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口若悬河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西市是各种人聚集的地方,这里简直就是大杂烩。
  也因为此,这里的矛盾每天都有发生,当然,每天也都有趣事发生。
  唐舟本来是想考察地形市场,买地盖客栈的,但当他看到前面聚集着群人后,他顿时就有了好奇心。
  不得不说,好奇心是不分时代的,无论是唐朝还是后世,见到这种情况,唐舟都有种说不出的好奇,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从人群中挤到了前面,然后看到了两个人,其中人膀大腰圆,衣服华丽,看就知道是个富贵人家,另外人身材瘦小,脸上带有污垢,羸赢弱弱的,而其衣着则很普通随便的男装,看就知道其家境不好。
  只是这瘦小之人虽然赢弱,但脸上气势却是很强,仿佛根本没有将那个膀大腰圆的人放在眼里。
  “庞老板,昨天我兄弟尹四不过在你店门口坐了会,你就把他打成重伤,到现在还不能下床,你说你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啊”
  瘦小人望着那个所谓的庞老板,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而那位庞老板则冷哼声:“宋小羽,你不要以为你在这西市是个混混头子就可以随便讹人钱财,昨天那个尹四我是派人打了,但也不过打了几下罢了,怎么可能把他打的下不来床”
  “可他现在就下不来床了,你若不给个说法,那我们只好去官府了,让我们的刺史大人给我们评评理。”
  庞老板眉头微凝,他叫庞隆,在西市开酒楼生意,西市人来人往,喝酒的人不少,因此他这酒楼生意很不错,按理说他也算有点势力的人,不应该忌惮个小混混。
  但在西市上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小混混的确不可怕,可这小混混却不容易打发,跟他们相处的好了还好说,可要是不好了,他们就到处散播谣言,甚至时常在背后搞小动作,搞得他们的生意做不下去。
  所以虽然明知这些小混混是在讹钱,但很多时候这些店主皆是掏出些钱请这些小混混喝酒吃肉,把他们侍候好了,他们自然不来找麻烦。
  庞隆并非不知道这点,可他却也是个认死理的人,被个小混混讹诈,简直太气人了,所以在听到那个叫宋小羽的混混说去见官之后,他也不甘示弱,道:“好,见官就见官,昨天我的人只打了那尹四几下,不过把他轰走罢了,他如何下不来床,更何况,昨天明明是他在我店门口影响我做生意,如今倒要我给说法,可笑,我们就去府衙,让刺史大人评评理。”
  宋小羽双大眼瞪,道:“哼,我兄弟就在你家店门口坐了会,怎么就影响你生意了,分明是你见我家兄弟没人护着,以为好欺负,就找人打了他,他现在躺在床上下不来,去府衙就去府衙。”
  两人虽然吵的厉害,但谁都没有动手的意思,大唐政治清明,有纠纷不可怕,可怕的就是谁先动手,谁先动手,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而就在两人这样吵吵的时候,旁边的人也不时来劝。
  “我说庞老板,跟他们闹什么闹,拿出点钱来打发他们就是”
  “可不是嘛,出钱消灾”
  有人劝庞隆,自然也有人劝那个宋小羽。
  “我说宋小兄弟,大家都是在西市混的,别弄的跟仇人似的,若是去了官府,反而把事情闹大了,划不来”
  唐舟在旁听着看着,很快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来是那宋小羽想替自己兄弟出气,亦或者真是想讹人钱财,那庞隆虽是生意人,但却有点不知和气生财以及变通的道理,因此双方谁都下不来台面,本来点钱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闹的快要对簿公堂了。
  见此,唐舟突然笑了笑,上前道:“这位宋小兄弟,不知给你的那位尹四兄弟看病需要多少钱”
  宋小羽上下打量了番唐舟,有点没好气的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两位因为这事去麻烦刺史大人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刺史大人最近正忙着抓贼,心情可能不太好,听说因为小事去烦他都要先被打几个板子,我见两位都是西市有头有脸的人,若因此而受了无妄之灾,就不好了,这位尹四兄弟的看病钱,我掏了。”
  听完唐舟这话,宋小羽眼珠子顿时就转了起来,他不知道唐舟说的是真是假,但真去公堂,他还是不怎么想去的,毕竟他是混混,刺史大人偏向谁还不定呢,他早上庞隆就是想讹点钱,不曾想这庞隆却认死理不肯掏钱。
  如今有人肯出钱,他还去官府找麻烦做什么
  “这位兄台看就知道是明白人,你这朋友我交了,以后在西市有什么麻烦,就报我宋小羽的名字,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
  宋小羽说这话纯粹是想炫耀下,但铁不知看在眼里,却露出了丝不屑,唐舟个小侯爷,在西市能遇到什么麻烦
  铁不知不屑,唐舟却表现的很受用,笑道:“如此就多谢宋兄弟了,不知这尹四兄弟的医药费”
  “不多,五百文钱就行了。”
  唐舟笑了笑,从身上掏出点碎银子,道:“没带铜钱,不知这些够吗”
  宋小羽见是银子,顿时笑了起来:“够,当然够了,这位兄台够痛快。”
  说着,宋小羽接了银子就转身离开了,连句谢也不说,而这时站在旁边的庞隆有点看不过去,来到唐舟跟前,道:“这位兄弟肯慷慨解囊,庞某我感激不尽,只是这宋小羽就是个混混,若这次惯着他,他必定还有下次,如此来,反而助长了他继续讹钱的行为,庞某以为兄台此举不可取。”
  唐舟笑了笑:“如此是有些不妥,但兄台是生意人,只要解决了麻烦不就行了,不然若你的酒楼经常被他这样闹事,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这”
  庞隆有点恍悟,随即说道:“不知兄台怎么称呼,在下的酒楼就在前面,不如去里面喝杯如何”最醉新樟节白度下篮、色書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