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母上有疾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唐舟的话可谓是避重就轻的。
  但就在他说完这些之后,魏征立马就又做出了反击。
  “孟子有云,君子远庖厨,你身为我大唐侯爷,怎么能进厨房,而且是进酒楼厨房”魏征望着唐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李世民听到魏征这话,下意识的替唐舟担心起来,孟子这句话流传甚广,唐舟只怕很难找到其他典故来反驳。
  但唐舟却仍旧神色平静,道:“魏大人所言不错,孟老夫子的确有此言,但孟老夫子为何要让君子远庖厨呢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意思很简单明了,远庖厨的原因是不想杀生,所言孟老夫子的意思并不是说作为君子不应该下厨房,而是作为君子,要有仁慈之心,远离那些有血气的东西,厨房里经常需要杀光鸡杀个鸭的,所以君子不要去,但我想问下魏大人,是杀鸡鸭见血的厨子没有仁慈之心呢,还是那些吃了鸡肉鸭肉的客人没有仁慈之心”
  唐舟说完望着魏征,魏征则有些为难,但若在讲道理上败给唐舟,那就太丢人了,为此,他也顾不得许多,开口道:“自然是动刀子杀了鸡鸭的人没有仁慈之心,所以像你这样的人去厨房,就是不行。”
  唐舟淡笑,摇摇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若非那些客人想要满足口腹之yù,厨子又怎么可能去杀生所以并不是厨子没有仁慈之心,而是那些客人没有仁慈之心,既然如此,君子远不远庖厨,又有什么区别”
  唐舟句话说得魏征无言以对。
  李世民则有些认同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唐舟对君子远庖厨的理解是更为深远且有意境的,难道君子远庖厨,而不远庖厨的就不是君子是小人吗
  见李世民点头,魏征就更说不得其他了,而唐舟见此,则继续说道:“至于第三个,作食猪肉诗这件事情,在下还从来不曾听说做了首烂诗而有罪这样的事情,如此来,民间百姓那些经常喜欢说两句顺口溜的,我朝中文人偶尔失手作了不入流诗的,岂不是都要有罪了”
  说到这里,唐舟神色突然微微凝,道:“魏大人经常向圣上谏言,要圣上广开言路,做个心xiōng宽广之人,可魏大人若容不下首戏作之诗,这未免就有点令人不解了,难道魏大人可以要求别人,却对自己毫无要求吗古人云己所不yù勿施于人,不知道魏大人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唐舟后面这句话就有点毒了,简直把魏征逼上了绝路,甚至要完全否决魏征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可却又让魏征偏偏反驳不得。
  此时的魏征心中是有苦难言,他在朝中肆无忌惮呈口舌之快已有多年,没想到今天竟然栽在了个毛头小子手里。
  李世民看着魏征憋红的脸,心中很是畅快,但他也只魏征谏言乃为这大唐,因此也不想他下不来台,于是便当和事老道:“既然事到如今是场误会,不如就此打住吧。”
  李世民这么开口,便将目光投向唐舟,他知道魏征是个聪明人,如今自己帮他找台阶下,他应该不会再继续下去,他现在担心的是唐舟这个年轻人,他就怕唐舟太年轻,凭借着口舌之利不肯罢休,如果那样的话,事情就陷入僵局了。
  而李世民这么望,唐舟立马就跪下道:“皇上圣明,多谢皇上不罪之恩。”
  见唐舟倒还聪明,李世民对他就又多了分欣赏,只是欣赏归欣赏,他李世民向来是量才使用,像唐舟这种只会做饭的人,他还不想怎么重用。
  见唐舟不追究,魏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而眼看就要皆大欢喜的时候,名太监急匆匆跑来禀报:“圣上,魏大人府上的小厮跑来声言,魏老夫人的咳嗽又重了,都都咳出血来了。”
  “什么”听到此言,魏征差点当堂晕在御书房,这几天他母亲直咳嗽,他已经请大夫给抓了不少药,不曾想竟然不见效。
  李世民听得这话,也是心头沉,他虽不喜魏征,但却也敬重魏征,他素知魏征重孝,如今他母亲生病,自己若不做点什么就太说不通了,于是连忙吩咐道:“派御医前去,定要治好老妇人的病。”
  魏征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站稳后道:“多谢圣上,只是只是前几天就是宫中御医给家母看的病,可唉家母的咳嗽是老毛病了”
  魏征的话是在给宫里的御医找个台阶下,他能说宫里的御医都是庸医吗
  李世民也有点为难了,咳嗽这种病,在这个时代还真不怎么好治,而且不少咳嗽时间长了,就会永远治不了根,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复发。
  君臣二人大眼瞪小眼,时皆有些无奈,而就在这个时候,直站在旁的唐舟突然开口道:“臣虽不是大夫,但却也知是药三分毒,臣素喜研究食材,偶尔也会研究些药膳,臣有道菜,兴许能治魏老夫人之病。”
  听到菜能治病,李世民和魏征两人皆是愣,并且异口同声问道:“什么菜”
  “冰糖梨球,当然,这梨在此时节,只怕只有圣上的皇宫有储备了。”
  唐舟说完,李世民随即说道:“只要能治病,梨要多少有多少。”
  魏征则犹豫了下,他是有点不相信唐舟的,据他所知,治疗咳嗽多半用桂、附,还从来不曾听说过用梨的。
  只是魏征并未犹豫太久,现在的他只想快点治好自己母亲的病,因此连忙说道:“既然如此,就劳烦唐小侯爷随老夫去趟蔽府了。”
  唐舟颔首,拿到太监送来的梨后,随即跟着魏征出了皇宫,他虽然有点讨厌魏征找自己的麻烦,但魏征敢于谏言的精神他还是很敬佩的,若能以此化解自己和魏征的关系,那以后魏征应该不会再找自己麻烦了吧
  而就在魏征和唐舟离开皇宫之后,李世民的御书房帘幕后面,人扭着腰肢浅笑着走了出来。
  自“”,,更新快、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