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人情冷暖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天刚刚亮起,温柔的阳光普照大地,白雪散发出银色的光芒。
  叶轻寒安置好巨虎,带着叶梦惜和王氏先行前往天剑宗,准备试探天剑宗的态度和所谓外公的态度。
  秦正缀在后方,还有一拨人暗中保护,现在叶轻寒可是他们的大客户,绝不能掉以轻心。
  天剑宗,在城外十多里外的一座灵山上,占据八座灵气浓郁的山峰,组成了偌大的二品宗门,相当于一个郡王府,不过郡王府有青阳王国为靠山,而天剑宗却没有。
  天剑宗被一道若有若无的灵阵守护,散发着灵力波动,这样的阵法一天要消耗一块中品灵晶,所以天剑宗在安全时期根本不开启,毕竟灵晶稀少。
  灵晶,像透明的石头,里面充斥着灵气,等级越高,灵晶越透明,包含的灵气就越充足,一块下品灵晶也价值三百两金子!中品的话相当于五千两金子,至于上品,有价无市,一般修者不可能用灵晶换取黄金。
  灵晶才是修者的通用货币!若是有一个一品宗门发现一块灵晶矿脉,最多三年,就可以发展成为一个二品势力,十年之内可以成为三品!
  不过灵晶矿脉不是那么好发现的,整个王国内也就两座很小的灵晶矿脉,还都掌控在青阳王国王族手中。
  叶轻寒带着二人不断靠近天剑宗,王氏近乡人更怯,双腿颤栗,有些站不稳。
  当年的江宁郡第一美人,如今落魄的如此模样,让人惋惜,就算有回颜丹让她重回容貌,当年的修为也一去不复还。
  “娘,别怕,一个天剑宗而已,今天我就算打,也打进破剑峰,若是外公不见你,你也可以了却一件心事。”叶轻寒握住王氏苍老的手,沉声说道。
  “不要太为难你外公,当年要不是他,我和你爹早就死了,根本逃不走。”王氏黯然说道,“至于天剑宗其他峰说什么,咱们忍忍就是了,别和他们发生冲突。”
  叶轻寒点了点头,不想王氏太难做,王氏终究对天剑宗是有根深蒂固的感情的。
  天剑宗演武场上,数百名炼体七八重的弟子在练剑,动作整齐划一,二品宗门的底蕴展现的很清楚,随便出来一个年轻弟子,都可以横扫万山镇那样的小地方。
  天剑宗执剑长老陈长生看着弟子苦修,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断来回走动,帮弟子纠正错误的地方。
  “不错,都好好修炼,天剑宗三年大比就要开始,只要能成为精英弟子,就可以进入天剑宗的洞天福地潜修三个月,大家要珍惜这次机会!”陈长生低沉的说道。
  “什么?今年精英弟子都可以去洞天福地内潜修三个月吗?”
  “三个月啊,相当于在外界修炼三年,听说凡事能从洞天福地内活着走出来的弟子,一年之内必定能冲入燃血境!”
  天剑宗一片哗然,洞天福地内灵气是外界的十倍都不止,虽然很危险,但是到处都是机会,寻得上古宝贝或者灵草,等于十年苦修!凡事大宗门的弟子,无不想进入自己宗内的洞天福地历练潜修。
  “不错,今年天剑宗准备收十位精英弟子,凡事能进入精英榜的弟子,都将被天剑宗重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将开启精英考核,考核一结束就会开启洞天福地,抓住这次机会,你们将成为人上人!”陈长生鼓励道。
  “是,长老大人!我等一定不会让长老失望!”
  众人抱剑大吼,异常激动。
  “嘿嘿,十个精英,肯定有林鸿师兄一个,再加上八个主峰的大师兄,玉女峰的大师姐,其实我们都在抢三个名额而已,不过其中一个名额我要定了!”一个瘦弱的大男孩傲然说道。
  “渊虹,你也太自以为是了,一个炼体八重初期而已,破空剑术也只是修炼到第六重,比你强的比比皆是,你能自信一定杀入前十二名?”
  “就是,说不定我狂虎可以杀入精英榜!”
  精英榜只有十二个名额,每一个名额都宝贵至极,谁都想抢,渊虹做了出头鸟,众人纷纷讥讽嘲笑,丝毫不给面子,叫做渊虹的少年脸色一变,怒视众人。
  “谁说只有三个名额,有四个,破剑峰还有人能夺取精英名额吗?哈哈哈,今年说不定就要被解散了。”一个俊秀阴柔的青年走出人群,一脸嘲弄。
  “玄飞二师兄说的对,破剑峰都要解散了,他们的大师兄才炼体七重,怎么可能夺得精英名额?只要今年还没有精英出现,破剑峰名存实亡,还不如索性解散,重新组建”
  玄飞一出,十多个年轻弟子便围了上来,一脸谄媚,此刻好不傲气。
  玄飞,主峰天剑峰的二师兄,修为炼体九重,仅次于各大主峰的大师兄,当然,除了破剑峰,因为这些年破剑峰早已经名存实亡了,要不是还有几个忠心耿耿的弟子守在那里,破剑峰早就被解散了。
  玄飞是针对破剑峰最狠的一个,在他看来,他完全有资格做一个主峰的大师兄,可是却被破剑峰的一个炼体七重的废物占据一个,他心有不甘,三天两头挑刺破剑峰弟子。
  “今年会有十三个精英,其中一个会被推举为八峰共尊大师兄,都加油……”陈长生面带笑容,看着一个个斗志昂扬,心中有些自豪,可是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人打断。
  “报!山脚来了三个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妪,说是来拜山的,长老,是否放行?”一个年轻弟子恭敬的跑到演武场,看见陈长生,便立刻躬身问道。
  说话被人打断,陈长生脸色有些不好,不耐烦的问道,“对方有没有说什么来历?我堂堂二品宗门,可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来拜山的。”
  “他只说姓叶,说是和破剑峰有渊源……”守门弟子连忙说道。
  “姓叶?破剑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妪,十六七岁的少年,五六岁的小女孩?”陈长生眉间一簇,脑子里闪过一个人,不禁恼怒道,“难道是那个废物的孽种和王仙儿这个叛徒不成?”
  陈长生一想到叶老七和王仙儿,心情顿时沉入谷底,拂袖走向破剑峰山脚。
  众弟子一看,便知道有好戏看,不约而同的紧跟其后,准备看好戏。
  一群人到了山脚,陈长生看着王氏和叶轻寒,眼中露出一抹杀机,凶光毕露。
  “果然是你这个贱婢和他的杂种!你们还敢回天剑宗,今天我就清理门户!”陈长生冷声喝斥道。
  “陈长老,我和孩子前来并没有恶意,就想来看看我的父亲,如果我们不能上天剑宗,还请通知他一声。”王氏连忙说道。
  “呵呵,脸皮真是够厚的,还敢来见王轩峰主?他没有被你气死就好了!”陈长生冷笑一声,大手一挥,对着身后弟子说道,“来人,给我拿下这三个人,押送郡王府,让郡王发落……”
  啪……
  一道白光闪过,陈长生威严的脸上出现一道五爪印子,血淋淋的,一块肉差点被撕扯下来。
  叶轻寒肩膀上的鹦鹉抬起小爪子,轻轻吹一口气,连连摇头道,“啧啧……好厚的脸皮,本神鸟居然没有抓烂它。”
  陈长生懵了,伸手mō了mō火辣辣的脸,手上全是血,不禁勃然大怒,杀气冲天,死死的盯着叶轻寒和他肩膀上的鹦鹉。
  “你敢让你的贱鸟偷袭我!果然有其主必有其宠,都够贱,今天老夫要活剐了你和这头烂鸟……”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惊天地泣鬼神,陈长生原地转了几圈,头晕目眩,差点被这一耳光打昏迷。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下次再敢出言不逊,我就要了你的命!”叶轻寒好像没有动过,只是身影一动便回到了原地,对着陈长生冷冰冰的说道。
  陈长生彻底懵了,接二连三的被人扇耳光,还有一头居然是巴掌大的鸟!心底的怒火几乎浓郁到了实质。
  天剑宗的众弟子也懵了,执剑长老,虽然只是外门的长老,可是修为却不赖,至少也有燃血境中期境界了,可是一连被人扇了两个耳光,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唰……
  二十多个年轻弟子为了巴结陈长生,瞬间包围了叶轻寒三人,玄飞首当其冲,剑指叶轻寒。
  “敢在天剑宗偷袭长老,你找死!给我跪下口头认错,本公子今天就斩你双手双臂,给你个痛快。”玄飞傲气冲天,根本不把叶轻寒放在眼内,更何况此刻是在天剑宗山脚,身边又有这么多同门师弟,叶轻寒再强又如何。
  “呵呵呵……十多年了,没人敢打老夫,你是第一个!”陈长生眼中的冷焰几乎冲出眸孔,死死盯着叶轻寒,杀机不言而喻,阴冷的残笑道。
  “你丫眼瞎啊?我才是第一个打你的,真是贱格,这么快就忘记了么?”鹦鹉张狂的骂道。
  叶轻寒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讥讽,也被鹦鹉给逗乐了,小梦惜更是‘咯咯’直笑。
  陈长生的脸色顿时成了猪肝色,青一片紫一片,浑身气的直哆嗦,手指颤抖,指着叶轻寒肩膀上的鹦鹉,恨不得把它的皮给扒下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