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五章 打听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了?”韩立微一蹙眉,问道。
  “方才司马道友从冷焰宗传来消息,说是……说是柳姑娘被……被带走了……”阖山道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立脸色微沉。
  阖山道人一见韩立面色不善,急忙开口解释起来:
  “就在傍晚时分,灵焰山脉忽然被一名白衣女子破开禁制闯入,并直奔出云峰带走了柳姑娘。”
  “那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带走乐儿,冷焰宗没人出手阻止吗?”韩立略一沉吟,继续问道。
  “司马道友称,他试图阻拦过,但方一出手,就被那名女子轻易化解,而且对方只是随意一挥衣袖就将他震飞,根本无法阻止。不过那女子似乎也并无伤人之意,只是说明自己是柳姑娘的同族之人,便带着柳姑娘飘然离去了。”阖山道人躬身答道。
  “一挥袖,便击退了司马镜明……”韩立一怔,沉默了下来。
  “司马道友是这么说的。韩前辈,是否需要我派境元观弟子探查一下柳乐儿小姐的下落,我境元观在寻人方面,还是很……”阖山道人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据你所知,这一界可有人能挥手之间,震退一名大乘期修士?”韩立看了对方一眼,出言打断了他下面还想说的话语。
  “这……应该没有。”阖山道人微微一怔。
  “好了,此事我知道了,你退下吧。”韩立闻言,如此说道。
  阖山道人恭敬的答应一声,飞身离开聚星台。
  韩立看着阖山道人远去,沉默了片刻,忽的一挥手,一层银色光幕浮现而出,遮住了整座聚星台。
  ……
  第二日一大清早。
  阖山道人的肥硕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九宫峰前,冲聚星台方向深施了一礼,朗声道:
  “晚辈阖山,拜见韩前辈。”
  其实这三年来,他每日都会来此报道,向韩立汇报各种灵寰界的大小动向,并不时充当冷焰宗的传声筒,风雨无阻,从未间断。
  其实大多数时候韩立都在闭关修炼,他便恭恭敬敬的禀报一声,在旁边耐心等待约莫一个时辰,随后再次恭敬的告别一声离去,整个过程毕恭毕敬,没有丝毫不耐。
  以至于,这一千多天里,整个境元观弟子渐渐发现,这位往日里深居简出,百年难得一见的大乘期太上大长老,如今竟时不时便能遇上,虽然依旧只能遥遥的看上一眼,但也着实令不少低阶弟子激动不已了。
  当然,几乎所有合体期,以及部分炼虚期的观内长老,自然都或多或少的知道其中一些内情的,但都十分默契的选择了闭口不言,就好像不知道此事一般。
  阖山道人面色恭敬,垂手而立于距离九宫峰百丈外的虚空中,看着被银色光幕笼罩的聚星台,心中却有些纳闷起来。
  往日韩立闭关修炼,附近都弥漫着汹涌澎湃的星辰之力,并或多或少些许动静,怎么今日静悄悄的。
  他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也不敢贸然打扰,或许韩立在进行别的修炼也说不定,他乖乖在一旁等着,并在一个时辰后,再次告退离去。
  结果,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依旧每日来此,却发现,聚星台内始终没有丝毫动静。
  转眼间过了两个多月,阖山道人渐渐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一日,他等了足足半日,发现聚星台上还是没有丝毫变化,周围的银色光幕微微闪烁着光芒。
  “韩前辈,关于柳乐儿的事情,在下又找到了一些线索,不知您现在是否有暇?”阖山道人深吸一口气,扬声开口问道。
  光幕中没有丝毫反应。
  “韩前辈!”阖山道人又大声呼喊了两声,光幕内还是毫无回应。
  “难道……”他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挥手发出一道金光,打在银色光幕上。
  咔嚓!
  银色光幕应声而碎,里面的聚星台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韩立的身影。
  但在台面中央,放置着一块白色玉简。
  阖山道人拿了起来,神识探入其中,浑身肥肉为之一颤颤的晃动不停起来,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玉简中,记载的赫然是他体内禁制的解除之法。
  “多谢韩前辈!”
  他收回了神识,朝着远处天际望去,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到,遥遥的行了一礼道。
  ……
  灵焰山脉。
  某座大殿之中,司马镜明和宗主及几名合体期长老商讨了一番后,几人告辞离开,大殿内只剩下了司马镜明一人。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脸色显得有些疲累。
  自从天鬼宗这个灵寰界曾经的第一大宗门在一夜之间付之一炬,各方势力为了争夺天鬼宗的地盘,这几年一直争斗不休,冷焰宗作为原三大宗门中唯一一个实力未损的宗派,尤其忙碌。
  他这位大乘期存在也没有了清修的时间,终日也在处理各项事务。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基本只顾自己闭关修炼,极少理会门派事宜,现在骤然打理门中事务,还真有些不习惯。
  当然他之所以如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本以为元气大伤的境元观,不仅没伤什么元气,反而还从天鬼宗一事中获得了不少好处。
  为何会如此,他自然是心知肚明,却又无法明言的。
  不过冷焰宗势力扩张,身处仙界的那位冷焰老祖却极为高兴,已经接连赐下了数次犒赏。
  有了这些赏赐,若之后好好闭关,实力又能再进一步。
  如此下去,他日功德圆满,飞升仙界,也变得并非遥不可期了。
  司马镜明暗暗高兴,站了起来,正要朝着大殿后面走去。
  “司马道友。”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响起。
  司马镜明脸色豁然一变。
  青光一闪,一个青袍男子凭空出现在大殿内,正是韩立。
  他拢在袖子里的手中,一道闪动着银光的紫色符箓虚影闪过。
  司马镜明看清来人,瞳孔一缩,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脸上露出灿烂笑容,拱手道:“原来是韩前辈,数年不见,前辈风采更盛先前,真是可喜可贺。”
  “司马道友客气了。”韩立语气颇为冷淡。
  “韩前辈,先请坐。”
  司马镜明心中一突,连忙请韩立在首座坐下,自己在旁边相陪。
  “韩某今日前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听说我那柳家妹子被人从冷焰宗带走,不知是否属实?”韩立坐下后,立刻开口说道。
  “是……是晚辈看护不利,让人带走了柳姑娘,不过其中另有隐情……”司马镜明忐忑不安的说道。
  “关于带走乐儿那人,司马道友可有什么头绪,她当日可说了什么?”韩立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禀前辈,那人是个年轻貌美的白衣女子,自称是柳乐儿的同族,让我转告韩道友,说多谢你照顾乐儿。关于此女,在下以前绝对没有见过,事后也曾派出宗内弟子多方打探,却毫无进展。故而私下有了一个猜测……”司马镜明说到最后,有些犹豫起来。
  “说来听听。”韩立眉头微微一挑。
  “在下猜测,此女应该不是灵寰界中人,毕竟其实力强横之极,在下竟连一招也无法接下。甚至于,此女是一位来自上界的真仙。”
  “真仙!”韩立心中早有一些猜想,听闻司马镜明如此说,并没有如何惊讶,只是皱眉沉吟起来。
  据其所知,柳乐儿所在的云狐族,只是个没落的妖狐族分支,否则当年也不会被血刀会所灭,怎么会有突然出现的真仙族人。
  莫非是其祖上有人飞升仙界,恰好此时返回灵寰界,又或者,柳乐儿有些事情瞒着他……
  “既然司马道友已经尽力,韩某自然也不能怪你。幸好那人是乐儿的同族,应该不会对她不利。”韩立心念转动,叹了口气说道。
  司马镜明见韩立没有发怒,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背后竟已生出了一身冷汗。
  “对了,韩某来此,还有一事想要向司马道友请教一二。”韩立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
  “不敢,不敢!韩前辈有话请讲,在下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司马镜明连忙说道。
  “不知贵宗的冷焰道友可和你说过关于飞升仙界之事?从灵寰界飞升仙界,可有什么忌讳吗?”韩立没和对方客气,直接问道。
  司马镜明闻言吃了一惊,深吸了口气后,这才恭敬答道:
  “韩前辈走的是力修一脉,一旦修成真极之躯,肉身便会被此界之力排斥,若想就此飞升,须得以力破空。”
  “原来如此。”
  韩立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小北斗星元功越是接近圆满,他越是察觉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形之力压制,使其施法飞遁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灵寰界靠近北寒仙域,所以从这里飞升到仙界,会随机被北寒仙域的某处飞仙台接引过去,倒是没有什么忌讳。相反,由于下界灵力稀薄,但凡能成功飞升之人,都是天资极高,心性坚定,在仙界一般都会得到重视的。”司马镜明没有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说了出来。
  韩立闻言,脸上神色丝毫未变,心中却是念头翻滚。
  仙界这种对待飞升仙人的态度,不管是从以前的灵界,还是如今的灵寰界都一样,他此刻显然被仙界某股势力或某个人给盯上了,最不希望的就是引人瞩目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