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古为今中 历史处处可借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劫听着张晋川的话,心中又涌起来一种做梦的感觉。
  他们现在还是高三的学生,要紧锣密鼓的筹备高考,他的同学都在紧张学习,做题,考试。而自己却在异国他乡的战乱之地,面对几次枪林弹雨,险象环生,现在甚至是给武装分子头目出谋划策,揪出内jiān,平定叛乱。
  这让他有种身处历史中的感觉。
  他每每读历史,就感叹,霍去病当年十七岁,就率领八百轻骑,远征数百里,斩杀敌人数千,俘虏敌军大批首脑。
  那时候,少年英雄,勇冠三军,就是他现在这个年纪。
  而大词人辛弃疾在二十一的时候,就率领五十人袭击敌人万军大营,活捉叛徒,扬长而去。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历史,不是小说。
  思绪电闪而过,苏劫回过了正常,他看着张晋川道:“接下来,我们就只有等待了,希望芙雅能够成功,否则我们也很麻烦。”
  “凡事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尽人事,看天命,历朝历代大事决断也都是如此。”张曼曼倒不在乎成功和失败:“这个计策很不错,看来我来找你们两人是正确的选择。张晋川,你果然是克制风家,不过这次的事情其实功劳在苏劫身上,不是他放了那盖尔,我们这个计策根本无从下手。怎么样?你要的六成是不是应该给苏劫分一些。”
  “一码归一码。”张晋川连忙道:“我们来的时候可是签了合同,契约精神还是应该有,另外只要苏劫答应进入我公司一起做事,条件还有得谈。”
  苏劫看见张晋川寸步不让,知道此人其实并不是性情中人,而是有个自己的核心利益,可以合作,但不能够托付交心做兄弟。
  他也有自己的一套“相人之术”。
  正说话之外,外面传来脚步声。
  三人闭口不言。
  这个时候,盖尔进来了:“我父亲已经处理完毕了事情,现在接见你们。跟我走吧。”
  苏劫站起来,三人跟着盖尔走过了长长的军营,来到庄园面前,顿时有士兵上来搜身,把武器匕首都没收了,这才准进入其中。
  庄园里面很简谱,就栽种了一些树木,甚至没有人去修剪,但地面上却打扫得干干净净,整洁到一尘不染,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庄园里面也有许多士兵作为守卫,死死盯着三人,严密防备。
  走入其中之后,就是个办公政务大厅,大方桌,前面坐着个人,皮肤黝黑,身穿军装,一只耳朵没有了,头上还有许多弹痕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目光极其锐利,看着苏劫等人,就好像猛兽看猎物。
  不过在这中年男子的脖子上挂着大金项链,手指上也带着大金戒指镶嵌宝石,每只手都有好几枚,在手腕上还戴着金表,样子好像活脱脱的土财主暴发户。
  在国内,哪怕是最土的煤老板都不会这么戴了。
  苏劫并没有笑,他其实明白,这人之所以戴这么的首饰,实际上是为了随时出问题逃走做准备。
  因为在这里,哪怕是手握大权也随时有可能被推翻,在动荡的时候,人有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带走财富,不如随身携带首饰,遇到了困难的时候,还可以进行典当交换,来维持生存,同时东山再起。
  “父亲,他们来了。”盖尔对这中年人道。
  很显然,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就是当地头目,阿瓦西将军。
  “昨天我儿子对你们的袭击,我在这里道歉。”阿瓦西道:“还有,你叫做张曼曼,是张教官的女儿吧,我在青年时代,曾经在蜜獾训练营培训过一段时间,也算是张教官的学生,如果不是那一段日子,我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将军,我们今天是来”张曼曼开口把话引入正题。
  这个时候,阿瓦西将军摆摆手:“那批货物按照我们的法律,的确是应该被扣押,我的所做都是通过正规手续。”
  听见这个话,苏劫知道,这阿瓦西并不好对付,很难让他放弃这块到口的肥肉。
  此时此刻。
  在离军营不远的一处医疗所中,“灰狼”躺在病床上,睁开眼睛,动弹不得,他的下半身已经完全瘫痪,连大小便都不能够自理,这都是被苏劫那一下“锄镢头”变化的“折树枝”断掉了脊椎。
  “灰狼”的双目之中出现了仇恨至极的眼神。
  在他的旁边,有个年轻人,大约是二十七八岁,也是身穿迷彩服,浑身上下都很阴冷,看起来并不是很壮实,可仔细一看,土黄色的迷彩服之中全部都是精钢一般的肌肉,给人一种哪怕是刀都看不动的坚固感。
  他的手长而粗,手指上的皮肤鱼鳞似也,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mō爬滚打。
  这就是“饿狼”。
  “灰狼,你的脊椎断裂,这里的医疗条件不可能让你恢复,得要去美国进行高科技治疗,花费起码上百万美金才可以恢复。”“饿狼”道:“我们的计划失败了,谁能够想到那小子居然和盖尔化敌为友,现在不但计划没有成功,反而使得阿瓦西对我们产生怀疑。”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灰狼”道:“还好,巴塔是我们的人,为今之计,恐怕只有破釜沉舟,直接让他发动我们的计划,只要计划成功,这三个小杂碎也不过是瓮中之鳖,全军覆没。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也只能如此了。”饿狼道:“那阿瓦西把儿子从国外召回来,实际上就是想培养以后接班,巴塔这次已经失去了信任,的确是要动手,我去说动他”
  突然之间,饿狼脸色大变,猛的一缩,从天花板钻了上去,好像老鼠,一阵窸窸窣窣就不见了影子。
  过了一会儿,无数脚步声出现,芙雅破门而入,看见就“灰狼”躺在床上,不由得皱眉:“搜!还有,立刻施展计划。”
  庄园内,张曼曼沉默了,正要想办法说服阿瓦西,同时也在等待芙雅那边发动。
  “我很尊敬张教官,但生意是生意,法律是法律不过,你们想要我放心这批货物,也不是不可能,只要”阿瓦西将军用纯正的英语说着。
  突然,在外面就传来了枪声。
  他猛的站起来:“警卫,警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他好像敏捷的兔子,直接就闪身到达了角落里面,同时大声呼喊,看来是经常遇到这种事情,养成了技术性的习惯动作。
  警卫也行动起来,陡然冲进来,拿枪包围了苏劫三人。
  再次被抢指着,苏劫却一点都不心慌了,这个时候,他大脑深处已经冷静下来。
  随后,又有一个警卫首领跑步进来,用土语喊着:“将军,外面在喊巴塔叛乱。”
  “什么?巴塔叛乱?”阿瓦西从角落里面走出来:“芙雅,芙雅在哪里?究竟什么事情?巴塔居然敢背叛我,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开始怀疑了,没有立刻调查他,他居然敢率先发动叛乱,这是在找死!”
  他大声的呼喊着。
  苏劫只听懂了几个词,因为阿瓦西在愤怒之下,语速太快了。
  过了一会儿,芙雅大踏步走进来,她满脸喜色:“将军,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我立刻去调查灰狼和饿狼,开始审问,发现果然是他们和巴塔勾结,要害死盖尔。我正准备向您汇报,同时去阻止巴塔的阴谋,但巴塔在刚才居然率领了自己的卫队冲出军营逃走了。”
  “该死,该死”阿瓦西暴跳如雷:“居然敢害我儿子,速速去抓,跟我去指挥台!”
  他怒气冲冲的走了,要调兵遣将,同时对芙雅道:“你留在这里,招待他们三个客人。盖尔,跟我走。”他还是不放心自己儿子留在这里。
  “事情很顺利。”等阿瓦西带着警卫走了之后,芙雅对张晋川道:“果然,我这一喊,巴塔居然没有敢反抗,直接就逃走了。早知道这么简单,我还高估了他的胆量,以为他会和我对干。”
  “这叫杯弓蛇影,疑神疑鬼。不过他是个聪明人,跑得快。”张晋川也松了口气:“如果他硬来,根本是死路一条,就算是不承认,面前阿瓦西分辨,也凶多吉少,第一阿瓦西肯定会解除他的兵权,审查他,他想要逃跑都困难了,于是当机立断立刻逃走。就算审查不出什么毛病,也失去了阿瓦西的信任,还是凶多吉少。”
  “这和曹操当年刺杀董卓有些类似。”苏劫道:“曹操刺杀董卓,被看见了,连忙跪地献刀。董卓事后心疑,有人给他出主意,立刻再召唤曹操前来,曹操如果来,就是真心献刀,如果不敢来,那就是刺杀。果然曹操心中有疑,立刻逃走了。”
  “这心理战有些意思。”张曼曼心中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大半。
  “芙雅。”张晋川道:“等下你还要在将军面前陈述利害关系,你这样对他说”
  说着,他把芙雅拉到一边,叮嘱着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