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夷平郡王府(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大雪纷飞,yù要淹没整个世界。
  呜呜——
  狂风呼啸,大雪在空中就结冰,如刀锋一样锋利,触碰到叶轻寒的发丝自动消散。
  沙沙沙……
  孤傲的身躯踏着坚定的步伐踏向江宁郡中心的郡王府,肃杀气息弥漫,笼罩天地。
  江宁郡死一样的寂静,除了风声再无其他声音,万家灯火全部熄灭,好像感受到了死亡降临了一般。
  万物死寂,连狗都不愿挪动一下,有些人打开一点窗户,偷偷的看着渐渐远离的背影,浑身一颤,连忙缩回房内。
  郡王府外,数百名城防军和江宁军团将大门死死围住,大批弓箭手集结,不顾大雪纷飞,凝视远方。
  司徒云霄一脸冷漠,看着十里长街一道身影渐渐出现在眸子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么杀死苦海境强者的!”司徒云霄狂妄,他不过是五十岁而已,已经达到了苦海境一星境界,放眼整个青阳王国,他都算得上不错的天才,怎么可能被一个十六七岁的燃血境菜鸟吓倒。
  三百米,两百米……
  看似很慢的步伐,实则快到了极致,好像瞬移一样,让司徒云霄瞳孔一缩。
  几百名的城防军和江宁军团的军人不断后退,看着叶轻寒,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冰封。
  一百米,五十米……
  “来者止步!”城防军军团长亲自上前,凝声喝道。
  沙沙沙……
  回应他的不是停止前进,而是加速,叶轻寒一刀甩出,把马如鬼的尸体甩到了郡王府前方,身如箭,崩大地,白雪逆冲,寒光一闪,刀气纵横八方。
  “射!给我射!”
  咻咻咻——
  千箭齐射,划破虚空,犹如流星赶月,瞬间包围了叶轻寒。
  “开!”
  叶轻寒一刀虚斩,直接将郡王府外的石板切断,长刀一抬,大地起伏,逆冲利箭。
  轰……
  石板撞向利箭,轰然炸开,伴随着大雪疯狂冲向郡王府。
  唰……
  叶轻寒一脚拧碎大地,直冲军队,长刀所向,势不可挡,刀芒纵横,无坚不摧,大量尸体被拦腰斩断。
  “啊……恶魔!”
  “你不得好死!”
  惨叫声打破了江宁郡的死寂,血腥味弥漫,顺着狂风充斥方圆数里,大片的血迹染红了大地,很快凝冻成冰。
  血色的冰让人触目惊心,血色的雪更让人胆寒。
  基础刀法被舞的毫无破绽,五百斤的重狂刀就算没有刀核加持,也能砸死燃血境,更何况是一批炼体八重左右的士兵!
  “不退者死!”
  一声怒喝如春雷,从九天劈下,震耳yù溃。
  城防军恶寒,他们可不是正统的军人,只是防卫江宁郡的日常安宁而已,至于江宁军团,也不过是二流军队,哪能禁得起这般轰杀,退意大增。
  “谁敢退者死!给我杀了他!”司徒云霄猛然站起,身后的十多名黑衣人紧跟着护在身旁,杀气弥漫。
  “给我上!今天耗也要耗死他!我不信一个燃血境能储存多少真元!”司徒云霄心中恶寒,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他也没用把握杀死叶轻寒,只能希望用人命堵,堵住叶轻寒的短暂性疯狂,只要灭了他的锋芒,不足为惧。
  十多名黑衣人也冲入战团,可是叶轻寒势不可挡,一步杀十人,一刀劈过,不论是兵器还是身体,全部被斩断!
  噗呲……咔嚓……
  清脆的断骨和断剑声渗人耳膜。
  叶轻寒距离郡王府越来越近,眼中的寒芒夺人心魂,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想靠这些凡人阻止我的脚步,耗费我的力量,真是痴人说梦!”叶轻寒低喝一声,气势爆发,一刀横扫,四周十米之内再无旁人。
  噌噌噌……
  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四百多名城防军和江宁军团的人还剩下一半都不到,叶轻寒却连呼吸声都没有改变。
  “司徒云霄,你是自己和我走,还是让我夷平你的郡王府,带着你的脑袋走?”叶轻寒一手扣着刀核,一手握着重狂刀,微微抬眸冷视司徒云霄说道。
  眸子里的裂天意志俯瞰大地,不可亵渎,司徒云霄气息一滞,嘴角抽动一下,不屑的反问道,“去哪?”
  “去见一个人。”叶轻寒冷声说道。
  “见谁?”司徒云霄皱眉问道。
  “见叶沉。”
  叶沉这个名字,司徒云霄最熟悉不过了,因为这个名字折磨了他十多年!
  咯咯咯……
  司徒云霄铁拳攥紧,凝视叶轻寒,残笑道,“你那个死鬼老爹已经下地狱十年了,你要是想见他,老夫可以送你一程!”
  呜呜呜……
  狂风呼啸,杀气凌然,吹乱了叶轻寒的黑发。
  “看来你是想我大开杀戒了,那从此以后不再有江宁郡郡王府……”叶轻寒心若磐石,敌人的势力,他从来不报心软的态度,能杀则杀。
  “慢着,叶轻寒,从你暴露出可以修炼的那一刻就已经败了,现在留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死!”司徒云霄感受到叶轻寒的杀机,顿时冷声说道,“一个时辰前,一个死士已经离开了江宁郡,并且带走了五百块下品灵晶,只要我今天战败或者死在这里,那五百块灵晶就是买你命的钱,谁杀了你,就可以得到五百块下品灵晶!”
  五百块灵晶,可以引出很多苦海境强者出手了!到时候叶轻寒可能是仇敌满天下。
  “哈哈哈……五百块下品灵晶可以买我的命么?”叶轻寒狂笑,充斥着嘲弄,刀核拍入重狂刀内,气势崩天,狂逆苍穹。
  “纵天下与我为敌又如何?大不了我碾碎这枭陨星!”
  一声嚣张、狂妄的声音令大雪禁制,冰封在半空,仿佛时间和空间都被冰封了。
  叶轻寒气势攀升,五品重狂都散发着一股难以抗衡的狂妄气息。
  司徒云霄倒吸一口冷气,抽出一把四品灵剑护在身前,被叶轻寒的气息震慑,不敢擅自乱动。
  “你们不退就一起给他陪葬吧。”一声冷喝,重狂刀出,刀气无坚不摧,刀芒射向八方。
  “重狂破山式!”
  吟……唰……轰……
  刀吟,如虎啸龙吟,奢华的郡王府轰然坍塌,直接被刀气夷平!
  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无法反应,前一秒司徒云霄才看见他抬刀,后一秒就是刀气灌体而出,四品灵兵挡在xiōng前,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连同身体一起被刀芒斩断。
  方圆千米之地,被一刀夷平,郡王府被真元搅碎,化作齑粉,随着狂风散去。
  叶轻寒一个趔趄,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离体,神识散乱,一刀插入地面,将一块灵晶握在手心,疯狂汲取灵力。
  巴掌大的灵晶迅速暗淡,随手化作齑粉,轻轻一捏,随风扬去。
  磅礴的灵气化作涓涓细流冲向气海,犹如海眼旋绕,向四周扩散,充斥气血和骨髓内,快速恢复战力。
  第二块灵晶再次出现,转眼间就被吸干!
  叶轻寒看着碎成渣的灵晶,不禁摇头叹息,这种低级灵晶对于他根本没有太大作用,也就比紫光酒好用一点。
  放眼望去,除了满地尸体还有断壁残墙之外,没有一个人站着,司徒云霄瞳孔外张,到死也不知道叶轻寒是怎么发出这么恐怖的攻击的。
  叶轻寒扣下刀核,一步十米,伸手切下司徒云霄的脑袋,提着就走,快速离开了郡王府,所过之处无人敢拦,哪怕闻声赶来的江宁军团也不敢拦。
  被夷平的郡王府惨烈无比,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好恐怖的攻击!这样的攻击要是扑向军团,我们能拦得住么?”军团长脸色惨白,大军自动让开,根本不敢直视叶轻寒。
  叶轻寒带着司徒云霄的脑袋快速冲出江宁郡,直扑万山镇。
  呜呜……
  狂风吹的衣衫猎猎作响,叶轻寒如潜龙腾飞,脚尖踩在积雪上连脚印都没有。
  第二天,万山镇,血骨山下,叶轻寒一刀震碎叶沉的坟墓,将棺材取出,直接抗回了叶家。
  叶家众人看着叶轻寒扛着棺材,提着一个脑袋,吓的脸色铁青,尤其是年轻一代,看着叶轻寒,浑身瑟瑟发抖。
  叶狂亲自迎出,看着叶轻寒提着司徒云霄的脑袋,双腿一夹,感觉脊梁骨一阵刺痛。
  “你杀了司徒郡王……”叶狂不喜反惊,感觉天塌了一般。
  “我不需要和你解释什么,带我去祖地!”叶轻寒冷声说道。
  “好……”叶狂冷汗直飘,连忙带着叶轻寒跑向后山祖地。
  叶家后山祖地,一座座坟墓形成一个巨大的坟场,叶家的人死了都要葬在这里,意味着落叶归根。
  坟墓越高,代表着地位越高,对叶家的贡献就越大。
  后山半山腰上,叶家的老祖就坐落在这里,叶轻寒扛着棺材到了半山腰,在老祖的坟墓旁开辟了一个深坑,将棺材放了进去。
  立下一块石碑,刻上几个字便将司徒云霄的脑袋放到石碑前。
  “你虽然不是我真正灵魂上的父亲,却是血脉上的父亲,我帮你夷平了郡王府,希望你能安息!”叶轻寒深深拒了一躬,低语道。
  安葬了叶沉,世俗已了,叶轻寒深吸一口气,转身出了后山,来到叶家,看着叶家众人,没有半点情绪。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