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留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唐舟来到古调阁的时候,古调阁已经掌了灯,里面静悄悄的,令人的心扑通扑通乱跳。
  唐舟刚到,就被丹阳公主的侍女给领到了丹阳公主的卧室,开始唐舟有点犹豫,但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丹阳公主的卧室很大,在这样的夜里点着十几个灯笼,虽不比白天,却也算得上亮堂。
  屋内燃着熏香,隐隐能看到白烟缭绕。
  卧室的床上,丹阳公主正侧躺着闭目养神,听到门吱呀声之后才睁开眼,见是唐舟,她微微欠身露出丝浅笑:“小侯爷从烟花巷回来了”
  说着,丹阳公主给侍女挥了挥手,侍女领命后退了出去,并且顺带着把门也给关上了。
  唐舟微微愣,但还是连忙笑道:“让丹阳公主见笑了,其实我”
  “其实小侯爷是不想去赴太子和魏王宴席吧。”
  丹阳公主从床上坐了起来,夜色下,她的容颜看起来真是绝美了,而且那股风韵更是有着说不出的魅力。
  唐舟被丹阳公主的魅力给迷惑的有些痴,可紧接着他就是惊,惊于丹阳公主说的那些话。
  “丹阳公主真会说笑,其实我也是见有了钱,因此就想去快活快活罢了。”
  丹阳公主露出丝浅笑,还带着点嗔怒,好似虽然知道唐舟是在说谎,可听到他说那句去青楼快活快活,还是让她有点吃醋。最新章节已上传
  “在我这里,小侯爷就不必藏着掖着了,我还不知道你若说以前你有了钱去青楼快活我倒还信,可最近这段时间你改变的可不少,而且你早不去快活玩不去快活,偏偏在太子和魏王邀请你的时候去快活,这岂不是就太可疑了”
  唐舟看着丹阳公主,有点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帮太子或魏王试探自己呢,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见唐舟不语,丹阳公主又道:“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跟你开诚布公的谈谈罢了,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听到这话,唐舟嘴角露出丝浅笑,而后在卧室的椅子上坐下,问道:“早听闻丹阳公主智谋无双,今日见果真名不虚传,只是不知丹阳公主跟在下说这些是何意,想来不应该只是为了在我面前表明公主您知道了在下的用意吧”
  唐舟清楚,丹阳公主是个很有城府的人,她应该不会无聊到在自己跟前表现自己的聪明,她这么说定是有用意的。
  可丹阳公主却浅浅笑:“如果我说我只是想跟你更为拉近些距离,你信吗”
  唐舟望着丹阳公主,时间有些不明白丹阳公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想拉拢我”唐舟怀疑丹阳公主可能是替什么人拉拢自己。
  可丹阳却摇摇头:“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也许我只是想跟你”说到这里,丹阳公主突然将自己的纤纤玉手放在了唐舟的xiōng膛上,并且不停的抚mō着。
  这意思,已经很清楚明白了。
  唐舟看着娇艳的丹阳公主,时间也有点把持不住,可他还是很奇怪,丹阳公主是有驸马的人,现在她的驸马薛万彻就在边关打仗,虽然薛万彻不在身边,可她的身份尊贵,应该不会是yín逸之人吧。
  他是有些担心的,陪女人玩他不介意,可他却很担心陪女人玩后会给自己留下甩不掉的隐患,如果是这样,丹阳公主身份再尊贵又怎样,他还不如去青楼玩个风尘女人呢,也许这样满足感和刺激性不是很强,但至少安全。
  可就在唐舟这样想着犹豫着的时候,丹阳公主突然脱掉了自己的长衫,她雪白的肌肤在夜色下看来是那般的诱人,令人忍不住想咬口。
  “你该不会是不敢吧”丹阳公主欺近唐舟,不停的用身子去摩擦唐舟的身子,唐舟心头火热,突然就扑了上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有什么不敢的。”
  “小侯爷才情真好,连这事都能作出诗来”
  夜色深深时,唐舟才终于从丹阳公主的身上下来,不得不说,丹阳公主成熟风韵,平日里虽然副端庄高贵mō样,可在床上,那可真是极近媚态的,若非他唐舟仗着年轻,这些天又直没近女色,还真有点难以应付得了她。
  丹阳公主香汗淋漓,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这让她突然生出个感慨来,那就是还是年轻好,年轻人精力充沛,不像自己那个没用的驸马,没几次就缴枪投降了。
  窗外升起了轮圆月,屋内的灯影摇曳着,四周很静,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唐舟躺在丹阳公主侧,很爽,可心里却也有些不安。
  他没有想到自己来到大唐之后的第个女人竟然是丹阳公主,而且还是在偷情的情况下完成的。
  跟所有偷情的男人样,他觉得很刺激,可也有着担心,如果让薛万彻知道自己给他带了绿帽子,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再有,如果他们两人的关系被其他人知道了,会不会因此而闹的满城皆知
  冲动带来的后果会像决堤的洪水般发而不可收拾。
  唐舟的心渐渐乱了,不得不说,他很喜欢丹阳公主这个女人,她漂亮风韵,而且成熟冷静,是他喜欢的类型,可这个世上的女人很多,自己不可能说因为喜欢就上了她们的。
  正思索间,丹阳公主突然翻身趴在了唐舟的xiōng膛上,双媚眼就这样望着唐舟:“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唐舟的手mō着丹阳公主光滑的后背,时间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是吗如果按照两人这样见了几面就上床的情况,她的确是的,可他能说吗
  见唐舟沉默,丹阳公主忍不住声轻叹,而后又复平躺在唐舟侧:“我是大唐的公主,可是我却从来不曾享受过爱情,我不过是大唐政治的牺牲品罢了,可可遇到你后,我尘封多年的心才终于再次打开,你是我第二个男人。”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