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二百一十章 赌局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韩立忽然想起了另一位禁地内接触过的少女,不由得往灵兽山的方向望了一眼,结果发现菡云芝非常乖巧的盘坐在地上,脸色看起来很平和,并没有出什么意外,这让韩立松了一口气。
  随着通道关闭的临近,掩月宗几人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而其余几派的人,虽然表面上一副替掩月宗弟子担心的样子,但其实心里却乐开了花。毕竟掩月宗身为越国第一大派,招人嫉妒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能有机会稍微削弱其实力,他们这些人自然乐意见到。
  不知这些人的心思是不是起了反作用,当离通道关闭只有一刻钟的时候,忽然通道内白影一闪,一队十余人的掩月宗弟子整齐的走了出来,为首的正是面容娇艳yù滴的南宫婉。
  一见她(他)们出来,穹老怪还好,只是长长出了一口气。那霓裳仙子却情不自禁的扑了上去,一把拽住南宫婉的手臂,无比关心的询问起来,脸上担心之色流露无疑。
  这一幕落入了他人的眼内,其他几派之人一阵的疑惑!
  这也难怪,南宫婉以前虽然和这几名结丹期修士见过几面,但是那时南宫婉常年头戴面纱,根本没有显露过真容,所以这几人并不知道眼前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竟是和他们有过数面之缘地“南宫仙子”。
  韩立见此女能安全出来,也欣慰无比。毕竟对方是他此生第一个有合体之缘的女人。即使明知不可能再渡良缘,但心里还是情不自禁地关切起来。
  不过,李师祖和道士的脸上可笑得有些勉强了。这也难怪,先不说掩月宗到底采到了多少灵药,光是人家活着走出禁地的人数,就超过了他两派人数的总和。这怎能不让二人郁闷无比!
  “好了看来所有的弟子都应该出来了,没有出来的……”灵兽山地带队之人,清了清嗓子就开口说道。
  可是还没等他说完,从就要关闭的通道内连滚带爬的又跑出了一人来,竟然是那黄枫谷的老滑头向之礼,只是原本跟他一起配合采药的巨剑门汉子和那年轻道士,却不见了踪迹。
  这老头刚爬出通道,禁地方向就传来一阵的震动,接着青光一闪,通道就碎裂了开来。最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禁地内即使还有人未曾出来。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了。因为凡是没有及时出来的弟子,就从来没有在下次开启禁地时再冒出来过,完全由于不知明的原因消失了,这也是其他人都不敢延误时间的原因。
  不过,老滑头一个十层功力地黄枫谷弟子,竟能在最后逃得性命。这还真出乎了这些高人的意料,不禁都多打量了向之礼几眼。
  “李兄,想不到贵谷还真是人才济济!不但十一层地能走出禁地,就连十层功法的弟子也能保得性命出来,贵派真是教导有方啊,在下佩服!”巨剑门的修士,看到自己门下只有两人走出了禁地,并且最寄于厚望赤脚汉也没能出来,而黄枫谷却连两名低级弟子都逃了出来,保住了小命。不禁心里郁气丛生,讥讽了两句。
  李师祖闻言。脸色一沉。他同样认为韩立与向之礼都是一直躲藏不出的投机取巧之辈,不由得恨恨瞪了老滑头一眼,但嘴上还不得不维护二人道:
  “这些小辈功法浅薄,能保得性命那也算是他们的造化,至于采用何种方法,我等做长辈的就不必再多加责难了!”
  “哼!”
  这巨剑门地高人,见李师祖如此装模作样,大为看不顺眼,还想再说些什么时,穹老怪却有些不耐的开了口。
  “你们两个有什么好争,既然人能活下来,这就是小一辈的本事,难道明知不行还硬上不成!不过,李小子!快点查看下打赌的结果。早知道好早了心事,难道还要我一把年纪的在此久等不成?”
  此老明显一副倚老卖老的mō样,但巨剑门之人和李师祖,却还真不敢惹此位不高兴,只好互望了一眼,打个哈哈就跳过此事了。否则被这老怪物记恨上,岂不要倒了大霉!
  于是,在穹老怪
  下,清虚门的浮云子道士和李师祖只好捏着鼻子,和起。然后让三派从禁地出来的弟子,一个个把收获亮出来,好判断赌局输赢!
  清虚谷这次走出禁地的道士,只有四人。但是第一位走出禁地地中年道士一亮灵药,所有人脸色都微微一变。
  “成年百年血兰三株,三百年天灵果两枚,四百年玉髓芝三株……”
  道士持续不断的将十一二株灵药,一一摆在地上,其数量之多,让围观之人都惊讶万分,只有打赌地浮云子才自得的微笑不已,似乎对他人的愕然神情大为的满意。
  而一开始上来的黄枫谷的老者、掩月宗的男弟子,摆出的东西远逊与此,都只有寥寥数株而已。
  接下来,清虚门第二位道士的东西总算没有这么夸张,但也有七八株灵药,还是比正常情况下的收获,多出了不少!让李师祖有些不安起来,穹老怪的嬉笑神情也收了起来,第一次严肃起来。
  其余四派的高人听闻打赌之事,自然纷纷上前观看。见此情景,也都暗暗称奇!
  但接下来陈氏兄妹的灵药,总算让李师祖欣慰了一些,因为两人的收获总和接近二十株,已和那两名道士相差不多了。而清虚门下面一人的收获,总算表现正常,只有四株。
  至于掩月宗的人,还是维持着普通的水准,一连三人都是五株以下,让道士和李师祖都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黄枫谷下一位青年上来摆放灵药时,迟疑了几分,很羞愧的只掏出了三株灵药,这让李师祖的鼻子差点气歪了,就差点破口大骂。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指望韩立和老滑头能贡献出来什么!
  按顺序本应该是韩立上前了,但谁知道向滑头,一个箭步竟然抢在了韩立的前面,然后恭恭敬敬的mō出了两株紫猴花来,这让李师祖大感意外,脸色顿时好看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因为他眼前灵药的数量虽然比清虚门多了一两株,只要对方最后一位,拿出的数量在普通水准左右,他就输定了,他根本没指望韩立能收获多少,认为韩立顶多和老滑头一样,扔个两三株灵药就算不错了,就算他们这些低级弟子尽职尽责了。
  想到这里,李师祖不禁望了一眼浮云子,只见对方一副坐卧不宁的样子,正好也看向了他,两人微微一愣后,就立即错开了目光,继续关注起赌局。
  最后一位上前的道士,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走到前面后,就不慌不忙的一株株掏mō了起来,那股慢腾腾的磨蹭劲儿,让所有人都直翻白眼。
  可是当其一连摆出了五株灵药,还往储物袋中mō去时,李师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而浮云子则眉开眼笑起来。至于掩月宗的人,他二人一时间都顾不得去过问了!
  最后这白发道士,竟大出乎意料的接连贡献出来了七株灵药,这让所有人围观之人大感意外。
  李师祖看到这里,脸色已经铁青无比,而道士则兴奋的把目光一转,开始注意其起掩月宗的弟子了,认为对黄枫谷胜局已定。
  此时,韩立走了上去。其他人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就都瞅向了掩月宗了,把他的彻底忽视了过去。
  李师祖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同样没有望韩立一眼,认为自己已经没了翻身的机会了,这位十一层功法的弟子上来,也只是出丑而已,自然不会给韩立好脸色了。
  韩立没有理睬别人的举动,更没有扣除成熟灵药,少拿出的念头。
  因为每个门派带队的其他两位管事,身边都携带了一两只嗅灵兽。这种类似松鼠的奇兽,可以在三丈之内闻出任何藏起来的百年以上灵药,即使是在储物袋内也一样无法幸免。
  所以,每次从禁地出来的弟子,在主动上缴完灵药后,还要被这些小兽嗅上一遍,才可以脱身离开。以防有心怀不轨的弟子,夹带私藏了灵药!
  韩立走到地方,便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只储物袋拿在了手中,然后不客气的往下一翻,一股白光闪过后,一大堆足有二十几株的各色灵药,堆满了一地。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