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身如七尺孤杨傲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操!你敢当众阴老子,我送你去见你爹!”叶重暴怒,铁拳一握,趁机就要斩杀叶轻寒。
  “够了!还不够丢人吗?要把丑事宣扬给全镇人看吗?”一声呵斥,让叶家众人不禁一阵恶寒,纷纷闭嘴。
  叶轻寒也沉寂倒退一步,和叶重拉开了一些距离,自己虽然是大武尊的灵魂,可是肉身孱弱不堪,就算有通天的技巧,想杀叶重也十分困难。
  “大伯,你要为我做主啊!这个杂种偷袭我,你看我被打的!呜呜呜……。”叶小梦哭嚎,像个受委屈的小姑娘。
  叶轻寒看着来人,是个中年大汉,威严无比,像个一家之主,苍劲的身躯透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力量,仿佛要喷发的火山,不动则已,一动山崩地裂。
  不错,他就是叶家的家主,叶狂,一身修为达到炼体八重!武者中期的存在,乃是万山镇前三高手。
  叶狂扫视众人一眼,看着倒地不起的叶家几个废物,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再看叶轻寒,眼中出现一抹惊诧,暗道,“他不是不能修炼吗?怎么有真气波动?”
  “是你打的?”叶狂挑眉问道。
  “是!”叶轻寒握紧短剑,在这个家族,他只信实力,只信手中的剑。
  “为何殴打同族?不知道这是违背族规的吗?”叶狂冷冷的问道。
  “殴打同族算是违背族规吗?那我为何被殴打的十几年也没见一个人出来放个屁?”叶轻寒不屑讥讽,用更加冰冷的语气反问道。
  叶狂脸色铁青,被这一句话问的直接说不出话来,叶轻寒一家被欺辱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说而已,却没有想到今天成了反驳他的最犀利的话。
  “放肆!你个杂种,没有教养!敢如此顶撞族长,今天我不杀了你……。”叶重愤怒,又要出手。
  “杂种你还是闭嘴的好,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根小拇指就可以按死你!”叶轻寒丝毫不给面子,冷声打断了叶重的话。
  “你敢如此辱骂长辈,真是气煞老夫……。”叶重气急败坏,恨不能一拳打烂叶轻寒。
  “你把你自己当成长辈的时候我才会把你当成长辈,若你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看,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叶轻寒傲然说道。
  “好了!长不长,少不少,成何体统?都给我闭嘴。”叶狂不满的瞪了叶重一眼,随即看向叶轻寒,低沉的问道,“我再问一次,你为何殴打同族?”
  “族长,我请问你一句,如果您的女儿叶晨儿在这么冷的天住这么破旧的房子,还被这几个垃圾用冷水从头浇到脚,你会怎么做?”叶轻寒冷声反问道。
  叶狂深吸一口气,久久没有说话,因为无言以对。
  “你现在为什么不跟我说族规?我昨天被叶清风和叶小梦带着几个外族的人活活打晕,丢到了十万大山山脚处,你为何不告诉他们,叶家还有族规?我妹妹收到如此羞辱,我出手了,就是触犯族规?那好,我叶轻寒愿意接受惩罚,从今以后退出叶家,就此告辞!”叶轻寒抱着叶梦惜,拉着惊呆的王氏就朝大门走去。
  “站住!”叶狂蹙眉,今天这个事情弄成了这样,若是让叶轻寒就这样走,岂不是让王家和徐家笑话叶家不公?
  “叶家的族规和惩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叶狂冷声说道,“执法长老何在?”
  “叶枫在。”人群中又走出一个中年大汉,和叶狂有些像,正是叶狂的三弟,叶枫,叶家的执法长老。
  “执法鞭给我!”叶狂冷声说道。
  叶枫双手奉上执法鞭,上打族老,下打奴仆,谁敢反抗,可当场诛杀。
  “趴下!”叶狂冷眼看着叶枫,低沉的说道。
  叶枫一愣,不懂叶狂要做什么,可是他眼中的冷焰越来越浓,不禁一阵恶寒,连忙趴在冰冷的地面上。
  “身为执法长老,对族中犯族规者不闻不问,放纵他们,不配做执法者,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执法者,另外接受十鞭作为惩戒!”
  啪啪啪!!!
  “啊!”
  鞭鞭入肉,鲜血四溅,叶家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叶枫凄厉的惨叫响彻叶家,浑身抽搐,显然疼的钻心。
  叶重脸色一沉,不懂叶狂为何为了一个小子这般惩戒自己的亲弟弟,更何况他还是叶家的执法长老呢!
  叶轻寒嘴角微微上扬,没有阻止,倒是想看看叶狂到底想干什么。
  十鞭子打完,叶枫直接痛的晕了过去,可见叶狂真的没有手下留情。
  “叶重!趴下!”叶狂冷眼看着叶重,不耐烦的呵斥道。
  “族长,我……。”叶重浑身一哆嗦,看着叶枫的惨样就知道,自己若是挨十鞭子,半个月别想下床了!可是看叶狂的表情,知道再不趴下,可能就不是十鞭子的事情了。
  叶重趴在地面上,屁股一颤,仿佛鞭子已经打下来了。
  “叶重,身为叶家执事,纵容子女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还仗势欺人,罚你二十鞭,罚半年俸禄!”叶狂霸权,根本不给叶重反驳的机会,狠狠的甩出鞭子,比叶枫的力量有过之而无不及。
  啪啪啪……。
  “啊啊啊……。族长我错了!我……。”叶重惨叫,十指插入了坚硬的泥土内,可是很快就说不出话了,十鞭子后奄奄一息。
  叶轻寒没有半点怜悯,咧嘴浅笑,这样的表情被叶狂捕捉到,不禁更加用力,叶重直接昏死,却发现叶轻寒依旧是冷笑。
  “这真是叶轻寒么?为何我觉得他的笑容有些毛骨悚然?”叶狂心底倒吸一口冷气,换做是别人,早该出手阻拦,顺手卖一个人情给叶重了。
  “叶清风,叶小梦,叶小虎,叶小宝,叶大龙……。全部趴下!”
  “啊……。”叶清风等人看着叶狂也要鞭罚他们,竟然直接吓昏了过去。
  “冷水泼醒他们!”叶狂冷声说道,看似绝情,其实他更想知道叶轻寒有多绝情,会不会一样不阻止。
  “族长啊!他们还是孩子啊,小梦更是女孩子,您这样会打坏他们的!夫君已经被你打的昏死过去了,求您高抬贵手吧!”叶小梦的母亲余氏直接扑了过来,满地打滚,像个泼妇一样,一点都没有求饶的样子,更像是耍无赖。
  “求我不如求他!这些年他们犯的错,没人给他们纠正,所以才会变成这样,若是几年后叶家弟子都像他们这样,以后还有什么将来可言?”叶狂愤怒的喝道。
  余氏顺着叶狂的目光看向叶轻寒,眼中涌出一阵怨毒,却很快敛去,对着叶轻寒哀嚎道,“轻寒啊,这些年你受委屈了,我们愿意补偿,求您高抬贵手,跟族长求个情吧!”
  “轻寒,算了吧……。”王氏不敢过分得罪这些族中大佬,连忙低声央求道。
  “算了?为何要算了?我觉得族长大人教导的很对,你们应该感谢他才是。”叶轻寒淡淡的说道。
  今天别说叶狂只是作秀,就算真打死几个人,叶轻寒也不会有半点怜悯之心!
  “你个杂种……。”余氏破口大骂,怨毒的眼神再也不去遮掩。
  啪……。
  叶狂狠狠的一鞭子甩在了余氏的身上,余氏顿时歇斯底里的哭嚎,身体蜷缩,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啊啊……。嗷……。。”
  很多人看着余氏惨叫抽搐,顿时幸灾乐祸,想笑却不敢笑,生怕遭到牵连。
  “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悍妇,我叶家才会日益败落!”叶狂愤怒无比,借机发泄,也想教导一下族人,亲自提来两桶冷水,直接泼在叶清风等人的身上。
  叶清风等人顿时清醒,浑身一哆嗦,看着叶狂挥起的鞭子,双腿乱蹬,像个疯子一样惨叫。
  “啪!啪!啪!”
  连续三鞭子,连叶小梦也没躲过去,直接被抽的昏死过去,叶家无不胆寒,包括叶梦惜都趴在叶轻寒的怀里不敢看,王氏更是黯然,今天是给他们一个交代了,可是日后呢?将会受到怎么样的报复?
  “他们犯的族规受到这样的惩罚,你满意吗?”叶狂淡淡的看着叶轻寒,低沉的问道。
  “我满意不满意不重要,你满意就好。”叶轻寒没有丝毫好脸色,因为他现在根本不需要委曲求全,他也没有这个坏毛病。
  “关于你的惩罚,念在你救妹心切的份上,就罚你……。”叶狂眼中涌出一阵不满,沉声说道。
  “就罚我滚出叶家就好,不用说了,我乐意接受这个惩罚。”叶轻寒抱着叶梦惜就要离开。
  “你为何执意要走?难道你不满意我对他们的责罚?”叶狂不满的喝道。
  “因为我身如七尺孤杨傲立!宁断不弯!更何况家已破,已无留恋之意。”叶轻寒苍劲的身躯内陡然爆发出一股傲然气息,仿佛来自九天之外的帝王,一双眸子射出无上的意志,俯视着叶家众人,让叶狂的气势都被压制。
  “娘亲,咱们走吧。”叶轻寒拉着王氏就朝叶家大门走去,留下一个残破矮旧的草屋,嘲笑着叶家的无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