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重狂出击,天崩地裂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演武场上彻底失声,连其他的擂台上都安静了下来,没人开口去打破这里的安静。
  剑敖浑身一颤,好像这一拳打在自己的身上一样,不禁暗道,“叶梦惜尚且如此,叶轻寒真的只能挡住我五成力量么?”
  王旭飞激动无比,比自己突破苦海境还要兴奋,恨不得仰天咆哮。
  玉师妾好像发现瑰宝一样,看着叶梦惜,眼中尽是培育的念头。
  “他没认输,我可以继续打么?”叶梦惜指着浑身蜷缩,面孔狰狞的玄飞,无辜的问道。
  “当然打啦!这个家伙又没有认输,咱们上!”鹦鹉根本不怕得罪人,冲上去就是一阵乱抓,抓的玄飞眼泪直流,却喊不出来,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算啦算啦,得饶人处且饶人,饶了他吧。”王旭飞连忙站起来充当老好人,劝阻道。
  玄飞终究是天剑峰的人,哪能这么羞辱,会得罪剑敖的。
  叶梦惜一见外公发话,连忙抓起鹦鹉的翅膀退回一旁,等待着第三场战斗的来临,好像不需要休息一样。
  “王师兄,这个……那个……。梦惜这孩子能不能让她加入玉女峰?她终究是小女孩,你恐怕培养不了吧?”玉师妾双手直搓,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说玉师妹,你这可就不对了啊,我破剑峰就这一个弟子,哪能让给你!更何况她还是我外孙女!”王旭飞不满的说道。
  “破剑峰不是还有叶轻寒么!你见我要收叶轻寒了吗?好师兄,师妹第一次求你,你就答应了吧!”玉师妾央求道。
  “不行!如果你能把叶轻寒拉去玉女峰,我倒是很乐意。”王旭飞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别后悔!本宫把沉雪嫁给他,我就不信他不加入玉女峰!”玉师妾气愤的说道。
  “你就算把自己嫁给他,他也不可能加入玉女峰,你不觉得对于他来说,江宁郡这个地方有点太小了么?”王旭飞淡淡的说道。
  玉师妾气急败坏,脸色通红,指着王旭飞,恨不得一拳把他打出天剑宗。
  “你个为老不尊的混账!枉称师兄!”玉师妾一跺脚,扭头坐下,不愿搭理王旭飞。
  “哈哈,恭喜王师弟,喜得两宝啊!叶轻寒同阶无敌,叶梦惜才五岁,三招击溃玄飞,潜力可畏啊!”
  众人纷纷抱拳,主动搭话,换做以前,王旭飞做梦都不敢想。
  王旭飞激动的满脸通红,感觉又年轻了十来岁,看着叶梦惜越看越满意。
  大赛在继续,演武场上气氛达到了高超,谁也不愿被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比下去。
  ……。
  下午,大战达到顶峰,叶梦惜在燃血境之下无敌,让众人吃惊,天剑宗破天荒的为之欢呼,因为她代表着天剑宗,将来的天剑宗必定因为她而辉煌!
  就在众人把视线都定在演武场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沿着皑皑白雪潜入了天剑宗,无声无息,连剑敖也没有发现。
  鬼牙面具笼罩,气息内敛,快速潜入器剑峰后山,没有惊动任何守山弟子,果然不愧是血煞组织在高阳郡的杀手堂堂主,马如鬼,任何人见到他就像见到鬼一样!
  见到鬼,代表着死亡!见到马如鬼,一样代表着死亡,三年前就已经是燃血境巅峰强者,半步踏入了苦海境,杀死过苦海境的存在,三年后,谁也不知道他有多么恐怖。
  一把一尺长的血色匕首出现在手中,快速逼近下方,淡淡的杀机内敛,像块没有灵气的石头,悄无声息,如鬼魅一样。
  在洞内,还有几名弟子在巡逻,就觉得身影一闪,全部倒在血泊中,咽喉被刺穿,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彻底死去。
  简沉雪依旧守在门外,没有发现‘鬼’已经逼近她不到三十米处,死亡降临,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地狱。
  房间内,叶轻寒刚刚凝炼好四品子母剑,将其打磨好,正闭眼潜修,修复真元,猛然挣开眼,伸手握住了插在地底的重狂刀柄,嘶哑的说道,“简沉雪,进来。”
  “哦,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忙的么?”简沉雪连忙推开石门问道。
  “没有。”叶轻寒将子母剑抛给了她,拔出战刀,示意她退到墙角处。
  简沉雪握着四品子母剑,脸色一变,看着叶轻寒仿佛出击的苍龙,yù要毁天灭地,知道大事不好,连忙退到炼神炉对面。
  叶轻寒背对大门,吞下大量的真元丹和燃血丹,补充这几日的消耗,神识却紧紧盯着通道。
  马如鬼幽灵般的吊在半空,不断靠近炼神炉房,苦海境都不能飞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石门半掩着,马如鬼步步紧逼,匕首阴森如血骨,气息却收敛的让人无法发现,哪怕近在咫尺,简沉雪在叶轻寒的提醒下,也没有发现他的降临。
  叶轻寒气息内敛,凝练真元,暗暗将刀核扣在重狂刀的凹坑处,一旦镶嵌完毕,五品重狂刀足以毁灭山河大地,气冲天河。
  咻……
  马如鬼如剑一般刺向叶轻寒,四周杀机席卷,整个地底温度急速下降,如同地狱降临。
  嗡……
  叶轻寒将刀核镶嵌入重狂刀内,气势陡然爆发,一刀回旋斩,天剑宗乱颤,演武场上的擂台都瞬间坍塌。
  轰轰轰……
  积云遮天蔽日,瞬间覆盖整个江宁郡这个小城,闪电摧枯拉朽,不断轰向器剑峰后山,断崖被劈断,不断下陷。
  哗——
  只听一声清脆的爆破声,器剑峰炼器断崖内冲出一道恐怖的刀芒,斩断八荒大势,冲入了九霄之外,直逼积云而已。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云霄,打破了天剑宗的死寂,随后只见器剑峰后山被拦腰劈开,一道白影化作闪电纵身上了天空。
  “极道弑神式!给我死!”
  “不!”
  两道不同的声音让众人大吃一惊,一道弑杀的气息,一道灭天的气势,同时窜向天空,压制着苍穹大势。
  刷……
  极道神龙步施展到了极限,拔天而去,以燃血境竟然飞起来了,冲入众人视线内,剑敖直接哆嗦了一下。
  “斩!”
  刷……
  刀芒犀利,破空而去,瞬间击穿了马如鬼。
  噗……
  马如鬼反应够快,动用全身真元,瞬间拔升,躲过了叶轻寒的致命一击,可是双腿没有躲过,被重狂刀气击穿。
  马如鬼却浑然不知,一掌拍向对面的山峰,顺着气劲反冲演武场,希望借助演武场上人数众多,压制叶轻寒的气势。
  “散开!快散开!”
  “他是什么人?怎么跑到器剑峰后山了?”
  “惹怒叶轻寒了!我靠,叶轻寒是神么?”
  演武场乱成一团,太上长老出山,护住了众人,一脸惊骇的望着从天空疾驰而来的两个人,倒吸一口冷气。
  “马如鬼!血煞的分堂主!”
  太上长老目光如炬,一眼扫过马如鬼,发现他的双腿都被斩断,却没有半点感觉,不禁惊恐,叶轻寒手中的刀到底多锋利!发出的刀芒到底多恐怖!
  “死去!”
  叶轻寒直接掷出重狂刀,至少有五尺长的刀刃贯穿马如鬼的身体,直接将他活活钉死在演武场上。
  轰……
  重狂刀插入演武场两米多深,马如鬼的身躯被死死卡在裂缝底,双腿从膝盖处脱离,连挣扎一下都没有,彻底死亡。
  哗……咔咔……
  演武场一分为二,细小的裂缝不计其数,触目惊心。
  叶轻寒身在半空,觉得真元犹如滔滔江水倾泄,气海内的真元瞬间被消耗一干二净,无力支撑身体,从空中摔落。
  还在半空,叶轻寒急忙吞下一大把真元丹和燃血丹,终于可以稳住身形,稳稳坠落演武场。
  演武场上没有半点声音,众人的呼吸声都可以清晰听见,没人敢靠近叶轻寒,那双冷漠的眸子几乎可以凝冻住燃血境的气血,包括器梵天等没有破入苦海境的强者,在叶轻寒十米之外都觉得自己是个凡人,气血被封,力量根本提升不起来。
  叶轻寒扫视众人一眼,将目光定在器梵天的身上,杀机一闪而逝,器梵天觉得被恶魔盯住一样,冷汗打湿了后背,汗水直坠。
  “梦惜,去把紫光酒搬一坛来。”叶轻寒声音嘶哑,灵魂疲惫到了极点,无力行动,一手托着重狂刀柄,稳住身形,另外一手把刀核扣了下来装进乾坤戒指内。
  重狂刀的五品气息消失,九霄云外的积云迅速散去,
  这一刻,只有重狂刀能给他安全感,众人明知道叶轻寒现在没有了真元,也不敢擅自乱动。
  叶梦惜动用飘渺飞仙,快速冲向破剑峰,抱着酒坛回到了演武场上。
  叶轻寒半跪在地,任由叶梦惜抬起酒坛,将紫光酒倒入口内,磅礴的灵气贯穿全身,化作真元淬炼肉身,大部分的真元汇聚气海,快速恢复实力。
  王旭飞站在叶轻寒的一策,谨慎的看着器梵天,因为叶轻寒之前那一眼实在太明显了。
  整整一坛酒,叶轻寒像个无底洞,拼命的汲取,脸色逐渐红润,主动拿过酒坛,倒灌到嘴中。
  这个时候,气海已经开辟到了极限,真元丹对叶轻寒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必须依靠紫光酒,对灵晶的需要越来越迫切。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