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看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夜色深,银钩赌坊内外被巡街的侍卫给包围了。
  而当得知被杀的人是圣上李世民很宠信的明镜道人后,已经进入梦乡的长安城刺史大人史文道也被逼着带人赶了来。
  史文道来到银钩赌坊的时候还脸倦意,他看着那几个被控制的人,问道:“刺客呢”
  名巡街侍卫上前步,道:“大人,我们追着刺客到了这里,而这里只有这几个人,想来刺客必在这几个人当中。”
  史文道又扫了眼几个人,而后打了个哈欠:“既然刺客定在这几个人之中,那就先抓回去关进大牢,明天再审。”
  “是”
  巡街的侍卫和衙役要将银钩赌坊的人带走,这个时候,武阳突然喊道:“大人,冤枉,冤枉啊,小的是这家赌坊的老板,可不是什么刺客”
  武阳这样喊着,史文道却是理也不理,微挥手,便径直往府衙赶去。
  次日早,天气好的不行。
  昨天晚上的的事情唐舟已经知道,而铁不知也已经安全回来,不过有没有被人跟踪唐舟就不知道了,所以他要铁不知呆在府上不要随便外出。
  这样叮嘱完铁不知后,唐舟就个人离开了府。
  走在街上,唐舟发现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昨天晚上明镜观的明镜道人被杀的事情了,而因为明镜道人身份特殊,又能预知未来,所以他的被杀在传的沸沸扬扬间,也多了几分戏虐的味道,比如有几个人就说着明镜道人能够未卜先知,可不知他是否预算到自己会在昨天晚上被人杀害。
  唐舟听着这些,露出了丝淡笑,而后径直去了程府。
  大早上的,程咬金已是去上早朝,唐舟刚进程府,就看到程处默在院子里耍斧头,那招式没有点章法,是想到那里就砍那里,唐舟看就知道他这是跟着他父亲程咬金学的。
  这样套斧法耍完,程处默已是出了身的汗,扭头看到唐舟,顿时把斧头扔到了地上:“哎呀,唐兄,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唐舟笑了笑:“昨天晚上长安城发生了人命案,听说今天要开审,所以特请程兄同去府衙凑个热闹。”
  程处默愣,道:“人命案有什么好看的,不去,不去,不如你跟我去烟花巷吧,听说那里又新来了不少姑娘,而且个个水灵的很”
  “听说被杀的是明镜道人。”
  唐舟这话出,程处默立马惊了下:“明镜明镜道人被杀了,凶手是谁”
  明镜道人是圣上很宠信的道士,也难怪程处默吃惊,唐舟耸耸肩:“我要是知道谁是凶手,就直接去大理寺任职了,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喊程兄去的嘛。”
  此时的程处默也不再提去烟花巷玩的事情了,若是普通人被杀,他倒也不必在意,可明镜道人名气很大,这事肯定很轰动,若不去看看,就太对不起八卦潜质了。
  “走,去府衙耍耍去。”
  因为明镜道人的名气实在太大了,所以他的被杀在长安城引起了轰动,以至于程处默和唐舟两人来到府衙的时候,府衙内外已是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在这些人当中,他们发现了不少世家子弟,比如说段珪,比如说长孙温他们,这几个人相遇之后,顿时形成了股士气,这股士气让那些挣破脑袋向往里挤的人纷纷给让出了条道。
  几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众人让出的道上走进了府衙大堂。
  府衙大堂本来是不准人随便进入的,但程处默这几个世家公子都不好惹,史文道见到他们后心头沉,然后便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继续去审堂上跪着的那几个人。
  “说,你们之中到底谁是凶手,为何要杀明镜道人”
  几个跪在地上的人皆说自己不是凶手,并且直高呼冤枉,史文道这样问来问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名衙役急匆匆跑来,将物呈了上去,道:“大人,这是在死者房间找到的,应该是凶手行凶时留下的。”
  史文道微微颔首,打开来看,见是块上面雕刻着黑狐的令牌,史文道将令牌看了几遍,也看不出啥门道来,这个时候,史文道身后名文书mō样的人道:“大人,刺客是杀手,这令牌可能是杀死组织的人的腰牌,要不这样,对这些人进行搜身,兴许能找到跟这令牌相吻合的线索也不定。”
  史文道听到那人话后,连连点头:“好,来人,将这些人个个拉到后面进行搜身检验,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史文道吩咐下来后,立马有衙役按照命令去执行,唐舟和程处默他们站在旁看,不时的还提出两点建议,而他们倒也不管这建议是否有用,反正他们只是看客。
  那几个人个接着个被带进大堂后面进行验身,不多时名衙役跑出来在史文道耳边低语了番,史文道听完脸上顿时喜,而后指着堂下所跪的几人中的两人道:“武阳,张奎,你二人手臂之上皆有黑狐纹身,这说明你们两人有人必是杀死明镜道人的凶手,而另外个很可能是帮凶,如果识趣,速速认罪,如若不然,休怪本大人大刑侍候。”
  武阳张奎二人听到这话,心中顿时沉,而后那张奎突然跪在地上高声喊道:“冤枉,冤枉啊大人,小人昨天整天都待在赌坊,可哪里都没去啊,至于小人身上的纹身,这这纯属个人爱好”
  “胡说八道,本官不管你把纹身当爱好,但你的纹身跟其他人的样,甚至跟这到令牌上所刻的样,那就十分有问题了,说,是不是你杀了明镜道人”
  此时的张奎可真是有苦难言,他们是黑狐组织的人不假,可他们真没有杀那个什么明镜道人啊,而如今他虽然知道杀死明镜道人的人是铁不知,却又偏偏说不得,说出铁不知,岂不是把他们整个黑狐组织给牵扯出来了
  自“”,,更新快、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