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为什么要吃药?我没事啊……咳咳,只是有一点小咳嗽罢了。”她拉回他,一脸迷糊的说。当然这突来的咳嗽让她前一句说得有些尴尬,但这只是一点小事,就不用太在意了。
  至于他以为的“高烧”,其实只是她在脸红——没有人会因为过度接近帅哥,导致血液循环加快,让脸发红、发热,而需要吃退烧药的吧?她可不想当第一个,当然要把关心过度的某人拉回。
  “小晶,你烧昏头了吗?看你整张脸红通通的,你还说你没事。”虽然他不必用力就能扯开她的手,但因为她眸中透露出不愿他离开的情绪,让他不舍得拂逆她。
  “我真的没事,我只要多休息就好了。”她伸手搂住他,还真的闭上眼睛,一副随时都会睡着的模样。
  “好吧,你睡吧,我在这里陪你。”“唔。”睡得饱饱的钱晶踢掉盖在身上的被子,从床上爬起身,双眼迷蒙的她,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觉得身体轻松许多,她定睛一瞧,才发现这不是她的房间。
  “咦,这是哪?”她晃了晃头,扫射整个房间一圈,昨晚的记忆统统回笼,她一张小脸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天啊,她昨晚竟然硬赖在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身上睡觉,甚至还不准他离开——她什么时候变成这种缠人的女人?而昨晚那个撒娇的小女人真的是她吗?
  喔,好丢脸啊!真不知道包伟承会怎么想她……可是昨晚那种被关心的感觉真好。
  这不是指她的父母都不关心她,只是为了赚钱,她一个人独自在台北居住,生活除了工作,就是自己一人在家休息。现在她生病,更渴望有人陪伴,所以昨晚他的照顾、他的关心就像寒冬的暖阳,抚慰她寂寞的心灵,也才会让她有种想窝在他温暖怀中,不愿放开的冲动。
  不过这种突来的依赖,应该只是因为感冒,而包伟承又恰巧待在她身边,关心她、照顾她,填补她内心深处已经压下却又因感冒浮出的空虚,因而产生的一种错觉吧!
  “奇怪,包伟承人呢?”说服了自己昨晚的异常举止,她才有心去找照顾了她一晚的人。只是她环顾房间四周,都没有看到人,走下床,在药包底下,意外发现一张纸,她好奇地拿起来看。
  小晶,因为看你睡得很熟,且你感冒还没好,所以我就没叫醒你,先去公司上班了。我已经帮你请假,你起床后记得打客服电话,要服务生端东西来填填肚子,再吃一包药,然后继续休息,让感冒早点好。
  伟承
  “请假?啊,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怎么会?这样我的全勤奖金不就又泡汤了……”
  钱晶看完纸条的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表,因为她很在意纸条上写的“请假”二字。这一看,发现她竟然一觉到中午,她不禁出声哀号。
  看来,这上午的假她是请定了,而她每天准时上下班的全勤奖金,也跟昨晚为了找包伟承讨公道,特地向餐厅领班请假一样,都泡汤了。
  即便她知道包伟承这样做是为了她的健康着想,但自觉一觉醒来,身体状况己经恢复的她,却相当心疼这一上午的薪水和年终的全勤奖金,心头的温暖早被懊恼所取代。
  “该死的霸道男,凭什么自作主张帮我请假啊!不行,既然上午的假已经来不及挽救,我不能连下午的班都不去上……”想到飞走的钱宝宝,钱晶还是忍不住低咒一声,而为了抢救剩下的钱宝宝,钱晶马上作下回公司上班的决定。
  距离公司午休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她必须换掉身上不符合公司规定的服装。
  她找到随身包包后,正要跑出房间时,突然想到包伟承的叮咛。虽然气他擅自作主,可是他温暖的关心,却还真实地留在她心底,所以她还是回头,一把抓起桌上的药袋再转身离开,打算先回家换衣服,再赶去公司上班。
  可是等她冲出饭店,才发现一件严重的事——从月君饭店到她家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只靠双腿走路绝对来不及。如果要搭出租车,从月君饭店到她家,再从她家到旭成集团,那她必须多花费几百块的车费……喔,想到即将从她口袋飞走的钱宝宝,她的心就好痛啊!
  可是反复思量,还是去上班赚到的钱宝宝比花去的出租车费还多,所以无论心有多痛,她都得认命去叫出租车。
  “钱小姐,你怎么会在这?”
  “先生,请问你是哪位?”出租车还没招到,倒是先等来一道陌生的嗓音,钱晶狐疑转头,有礼询问。
  “钱小姐,算上今天,我们前后总共见了四次面,你怎么还不记得我是谁啊?”闻言,男子无奈的露出苦笑。
  前两次和钱晶见面,是表姐约他在餐厅相见,说要介绍一个朋友给他认识,而那名朋友就是在餐厅当服务生的她。
  在餐厅见到的她,一颦一笑都充满了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的亲切柔和,尤其她的贴心更令人备感窝心,很自然的就吸引住他的目光。但在餐厅外的她,礼貌依旧,笑脸一样甜美,只是她眼中的陌生,让人感到无奈。
  “啊,是吗?”钱晶陪着笑,但她还是没记起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的记性很差,请问你是谁?怎么认识我的?”她没时间客套,只好直接询问。
  “我是林俊宇,林淑美的表弟,我们曾在‘喜来餐厅’见过两次面,也曾在路上碰过一次,那时你跟表姐还有其他同事都在,你记起来了吗?”虽然表姐曾对他解释过,但今天已经是第四次见面,他还是期待她会记起他。
  “呃,好像有点印象……”
  “算了,你不用勉强,倒是现在是上班时间,你怎么会在这里?”林俊宇放弃,直接导回一开始他会叫住她的缘故上。
  “呃,有一些事,所以我正打算回家,换衣服去上班。”面对“陌生人”的询问,钱晶只是简单带过。
  “我的车就停在对面,需不需要我载你一程?”其实林俊宇对她很有好感,只是佳人无意,他也不能勉强,但现在有机会可以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他当然不会放过。
  就他所知,钱晶目前为止还没有喜欢的人,而且据说有几个借故介绍给她的男人,下场都跟他一样,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机会要靠自己创造,他现在就正在努力。
  “可以吗?”
  有人自愿要载她,表示她可以省掉搭出租车的花费,钱晶双眼发亮,一颗心轻飘飘的,高兴得直接握住林俊宇的手。现在的他,在她眼中已经变成最可爱的天使,特地下凡来“救”她。
  “当然可以。”林俊宇点头回应。
  虽然好奇她怎么会这么高兴,不过她的笑脸相当灿烂,让他又不自觉的心动了下,才想偷偷回握她柔嫩的小手,那双小手的主人却突然被拉开了——
  “小晶,你在做什么?”
  听到声音,林俊宇往前一看,见到钱晶人竟然被另一个男人以大手圈住,那男人拥有一种长期在上位者才能培养出的威严气势,且现在正敌意极重的瞪视着他,他吓了一跳,摆在前头而mō空的双手更快速缩回。
  “咦,包伟承,你怎么会在这?”钱晶往后一瞧,发现抱住她的人是包伟承,她脱口问道。又想到昨晚她借着感冒缠他一事,她脸一红,就想挣脱他摆在她腰上的大手。偏偏她的挣扎完全没用,她只有气呼呼的瞪着他。
  “我来找你。”虽然对她又连名带姓叫他感到不悦,但因为还有第三者在场,这称呼的事他打算私下解决。
  一早回公司上班后,他发觉他的注意力,竟然大半都在还在饭店休息的钱晶身上,不能专心做事。好不容易熬到午休时间,他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所以他才会开车来月君饭店。
  只是他才刚到饭店门口,就看见他要找的人竟没有乖乖待在房间休息,反而在路旁和另一个男人说话,两人的手甚至还握在一起……他终于忍不住冲向他们,把钱晶扯回自己怀抱,向眼前男人宣告他的主权。
  但现在的她,一点都没有昨晚像猫般的柔顺,反而一直想推离他。面对她的挣扎,他当然不会如她所愿,毕竟眼前还有一个情敌在,所以他更加重力道困住她。
  “钱小姐,你认得出他?”虽然他看得出她有所挣扎,但为什么她却没有露出像她看到他时的陌生表情呢?
  “我当然认得出他啊。”钱晶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停下徒劳无功的扭动,她看向林俊宇的眼神反而带点疑惑,就连搂着钱晶的包伟承也狐疑的瞅着他,似乎在想林俊宇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钱小姐,可以请问你们认识多久了吗?”不甘心,他不甘心她对他们两人的态度不一,林俊宇带点冀望的问。或许抱住她的男人跟她认识很久了……
  “我们昨晚才认识。”回答他的是包伟承。
  “昨晚?”林俊宇瞠大双眼,不敢相信这个答案,一颗心简直要碎了。
  “对,我跟他是昨晚才认识的。”钱晶点头证实。
  只是他们认识的经过不太好,谁叫她因为他损失了一堆该赚的钱,虽然多了她好久没享受过的呵护,还有少有的悸动,但他今早的自作主张已经抵销了她对他的好感……思及此,钱晶横睨着他,眼中带着一丝怨恨,甚至悄悄抬起小脚,用力踩上他的脚。
  哼,他又不是她什么人……好吧,冲着他昨晚对她的关心,他们就算是朋友好了,但他也没权利替她作主啊!
  突然收到她愤恨的眼神,还有脚上的吃痛,包伟承眉头微拢,一头雾水的回望她,但圈住她的双臂依旧牢牢锁住她不放。
  “那你怎么会记得他?我们前前后后共见过四次面,可是除了你在餐厅工作时记得我外,其余时间你都忘了我是谁。”林俊宇实在不想用弃夫的口吻抱怨,可是没办法,尤其是他眼前的这对男女竟然当他不存在般的“眉目传情”。
  “呃……”经林俊宇一提,钱晶这才回过神,也才发现这个疑点。
  对喔,为什么她跟包伟承只见过一次面,她会这样简单的记住他?是因为昨晚他对她的关心,让她最柔软的那一块心田不由自主的记住他;还是因为他,她损失了一堆钱宝宝,让她下意识的记恨着他?
  “那表示你在她心中什么都不是。”闻言,包伟承心中得意极了,他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替她说道。
  只是,餐厅?小晶不是在他家公司工作吗?怎么又多了一个餐厅的工作?
  “包伟承,你说得太直接了,这样很伤人的。”她一愣,但又觉得包伟承说的也算事实,她对林俊宇真的没啥感觉。
  不过她对包伟承是有感觉的吗?那不是因为她感冒、因为她心底想要人陪的空虚所产生的错觉吗?
  “我说的是实话。”
  “实话是没错,但我们可以婉转点说啊。”一时想不清楚,钱晶只有下意识和他对话。
  “好让他以为他有机会再缠着你?”包伟承挑高一边眉。
  “我不是这个意思。”钱晶反驳。
  “不是也没差,反正有人应该听得很清楚了。”包伟承斜睨着一旁大受打击的男人,心情相当好。
  “对不起,打扰了。”接收到包伟承的视线,林俊宇唯有苦笑,转身离开。
  唉,看来他以为佳人身边没人,所以他可以慢慢努力的想法可以丢弃了。第一次恋爱,却出师未捷身先死,呜呜,他决定了,他要到酒吧买醉、疗伤去,等明天再重新寻觅一段新的恋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