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危机逼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临渊瀑布,高五六十米,长年不断,四周雾气浓郁,温度也不像其他地方一样酷寒,花草未凋零,依旧青郁,甚至可以看见蝴蝶飞舞。
  瀑布下有个很深的水潭,上面的温度像个温泉,但是两米以下,温度可以瞬间冻死一个炼体五重的存在。
  叶轻寒褪去外套,直接走向瀑布,庞大的冲击力长时间可以冲破石头,撞在头上犹如五雷轰顶。
  轰轰轰……。
  叶轻寒浑身气血燃烧,真气疯狂的流传,体表的肌肤赤红,血管都要爆破,鲜血直流,染红了水潭。
  “啊!”
  叶轻寒铁拳一握,拼命的击打着冰冷的岩石,肉身化作兵器,完全是自残式修炼,动用身体的每一处击打如钢铁一般的岩石。
  轰轰轰……。
  拳击,肘击,顶膝,鞭打。
  刺痛刺激着灵魂和肉身,原本已经受伤的躯体被瀑布冲击,显得更加凄厉。
  力量不断被消耗,真气游走,化作力量,冲体而出,游走伤口,不断愈合,浩瀚的气海都被耗尽。
  叶轻寒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如灌铅一般沉重,站都站不稳,直接被瀑布冲下水潭,刚刚接触到两米深的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冻僵,顿时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拼命的朝上面挣扎。
  艰难的爬到岸边,打开酒坛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紫光酒,心肺巨痛,仿佛心脏都要爆裂。
  “呼呼呼……。”
  大口喘着粗气,借用紫光酒修复伤体,促发新的力量迸发,潜力得到最大的开发。
  “快要突破了!”叶轻寒觉得力量突然爆发出一千五百斤左右的力量,炼体五重的瓶颈也开始松动,顿时欣喜。
  咕嘟……
  又是一口灵酒下肚,灵气横冲直撞,疲惫的肉身快速修复,磅礴的力量yù要破开云霄。
  轰……。
  突破了,炼体五重!按道理,炼体五重应该只有一千六百斤的力量,可是叶轻寒却直接冲到了三千斤,若是配合武技爆发,绝对逼近炼体七重的力量。
  猛灌几口紫光酒,浑身充斥力量,再次冲进瀑布下继续淬炼,让身体犹如兵器一般犀利,拳可破天。
  ……。
  江宁郡,郡守府邸,一个黑衣强者恭敬的跪在大殿下,不敢抬头眸视坐在宝座上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气息十分可怕,一头乌黑长发披肩,眸子像犀利的鹰眼,五官精致,算得上丰神如玉,嘴角微微上扬,增添三分邪傲不羁。
  他便是江宁郡的郡主,当年的少郡王,司徒云霄,如今已经身居要职,成为真正的郡王了。
  “你说那个孽种可以修炼了,而且进步速度很快?”司徒云霄俯瞰着黑衣人,一脸漠然。
  “是的,郡王,而且万山镇还传来消息,灵宝阁的荀老头也突破进入了燃血境,有些不可思议,那个老家伙明明已经大限将至,就算是宝药也不可能让他突破……。”黑衣人匍匐在地,不敢有丝毫异动。
  “不必管他,叶轻寒不是能修炼了么,派人去把他弄残,破了他的气海,断他一手一脚,但是不要杀,我让他活在痛苦中。”司徒云霄阴冷邪笑道。
  “回大人,弄残他不费事,就是他现在住在灵宝阁,我们动手势必会惊动荀老头。”黑衣人脸色难看,他不过是炼体九重,去和燃血境厮杀,不是找死么。
  “荀非子会一天十二个时辰跟着他吗?如果你觉得没把握,可以告诉我,我换人去!”司徒云霄冷冷的呵斥道,眼中射出一抹杀机。
  “卑职这就去办,绝对让大人满意!”黑衣人浑身一颤,连忙回道,换人,意味着他的命就不存在了。
  “顺便把那个最小的叶梦惜给杀了,我会让王仙儿跪在求我!贱婢,让我成为了笑柄,若不是天剑宗阻拦,我非灭了破剑峰不可,让你看着家人一个个死去,让你永远活在痛苦中!哈哈哈……。”
  司徒云霄残笑,声音阴寒,将其气质破坏的一干二净。
  黑衣人额间虚汗直冒,跪退而去。
  ……。
  傍晚时分,叶轻寒将力量练至万斤之多,一坛紫光酒被喝的干净,一杯紫光酒让荀老头晋升燃血境,一坛酒却只让叶轻寒突破到了炼体七重初期。
  不过这一天的叶轻寒变化极大,仿佛长高了五公分,脸上的稚嫩褪去,多了三分威严和刚毅,一言一行如同上位者,让人臣服。
  “武者初期了,剩下的那一枚血参可以让我晋升到武者中期甚至巅峰,一旦突破燃血境,我就可以暂时性的动用一些武技了,杀不了强者,至少可以自保。”叶轻寒呢喃,他的目光显然不是防备炼体境,而是防备燃血境甚至苦海境!
  回到岸边,又练了一会重狂刀法,体力快速消耗,力量和真气根本无法支持他动用这些高等秘术。
  星光点缀,黑色如墨,叶轻寒化作一道幽灵射向万山镇,千家灯火,万山镇充满了安详和平静。
  小梦惜大梦初醒,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感觉神清气爽,力量和真气都翻了数倍之多!
  “呀!我怎么进入练气六重了?”梦惜迷茫,抓了抓头不知所措。
  “伟大的小主人,你定是个天才,和我一样一样的天才!”鹦鹉从屋子里跑出来,一脸垂涎的望着叶梦惜。
  “神鸟,我刚刚做梦好像梦见荀爷爷追着你打,你都不敢还手……。”梦惜看着鹦鹉,一双大眼很是无辜。
  鹦鹉:“……。做梦当不得真,想我一代神鸟,怎么可能被人追着打?”
  叶轻寒正好回到后院,看着鹦鹉,不满的说道,“不要把你的坏习惯交给梦惜。”
  “什么叫坏习惯……。”鹦鹉更不满,声音抬高,怒视叶轻寒,却发现他的气势有些不对,声音立刻降低,越来越小,最后直接闭嘴了。
  王氏正在做晚饭,喷香的味道弥漫后院,引来了荀老头一脸垂涎,叶轻寒闻到香味,不禁也mō了mō肚子,一天的苦修消耗实在太多了。
  “嘿嘿,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啊,一起吃顿饭呗。”荀老头孤独惯了,吃什么都是凑合,哪里会炒菜什么的,如今王氏做出这般美味,让他肚子里的肥虫开始造反了。
  “一起吃吧,人多凑个热闹。”叶轻寒没有拒绝,前世为了修炼,错过了太多与家人团聚的日子,这辈子或许可以弥补。
  王氏见荀老头这个强者来吃饭,有点受宠若惊,这十几年的打磨让她变得卑微,看起来有些可怜。
  叶轻寒苦笑,这种状态绝非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如今的王氏骨子里就有奴性,只要别人不欺负他们一家,卑躬屈膝,巴结,她一点都不在乎。
  ……。
  四个人再加一只鹦鹉,也算是团圆美满了,却不知道从江宁郡中冲出五个黑衣人,清一色的炼体九重!武者巅峰存在,他们目的地很明确,直奔万山镇。
  “分工合作,我杀对付叶轻寒,老五,你去杀叶梦惜,老二负责引开荀老头,但是不要死拼,不要暴露身份,咱们得罪不起,也打不过。”为首的黑衣人沉声说道。
  “知道了老大,两个小孩子何必大惊小怪。”几个黑衣人满脸不屑,在他们看来,叶轻寒就算能修炼了依旧是废物,至于叶梦惜,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能翻天不成?
  五个人速度极快,穿梭在小道上,趁着灰蒙蒙的天,三个时辰后出现在万山镇不远处。
  万山镇中心,灵宝阁内,一家人吃的开心,王氏做的饭菜十分可口,荀老头喝了几口自己酿的酒,怎么都不是滋味,最后直接扔了。
  叶轻寒的眉间跳了跳,握了握放在桌底下的重狂刀,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身为道尊境的灵魂,对危险的到来十分敏感。
  荀老头看出了叶轻寒的异常,顿时将神识向四周散去,却并未发现什么,不禁问道,“怎么了?”
  “没事,吃完饭再说。”叶轻寒淡淡的回道。
  饭毕,叶轻寒走出了客厅,握着重狂刀望着星空,暗暗说道,“比我想象的要早一些,不过如今我拼耗尽力量,斩杀一个燃血境没问题,希望不要来太多。”
  “鹦鹉,从今夜开始,你跟着梦惜,保护她,凡是敢对她出手者,杀!”叶轻寒的气息变冷,好像从冰山里爬出来的一样。
  “明白,主人,小主人的安全交给我,只要不是燃血境,我分分钟碾死他!”鹦鹉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她若被伤了一根头发,我拿你试问。”叶轻寒冷漠的看了看不靠谱的鹦鹉,警告道。
  鹦鹉缩缩头,如同小鸡啄米一样不断点头。
  荀老头跟了出来,看着叶轻寒的脸色,猜到了有人靠近了万山镇,哪怕自己没有发现,但是很相信叶轻寒。
  “我要怎么做?”荀老头问道。
  “顺其自然,不动则已,动则毁灭他们。”叶轻寒嘴角上扬,只要不来超越燃血境的强者,来多少死多少!
  很快,五个黑衣人忍耐不住靠近了灵宝阁,却不知道已经进入了叶轻寒的神识防御范围内。
  “五个人,武者巅峰境界……。”叶轻寒轻松了不少,如今自己单凭普通的武技就已经可以比拟他们了,再加上荀老头和鹦鹉的帮忙,根本不必顾及梦惜和王氏。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