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二百五十一章 毁灭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立看见墨彩环如此mō样,知道现在不是追问事情原委再提此事了。就这样,墨彩环领着他,到了隔壁街的一间小店铺前停了下来。
  “这里?”韩立有点愕然,用询问的目光望了墨彩环一眼。
  “是的,这里就是了!我和娘做了一点小生意,只是想挣些灵石好给娘买些丹药压制下伤病。墨彩环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带头走了进去。
  韩立见此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的,跟着进去了。
  “娘,你看我带谁来了?”
  韩立刚一踏进店门,就听见墨彩环献宝一样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了另一个韩立熟悉,但有些苍老的妇人声。
  “还能有谁来?自从你柱大叔死了以后,也只有隔壁的香莲婶子会来看我们了!”
  没错这声音正是严氏的嗓音,虽然比以前沙哑了许多!
  “不是,是师兄来了,我在堡内遇见了师兄了!”墨彩环,兴奋的叫嚷着。
  “师兄?你几位师兄不是早就过世了吗!你这孩子莫非神智不清了。”严氏明显有些担心了起来。
  这时,韩立已看清了店内的情况。
  一个六七丈的小屋,数节木柜台,上面整整齐齐的摆着数打低级符箓,还有些不值钱的原料。还有扇木门通往了内屋,柜台后则有一名妇人正躺在一把竹制太师椅上,有些担心的望着身前地墨彩环。
  正是那近十年没见过的严氏!
  只是此时地她。面容苍老了许多,还带有一脸的病容。只能从眉目间还能看出当初的美妇人影子。
  韩立的进来,自然引起了严氏的注意,只是当其看清楚了韩立其人时,整个人先是一呆,不由得就想要站起身来。但是很显然,这不是重病在身的她能够办到地事情。只直起了一半的身子,人又再次的倒了下去,一旁的墨彩环见此,急忙伸手将其扶住了。
  “你是韩立?”严氏吃力的喘了几口气后,和墨彩环一样的吃惊不小,只是其惊愕之余,却隐隐透出了一丝企盼的喜色。
  韩立自然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但稍一迟疑后,还是几步走了过去。略一施礼说道。
  “四师母好!”
  “你……你还肯认我这个师母?不记恨当年的事了!”严氏听见韩立称呼其“四师母”后,脸上喜色闪过。但还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当年之事,我和墨师之间谁是谁非,这个暂且不说,但是墨师和我之间的师徒名分,这可是货真价实地,所以这声师母。我还是应该称呼一声的。”韩立神色平静地说道。
  “至于,后来解药的问题,就更不用提了!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韩立不在意的说道。的确以他现在筑基期修士的身份,自然无需再记恨几个世俗之人,和严氏这几位师母地利害纠葛,当然不会再放进眼内了。
  “是啊,以你的才智,想必在修仙界过的很不错吧!不像我和你几位师母,都成了丧家之犬了……咳……”严氏刚感慨了几句,就脸色猛然血红一片。一阵的咳嗽起来。
  “娘,你没事吧!师兄……”墨彩环惊慌了起来。急忙轻抚着严氏的xiōng口,望向韩立的目光充满了哀求之意。
  “我来看看吧!”
  韩立实在架不住墨彩环的哀怨目光,轻叹了一声,就一伸手,握住了严氏手腕处的脉搏。但片刻之后,就神色自如的放开了,然后说道:
  “没什么,只是当年的旧伤发作了,再加上这几年似乎没休息好,过于劳心劳力所致!”
  “那好治吗?”墨彩环,焦虑地问道。
  “放心,若是十年前对这些旧伤,我还真有些辣手!但是现在根本就是小事一桩!”韩立安慰的说道,然后储物袋中mō出了一个针盒,对严氏施展了一套针灸之术。让严氏立即不再咳嗽了!
  “以后,每日服用一粒,十几天后,就会彻底痊愈了!”韩立又mō出了一个小瓶,递给了严氏,自信地说道。
  严氏觉得全身上下无一不舒服,多年的病荷竟然真的一去不复返了,此时的她犹如焕发了新春
  ,貌似年轻了数岁。现在接过瓶子后,她更是觉得知说些什么是好?
  “韩立……”但是严氏的感激之词,只是起了个头,就被韩立出口打断了。
  “现在可否告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你们怎么到了燕翎堡之事?”韩立对此还是想弄清楚的。
  严氏听了,脸上浮现了悲痛之色,缓缓说起了当年之事!
  原来,当初韩立替墨府除去了独霸山庄的欧阳飞天后,的确让早已有准备的惊蛟会捡了个大便宜,占去了多半的地盘和利益。但是岚州另一霸主五色门的反应可着实不慢,也将剩下的一小半利益吞吃了下去。这样一来,岚州就形成了双雄并立之势!
  但既然三国平衡之势已破,自然一山就不容二虎了!
  结果,墨府率领的惊蛟会和五色门一接上手,才发觉她们实在做错了一件事后!实在不该让欧阳飞天就这么死去啊!这五色门的实力,可远远超出了表面上所展现出来的力量,竟然一战就将惊蛟会打得大败。
  随后,惊蛟会就被连根拔起了,墨府也遭到了对方大批高手的阻击。无奈之下众女只好突围逃命,结果二夫人李氏和五夫人王氏在突围中丧命,其她之人一冲出包围之后,马上分头躲逃。
  严氏带着墨彩环,一路被追杀,眼看就要母女共丧命之时,一位自称燕柱的中年人救下了严氏,并在征得母女二人的同意后,将她们带入了燕翎堡,成为了移居燕家堡的凡人。
  燕柱只是燕翎堡的一名炼气期的低阶弟子,能力有限,但对严氏母女非常的不错。
  严氏为了报答相救之恩,干脆在一年后,改嫁给了此人。而墨彩环因为越发艳丽动人,为了怕招惹麻烦,燕柱干脆对外宣布墨彩环乃是寡居不详之人,早在外面成过亲了,克死了丈夫才进的堡内的。如此一来,墨彩环什么时候有了心上人了,什么时候让她真成亲,再给她正名。
  就这样,严氏母女倒真在堡内住了两年安稳的日子,但可惜的是,燕柱在某次执行家族任务时,不幸出了意外,葬身在了外面。这下子严氏母女又成了无依靠之人了,出堡是不可能的,只好独自在燕翎堡内继续相依为名,并用上面抚恤的灵石,办置了这个小店铺,一直惨淡经营着。
  若是这样下去,店铺收入虽然不多,但总算能够给严氏看病购药,一直压制住伤势。但是前段时间,原本一直供应低级符箓给她们家的批发店铺,突然同时不向她们供货了,让严氏的小店陷入了倒闭的危机。
  严氏是何等之人啊,立刻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略一分析后,就找出了背后捣鬼之人。
  原来是住在附近的某位修士,看上两人经常从他门前经过的墨彩环,竟然不顾及墨彩环的克夫传闻,提出了要纳墨彩环为妾的要求。严氏自然不会答应,结果让这位修士大人,恼怒之极的离去。
  于是,这背后捣鬼之人,自然就呼之yù出了!
  而韩立今天在街上碰见墨彩环时,正好是墨彩环,再去找供货商,与其大吵了一场的时候。
  严氏详尽的徐徐道来,墨彩环则不时的补充两句。韩立就已经事情的原委了解的差不多了!不过,当听到墨彩环被人强逼要被纳妾时,不由得轻笑了两声。
  没想到,当年的小妖精竟然还有人抢着想要啊!不过,别说这小妖精这些年没见,还真的长成了大妖精了,简直迷死人不偿命的类型啊!
  “韩立,你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功法想必也精进到了九层以上了吧!”严氏重新打量了韩立一遍后,客气的问道。她在燕翎堡住了这些年,即使无法修炼,但一些修仙界的常识,还是知道不少的。
  “还行吧!师母是想让我解决那名修士的纠缠吧,此人可是个麻烦吧?”韩立微微一笑后,直截了当的说道。
  严氏听了,有些尴尬,还有些如负重托!听韩立的口气,似乎愿意帮忙。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