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旭成集团第十五层楼,是总经理办公室和总经理秘书办公的地方。
  从午休时间后,就没再看到从秘书部借调上来的吴秘书,包伟承不禁皱起他那双浓密的眉毛。对于吴秘书竟然忘记帮他买午餐一事,他是不悦的,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打从他的秘书请三个星期的婚假,他突然觉得他工作的步调都被打乱了,前来代替的秘书没有一个能够配合他的工作要求,尤其是今天新派来的吴玫更为糟糕。或许明天,他又得换一个新秘书来……
  摇了摇头,包伟承走出办公室,打算出外吃饭。经过秘书办公的位置时,他突然看见他惯喝的那家咖啡店的外送袋,再低头一瞧,发现办公桌旁的小垃圾桶中,有装咖啡的杯子,还有一堆变成褐色的面纸……
  “这是怎么回事?”
  包伟承眉头皱得更加死紧,他仔细观察,发现连计算机键盘上也有一点一点的黑色液体残留其上。顿时,心中的不祥预感越发严重,连刚想出外用餐的心情都没了。
  他踱回办公室继续办公,等到午休时间结束,吴玫回到位置上后,他马上把她叫进办公室中。
  “吴秘书,你键盘上沾到的咖啡是怎么回事?”一看见吴玫进到办公室,包伟承开口问道。
  “啊?”听到包伟承提起键盘,吴玫以为她把企划资料弄不见的事被发现了。一时之间,她只能张大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吴秘书,说话。”看见吴玫惶恐的样子,包伟承加了一点怒气道。
  “是,总经理,对不起,我……”
  这一吓,吴玫才想自首,可是却突然想到钱晶她们已经在帮她补救流失的资料,顿时,想说的话全吞回口中。
  “吴秘书?”
  “总经理,对不起,我原本帮你叫了你习惯喝的咖啡,只是那杯咖啡被我一个不小心弄翻了,甚至有的咖啡滴到键盘上,我怕总经理你会因此而生气,所以所以我才什么都不敢说。”吴玫低下头,不敢直视包伟承像是能看透人心的锐利双眼,快速的编了个借口。
  “喔。”
  “总经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骗你。”吴玫作贼心虚的多补上一句。
  “嗯,记得在下班前把那份企划书资料整理好给我,没事你就先出去吧。”包伟承因她画蛇添足的补充挑起一边眉,怀疑的双眼盯着她几乎快垂到xiōng口的头,但看了看身子抖得像风中残叶的吴玫,他只丢下一句叮咛,便放她出去。
  “是的,总经理,我先出去工作了。”如蒙大赦的吴玫赶紧快步走出办公室,似乎深怕总经理反悔,继续抓她回去问话。
  吴玫的举动更是加深他的怀疑,但他的工作量如此庞大,只要吴玫能够如期完成他所交代的工作,其余的,他就不想多理会了。
  只是……
  “企划书呢?”
  “总经理,我还没把企划书整理完……”
  下班时间到,吴玫望着放在桌面,已经重新写过且印好的企划书内容,但就差最后的评估结论。她双手紧握,向上天祈祷钱晶她们可以来得及赶出最后一部分,可是不知是不是老天存心跟她开玩笑,最后一部分的内容还没传来,倒是先等来总经理的怒火。
  “你有时间上MSN跟人家聊天,却没时间把我交代给你的工作如期做完?”瞥了一眼吴玫眼前的计算机屏幕,包伟承冷冽道。
  下午五点半,他在办公室依然没等到他需要的数据,只好自己走出办公室,直接向吴玫要,顺便打电话给他的司机,让他先把车开到公司大门等他,可是他看见的情形却让他一肚子不爽。
  “总经理,我……”
  “你还有什么话说?”
  “总经理,请你再等一下,我保证你要的企划书我们一定会写出交给你的。”吴玫哭丧着一张脸道。
  “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敏锐的抓到吴玫的语病,再联想起她这一下午奇怪的举动,包伟承眉头皱起,不悦道。
  他今晚和客户约定的时间是六点,如果不算塞车时间,公司离约定地点至少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偏偏现在要和客户讨论的数据还没弄好,而且吴秘书对他交代的工作摆明存有隐瞒,让他心情不悦指数不断攀升。
  “咦,这份企划书怎么像是重新写过?”不待吴玫回话,包伟承随手拿起印好的企划书,眼睛顿时一亮。
  “因为那份企划书是真的重写的……”没听出包伟承口中的称赞,被抓包的吴玫心情完全跌到谷底,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始末全盘托出。
  “钱晶吗……”听完吴玫的叙述,包伟承对这个工作能力强的钱晶起了兴趣。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转移他的注意,但刚听完手机那端的人所说的话后,他原本已有些放缓的面容又猛然拉紧,让偷偷瞄他的吴玫吓一大跳,以为总经理对她犯的错非常生气。
  其实吴玫搞错了,包伟承生气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司机对他说了一个坏消息——车子刚开出地下停车场不远就抛锚了!
  资料没好,车子又出问题,今晚的约会肯定会迟到。包伟承脸上几乎出现三条黑线,就在这当头,吴玫计算机上的MSN传来档案数据。
  “总经理,好了,企划书最后一部分的内容也重新写好了,我马上印出来给你……”吴玫眼睛一亮,发挥她最快的动作,利落的把档案叫出,开启打印机把内容打印出来。
  等把热腾腾出炉的全部企划书,装进早已备好的牛皮纸袋中,时间分针已经超过五十。自家车坏了,不用指望,所以包伟承只好以最快的速度赶出公司大门,想到公司外面那条街道招出租车,只是……
  “喔,哪个冒失鬼啊?”
  他一个不小心,竟然直接撞上穿着公司规定套装,正在下阶梯的女职员。
  身子一转,他安然无事的站好,但被他撞到的那个女职员就没有那么好运,不仅她拿在头上遮雨的包包掉落一旁,连人也因踩到一旁的小水漥,鞋跟一个打滑,整个身子坐倒在湿漉漉的地上,很是狼狈。
  “抱歉,我赶时间,这些钱你先拿去,当作我赔偿你的损失。”听到一声娇呼,包伟承赶紧把那名女职员拉起,然后拿出皮夹,看也不看的从中抽出一迭钞票塞给她,接着人就跑了。
  “喂?”事情发展得太快,让钱晶来不及反应,直到她人被拉起,手中被塞进一迭钞票后,她才想到要叫人。可是她一抬头,看见的只有一道撑着伞,逐渐在她眼中变小的背影。
  “这算什么啊?”钱晶咕哝着。
  她瞪着手上被塞进的几张千元大钞,再瞪向那个撞到她,她没看清楚脸的男人,突然有股小小的怒火在眼底跳跃。
  她是爱钱,外号也叫做小钱迷,但她可不是会趁机揩油的女人!
  想到那个男人撞到她后,竟然丢了钱就跑,一股被污辱的怒气升起,她很想把手中的钱一把丢出,大声说本姑娘不希罕,只是这样的举动相当làng费,而且当事人都跑了,她是要喊给谁听啊?
  “啊,我的衣服,我的新鞋子……”暂时说服自己女子不计男人过,钱晶往下一瞧,赫然发现自己一身的惨状,衣服、裤子,和今天第一次穿的新鞋子全都沾上点点污泥……
  “该死的冒失鬼,要是你再被我遇到,你就知道惨了。”
  脸色青红不定的钱晶气愤嚷完,庆幸她跌这一跤并没伤到脚踝。
  她走向前,捡起掉在一旁的包包,随手把那迭钱塞进包包中,看了看表,“完了,只剩五分钟就要迟到了……”
  没时间再抱怨,也没精神去理会天空还飘着的细雨,一身狼狈的钱晶赶忙跑向她停放脚踏车的地方。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今天看她特别不爽,她发现她放脚踏车的地方竟停了一辆黑色轿车,如果那辆轿车不开走,她根本不能把脚踏车牵出。
  “天哪,我今天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钱晶咕哝一句,走上前,打算请轿车的主人把车开走。
  但她才刚靠近轿车,话还没说,那辆车子就突然开动了。她迅速往旁一跳,却没注意到她面前有好大一滩积水,结果,车子开过她面前,水花也顺势溅了她一身——而且这回是从头到尾,头发、衣服、鞋子满是黄褐色的污水,惨上加惨。
  “呸呸。”
  吐出不小心溅入嘴中的污水,钱晶垮下整张脸,突然觉得好想哭。然而楣运还没结束,她转头一瞧,发现她的脚踏车后轮部位竟然变形了,看起来就像被某个重物压到似的。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刚刚那台没生眼睛,溅了她全身湿的黑色轿车。
  “喂,你不要跑——”
  她很生气,虽然心痛她今天额外收入飞了,但她仍毫不犹豫的拿起手机向兼差的餐厅领班请假,然后,迎着雨,拔腿追向往前开走的黑色轿车。
  也不知幸还是不幸,钱晶往前追没多久,发现那台黑色轿车竟然很快的往路边靠,停在一个男人面前——“该死。”
  时间已经指向六点,可是今晚不知怎么回事,每台出租车都有载人,至今还没能搭上车。包伟承啐了一句,拿出手机打算跟客户道歉。
  他号码还没拨,客户的电话就先来了。出乎他意料的是,客户因为前方道路发生车祸,导致严重塞车,可能要晚半个到一个小时才能到。同时,司机也来电说车子问题已解决,询问他是否需要用车。
  一丝笑意在他冷凝的脸上浮现,下令让司机到公司旁的路肩接他后,他便站在人行道上等司机过来,只是他等的车子来了,后方还多了一道有些眼熟的狼狈人影。
  “呼,终于让我追到你了吧……”
  那是一个全身湿漉漉,脸上、身上,甚至鞋子上都满是点点污泥的女人,她先伸手扶着车子后端,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径自走向刚跨下车,准备替老板开门的司机。
  “喂,先生,你做错事连一声对不起都舍不得说吗?”钱晶大步走到司机面前,不悦指责。
  “小姐,请问你在说什么?”司机小张一头雾水,满脸惶恐的望向站在一旁的包伟承,深怕自家老板对他产生什么误解。
  “我在说什么?你把车子停在我放脚踏车的地方,还溅了我一身污水……现在你竟然问我,我在说什么?”钱晶愤怒的说道。
  本来她还想追问她的脚踏车是否是他弄坏的,可是现在看来,连既定事实都不敢承认的人,她怀疑,她问了有什么用?
  “有这回事吗?”小张搔了搔头,一脸问号。
  车子刚从公司停车场开出时,他的确有经过停放机车的地方,车子也是在那时抛锚的。后来车子修好,他顾着打电话问老板要不要用车,顾着开车来接老板,根本没发现有人在附近……
  “如果没有这回事,你以为我追你的车是追好玩的吗?”她是疯了才会làng费赚钱的机会,做这样没意义的事。
  “小姐,小张可能是因为急着来接我,才会没注意到你的存在。要不,你开一个价,我替小张赔给你。”包伟承看了看双方,发觉有可能真是自己的司机做错事,他不想多làng费时间,便开口道。
  “赔?”
  包伟承的话似乎触到钱晶的痛处,她把视线从小张身上移向包伟承那,在路边灯光的照射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阳刚、俊朗的脸孔,害她不小心心动了下。但他话中的意思,让她连带想起稍早前发生的事,也让她心底的怒火熊熊燃起。
  “赔?你以为我追来就是为了揩油的吗?我今天怎么会这么倒霉,一连遇到两个只会用钱打发事情的烂男人……本小姐告诉你,我爱钱,但我要钱会自己以双手去赚,我要求的只有一句道歉!”钱晶低咒一声,大声的反驳回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