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四章 炼骨崖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岳堂主在众人之前大声道:“大家听好,从竹林中的小路往前走,可以到达七玄门的炼骨崖,第一段路是竹林地段,再来是岩壁地带,最后是一个山崖,能到崖顶的才能进入七玄门,要是正午前无法到达,虽然不能成为正式弟子,但要是表现有可圈可点之处,可以收为记名弟子。”
  韩立自然不明“记名弟子”的含义,只知道反正要往前走要爬山就是了,向前眺望了一眼,是一面不算陡峭的山坡,许多根粗细不一的长竹长在坡上,似乎没有多难爬啊!
  韩立望望其他人,他可不愿输给同龄人,其他孩童之间,气氛也变的突然紧张起来。
  岳堂主望了望日出的太阳说道:“时候差不多了,准备出发吧!不要害怕,师兄们会在后面护住你们的,不会让你们出危险。”
  韩立回头望望身后那些青年人,原来这些人叫做师兄,大概就是以前收的弟子,自己若是也加入了,是不是可以穿同样神气的衣服!
  正在瞎琢磨之时,韩立发现,其余的孩童都已冲进了竹林,见此情景,他连忙紧跟而去。
  竹林应该非常宽广,三十余名孩童,一冲进竹林就立即散了开来,韩立的身后紧随着一位瘦长的师兄,这人冷着脸孔,一言不发的紧随他的身后,韩立有点害怕,不敢与其说话,只是抬起脚步,低着身子,慢慢的沿着斜坡,向前迈进。
  这片竹林看起来不怎样,但是走时间长了就觉得辛苦了,腿走着走着越来越重,渐渐的韩立必须用一只手稍微拉着竹子的茎杆向前移动,好少费些力气。
  这样坚持了好长时间,韩立实在累的够呛,只好随便找个土堆一屁股做了下来,然后不停地喘息着。
  韩立抽空,回头望了一眼瘦长的师兄,虽然地面陡峭的很厉害,这位师兄居然仍然是动也不动的站着、身上一丝灰尘好像都没沾,与那些竹子一样的挺拔着,正在自己下面不远处静静地望着自己。
  韩立看到师兄冷冷的目光,心中又有些害怕,忙把头转了回来,又听阵阵的喘气声不断从前面传来,知道是前面有爬的比自己快的人也在休息,韩立再稍微在原地呆了一会,就匆忙的往上赶去。
  坡面倾斜的更厉害了,韩立浑身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小,为了不会走着走着就站立不住,韩立只能躬下腰,手足并行,总算身上的衣服够结实,不然四肢的关节膝盖处就会被磨破。
  终于快走出了这片茂密的竹林,韩悝却只觉得这最后一点路越来越难走,地面的岩石渐渐的多起来,相反竹子却越来越少。
  韩立终于再也不能拉着竹竿前进了,这最后的路程可以算是一米米的挪过去的。
  一走出竹林,只见眼前一阵宽广,正前面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山石,上面已经有了几个瘦小的身躯,正慢腾腾的向上攀爬,在他们身后也都跟着一个个衣服打扮一样的师兄,韩立当下不再犹豫,急忙往前方的巨石壁跑去。
  这块巨石的石壁是一片片、一层层的叠积岩,风化的很厉害,某些地方一碰到就会碎掉,当然也有许多坚挺着的碎石片,十分的锐利,只有一顿饭的功夫,韩立的双手就已伤痕累累,手肘、膝盖的衣服也已划破,里面的皮肉被割伤了不少处,即使伤口都很小,但是一些细细的碎石渣渗到里面,使得疼痛的感觉更添上几分。
  最前面几名已经越爬越远了,韩立想到家人和三叔嘱咐的话,只能在心底下又咬咬牙,又艰辛的往上爬。
  临出发之前,韩立的父亲和三叔已经提醒过韩立,入门的测试会很艰难,要是没坚持到底的话,是不可能加入七玄门,在这个时候,韩立心里早就不在乎入不入得了七玄门,只是心里头的一股狠劲发作起来,这口气堵在里头,非要追上其他人不可。
  韩立抬起头费力的望了望,现在爬在最前边的人是舞岩,舞岩毕竟比韩立长了不止一岁,还练过一些武功,身体比其他孩子强壮的多,爬在最前并不令人惊奇。
  韩立又回头扫视了后方几眼,后面还有不少人影在移动着,韩立吸了一口气,又加速前进。
  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仍然没有拉近和最前边几人的距离,身子是越来越沉重,眼看太阳逐渐爬到天空的正中间,而舞岩却已经攀到巨石壁尽头。
  那里是一处垂直陡峭的山崖,高有三十余丈,从山崖顶部悬吊下来十几条麻绳,麻绳上还打着一个个拳头大的结,舞岩现在正攀上其中一条,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正在向崖顶移动。
  韩立望着前面的舞岩,有些灰心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追上最前边数人,而且时间也不够了。
  这念头一起,突然间手肘膝处的受伤处就同时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四肢无力了,抓着岩石的一只手一颤,猛的全身都往下掉,韩立吓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连忙把全身紧紧地贴在了石壁上面,动也不敢再动。
  过了一会儿,心中平静下来,再用手去抓住一块凸出的石角,扯了几下,比较牢靠,这才放心了下来。
  韩立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见到身后的师兄正半蹲着身子两手臂敞开,摆出了防护韩立的姿势,见到他又安全了,才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韩立心里一阵感激,自己要是真的掉下去,前面的辛苦可是白费了!于是稍歇片刻,又慢慢的向前移动,朝着挂在悬崖上的一条条粗麻绳爬去。
  终于来到了其中一条没人的麻绳,太阳已经几乎到了天空的正中间,只剩不到半个时辰就会完全到正午了,这时舞岩已经攀上了崖顶,正回头往下望,韩立爬到麻绳底部的时候恰好见到舞岩,只见他举起手臂,伸出小拇指对着崖下之人轻轻比了两下,接着哈哈一阵狂笑,便离开了。
  韩立心里一阵气恼,连忙捉往麻绳,往上攀爬。
  可是韩立已经全身上下,没有了一丝一毫的余力,现在几乎连绳结都抓不牢。
  当他费了好大力气爬上了最末端一个绳结,一下坐在上面后,就觉得全身上下软绵绵的,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了,费力的扭头看了看,后面的石壁处还有一些孩童子坐在那里,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来和自己一样用完了最后一丝的力气。
  韩立心里头只能苦笑,自己太小看这次的测试,还好自己没有落在最后面,转头又看到那位冷冷的师兄。韩立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努把劲儿,再向上攀登一些,虽然在正午之前自己绝对无法爬到,可是就此不动岂不太难看了!
  韩悝伸了伸有点僵硬了的双手,使起了刚刚恢复的一点力气,慢慢的顺着绳结往上挪动,但是这时韩立的双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根本抓不住绳子,磨蹭了片刻,仍然未能有结果。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