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人证,嬴胜!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风闻奏事之权?于公不用,失职!公器私用,放肆!御史大夫?可笑,可笑,可笑!”王雄大喝一声,向前lā
  张正道脚下一连退了三步。
  无数官员瞪眼惊诧的看向王雄,在国审前,谁能想到,这王雄战斗力如此强悍,居然将御史大夫逼的连连后退。
  张正道啊,虽然没有做出过太大的功绩,但一生刚正不阿,对大秦任何黑暗都敢于揭发,甚至,人皇若是有错漏,别人不敢说,张正道敢说,人皇曾言,张正道为大秦之镜,可以正衣冠,可以知兴衰,可以看得失。
  因为一身正气,才会成为御史大夫。
  可如今,这一身正气居然被王雄驳斥的一文不值,公器私用,放肆?
  要是无中生有也就罢了,可王雄所说,句句属实,让你无从反驳,携大义压顶而来,三声‘可笑’,就连张正道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那些准备等待张正道号令的官员,顿时有些傻眼的看向王雄。这是传闻中那个木讷的王雄吗?听说开窍了,可,有必要开这么大窍吗?
  百官中,各利益集团准备好落井下石的言辞,都不知道如何继续。
  王雄一人,将主审都干翻了?
  周池、青环郡主面带兴奋之色。
  张正道却脸色涨的通红。张正道也是一时不查,这段时间被身边的人蛊惑太重了,让自己对王雄的厌恶,放任了他们的所为,却不想居然成了自己的污点,让张正道不知如何再审下去。
  这时,嬴奋眼中都闪过一股不甘。
  一旁嬴东对父亲使了个眼色,嬴奋眼中一凝,露出一丝冷笑。
  “张大人!”嬴奋忽然开口道。
  “嗯?”张正道扭头怒向嬴奋。
  都怪嬴奋这个猪队友,我都答应帮你了,你去城中散布什么诋毁王雄的消息?害的自己如今方寸大乱。
  “王雄对青环郡主有救命之恩。与周天音虽然解除婚约,但,也曾为未婚夫妻,他们的供词,不足为证!”嬴奋开口道。
  不足为证?张正道瞪眼愤怒的看向嬴奋。
  不足为证,你怎么早不说?现在喊有什么用?
  果然,王雄露出一丝冷笑:“张大人,如此看来,只要对你们不利的证据,统统都是无效了?那你们先前找到的证据是干什么的?”
  张正道面色一僵,有些气恼的看向嬴奋。
  “张大人,除了周天音和青环郡主,其实还有一个人证!”嬴奋郑重道。
  “还有一个人证?本王下属的口供,你们不愿意承认,还有一个人证,某非是本王当时怀里抱着的小老虎?”王雄露出一丝冷笑道。
  “一个小畜生,怎么可以作证?”嬴奋冷笑道。
  “哼!”王雄一声冷哼。
  小畜生?你有本事当着叶赫奉天的面说,到时就算人皇也护不住你。
  “人证?还有何人?为何你先前不与本官说?”张正道有些烦躁的看向嬴奋。
  “这人证,非到万不得已,我们不想请来,这次,也是本宫请了宗府圣器,才能请到的!”嬴奋郑重道。
  “宗府圣器?谁?人证是谁?”张正道不解道。
  当时还有人在场吗?自己怎么不知道?
  “人证,我儿嬴胜!”嬴奋开口喝道。
  “嬴胜?”张正道瞪大眼睛惊讶道。
  不仅张正道,此刻朝堂之上,无数官员都是一片哗然。
  嬴胜不是死了吗?那棺材里,被匕首插入眉心的嬴胜。
  他怎么做人证?
  整个定央殿都是一阵sǎo动。百官哗然,一众嬴氏宗亲也是露出疑惑,一个个看向嬴氏各宗老。
  嬴氏宗老一直没有说话,却是让嬴奋代表自己了。此刻嬴奋开口,好似都在众宗老意料之中的一般。
  “嬴胜?这个死人?”王雄双眼一眯。
  “人死之后,魂飞魄散了,但,身体之中,还残存着一股生前执念,这股执念会夹杂些许残魂,在肉身里保存一段时间,我宗府这件圣器名唤‘小招魂幡’。可保存这股执念残魂不灭,甚至可以最终召唤出来一次!”嬴奋说道。
  “小招魂幡?召唤嬴胜的残魂执念?”张正道惊讶道。
  “不错,人死之后,应该安息的,小招魂幡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想打扰我儿安息,可是,可是我儿冤屈不能申诉,我这做父亲的岂能甘心,他也岂能甘心?就算转世投胎,也定然心怀怨念,轮回不得安生,所以,我才求宗府众宗老,为我儿洗脱冤屈,借我小招魂幡!”嬴奋面露狰狞道。
  “呵呵,嬴胜身死,若能转世,已经开始轮回转世了吧,你用这什么小招魂幡,强行锁住其残魂,让嬴胜之魂得不到完整,不完整的灵魂,转世失败的机率很大,甚至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人说虎毒不食子,呵,嬴奋,你为了让本王落罪,还真是连儿子的灵魂也不放过?宁可让其飞灰湮灭无法转世,也要让其价值利用到最大?”王雄露出一丝冷笑道。
  王雄说完,很多知道小招魂幡的人,也纷纷皱眉。
  小招魂幡,可是一个歹毒的法宝,虽然嬴奋极度美饰,可王雄说的没错,残魂和残魂之间,还是有着某种联系的,你今日用小招魂幡召唤残魂,却是对嬴胜整体灵魂的破坏,他或许连转世都没有机会了。
  “为了我儿的冤屈,我一定要让你这罪魁祸首伏法,我想,我儿也一定这样想的!”嬴奋面露狰狞道。
  一旁张正道面部抽动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站在嬴奋这一边,是不是错了?
  小招魂幡?召唤嬴胜残魂执念?这也太狠毒了吧。
  “张大人,我现在就召唤我儿残魂,与王雄对峙,请你公正公平的主持,还我儿一份公道!”嬴奋郑重道。
  张正道看了看一众嬴氏宗亲,嬴氏宗亲神色不一,但一众宗老却神色冰冷。
  对于嬴氏宗亲来说,今日帮嬴奋,只是维护自己利益,要让所有人知道,嬴氏子弟,谁碰谁死!是增强自身的地位罢了,至于嬴胜能不能转世,与他们的利益可没有关系。
  嬴氏宗亲默许。张正道看向人皇。
  人皇依旧坐在龙椅之上,不发一言。纵然那是皇孙,可眼前要用小招魂幡的是皇子。人皇很平静,谁也看不清其态度。
  百官之中,半数官员却露出兴奋之色。
  百官分为各大利益集团,这次可不仅仅受张正道之邀请,还是有着自己各自利益的,因为,王雄一死,王爵让出来,一个王爵,可不是就一定落在嬴奋手中的,其它强大官员也可以争抢的,所以才非常积极。
  对于嬴胜转世?谁管啊!
  “张大人!”嬴奋再度叫道。
  张正道看了看棺材中的嬴胜,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毕竟曾是自己学生啊,可如今朝堂,能为嬴胜着想的居然没有人。而唯一帮嬴胜说了一句话的,还极为讽刺的是王雄?
  “好吧,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那你来吧!”张正道有些叹息道。
  嬴奋扭头看向王雄:“王雄,你既然知道小招魂幡的能耐,待会,也不要抵赖啊!”
  说话间,嬴奋一拍棺材。
  “轰!”
  棺材之中,陡然冒出一股股黑气,却是嬴胜身下,一个黑色的小幡居然慢慢浮了出来,黑幡散发着滚滚黑气,让整个定央殿内,都笼罩着一股阴森一般。
  黑幡慢慢竖起,竖在嬴胜尸体上方。
  嬴东、嬴奋催动小幡,小幡上顿时亮起了大量诡异的符文。
  “魂归来兮,我儿,嬴胜!”嬴奋高声叫道。
  “呼!”棺材内瞬间刮起一阵阴风。
  周池立刻回到自己先前位置,青环郡主更是害怕的往苏定方身后躲了躲。
  苏定方目光冰冷,并不说话。
  “魂归来兮,我儿,嬴胜!”嬴奋再度一声高喝。
  “魂归来兮,我儿,嬴胜!”
  一连三声高喝,陡然间,滚滚阴风在棺材聚集,黑气致密的笼罩棺材,继而在那嬴胜尸体上方,缓缓的浮出了一个绿色的光影。
  “鬼,鬼,鬼!”青环郡主惊恐的叫道。
  那绿色光影的模样,不是旁人,正是嬴胜。
  只是此刻,嬴胜的残魂双目空洞,但,脸上却露出一股狰狞痛苦之色。
  “真的是嬴胜?”多少大臣、嬴氏子弟都瞪大眼睛。
  人证?再强有力的人证,比得过当事人吗?
  “弟弟!”嬴东露出痛苦之色,面露泪水。
  “我儿!”嬴奋也是面露泪水,一脸痛苦。
  可二人的悲痛,在王雄眼里,却多么的可笑。
  “我儿,是谁杀死你的,你说,为父帮你报仇!”嬴奋面露狰狞的叫道。
  嬴胜的残魂浑浑噩噩,但,狰狞的面部好似还记得当时如何死的一般。
  “仇,报仇,王雄,杀了王雄,王雄!”嬴胜灵魂似乎有些木讷的说道。
  “四皇子,嬴胜这是……?”张正道皱眉道。
  “因为是残魂,没有太多的灵智,只有记忆和怨念,问什么他答什么!”嬴奋解释道。
  “哦?只有记忆和怨念?那就不可能说谎了。这样更好。嬴胜,你要报什么仇?为什么是王雄?他对你做了什么?”张正道问道。
  “王雄抢了我的一切,我的一切,还杀光了我的人,更打我,打我。我不甘,我用匕首射他,我要他死,还有苏青环,臭丫头,不帮我,帮王雄,也要死,一起死,一起死!”嬴胜灵魂面露狰狞道。
  大殿之中,顿时一阵sǎo动。果然,王雄说的没错,这嬴胜要杀青环郡主。
  张正道也是面色一僵。
  “我儿,那你怎么死的,你射向王雄的匕首,为什么会回来?”嬴奋急切的问道。
  “匕首?匕首要杀了王雄,可是,可是王雄用气流将匕首绕回来了,我死的不甘,我不要死,王雄,我要报仇,报仇!”嬴胜灵魂带着一股癫狂的喊着。
  “是王雄,将你投射的匕首绕回来,射死你的?”嬴奋瞪眼叫道。
  “是,是王雄,我死的好惨,我不要死,我要报仇,王雄,王雄,王雄!”嬴胜灵魂疯狂的喊着。可见这股怨念之强烈。
  这一刻,真相大白了,浑噩的残魂,不会说谎,确定,是王雄害死了嬴胜,害死了皇孙,害死了朝廷命官。
  嬴胜就算有罪,那也该大秦律法处置,可王雄逾越了,王雄杀了嬴胜。
  王雄能避开匕首,但,并没有仅仅避开,而是将其绕了回去,反杀了嬴胜。王雄越权了。王雄有罪。一时间,朝堂之上,半数官员兴奋的交头接耳。
  ps:这是第二更,今天四更,谢谢大家订阅,真的感谢!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aiguanqi,点击第一个菜单‘小说阅读’,即可进入最新章节阅读页,上面有订阅教程,很方便。
  我的微信公众号:aiguanqi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