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问责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丹阳公主是大唐的公主,也是薛万彻的公主。
  就算丹阳公主再不喜薛万彻,可两人有夫妻之实是铁板上定钉的事情,而像唐舟这样来自于后世的人,自然也不会说把女人的贞操看的太重要。
  “你你是我遇到的才情最好的人,也是第个真心为我过生日的人,我知道在整个大唐,比你优秀的人很多,可当你为我的生日而打造新的厨具,并且费尽心思弄了个展翅凤凰的时候,我就对你动心了”
  昔日高贵的公主,现在却躺在唐舟身旁叙说着犹如少女般的情思,唐舟听着听着,就感动了,自己爱的女人,恰巧也是爱自己的,她并非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只是听从了自己的内心。
  爱来的时候,像风像雨,来的自然,来的毫无预兆。
  唐舟紧紧将丹阳公主搂进了怀里,在这刻,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是他唐舟的女人,他唐舟的小女人。
  “公主以心待我,我又怎肯辜负公主。”
  丹阳公主埋首唐舟怀中,终于露出了丝浅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丹阳的男人,我再不会让第二个男人碰我。”
  唐舟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突然生出感慨万千来,女人真的爱个男人的时候,当真会疯狂的不顾切吗
  下章节已更新
  他并不怀疑丹阳公主的话,丹阳是公主,如果她不想让薛万彻碰自己的话,薛万彻就算是想碰也不敢碰,大唐的公主就是这么的厉害。
  看着她,唐舟突然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丹阳公主伸手mō了下,而后带着脸兴奋和惊喜:“你又想要了”
  “难道公主不想”
  夜色深深,今夜对唐舟来说很美妙,在今夜,他忘记了切以后可能面临的危险,他也决定听从次自己的内心,为这个大唐最富盛名的女人不顾切次。
  梦里不知花落,醒来时已是朦胧清早,丹阳公主在唐舟旁边睡的香甜,而唐舟知道,只有真正放心,她才会睡的这么安详。
  看着丹阳那绝美且恬静的容颜,唐舟忍不住吻了上去,这吻就把丹阳公主给惊醒了。
  丹阳公主看着柳味,突然就缠了上去。
  从古调阁离开的时候,长安城的街道上还没有多少人,不过等唐舟回到府上时,太阳已经升起,街上百姓也渐渐多了起来。
  而唐舟刚进府上,唐铎便迎面走了出来:“小侯爷,昨天晚上您去哪去了,二夫人可担心死了”
  想到秦舒担心的mō样,唐舟也有些不忍,正要开口说去给秦舒请安的时候,唐铎又道:“刚刚卢国公府上的下人来传信,说卢国公请您去趟,我不敢说您不在家,就说您昨日喝酒太多还未醒,等您醒了就去。”
  唐铎不愧是老管家,做事可谓是水不漏的,唐舟微微点头,让唐铎帮他给秦舒说声后,他便径直向程府走去。
  其实程咬金来找他他是早料到的,那程处默毫无心机看不出昨天被自己给利用了,可程咬金不是傻子,他能从当年那般危险的时局下活下来而且活的很好,就说明他绝非表面看起来那般鲁莽。
  这样想着,唐舟已是来到了卢国公府,卢国公府的小厮是认得唐舟的,因此很热情的将他领了进去。
  而唐舟刚进院落,程咬金突然提着板斧就冲杀了来,唐舟见此,心中惊,但却仍旧使自己保持镇定,在程咬金冲来的时候,连忙躬身拜首。
  “卢国公早。”
  提着板斧杀来的程咬金可谓是杀气腾腾,而在他身后,小跑着鼻青脸肿的程处默,只见程处默边跑边喊:“爹,这事跟唐兄没有点关系,昨天我的嫖资还是他出的呢,这事啊爹爹,您可不能”
  程处默正说着,程咬金那斧子眼看就要朝着唐舟劈来,可唐舟却出奇的安静,好像跟吓傻了似的。
  啪啪。
  程咬金斧头落地,地上的石板被劈成了两半,唐舟露出丝浅笑,忍不住称赞道:“好斧”
  程咬金上下打量唐舟,好像是第天才认识他似的,这样看的唐舟有些不好意思后,他才终于开口:“你小子,不错不错,本来以为你只是做得好菜,写得好诗,顺便有那么两个花花肠子,如今看来,老程我还是小看你了,小看你了啊”
  程处默见他爹没有真的劈唐舟,这才终于放心,跑过来把斧头抱在怀里:“爹,我都说了,昨天大闹烟花巷跟唐兄点关系没有都是我喝醉了”
  不等程处默说完,程咬金风格顿时大变,突然很热情的拉住唐舟道:“听下人说他去的时候你还没起床,还没吃早饭的吧”
  对于程咬金的转变,唐舟和程处默两人都很吃惊。
  “是听闻程伯伯叫小子,小子立马就来了。”
  “我们也每吃,不如你去给我们做点早晨”
  唐舟有点无语,可还是连连点头。
  唐舟被程处默领到了厨房,程处默怀里仍旧抱着板斧,唐舟看了他眼,道:“程兄这脸上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昨天晚上领回了个女人,被你婆娘给打了”
  “唐兄真会说笑,我那婆娘敢动我根手指头,我立马休了她,这这都是被我爹给打了,说我在青楼给他丢人了,可我以前在青楼这么闹,也不见他打我”
  此时的程处默觉得很委屈,唐舟则在心里暗笑,他这是恼你不长脑子啊。
  不过心里暗笑,唐舟嘴上却道:“也许他觉得你自己领回来个女人没给他领回来个,他生你这个气”
  “唐兄别闹,我爹还差那个女人”
  见程处默还没有傻到不可救药,唐舟也就不再找他寻开心,扫了眼厨房后,道:“令尊早上般都吃什么”
  因为得罪了程咬金,唐舟觉得还是用美食把程咬金的胃给抓住才行,这样以后就是再来这么出,他也舍不得自己不是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