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我就是这么狂!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斯坦一脉向来强势,枭陨星是斯坦星的后花园,哪能允许别人嚣张!
  斯坦跋虎,斯坦沉狂,斯坦主脉的年轻一代十大强者,分别排名第八和第十,就算在枭龙域,也能排的上号!此刻出现在枭陨星,连三大道尊都被震慑了,毕竟他们的奴性根深蒂固,不敢得罪他们。
  叶轻寒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看的众人发寒。
  挥手间,护宗大阵被撤去,让这两人飞了进来。
  二人一进狂宗,满脸狂傲,不把天下人放在眼内,看着狂宗内的大手笔,不禁贪婪的倒吸一口冷气,随即敛去贪念,冷视众人,呵斥道,“见到本座为何不起身行礼?都不把我斯坦星放在眼里了?”
  众人大惊,纷纷起身躬身行礼道,“拜见两位斯坦上人!”
  狂宗内宗的人一动不动,因为叶轻寒没动,他们也不会动。
  轰……
  穿云舟冲入狂宗,罡风吹的众人东倒西歪,连桌子都被卷飞,不少人因此受伤。
  “哈哈哈,真爽啊!”
  大型穿云舟内下来十多个人,皆是命宫境强者,看起来都十分年轻,看来在二十几岁就破入了洞天境,三十多岁便成就命宫境强者,一个个睥睨众生,狂傲无比,不屑的看着狼狈的众人。
  叶轻寒铁拳攥紧,眼中涌过一抹杀机。
  “谁是狂宗宗主?给本座滚出来!”斯坦跋虎冷冷的扫视狂宗十多人,杀机四射,震慑九霄。
  “本座便是,你来我狂宗捣乱,就没有想过承担后果么?”叶轻寒声音嘶哑,杀机毫不掩饰。
  “后果?你私自建宗。不把斯坦星放在眼内,你就没有想过承担后果吗?”斯坦跋虎不屑的反问道。
  叶轻寒冷笑,缓缓起身,气势攀升,冷酷的眼神几乎可以冰冻人心。
  “原来本座要建宗立派,还需要向你斯坦星回报。这倒是第一次知晓。”叶轻寒笑了,笑的让人汗毛乍起,感觉十分恐怖。
  “那是自然,枭陨星乃是我斯坦星的下属星辰,便是我斯坦一族的奴仆,想建宗,必须经过我斯坦星的同意!”斯坦跋虎冷声说道。
  叶轻寒攥紧铁拳,苍龙臂血管喷张,在如此浓郁的灵山内。瞬间爆发到最巅峰的力量,脚尖一拧大地,石屑四溅,身影一闪,直接消失了!
  极道神龙步!
  不动则已,动则天崩地裂,整个枭陨星的大势都被叶轻寒调动,一拳崩天。
  轰!
  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快到连道尊境界强者都无法反应,更别说是这群年轻一代了。他们错就错在太狂,距离叶轻寒太近,就算真元滔天,也无法在瞬息之间达到巅峰,仓促之下和叶轻寒近身肉搏,那就是找死的行为!
  咔嚓!
  一声清脆的断骨声震耳yù溃。叶轻寒和斯坦跋虎就像一道流星火焰砸向远方,火焰滔天,水之奥义形成一条水龙卷住了二人,腾飞于天。
  “啊————”
  斯坦跋虎面孔狰狞,凄厉怒吼破开云霄。整个右臂因为仓促之下和叶轻寒强势对轰,被苍龙臂一拳打的扭曲变形,骨头寸寸断裂,金色血液倾洒苍穹,撕裂的疼痛让他灵魂暂时都停止了思考。
  “下挫式!”
  叶轻寒铁拳化掌,直接印在了斯坦跋虎的xiōng前,他的后背直接凸起,呈现出一个五指掌印,气血喷体而出,如血剑一般破空。
  然而这并不是终结,叶轻寒变招如行云流水,虎口翻转,轻轻一挑,大手直接扣住了斯坦跋虎的咽喉,控制其血脉和真元,不让其爆发,身体陡然一晃,回到了众人面前,就这样提着他的脖子,震慑诸雄。
  咕嘟……
  众人咽下一口唾液,连斯坦一脉的强者都愣住了。
  “我现在向你汇报,我要创建狂宗,伟大的斯坦一脉强者,您同意么?”叶轻寒缓缓坐下,压着斯坦跋虎的身体,将他恐怖的肉身生生压的跪了下来,就这样跪在叶轻寒的面前,面孔狰狞抽搐,身体不断扭曲,想要挣脱叶轻寒的束缚。可是怎么都动弹不了。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哪里算是征求意见,这分明是疯狂挑衅斯坦星一脉啊!太疯狂,太狂,太霸道!一拳打的斯坦主脉年轻一代前十强者咳血倒飞,手骨都被碾碎,现在更是扣着他的脖子,把他压的生生跪下,再问出征求的话语,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孤轻羽嗤笑一声,掀开一坛最好的紫光酒,直接倒了一大碗,豪饮起来,根本懒得去看这些人。
  “我也要!给我来一碗!”叶梦惜看着紫光酒,两眼泛光,小时候最爱喝的酒,虽然一喝就倒地,但是不影响她对紫光酒的热爱,这个时候连看斯坦星强者的兴趣都没有,在她眼中,有哥哥在,天塌了也不用她操心。
  叶皇眉间轻挑,yù要睁开双眸,掌心的神琴印记躁动,随时都能支援叶轻寒。
  “不用管他们,来,继续喝酒。”孤轻羽不屑,大手一挥,给几个人都倒了一碗紫光酒,香气扑鼻。
  斯坦一族众人刚刚还狂妄无边,现在嘴角抽搐,竟不敢乱动。
  “我问你同意么?沉默是什么意思?”叶轻寒冷声问道。
  嘶嘶嘶……
  斯坦跋虎脖子几乎被攥的变了形状,脸上充血,眼中溢出精血,咬紧牙关,想要站起,可是叶轻寒嘴角上扬,不屑一笑,苍龙臂再一用力,将地面石板都震碎了。
  咔嚓……
  斯坦跋虎膝盖骨撞在了石头上,石屑四溅。
  “怎么,还想站起来?我这个人不喜欢仰视别人,我坐着,你就只能跪着了。”叶轻寒冷声说道。
  斯坦跋虎左手抓向叶轻寒的衣领,yù要借力站起,却被叶轻寒一把抓住,生生掰断。
  啪啪啪啪……
  叶轻寒狠狠的甩了几巴掌,打的斯坦跋虎脸蛋浮肿,血肉横飞。
  “我若让你跪着,你就老实跪着,再敢乱动,我断你四肢!”嘶哑的声音充斥着霸道,带着无上意志冲入斯坦跋虎的识海中,斯坦跋虎被震慑当场,楞是没敢动弹。
  “你找死!敢对我斯坦一脉不敬!你狂宗今日开宗大典,也是你亡宗之日!”斯坦沉狂愤怒滔天,对着叶空城等人喝道,“你们给我拿下这个乱臣贼子,否则斯坦星定降罪于尔等!”
  楼古韵等人嘴角抽搐,握紧铁拳,看向叶轻寒,等待指示。
  叶轻寒不屑一笑,傲然说道,“他们不敢对我出手,不如你出手吧。”
  “有种你先放开我十四哥,劳资一拳打爆你的脑袋!”斯坦沉狂不屑,只认为叶轻寒刚刚不过偷袭而已,算不了真本事。
  “哈哈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有魄力的男人。”叶轻寒苍龙臂一用力,把斯坦跋虎狠狠的掼在地上,抬起大脚直接把他踹入地底,石板崩裂,血肉四溅。
  噗……
  斯坦跋虎哪能禁得起叶轻寒这般暴戾打击,直接一口精血喷出,昏死当场。
  太残暴了!堂堂斯坦星主脉十大年轻高手啊,虽然排名很次,但是被这样殴打,脸都丢进了,今天之后可能连道心都会被叶轻寒打碎!
  “我滴乖乖,这是要和斯坦星开战的节奏啊!”叶空城等人冷汗直飚,心跳加速,在他们眼中,斯坦星那就是巨无霸啊,随便出来一个旁支,就能横扫枭陨星,现在主脉来人,居然还被打,而且是暴打,这也太狂了!怪不得宗名叫狂宗!
  斯坦星众人睚眦yù裂,怒发冲冠,恨不得一拳打爆叶轻寒。
  “你是第一个敢挑衅斯坦一脉的!今日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斯坦沉狂浑身颤抖,显然是被气的,看楼古韵等人真不动手,便知道今天这几个人肯定是不够的,直接转身对着其他人喝道,“通知斯坦星,今天老子要砸烂狂宗,砸烂你们的皇宫宗门!”
  轰!
  叶轻寒一脚踹向斯坦沉狂,正中他的腰间,直接把斯坦沉狂踹飞几十米开外,撞飞了十几张桌子,一脸正好嗑在狂宗大门口的石龙上,石龙散发出护宗大阵,直接嗑的他鼻脸一般平,血肉四溅,原本风神如玉的面孔变得其丑无比。
  “草泥马!你太也太狂……”
  七八个斯坦星壮汉直接冲了过来,挥动铁拳砸向叶轻寒,气势恢宏,震溃灵气涌动。
  护宗大阵再次开启,神光大作,就算他们战力滔天,也别想毁坏狂宗的一草一木。
  “我就是这么狂!看你斯坦星能奈何我!”叶轻寒动用极道神龙步,根本不愿藏拙,最强战力和最强速度瞬间爆发,苍龙臂几乎可以洞穿苍穹,每一拳都能打爆一个强者的手臂,全部对撞硬抗,霸道至极。
  轰轰轰……
  出拳,鞭腿,顶膝,肘击!
  完全是斯坦星最擅长的炼体流,叶轻寒以强打强,断骨声不绝于耳,血肉四溅,有几个修为稍差点的年轻人的手骨直接被他生生扯断,不到三个呼吸,全部倒下,凄惨吼叫。
  叶轻寒浑身是血,苍龙臂血肉炸开,金色战骨恐怖阴森,散发出使人心寒的威压,好像上古凶兽骨骸一般,身体傲立战场中心,如战神一般霸道,让众人明白了他建立的宗门为何叫狂宗。
  宗内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只有孤轻羽豪饮灵酒,连头也不抬下。(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