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五十九章 三大铁则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墨大夫没能高兴几日,阴魂咒的威力不久就体现了出来,他几乎以一日衰老一年的恐怖速度,迅速变老了下去。
  他很恐惧,想尽了办法来控制身上发生的诡异现象,但收效甚微。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不久他自然会一命呜呼,像个正常老人那样,衰竭而死。但庆幸的是,此时余子童的元神更不好受。
  原来余子童进入墨大夫的体内后,时间一长,竟有了被对方元神同化的现象。
  “同化”是一种被动的夺舍行为,是长时间滞留在他人体内的外来元神,被躯体主人的元神无意识的潜移默化,互相影响,但最后只有有一个意识可以存留下来的凶恶现象。
  余子童一见如此,无奈之下只好打起了主动夺舍的主意。
  他之所以会如此的不情愿,不是因为他心存善念,而是害怕修仙界传说中的夺舍三大铁则:
  第一,修仙者不可对凡人进行夺舍,否则被夺舍躯体,会因为承受不住夺舍行为而自行崩溃掉。
  第二,只有法力高的人向法力低的人进行夺舍,才有可能成功,不会遭受对方反噬,并且法力差距越是大,越是最安全。
  第三,一名修仙者一生中,不论法力的高低,都只可进行一次夺舍,在进行第二次时,元神会无缘无故的消亡掉。
  以上三条历经无数尝试都未曾打破的铁血法则,不知限制了多少试图借助夺舍来兴风作làng的歹人和试图用此术来逃避灾劫的取巧之徒。上天对这种逆天的行为,还是有所警示的,不会让修仙者借此术让天下变得大乱,一发不可收拾。
  因此若墨大夫是个修仙者,余子童倒反而不惧,正可和对方的来个鱼死网破,和其争夺一下此肉身,但墨大夫只是个凡人,无丝毫的法力在身,根本无法承受夺舍的行为,恐怕他只进行了一半,争夺的身体就会彻底的崩溃掉。
  而且就算是另找他人的躯体藏身,那也无法避免再次同化的命运,会重新面临尴尬的困境,并且还更加的糟糕。因为他的法力会随着元神的每次出入而变得急剧减少,很快就会损失殆尽,无法再进出自如,会活生生的困在他人身体内最终被同化掉。
  要知道变成了元神后,他没有身体可打坐补充,所携带的法力是用一次就少一次,并且随着时间流逝会渐渐消减,他也不知还能支撑了多久。
  所以余子童除非能找到一个法力低微、又能承受夺舍的修仙者,否则他绝不会再次元神离体,去冒险一试。
  在对方的身体即将因血咒崩溃掉而使自己的元神无处藏身,和自己面临被对方元神同化的危险,这两种巨大压力下,贪生的余子童经过思前想后,只好暂时抛弃两人间的仇怨,无奈的同墨大夫联系上,把事情的原委和其中的利害关系,通通告诉了对方。
  墨大夫听了后,刚开始有些愤怒,但很快意识到其中的大好机缘,他不假思索的就和余子童约法三章,达成了协议,现露出了枭雄的本色。
  首先,墨大夫要按余子童所教授的方法,控制住自己的意识,尽量避免同化对方的元神。而余子童则教会对方一些秘术,让对方可以减缓衰老的速度,并可短暂的拥有法力。
  其次,墨大夫要寻找一名身具灵根,可修炼长春功的童子,教会他修炼此功,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墨大夫依靠暂时获得的法力,进行夺舍,重获新生。
  对此墨大夫曾心有疑问,想要亲自修炼此功,结果自然毫无所成,还被余子童嘲笑了一番,这才知道没有灵根的人,是无法修炼出法力的,而他就是修仙者口中的无灵根的庸人。
  最后一点,则夺舍成功后的墨大夫,有了充足缓冲时间后,就要帮对方也寻觅一个合适的肉身,并协助其夺舍。
  以上的条款,看起来对墨大夫比较有利,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余子童被同化的危机,就在眼前呢。他处于不利的地位,当然只有吃些亏了,不过是不是真的吃了亏,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在以上过程中,余子童曾提出,要墨大夫去他家族的隐居地去寻求帮助,但经验老到的墨大夫又怎肯授之于柄,毫无商量余地的拒绝了,这让余子童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都恨得牙根直痒痒。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墨大夫前几年没能寻到合适的人选,灰心的进入七玄门,然后意外的收下韩立,传授其长春功等等,这些又和墨大夫所讲的差不了多少,甚至韩立本身还经历了一番。
  韩立听完了这些话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的大部分疑团都被解了开。
  不过他见余子童停了下来,不再往下继续讲述,便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
  “你好像还没告诉我,墨大夫死掉的原因!”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不过是墨大夫错估计阁下的长春功进度,法力远不如你,让夺舍不成,反被你吞噬。”余子童的声音犹豫了下,还是开口说出了实情。
  “这么说,第一次进入我体内的黄色光球,就是墨大夫的元神,第二个绿色的就是你了。”韩立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这个,我当时不是也以为,阁下和墨大夫同归于尽了吗!为了不làng费这个肉身,我就想借用一下。”他有些尴尬。
  “哼!恐怕不是以为,而是你故意设计好的。”
  “余子童,你当初传给墨大夫夺舍时,恐怕就没按什么好心,故意没提到成功与否,和法力的高深有关。”
  “以你原先的设计,墨大夫用了自残的噬魂和我第四层长春功,法力大小都差不多,一旦夺舍起来,正好两人自相残杀,同归于尽。然后就便宜了你这个渔翁得利的第三者,趁机占据了我的身体,夺舍成功。我猜得没错吧,我的余大修仙者!”韩立一口气、冷静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余子童听了后,半晌无语,好久后才叹了一口气,有些沮丧的没有反驳。
  “原先我夸你,只是随口说说,可现在却是真心的称赞你,你真的很聪明,已青出于蓝胜于蓝,在墨居仁那个狐狸之上了。”
  “你猜得很对,这一切的确是我设计的,可是没想到,你的修仙资质如此的好,竟然短短时间内,就练至了第六层的长春功,只比我低了一层,不但轻而易举的吞噬了墨大夫的元神,就连我这个元气大伤的修仙者的元神,也不是你的对手,反而又损失掉不少的元气。”
  不过他话声一转,口气突然变得傲然起来:
  “墨居仁,不过是一个凡俗中人,竟然想要和我们修仙者平起平坐、称兄道弟,他也配?”
  “更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用卑劣的手段,毁了我的法身,还想要踏足仙道,真是白日做梦!”余子童又咬牙切齿说道,看来心中对墨大夫痛恨已久,现在才毫无顾忌的展露出来。
  “不过你就不同了,阁下天生灵根,资质过人,在世俗中实在是太可惜了,要是肯帮我找到合适的肉身,并协助夺舍的话,我愿做你的引路人,帮你引见给家族的长老,收你为徒,你看怎么样?”
  a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