼冷喝道。
  “你说本官用此权谋私?你敢诬蔑老夫?”张正道脸色一变道。
  张正道一生,虽然没有做出太大的功绩,但,一生正气,刚正不阿,从来不向任何人妥协,这才让其坐稳了御史大夫之位,可如今王雄居然敢诬蔑自己。
  “诬蔑?呵,本王还用诬蔑吗?本王问你,本王来神都之前,百姓如何非议本王的?茶楼里说书的,如何诋毁本王的?赌坊赌局,如何编排的?这种非议、诋毁,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消亡吗,反而越演越烈,你别告诉本王,没有人推波助澜,那是百姓自发的?”王雄冷笑道。
  “我!”张正道脸色一变。
  张正道知道,这是四皇子等人派人推波助澜的,可当时……。
  “不说你承不承认本王身份,最少,真神已经通告过天下,本王不管有没有得到人皇认可,本王身份事实存在的,大秦藩王,被人非议、诋毁,成为百姓口中茶余饭后的笑话,这不是你御史该管的?你别告诉本王,这么多天了,神都里的议论,你不知道?不知道,本王可以指出几处赌庄,几处说书茶楼,让你去看看!”王雄喝问道。
  “这……!”张正道脸色一沉。
  不久前的一时心软,却不想成为了王雄攻击自己的借口。
  “风闻奏事之权?于公不用,失职!公器私用,放肆!御史大夫?可笑,可笑,可笑!”王雄大喝一声,向前一步。
  张正道脚下一连退了三步。
  ps:这是第一更,谢谢大家的订阅!多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