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月君饭店,是包伟承好友家开的饭店,因此在月君饭店顶楼有一间专属于他的套房,而现在钱晶就待在这间套房中,不过也只有她一人,因为包伟承赴客户的约去了。
  “现在是怎么回事?”钱晶依旧是一身湿衣,外披着包伟承的西装外套,只是手上多了一条大毛巾,而她则站在房中自问,却得不到回答。
  她本来只是想要为她今天下班后,所遇到的一堆衰事求个公道而已,怎么跟他讲着讲着,结果竟被“挟持”到饭店来?
  其实她也不清楚为什么看见包伟承那张带点严肃的脸孔,她会忘了抗议,乖乖坐在车上?她只记得他带她来到这间套房后,他熟稔的从浴室中拿了条干净的大毛巾,要她擦拭身上的水滴,还霸道的命令她乖乖待在房中,他会请人帮她带来换洗衣物,接着不待她说话,他人已经赴约去了。
  天哪,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摆布?连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都能随意指挥她的行动?
  钱晶拿着大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眉头因为这突来的想法微微拧起,头脑像团打结的毛线球,一直找不到线头,而发热的身躯更是增添了烦躁……
  “啊,好烦哪!”她停下擦拭的动作,发泄般的大吼,叩叩的敲门声也在这时响起。
  “咦,是你。”
  她深呼了口气,把手中的毛巾丢在一旁的椅子上,打开门,看见司机小张站在门外,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
  “钱小姐,这是我家老板要我替你送来的换洗衣物,这些衣物都是饭店的女经理替你采购的,请你放心。”看见她惊讶的神情,小张连忙补充道。
  “喔,谢谢。”接过小张手上的袋子,钱晶道谢。
  “钱小姐,请你先梳洗一下,免得感冒,老板吩咐我,事情办完要去找他报到,所以我要离开了。”小张恭敬道。
  “喔,好……呃,你先等一下,你家老板是在哪里跟他的客户谈事情?”钱晶突然问道。
  她又不知道包伟承会跟他的客户谈多久,难道真要她梳洗完后,一直待在房中等他回来吗?
  这太奇怪了吧,她又不是他的女友或老婆。但她又不能什么都不说就自行回家,所以她决定等梳洗完,包伟承如果还没回来,她就自己去找他。
  “在二楼的沁香咖啡厅。”
  “我知道了,谢谢。”
  目送小张离开后,钱晶关上房门,看着脚底下的购物袋,她不自觉的又想起那个行事霸道却又体贴细心的包伟承。
  “奇怪,那时我怎么会乖乖的跟他来到饭店呢?”她揉着抽痛的额头,完全理不出头绪。
  “头好痛……算了,我还是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再说。”
  作下决定后,钱晶晃了晃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拿起袋子中的换洗衣物进到浴室,在浴缸中放了满满的热水,她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把头发和身体都清洗干净后,便将整个身子泡入热水中。
  “呼,好舒服喔。”
  热水的温度洗涤了整个身体和心灵,让她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申吟,稍微清醒的脑袋瓜子再度想起包伟承那个男人——
  “奇怪,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又怎么知道我是旭成集团企划部经理秘书?”她喃喃自语着。
  她记得他也是从公司大楼冲出才撞到她的,那么他也是旭成集团的人啰……可是他一副摆明所有人都要认识他的模样,表示他并不是一个小职员,至少也是主管级以上的人物……
  “他该不会是总经理吧?”
  虽然她进入旭成集团快三年了,可是因为她一直忙着工作,不论是白天或晚上,所以除了企划部和秘书部的同事外,她对其他人的印象都不深刻,尤其现在又不属于上班时间,更不用期待她放空的脑袋发挥多大作用!
  “算了,不管他到底是不是总经理,等一下见到他再问就好了……”“钱晶,钱晶,你在吗?”包伟承出声叫唤着。他和客户谈话结束时,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他回到他专属的套房,手上还拿着饭店服务生因应七夕节日所赠送的一朵粉红玫瑰。
  只是他在房中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钱晶,随手把玫瑰花放在一旁,他在床头处发现钱晶的随身包包,表示她还没离开。想了一下,他走到浴室外,敲门问道。
  “钱晶?如果你在里头就应我一声。”但他唤了好几声,浴室里却没有人回话。
  “钱晶,你再不说话,我要撞门进去了。”奇怪,从他去赴约到回来,她这个澡也未免洗太久了。包伟承拧眉,在心中默数三秒后,便不再犹豫的侧身撞门。
  “钱晶……”
  冲进热气弥漫的浴室,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泡在水中,肩膀露出水面的钱晶。
  也不知她在热水中泡了多久,他如此近距离叫她她也没反应,显示她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他急忙抽出一旁的大浴巾,紧紧包裹住她luǒ的身子,确定没有露出多余春光后,再把她抱到床上,拿被子盖住她。
  “钱晶,钱晶,醒醒……”他伸手轻掐她的脸颊,发现她的体温依旧高得吓人,心一惊,他出声叫着,但她不醒就是不醒,只有小嘴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呓语。
  他当机立断,打电话要家庭医师赶来饭店出诊,再找饭店的女经理替她穿上衣服,好让陈医生替她看病。
  “包子啊,我头一次听到你用这么着急的语气要陈叔叔来看病,她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以最快速度赶到饭店的陈医师,一边检查躺在床上的钱晶,一边调侃着。
  陈医生全名陈仕君,是包家专属的家庭医生,和包伟承的父亲,包骐家,是相当要好的朋友。年过五十的他,至今还未结婚,所以他把包伟承当做自己的亲生子般看待,话中满是亲昵。
  “陈叔叔,可不可以请你不要一直叫我‘包子’?你只要专心看看钱晶的状况就好了。”在宛如亲人的陈仕君面前,包伟承的霸道性格也稍稍收敛。
  “包子这个小名是我从小叫你到大的,你一时要我改口我也改不过来啊。”陈仕君大笑着,可没忽略他对这位钱晶小姐的关心。
  “陈叔叔,我好像从上国中开始就请你改口了。”只是陈仕君每回推托的话都一样。
  “是这样吗?唉,陈叔叔年纪大了,有很多事情忘记了,包子你就不要太跟陈叔叔计较。”陈仕君头也不回的回应,大手则熟练的拿出针筒,替发烧的钱晶打了一针。
  “……”面对陈仕君的耍赖,包伟承无言以对,只好把关心的视线投向躺在床上的钱晶。
  “包子,你的女朋友没什么大碍,她只是因为吹风淋雨导致发烧,我已经帮她打了退烧针,等下你找人跟我去拿药,每四个小时喂她吃一次,应该很快就会好了。”陈仕君边收拾着东西,边出声交代道。
  “陈叔叔,谢谢。”知道她没什么大碍,包伟承紧张的心情稍放,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
  “傻孩子,你的女朋友就像是我未来的媳妇一样,自家人哪需要道什么谢。”看包伟承对他话中的“女朋友”一词没有什么排斥反应,陈仕君脸上笑意满满,或许他跟骐家可以等着抱孙子了!
  “陈叔叔,你也想得太远了。”包伟承不否认他是对钱晶有兴趣,不只是因先前从吴秘书口中得知她的工作能力,还有她为了讨公道而与他计较的种种举动。
  遇到钱晶之前,在他眼中,工作是比女人重要的,但遇到钱晶后,他终于找到和工作同等重要的女人,所以他想要她,而且不容许她拒绝。
  “是这样吗?”已走到房门口的陈仕君,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瞅着他。
  包子这个孩子从小就很有自我主见,想要的东西绝不会轻易放手。既然他不否认和床上的女孩配成一对,表示他心底已经接受她的存在,两人在一起是可期待的事。
  “好了,不管怎么样,记得改天把她养得健健康康的,带来见我们。”陈仕君拍拍他的肩膀,笑道。
  “好,陈叔叔慢走。”
  请个饭店服务生跟着陈仕君回去拿药,包伟承转身走回床边,mōmō钱晶的额头,发现热度已经退了点,这才放心。
  他拿了条毛巾,小心翼翼的帮钱晶擦拭脸上的汗水,一边打量表情稍稍舒缓的她。如果他不曾看过钱晶清醒时那充满活力的可爱表情,光看此时躺在床上,看似沉静、娇弱的小女人,他实在不能想象醒来后的她,跟昏睡时的她会是如此两样!
  “钱晶,你的出现,在我的世界中会引起怎样的火花呢?无论如何,既然你被我看中了,你就再也没有其他选择了!”他嘴角噙着势在必得的微笑,在她微烫的额头落下一吻,表示他此时的宣告。
  昏睡中的她,或许是因为退烧针开始发挥作用,她的呼吸逐渐平缓,嘴角甚至悄悄上扬,完全不知道她未来的人生已经被某人预订——“唔,咳咳,水,我要水……”半夜,睡梦中的钱晶突然觉得喉咙干涩发痒,眼未睁,只有小嘴喃喃低语。
  “水来了,你慢慢喝。”在她耳边响起一道低沉却带点温柔的嗓音。
  她被人扶起,靠在一堵温暖且有弹性的“墙”上,干燥的红唇同时汲取到渴望的水分。她还不太清醒,一片混沌的大脑无法思考,只是专心的喝着水。
  “够吗?还要喝吗?”
  “够了。”听见同样好听嗓音的关心问话,钱晶下意识的响应,解了渴的她似乎又想继续沉沉睡下。
  但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眉头微微拢起,下一秒,她突然睁开双眼,往上一瞧,赫然发现包伟承那张令人心动的俊脸。
  “咦,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这里不是你家,是饭店房间。”看她一脸迷惑的可爱表情,包伟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说道。
  “欸?那为什么我不是待在家中,而是跟你在饭店房间中?”不知是不是感冒的原因,钱晶少了平常的精明,带点娇憨的问,她甚至没发现她此时躺在包伟承怀中的暧昧姿态。
  “因为你发烧了,我不知道你家住哪,只好让你在饭店住下,而我则留在这照顾你。”包伟承很快发现这点,觉得这样的她更加使人怜爱,连他回答的嗓音都不自觉的变得更温柔。
  她的烧并没完全退,他怕她半夜高烧复发,遵守陈仕君交代的话,每四个小时喂她吃一次药,也因此,他干脆不睡了,打开笔记型计算机继续他未完的工作。
  “是喔,咳咳,包伟承,谢谢你。”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舒服,所以马上就接受了包伟承的解释。她漾开笑,脸上小小的酒窝若隐若现,好不可爱。
  “喉咙很不舒服吗?来,把这颗喉糖含着。”他轻拍她的背,从口袋中掏出喉糖,拿了一颗给她。
  “谢谢。”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生疏,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他已认定她是他要的女人,不愿两人如此生分,才会如此说。不过钱晶当然不知道他话中的意思,只是单纯以为他都照顾了她一夜,两人已经是朋友了,所以她没有任何异议的点头。
  “喔,好,那你也可以叫我小钱迷,这是我的同事帮我取的外号,大家都这样叫我。”含着甜甜凉凉的喉糖,她礼尚往来道。
  “不,我要叫你小晶。”他并不愿成为她口中的“大家”的一员,他要的是她心底最特别的位置。
  “可是没有人这样叫我啊。”钱晶道。
  同事、普通朋友都叫她小钱迷或是直接叫她钱晶,要好的朋友叫她晶晶,家人则是叫她晶儿……
  “那小晶这个名字就是我专属的,其他人都不准这样叫你。”听见她的回答,包伟承笑了,甚至霸道的规定。
  “包伟承……”
  “叫我伟承。”他纠正。
  “好,伟承,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你干吗那么计较?”她从善如流的改口,顺便问出疑惑。
  “我喜欢小晶这个名字。小晶,记得,不准让其他人叫你小晶。”包伟承低下头,凑近她的脸蛋。他清楚自己有一张让女人趋之若鹜的俊脸,故意绽开温柔的微笑,目的只为了勾引怀中因为感冒而脑袋不清楚的人儿。
  “你怎么这么霸道?”她失笑,小声嘟囔着,但面对他靠近的放大俊脸,还有他说话时喷洒在她脸上的热气,她的心突然跳得好快,身体体温也似乎在慢慢升高,脑袋更是昏沉沉的,作不了反应。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她迷惘,但她却一点也不讨厌,同时,她发现他们两人靠得如此近,她想出声抗议,却又觉得待在他怀中好温暖,令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冒发烧的关系,在这一刻,她只想卸下面对外人时的伪装,只想享受他的呵护,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在她虚弱得想要有人陪时,最后只抓到空虚和寂寞……所以一时间,她竟舍不得离开,不愿回到那可怜的情境,只好装做没发现两人的暧昧。
  “所以你只有听话的份。”两人距离太近,她的抱怨全让包伟承听了去,他眸中掠过笑。既然她说他霸道,那他就霸道给她看。
  “恶霸。”
  “小晶,你的额头怎么那么烫,你又发烧了吗?”她再度小声嘀咕,他只有宠溺她的念头,很自然的,他伸手轻拂她垂落在额际的发丝,却无意间碰到她发烫的肌肤。
  不等她说话,他把她整个人转向他,以额头碰触她的额头,关心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展现在她眼前,殊不知他这样亲昵的举动,反而让她心跳跳错好几个节拍,脸上嫣红更重。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很热。”下意识的,她答。而且她相信如果他再靠近一点,她可能就要喷鼻血了。
  老天,她第一次知道她的鼻黏膜这么脆弱,竟然抵挡不住男色的诱惑!
  “我拿退烧药给你吃。”发觉她脸上热度比刚刚高,他放开她,就要去拿药。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