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卷原始轮回 1526再见伊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柳鸣眉头一皱,停止了施法。
  此处霞光禁制虽然玄妙,但是他若施展全力的话,自问还是能强行破开的,只是如此一来,对于这座大阵恐怕会造成不小的伤害,这可有悖于他的初衷了。
  正在此时,霞光禁制异动似乎引起了山门内部之人的注意,青色霞光另一边光芒连闪,数道遁光飞射而来,一闪过后,现出了五六个人影。
  “阁下是何人,来我太清门有何贵干?”
  说话之人,是为首的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色道袍,头戴青玉道冠,真丹巅峰的修为,其身旁的其余几人也都是化晶期修为。
  一行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外面的柳鸣。
  柳鸣目光落在青袍中年男子身上,脸色一怔。
  没想到此人也是他认识之人,正是其初入太清门时,便有过一面之缘的翠云峰掌座,卢镜月。
  “卢掌座,真是多年不见了。”柳鸣微微一笑的说道。
  “你是……”卢镜月上下打量了一下柳鸣,脸色缓缓变化,显然是想起了什么。
  下一刻,他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你……你……你是柳鸣!”
  “正是柳某,看来卢掌座还没有完全忘记在下。”柳鸣淡淡说道。
  卢镜月身旁的几个化晶期弟子,闻言脸上均露出了疑惑神色,显然都没听说过柳鸣的名讳。
  “不对!我听说你在数百年前的大战中便失踪了……你可有证明身份之物?”卢镜月脸上的惊讶缓缓收敛,沉吟了片刻,忽的沉声问道。
  柳鸣眉梢一挑,扬起手中的秘传弟子令牌。
  “秘传弟子令牌……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斩杀柳鸣,搜其魂魄,夺来了此物,你可还有其他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卢镜月仔细打量了一下柳鸣手中的令牌,脸色稍稍一松,但仍是有些戒备的说道。
  柳鸣眉头微皱,卢掌座应该并非是有意如此,观其模样,竟有些惊弓之鸟的模样,如今宗门气氛如此肃严,看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他不想刚刚回来便和宗门发生什么冲突,单手一扬,身上泛起了滚滚黑气,凝聚出了六条黑龙,六头黑虎在身旁游走。
  “卢掌座应该听说过我当年修炼的这门内门功法,如果阁下还是不敢确定,我也可以施展一下秘传绝学,太罡剑诀的。”柳鸣淡淡说道,一抹金色剑芒出现在他手边。
  下一刻,一道金色剑芒浮现而出,幻化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影,转瞬之间,柳鸣周围恍如围绕了千百道金色剑气。
  “龙虎冥域功!太罡剑诀!”卢镜月目光一凝,随即脸色松了下来,点了点头。
  “没错,这两门秘术足可确定你的身份了。”卢镜月说着,翻手祭出了一块阵盘。
  随着数道法决没入阵盘之中,阵盘脱手而出,悬浮在他身前。
  卢镜月口中念念有词,阵盘青光大盛,接着一道粗大青光从中一闪而出,没入了面前啊的青色霞光之中。
  青霞光幕灵光大放,然后诡异的从中间裂开一条半丈大小,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
  柳鸣淡淡一笑,收了功法,整个人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霞光禁制之内。
  青色霞光微微一颤,上面的通道就此闭合消失。
  卢镜月看着柳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正要笑着说几句客套话,不过就在此刻,他的脸色又是一变。
  柳鸣此刻虽然站在他身前不足一丈的地方,但是他竟然感应不到柳鸣丝毫的气息,放出神识探查,仍是如若面前无物一般,毫无所获。
  卢镜月此时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以他真丹境巅峰的修为,竟无法感知到柳鸣的丝毫气息。
  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如果柳鸣没有某种掩盖气息的特殊功法或宝物,那便是修为已远远超越了自己,达到了天象境了。
  从其内心深处,自然是偏向于第一种可能性的。
  不过这种功法及宝物本身便十分罕见,想要隐瞒住真丹境巅峰修士的,那更是少之又少了。
  一念及此,他心中不禁有些吃不准起来。
  “数百年不见,卢掌座别来无恙。”柳鸣看到卢镜月有些愣神,自然猜到了几分对方所想,只是微微一笑的拱手说道。
  “柳……道友你也一样。想当年那场大战之中,有不少弟子不慎跌入空间裂缝,从此音讯全无。所以刚刚检查的时候,便严格了一些,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卢镜月神情间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倒没有什么,诸位也是尽忠尽责而已。”柳鸣轻笑了一下,不以为意的说道。
  他和卢镜月交谈之际,目光中隐隐有紫光流转的朝着山门深处随意的扫了一眼。
  以他如今的目力,只是这一扫之下,方圆千里内的情况便尽收眼底。
  原本繁华的太清门如今看起来显得冷冷清清,只有一队队如巡逻弟子在青霞禁制的附近游走。
  “卢掌座,不知天戈掌门可在门中?”柳鸣收回了目光,眉头微皱的问道。
  “天戈掌门早在数日前,便已经率领本宗大队修士赶往人族联盟大营,准备奔赴沽凤山脉了,只留下少数人留守此处。”卢镜月如此说道。
  “已经离开了……难怪山门之内如此冷清了……”柳鸣眉梢一挑,随即点了点头。
  “门中现在是符指长老在管辖各项事务,柳道友这么多年没有返回山门,不如先前往掌教大殿符指长老那里一趟。”卢镜月建议道。
  “好,多谢卢掌座指点。”柳鸣淡淡的说了一句,身上黑光一闪,化为一道长虹,朝着山门之内飞遁而去,只是几个闪动,便彻底消失在了远处天际。
  卢镜月见此,心中一凛,心中对于柳鸣如今已经进阶天象境的猜测更加确信几分,一时有些呆在了原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神色。
  他当年得知柳鸣以区区三灵脉之资,一路化晶,结丹,直至进阶真丹境,已是震撼的无以复加了,心中对于之前的有眼无珠,更是颇为后悔。
  如今柳鸣再次出现,且修为竟反超自己达到了天象境,而反观自己,却一直卡在瓶颈无法突破,两相比较之下,当真有几分可笑之感。
  他收回了目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有理会身旁的几个化晶期弟子好奇的目光,继续带着几人,在山门禁制附近巡视起来。
  ……
  柳鸣在飞出了卢掌座的目光范围后,便放缓了遁速,并将神识扩散开来,轻易便笼罩了整座万灵山脉。
  下一刻,他身体忽然一僵,就就此停下了遁光,脸上却露出一丝异样神色,似愧疚,又有几分欣喜的样子。
  稍稍停顿了片刻,柳鸣身形一转,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几个呼吸之后,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一队巡逻的太清门弟子前方。
  这一队巡逻弟子与卢镜月没有什么差别,也是五个人,不过领队的是一个少女,一身水蓝长袍,黛眉琼鼻,容貌极美,特别是一双晶眸灿然生光,如同会说话一般,尽显柔魅。
  蓝衫少女被拦住了道路,秀眉微皱,正要说话,不过一看清眼前之人的容貌,少女娇躯微微一僵,眼圈身不由己的微微泛红起来。
  “珈蓝长老,你怎么了?”旁边的一个化晶期黄袍男子看到蓝衫女子的神情,愕然的问道,随即目光看向了前面忽然出现的青袍男子,眉头皱了起来。
  “你是什么……”黄袍男子沉声喝道,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前面的青袍男子已经一挥手,一片土黄色光芒凭空而生,将黄袍男子和其他几位巡逻弟子一起笼罩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黄蒙蒙的球体。
  随后这黄色圆球之中,便再无任何声响传出了。
  柳鸣看也没有那个黄色圆球,缓缓放下了手,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蓝衫少女,嘴唇轻动了几下:
  “珈蓝,我回来了。”
  “柳……鸣……”
  听到柳鸣的声音,珈蓝眸中努力噙着的泪花,终于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整个人朝着柳鸣飞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柳鸣怀中。
  柳鸣脸上露出一丝异样,不过双臂却轻轻的围拢,搂住了怀中的娇躯。
  和他关系匪浅的几个女人之中,他心中最为愧疚的便是珈蓝此女了,自己当年与她定下了婚约,但是这一走便是七百年。
  虽说离开中天大陆并非他的本意,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违背了自己的承诺。
  “对不起,这些年一直将你一个人留在太清门。”柳鸣感受到怀中的轻轻颤抖,轻声说道。
  柳鸣刚刚的举动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没过多久,附近数个巡逻小队飞了过来,看到此处的情况,脸色都是一怔。
  珈蓝感觉到了有其他人到来,急忙离开了柳鸣的怀抱。
  柳鸣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拭去珈蓝眼角的泪水,珈蓝脸色一红,伸手拉住了柳鸣的手掌,紧紧握住,似乎再也不愿松开一般。
  柳鸣感觉到了珈蓝握住他手掌的力度,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不过神情间没有表露出来。
  “你是……柳鸣……”一个巡逻小队的真丹境领队看到柳鸣的容貌,顿时有些惊讶的脱口而出道。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