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醉死侯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初春时节,长安城的天气还有些料峭。
  正午,醉仙楼按理说应该生意红火,可今天却没有客人敢进门。
  醉仙楼的老板叫赵发财,此时正小心谨慎的给醉仙楼仅有的几位客人端酒上菜,满满桌子好酒好菜上齐之后,他还腆着笑脸问道:“几位公子爷,可还要小的给你们叫几位歌姬舞姬来助兴”
  客人共有四个,其中人脸络腮胡子,长的很是彪悍,听到赵发财的提议后顿时来了兴致,正要开口,旁边名俊秀公子立马拦住了那络腮男子,道:“处默兄,今日我们是帮唐舟兄排解苦闷的,你叫女子来,岂不是刺激唐舟兄”
  俊秀男子说着,用眼睛瞟了下对面男子,对面男子身材修长,样貌英俊,只是此时却脸郁郁不得志之色,他好像根本没听到这两人的交谈,只是个劲的喝酒,坛酒不多时已是被他喝了个精光。
  络腮男子听得此话,顿时露出恍悟神色,于是对那赵发财挥手,道:“歌姬就不要了,去把你们醉仙楼的好酒再拿来几坛,不是好酒,小心小爷我砸了你的醉仙楼。”
  赵发财听到这话,连连称是,那里敢说个不字。
  几坛酒端来,络腮男子与那俊秀男子不停的去灌那名叫唐舟的男子,叫唐舟的男子似乎真的很不开心,因此对于他们的劝酒来者不拒。
  而另外名男子则显得镇定非常,自顾浅酌浅饮。
  这样喝了半个时辰,那叫唐舟的男子已是喝了七八坛酒,喝的吐字不清,头晕脑胀的,可那络腮男子和俊秀男子却仍旧在劝他喝。
  就在唐舟经不住劝又喝了碗之后,突然打了个酒嗝,酒气上涌,张嘴把吃的饭菜喝的酒全给吐了出来,而且不偏不倚偏偏吐到那个云淡风轻,浅酌浅饮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本自悠闲,此时突然被唐舟给吐了身,顿时大怒,可他刚个你字出口,那唐舟扑通下就倒在了地上,动也不动。
  被吐了身的男子气犹未平,上前就给了唐舟脚,他这脚下力很重,可唐舟却没有点反应,这让男子隐隐有些不安,于是边擦脸边对那络腮男子道:“处默兄,你来看看怎么回事。”
  络腮男子见唐舟倒地,以为唐舟喝醉了,边向唐舟身边走边笑道:“能怎么回事,喝了那么多酒,他不醉才怪。”
  说着,他蹲下推了下唐舟,可是唐舟却仍旧动不动,甚至听不到点呼吸声,络腮男子见此,有些害怕了,连忙去探唐舟鼻息,这探之下可把他吓坏了,连忙缩回了手,瞪大双眼望着其余两人:“死死了”
  听到这话,另外两人顿时也被吓到了。
  那俊秀男子名叫段珪,是大唐褒国公段志玄之子,那被吐了身的叫长孙温,乃赵国公长孙无忌之子,而那络腮男则叫程处默,是卢国公程咬金之子。
  那醉死在地上的,叫唐舟,是开国县侯唐古之子,不过唐古两年前病逝,唐舟已袭成爵位,成为了新代的开国县侯唐小侯爷。
  这四人之中,唐舟的地位自然是最低的,但他的地位虽低,却也是唐朝的小侯爷啊,如果真的跟程处默他们几人喝酒醉死了,那他们也逃脱不了罪责。
  这几人中,程处默最少城府,此时见闯了祸,有些害怕,抱怨道:“我们就不该听段兄的话,说什么要教训唐舟,现在好了,把他给喝死了,这可怎么办要是个普通百姓,凭我们的身份谁都能搞定,可他好歹是个侯爷啊。”
  段珪被程处默这么怪罪,也有点生气,道:“哼,是谁因为唐舟向房颖表白吃醋,然后嚷嚷着要教训唐舟的本公子不过给你们出了个主意,现在倒怪起我来了。”
  “那那房姑娘是长安城的美人,唐舟向她表白,你就不吃醋”
  “可房姑娘不也没搭理他嘛,就因为这个你就要教训他”
  两人这么吵,长孙温顿时微微凝了凝眉:“好了,现在吵架也解决不了问题,赶快想想该怎么办吧。”
  长孙温身为长孙无忌之子,城府是有的,因此就算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仍能保持镇定,只是他虽能保持镇定,时间却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这个时候,程处默眉心沉,突然从身上拔出把匕首来,跨步来到已经吓的噤声的赵发财跟前,道:“今天的事情不准说出去,如果有官府来问,就说是他自己喝醉酒喝死的,听明白了吗”
  赵发财吓傻了,时间也不敢作答,程处默啪的巴掌打了过去:“听清楚了没,敢不照小爷说的做,我灭你全家。”
  程处默这几个世家公子,那可是长安城的霸王,虽不至于欺男霸女,但拿东西不给钱,砸人店铺的事情却没少做,而程处默这法子颇为无赖,是段珪和长孙温所想不到的,不过程处默这么说,他们两人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只要醉仙居掌柜不说,谁人知道唐舟是被他们给灌死的
  赵发财被程处默巴掌给打的清醒过来,扑通下跪在地上后,连连磕头:“几位爷饶命,小的什么都不说,小的要敢说几位爷句坏话,就让小的不得好死”
  听到赵发财这话后,程处默心中顿时松,这便要带着段珪和长孙温离开,可这个时候,长孙温却突然向赵发财道:“我们几家的势力你是知道的,所以你不要想着侥幸,若敢吐露个字,死。”
  说完这句,长孙温这才跟程处默和段珪离开。
  阵春风吹来,赵发财忍不住趴在唐舟身边哭了起来:“唐小侯爷啊,你你咋就醉死在我这酒楼里了呢,以后以后我这酒楼可咋开下去啊”
  程处默这些世家公子都担不起的责任,个酒楼掌柜自然更担不起。
  而就在赵发财趴在唐舟身上哭的时候,本来已经醉死的唐舟突然又打了个酒嗝。
  “诈诈尸”
  自“”,,更新快、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